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最春风> 第六四二章 骁勇侯
    沈砚被从宗人府抬回来,只能趴在炕上,骁勇侯和昭福县主来看他,他正在哼哼唧唧求赵明华给他上药。

    见公公和太婆婆过来,赵明华连忙起身行礼,昭福县主连个眼角子也没给她,任由她弯着腰一直站着。

    沈砚见了,从炕上伸出一只手,把赵明华拽过来,赵明华顺势直起腰,给自己免了礼。

    昭福县主倒是也顾不上生气了,她看到宝贝孙子被打成这样,眼泪就没有停过。

    “宗人府的那帮狠心短命的,手上没个轻重,我的孙儿啊,这是要了我的老命啊!”

    骁勇侯阴沉着脸,趁着昭福县主哭累了喝口水的空子,对沈砚道:“伍思成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这顿板子挨得亏吗?”

    沈砚咧咧嘴:“倒是也没吃亏,没吃亏,伍思成的事,就是您猜的那样,只是没想到他们胆子这么大,敢放鞑子过来,敢杀了毛大成,还敢杀我,您给我的那个胡斌可真好用,使起阴招来百无一失,操他妈的,也不知道那老小子死了会不会进油锅。”

    骁勇侯瞪了沈砚一眼,越来越不像话了,在他面前也敢说粗话,不过,唉,自己的儿子,反正也没骂他。

    “毛大成一世英名,却死在这群宵小手中,他不在了,能在榆林站住脚跟的人......”骁勇侯眉前深锁,经此一役,榆林卫彻底落入赵宥手中,即使再派了别人过去,没有几年的时间,也难以立足。

    几年啊,圣上已是有了年岁的人,桂王却难以成器......

    “砚儿,你回京以后有没有去见过你岳父?”骁勇侯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赵明华。

    沈砚也看一眼赵明华,讪讪道:“不是我不想去,是......我都这样了,还怎么去?”

    骁勇侯正要开口,昭福县主已经冷冷地哼了一声,不满地对骁勇侯道:“砚儿伤成这样,你不心疼啊?”

    说着抹抹眼泪,对一旁的芳嬷嬷道:“从今儿个起,你什么事都不用管了,就是每天服侍砚儿,砚儿上药的事,除了你,我谁也不放心,那些小丫头粗手笨脚......”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沈砚已经急了,让个和他祖母年纪差不多的老太婆给他上药,还不如杀了他!

    他的屁|股是谁都能摸的吗?

    “不行不行,我已经娶媳妇了,这事当然要让媳妇做了,芳嬷嬷就留给您自己用,我让明明给我上药,是吧明明?”

    说着,又伸手去拽赵明华。

    赵明华羞红了脸,甩着袖子不让他拽,沈砚就又哼哼起来,把昭福县主吓了一跳,连忙过去看,却见沈砚已经趁机抓住赵明华的小手......

    昭福县主觉得自己要长针眼了,正想训斥他们几句,骁勇侯见状,干咳两声,道:“好了好了,芳嬷嬷年事已高,也不要再辛苦了,给砚儿上药的事,就让淑秀做吧,他也累了,让他好好休息,娘,咱们先回去。”

    昭福县主哪里舍得,可是那小没良心的还在那里抓着媳妇的手不肯松开,她老人家看着眼疼,只好由芳嬷嬷扶着,不情不愿地跟着骁勇侯出了沈砚的院子。

    骁勇侯临走时,还意味深长地对沈砚道:“过几日能下地了,就去拜见老王爷和你岳父,正儿八经的亲戚,不要疏远了。”

    回到昭福县主住的春晖堂,昭福县主脸上的泪水已经干了,她看一眼坐在下首的骁勇侯,道:“你想帮着抬举庆王府?”

    面对自己的母亲,骁勇侯没有瞒着,他点点头:“对。”

    昭福县主端起丫鬟刚刚奉上来的大红袍,喝了一口,微微皱眉:“都是大红袍,可这宫里赏下来的,就是不如咱们自己淘换来的好。”

    骁勇侯抚额,这哪里是在说茶,分明是在说孙媳妇。

    赵明华是宫里赏下来的,冯雅欣是自己淘换来的。

    可是当年您老人家也知道冯雅欣还活着,不是也没有把她接回来吗?

    骁勇侯倒是挺满意赵明华的,养尊处优的宗室女,能不管不顾地千里寻夫,就是这份勇气和魄力已足能做沈家的媳妇了,沈家看似花团锦簇,但他心里清楚,沈家以后的难关还多着呢,若是娶个弱不禁风胆小懦弱的,怎么能够陪着砚儿撑起沈家,共历风雨?

    想到这里,他笑着打圆场:“大红袍秋天才有,可送到宫里时也到了次年的春天,喝起来当然比不上新茶,再说这都夏天了,无论是宫里赏的还是咱们淘换的,都不是新茶了,一样,都一样。”

    昭福县主哼一声,倒是没有再提茶。

    骁勇侯刚刚松了口气,昭福县主话锋一转,道:“赵义就是个拎不清的,赵静比他也强不到哪里去,你抬举庆王府也没用,还指望他们家把降了的爵位要回来?”

    当年窦太后能够摄政,是与老庆王赵义的大力支持分不开的,这也是后来庆王府自请降爵的主要原因。

    “爵位能否要回来,这都不是大事。”骁勇侯说道。

    “那什么是大事?”昭福县主反问道。

    “娘,皇上让桂王去广西就藩,这当中的原因您可看出来了?”骁勇侯也喝了一口茶,隔年的大红袍虽然比不上今秋的,但是那沉淀下来的韵味,却是新茶没有的。

    正如能在逆境中依旧人丁兴旺的庆王府。

    见他忽然问起桂王的事,昭福县主略一迟疑,脸上便多了几分寒意:“即使桂王只有庶子,那也是皇室血脉,今上的亲孙子,难道你还妄想今上不要亲孙子,反而到庆王府抱一个回来养着?”

    “娘,我没想过今上会过继哪个孩子,无论是庆王府,还是其他皇亲,只要还有桂王,今上便不会过继别家的孩子。”骁勇侯正色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昭福县主问道,听骁勇侯断然否认了要往皇上身边送孩子的事,她的脸色重又恢复了平素的慈爱柔和。

    “娘,我也不瞒着您,如今事情很清楚了,瑞王府在宵想着那个位子,一旦皇上保不住桂王这一支,待到皇上百年之后,以瑞王府的精心布置,这个位子就要正大光明地落到他们手上!”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hr.zjicm.edu.cn/

北京赛车pk拾开奖视频www.cnkgl.com,一叶小舟在鱼网、浮标、竹竿间穿梭海上甲骨文紫菜生产渔家网事黄昏滩涂色彩绮丽,变幻无穷,山涧顺流而下的溪水在沙滩上流淌,变成一条条蜿蜒曲折的小水道,远远望去仿佛是滩涂的动脉,在日落余辉的映照下,闪烁着迷人的光彩,令人兴奋不己。休息的日子,晒晒阳光,心情还算愉悦,不过身体出现一些小伤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图 篮球比分交流 凤凰彩票平台骗局 河南快三遗漏查询 新德里1.5分彩稳赚技巧
北京赛车pk10下载安装 广东36选7预测号码 三合搅珠开奖历史记录 南国七星彩票论坛 新疆18选7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