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鉴宝秘术> 第四八一三章 胳膊肘往外拐
    张平健因为待遇不好,其实早就想着跳槽了。

    他本人精通日语,还懂得古玩,算是很有才华的一个人。

    正巧这一次,铜城来了个开发商罗总,叫罗三途,就是被张天元摁住那家伙。

    罗总带着一个脚盆客人,叫北野新。

    这个北野新可了不起了,脚盆跨过财阀的社长,跟大名鼎鼎的大东亚博物馆有着直接关系。

    是个古董爱好者。

    对中国文化尤其痴迷。

    当然,更重要的是有钱,有身份,有地位。

    张平健很想借着北野新这棵大树,把自己给推销出去,哪怕去脚盆做点生意也行。

    如果能够为北野新工作,那就更好了。

    于是乎,在工作上,他毫无原则地去满足北野新和罗三途的一些要求。

    即便这两人在铜城做了一些混账事儿,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出面帮忙调停解决。

    毕竟是官场上的人,所以很多事儿,处理起来非常容易。

    刚刚接到电话,罗三途罗总竟然在酒店里被人打了,他就立即赶了过来。

    而北野新也一起跟了过来。

    “张平健,你是怎么搞的,怎么才来啊,赶紧把这几个二货处理了,不就是跟个女人搭讪嘛,多大的事情,居然敢这么对待老子。”

    罗三途被摁在地上,难受得不行,可那嚣张不可一世的样子,却一点也没有变。

    他冲着张平健吼了一声。

    张天元看向了张平健和北野新。

    都是陌生面孔,他没见过,不过今天这个事儿,他还真管定了。

    “晓丹,待会儿你什么都别说,这家伙就只当是我收拾的。”

    张天元压低了声音提醒欧阳晓丹道。

    欧阳晓丹是警方的人,因为立场的关系,很容易被人整。

    他张天元就不一样了,他只是个普通人,不怕事儿。

    “这位先生,还请您先放了罗总吧,他可是我们铜城引资的重要客人,您要是伤了他,很有可能会导致引资失败的。”

    张平健走到了张天元身边,笑着说道。

    态度倒是不错。

    但这番话,却没有任何知错的意思,反而像是拉大旗扯虎皮,威胁张天元。

    “那又如何?他当众欺负咱们的女同胞,不能就这么算了。”

    张天元冷冷道。

    “这位先生,罗总可是日籍人士。”

    张平健又说道。

    “呵呵,原来是加入了脚盆的华裔啊,那就不算是中国人喽,欺负我们的女同胞,那就更不行。

    抗战的时候,咱们国家太弱,被脚盆欺负了那么多年,女同胞的日子更是凄惨。

    如今国家强大了,难道还要遭受这样的待遇不成?”

    或许是因为经历了别墅的那次事件,张天元对于脚盆的印象是越来越差。

    尤其是这种仗着自己日籍人士的身份,来中国胡搞的家伙,简直人渣一样,更不能轻饶。

    他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张平健笑了笑道:“我代表罗总对那位女士表示歉意。

    罗总应该也不会再追求那位女警员打人的事情。

    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件事儿就这样结束,如何?”

    他依然保持着谦卑的样子,因为他不想让别人觉得他仗势欺人。

    毕竟周围还有很多人在用手机拍着呢。

    他其实并不怕谁。

    他好歹也是政府工作人员,而不管是罗三途还是北野新,那都是外宾,是招商引资的重要客人。

    真闹起来,他们这边绝对是占优势的,对方一点便宜都占不了。

    不过今天这个事儿,也确实是罗三途理亏,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惹麻烦,才会如此和颜悦色。

    然而,他认为自己很谦卑的态度,却并没有换来张天元同等的态度。

    张天元冷笑了一声,直接在罗三途的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员干什么?更何况这死胖子可没有道歉的意思啊。

    你道歉有个屁用,难道你这家伙是替脚盆人当差吗?”

    张天元其实心里头很清楚,把罗三途交给警方,没有任何意义。

    这种事儿,处理起来最麻烦,倒不是说当地警方会包庇罗三途。

    关键问题是这个事儿在法律界定上,问题根本不大,再加上罗三途是外宾,肯定从轻发落了。

    搞不好关几个小时,罚点钱就放人了。

    哪儿有那么便宜的啊。

    揍一顿,才解恨嘛。

    “张哥,揍人的事儿,还是交给我来吧,您一边歇着就好了,我最喜欢收拾这帮货了。”

    展飞挽起了袖子说道。

    他对脚盆人的恨,并不是因为抗战。

    而是他当兵的时候。

    有一个境外的恐怖组织,就是脚盆人资助的,当时害得他牺牲了两个战友。

    展飞对此可是铭记在心。

    对脚盆人,他一点好印象都没有,比张天元还极端。

    “好吧,不过别把人打坏了。”

    张天元随手把罗三途甩给了展飞说道。

    “八嘎,罗三途先生可是我们脚盆的国民,你们竟然敢打他。

    张平健,你是干什么吃的?”

    北野新在一旁看着,顿时火往上涌。

    以前他来这种地方,当地不管是谁,对他那都是点头哈腰,卑躬屈膝。

    让他完全品尝了一番人上人的滋味。

    昔日战争没有带来的优越感,却用金钱带来了。

    他非常满意。

    但今天,他却没想到,有人知道他和罗三途是脚盆人的情况下,还敢动手。

    真得是反了天了。

    张平健一听这话就急了,看向张天元道:“这位先生,您这样做实在太过分了,简直就是给我们国家丢脸!

    立即停止你的暴行,这样的话,只要你们道歉,这个事情还有的商量,否则的话,你们就等着倒霉吧。”

    “呵呵,如果给咱们的女同胞出气也是给国家丢脸,那么我宁愿丢脸。”

    张天元冷笑了一声道:“展飞,你要是不敢动手,我可就自己来了。”

    展飞嘿嘿一笑,照着罗三途就抽了两耳光,打得罗三途晕头转向,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太过分了,真得是太过分了,你们简直一点素质都没有!

    立即停下,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报警!”

    张平健大声喊道。

    “真是好笑的很,我们的同胞被人欺负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激动,怎么,你的外国主子受点伤你就不行了?”

    张天元冷冷看着张平健,讥讽道。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unionpayintl.com/

北京赛车开奖号码规律www.cnkgl.com,王暴魁,主任医师,教授,医学博士后,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肾病科主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理事、中华中医药学会肾病委员会常委、北京市中医药学会肾病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市中西医结合学会肾病委员会委员不少患者因身体明显不舒服了才到医院看病,结果发现肾脏病已经很重,有生命危险,甚至需要马上进行血液透析。这些点子既不新鲜,也不时髦,然而确实对健康长寿有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杭州冰球费用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图 今天贵州快3走势图 重庆欢乐十分开奖查询 湖南体彩赛车开奖
安徽时时彩快3中奖金额 北京pk赛车冠军预测 11选五开奖结果 bb电子游艺平台网站 星际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