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历史 > 席卷天下> 第778章:比发财和战功更重要的是……
    官道之上,先是数十骑驰骋而过,骑士背后皆是插着三杆小旗,他们有一个称呼叫鸿翎急使。

    鸿翎急使是西汉时期设立的一种职业,起初是用来传递边疆紧急战事,一般看到鸿翎急使在骑马狂奔,人们第一时间的想法绝对是“哪里的边境被胡虏突破了?”之类。

    一直到刘彻时期,汉军屡次出塞战而胜之,鸿翎急使总算是脱离了给人“报丧”的印象,转为一种“报喜”好的一面。

    不管是西汉还是东汉,甚至是诸侯乱战以及西晋、东晋,汉人早就习惯有点什么大事就会有鸿翎急使在策马狂奔那么一回事。

    “竟然多达三十二名鸿翎急使?”石仲现在可不是刚出村的愣头青了,自认来了长安之后变得见多识广:“出了什么事?难道是丁零人入侵西北?!”

    西北人对丁零人并不陌生,他们的祖祖辈辈接触到的异族足够多,以羌人接触得最为频繁,另外就当属丁零人。

    早在丁零人还是草原小偷的时候,其中的很多丁零人就是栖息在河西走廊,他们并不效劳于匈奴人,经常与羌人混在一块去偷匈奴人的牧畜,小偷民族的由来就是那么一回事。

    现在的西北就是西汉时期的河西走廊,汉人到来之初是绝对的少数,那个时候羌人和丁零人由匈奴人的麻烦变成汉人的麻烦,一直到东汉末年都没能解决这个麻烦。

    数百年过去了,羌人长期生活在西北以及周围,丁零人什么时候跑向草原没人清楚,史书上也没有记载,不过曾经的张氏凉国可是紧邻着西高车,真没少和丁零人发生冲突。

    在石仲出西北之前,丁零人有几次突入西北搞事,被冉闵率军所击败,后面冉闵更是率军追杀到西高车境内。

    “不能吧?”张丁一脸的不相信:“骠骑将军不是再次率军北征吗?”

    石仲稍微一想也觉得有道理,冉闵又再一次入侵西高车,丁零人这当口怎么可能入侵西北嘛。

    长安现在依然还是一个大工地,新城的土地平整是在六月份的时候完成。城内用了相当数量的劳动力挖掘沟渠,后面修葺之后又用石板覆盖起来,成为地下排污渠。后面是一片又一片有规划的建筑物坐地而起,被严格划分了中、低、高商业区、中、低、高住宅区、中、低、高休闲区。

    汉国是很认真地在建设新长安城,本着千年帝国的态度来规划,除了宫城之外并没有建设城墙,城区是随时等着人口暴涨之后再扩出去。

    新长安占地非常广,南边紧邻秦岭,东面一直延伸到霸水东岸,北面直接将霸城给抹掉,西面快逼到丰水,要真说出一个面积概念,长度接近一百二十里,宽度有个八十多里,足足够惊人的九千六百平方里的面积。

    新长安占地九千六百平方里很大?其实也就现代帝都的差不多一半,还包括了王族的宫阙群、休闲宫和林苑,又有平常的住宅区、休闲区、商业区,甚至是有农耕区,真算不上有多大。

    对了,刘彦即将称帝,一旦称帝就什么规格都要落实,其中就包括建造寝陵,到时候又得去洛阳那边划一块地。

    为什么寝陵选在洛阳那边?因为那边有邙山。自东汉之后,历朝历代的帝王选择寝陵都是在邙山,也就有了那处是诸夏龙脉的说法。一些未能统治诸夏旧有全境的朝代才会另选寝陵地址,基本上有没有条件在邙山建造寝陵,也是看一个王朝是不是做到了至少统治诸夏旧地。(明朝倒是统治诸夏旧有全境还有扩张,就是帝陵没选邙山)

    新长安占地足够大,住宅的划分也就显得宽松,规格不同的住宅区除了必要的道路之外,错落的就是各种休闲场所。

    所谓的休闲场所可不止是林园或公园之类,还存在跑马场、蹴鞠场、歌舞园、戏曲厅,自然也就包含了各种饮食场所,说白了当成娱乐区就对了。

    不用多猜,规划会搞成那样,完全就是有刘彦的干涉,得到了广泛的好评。

    分中、低、高三种规格,自然是人有贫、穷、富、贵之别,属于什么规格不但看地段,还看建筑物本身。例如富贵区的宅邸占地就非常大,不但划分主舍、分厢、客楼,还有必要的花园,讲究一些甚至都能自己挖个水塘。普通人家就是一座房舍,有个前院或是后院能够种种菜就算是好事。

    一般被划分富贵的区域离宫城就越近,官方没限制谁不能购买入住,就是谁自己心里没点数,自己就是个没权没势只是有点钱的人,住在满是朝中重臣或勋贵的区域,生活能自在吗?

    当然不能排除一些就是因为周边全是权贵才花大钱购买府邸的人,他们想的就是自己的邻居非富即贵,巴望着能巴结到几个,要是能被提携那么一下下,命运不就改变了嘛!

    石仲现在最想的就是能在长安有一个房子,没敢去想那些占地大又好看的,只敢奢求一套最普通的就好。比较可惜的是,他发现哪怕是最便宜的房子对于自己也真的只是奢求,完全没那个财富去购买。

    渴望在新长安有一座房子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谁都清楚作为帝都的长安日后会是天下的中心,不说是住在帝都会有更多的机会,仅是能户籍放在帝都介绍自己的时候,怎么都能将下巴稍微昂高那么一点点。

    “也不是没机会……”张丁揶揄石仲:“你家伯出西域,准能抢到很多财富。没抢到多少也没有关系,或许能够因为建立战功被赏赐宅子。”

    石仲却是没有当成揶揄,他的大哥石伯出西域,那边的捷报一再传回,他本人也接到过三封信,多少是知道西域的情况,还真可能发生那样的事情。

    新长安是一座全新的城市,又是在一片没有多少人烟的土地上建立,肯定是要吸收外来的人成为市民。

    有钱就花钱买,这一类人其实也拽不到哪去,要是依靠军功获得赏赐才算是人生赢家。

    张丁不知道石仲的真实想法,还想调侃几句,却突然大喊:“看,好多的车驾啊!”

    喊了那么一嗓子,引得众人看过去,看到的是官道上驶来了一条马车和牛车的长龙,一看之下竟是看不到尽头。

    车队是由军方进行保护,看上去护卫车队的人部队还不算少,每个人脸上都是带着洋溢的笑容。

    “那……那不是二狗子吗?”

    “二狗子?谁?”

    “邻村的二狗子啊!他不是出西域了吗?”

    车队正是从西域返回,他们是走在最前面的第一批,后面还有驱赶庞大数量牧畜的队伍,就是带回在西域的战利品。另外还有专门押送战俘和奴隶的部队,必须说的是抢到的妹子数量多到令人咂舌,还特么都是金丝猫。

    车驾有些是被用布盖了起来,有着则是装着一口又一口的箱子,瞧着怎么都觉得拉动起来非常费劲。

    石仲与众人的反应一样,都是困惑怎么会出现那么多的车驾,他将要重新干活的时候,却是突然看到其中的一辆马车的车轮崩坏,上面的众多箱子翻滚落到地上,几口箱子砸在地上掀起了盖子,一些金灿灿和银亮亮的东西散落满地。

    阳光照射之下,地面上的金币和银币简直是要闪瞎众人的双眼,驱赶马车的马夫急得不行,出了这么一件意外堵住了后面的车辆,散落在地上的金币和银币数量也是太多,要不是有士兵紧急过去围起来,还不知道要发生点什么幺蛾子。

    车轮崩了的马车离石仲站立的位置并不远,他低头看着一枚滚到自己脚边的银币怔怔出神,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

    不知道白银的存在在诸夏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诸夏自古以来就不是一个白银储量多的地区,一直到明朝时期因为贸易有大量白银从国外涌入之前,诸夏的白银可是比黄金贵重,一辈子没见过白银的人真不要太多。

    石仲刚要弯腰将那个银亮亮的银币捡起来,却是有人早一步窜过去捡了起来。

    “这是什么?”张丁仔细端倪银币:“怎么有一个那么难看的头像,上面又是什么文字?”

    周围的众人凑了过去,全是盯着那枚银币在干“十万个为什么”的伟业。

    其实也不止张丁一人捡,离的足够近,弯腰就能捡的人,不管是金的还是银的都捡起来,还出现捡了赶紧藏的人。

    地上捡的就成了自己的?完全没有那么一回事,就算有捡到的人想跑,动作也没有围过来的士兵快。这一片区域很快就被士兵围了起来,有军官在大喊让人排队。

    “谁捡到了,自己聪明点交出来。”白忠没有刻意摆出凶狠的脸色,反而是笑眯眯地说:“此些乃是缴获,往西域而去的骁果皆有份。谁昧了,谁就是在贪同乡的卖命钱。此类币种诸夏未有,拿了也花不出去。”

    融掉?就算是做得毫无痕迹,可是花的时候怎么解释黄金或白银怎么来的?

    不愿意主动交出去?让排队除了主动让交之外,少不了是要搜身。要是敢吞下肚子,金币和银币的体积可不算小,知道什么是吞金而亡不?肠胃根本就无法消化金属,甚至都不会到胃里去,也就根本排泄不出来。不独是金子,银或铁、铜以及其它金属也是同样,除非是吞掉的金属体积足够小,要不然就等着消化道破裂的内出血而死吧。

    轮到张丁的时候,他是没半点犹豫就将捡到的银币交出去,一边还问:“此乃何物?”

    白忠就说是银币,见张丁一脸不明白,倒是有心想要解释一下,可后面排队的人那么多,就摆摆手让张丁去接受搜身。

    车轮崩了的车辆当然是没可能停在原地等修好,是清空了车辆上的货物,车马以及货物全给搬到路边,使后面的车队能够通过。

    张丁最终也没搞明白白银是什么,却是知道白银比黄金的价值高。

    他们一伙人已经无心再干活,监工也没催促,大家伙就站在路边看着车队不断通过。

    “每一口箱子里面都是从西域缴获的金币、银币、宝石……”张丁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有些发愣地对石仲说:“你家兄长没准真的够钱在长安买座宅子。”

    石仲有些晕乎乎地点头,说道:“缴获可得四成,兄长应该是够的。只是……我与兄长已经分家。”

    分家之后,兄弟之间的财富可不是共同财产,大哥要是帮弟弟叫兄弟情,若是没帮也不能说是没兄弟情份,弟弟强要属于不知轻重外加混账。

    当天,西域运回战利品的消息就传遍了新旧长安,无数的人信誓旦旦地向没有亲眼所见的人吹嘘,其中“装载财货之车望不到尽头”成了使用最多的一句。

    从西域抢的东西运到长安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那还不是所有的战利品,有些是在西域的时候就已经按照功劳分发出去。

    有家人前往西域的众人,热火朝天地议论某个家人能分到多少,更多的人则是起了去西域发财的念头。

    第二天,驱赶牧畜的队伍到来,人们看到那一片牛、马、羊组成的海洋完全是被吓住了。

    第三天,人们期盼能再看到更多的战利品,可是当天根本就没有队伍过来。还是到第五天,新的队伍再次出现。

    “这……这……这……好多……多……”石仲没结巴的毛病,完全是被眼前的一幕搞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真的好多啊!”

    新来的队伍,走在最前面的当然还是军队,前面的将士走完,后面却是跟着数之不清的女子,她们之中有金色、红色、褐色、绯红色、咖啡色……反正头发颜色的种类太多了,眼眸的颜色也看花了众人的眼。她们之中年龄最大的应该是四十左右,年纪最小是五六岁。成年女子皆是步行,年纪小和不方便的人乘坐露天车辆。

    汉人在看到那么多的女性之后是与旁边的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从西域抢了这么多适龄的女性回来,可以解决好多人的单身问题了哟。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1s8kw.thenvc.cn/

北京赛车害了多少人www.cnkgl.com,在周村,很早就有了长途电话局,设立了德国领事馆和日本领事馆,还开设了海关。生殖道畸形:较少见,其疼痛的特点:周期性疼痛,下腹可见增大包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22选5走势图 2元的刮刮乐在线试刮& 河北11选5直播 北京pk10是正规彩票吗 一码中特014期
广东体彩十一选五 广西快乐十分 11选5怎么看规律 东京快乐8单双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