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无量真途> 第三百三十三章 阎王敌出手
    终于得到了两位组织道友的消息,桓因略微灰暗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一些。特别由于缨络和张涛与他又有着相当不浅的私交,所以对于能够得到关于他们两个的消息,桓因就更感到心中宽慰了。

    点了点头,桓因问到:“那刘前辈可知道那九凤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岛屿,大概是在什么方位吗?”

    桓因在问这句话的同时,心中也是默默的对着薛不平传念。然而当刘建和薛不平回应他的时候,他却是连半点儿收获都没有得到。

    “首领,修魔海上岛屿太多,那九凤岛老夫确实连听都未曾听说过。不过,既然得知了岛屿的名字,多番打听之下应该是不难寻找的。”刘建的原话是如此说的,而薛不平的意思也跟他的差不多。

    “好吧,想来应该也不难找。不过我这还是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张涛会选择跟缨络一路?”桓因接着问到。

    沉吟了一会儿,刘建回答到:“恐怕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有同一个目标吧,那就是等你去寻找他们。他们都说过,会一直在九凤岛上等着你,他们相信你会去找他们。”

    微微颔首,桓因的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张温柔美丽的脸庞和一张苍老却坚定的脸。而后,他重重的点了点头,说到:“等此间事了,我定然会去九凤岛上寻他们。”

    听到桓因这么说,刘建才想到桓因此行是为找阎王敌而来,也就是找他自己。而但凡是来找他的人,都是有所求的。再看桓因,他此次所求又明显不是小事。于是,他不再与桓因继续刚才的话题,转而问到:“首领,此次你来黄泉岛,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桓因盯着刘建看了好一会儿,才说到:“刘前辈,想必你就是那阎王敌吧?”

    刘建点了点头,说到:“我这一生所修,皆是传送之术。所以,我在这一道上倒是有一些粗浅的造诣。而又由于某些原因,我借助一个古老的传送阵能够做到将魔修传送到黄泉路上,以此让魔修去与那些鬼使争夺某些尚未进入第十殿受审的游魂。所以,随着我这一手段的名声越来越大,最后便是被大家送了‘阎王敌’这么一个称号。”

    “说来惭愧,其实若论实力,我根本就没有与阎王相争的资格。那称号,不过是因为我所修乃是偏门罢了。而且,由于我这手段的频频施展,让我已经被十殿阎罗盯上,所以现在我基本已经不敢再出手了。”

    “之前首领被三位长老拒之门外,其实也是因为我不愿出手。毕竟现在出手,对于我而言,风险实在太大。”

    听了刘建所说,桓因这也算是对刘建在修魔海上到底是一个什么身份了解得更透彻了一些。心想以往在鬼域之中缩手缩脚的道友,来到这修魔海上以后,却当真是不乏手段强悍之辈。

    “想来当初鬼域之中的那小型的随身传送阵,也是由刘前辈创造而出的吧?”桓因又问了一句。

    刘建笑到:“那玩意儿的创造确实是以我为主导,不过组织中的各位道友也都出了不少的力。”

    “难怪刘前辈能被称之为阎王敌,想当初那小型的随身传送阵,其无论是传送之力还是隐蔽程度,都无可挑剔。”

    说到这里,桓因停顿了一会,脸色也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然后终于转入了正题说到:“其实我这次来,是为了桓书。”

    “桓书兄弟?”刘建老脸一僵,这才反应过来当初桓因和桓书应该是留到最后的。而现在桓因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桓书却不在,难道不蹊跷吗?

    “桓书兄弟他怎么了?”刘建马上又问到。

    “桓书与我战斗到了最后一刻,而在关键的时候,他拼命为我挡住了致命一击,我们才能够得以逃脱。可是,在我们出来以后我才发现,桓因因为自己承受了那一击,已濒临死亡。好在我有一秘法,全力施展之下让他在这几年之间逐渐恢复。”

    “只可惜,他的躯体虽然恢复,可灵魂却走丢了。我听闻在那黄泉路的彼岸花海之中,有着一株彼岸花特殊,名为摩诃彼岸花,可以作为灵魂之指引,让得魔修走丢的灵魂归位。”

    “所以我想请刘前辈帮忙,让我去往那黄泉路上寻找摩诃彼岸花,也算是救桓书一命!”桓因越说,脸上的悲哀神色越是浓郁。到得最后,他很是郑重的对着刘建拜了一拜。

    刘建听桓因说完,知道事关重大,于是连忙将桓因扶住,说到:“若我早知此事,就算首领不开口,我也一定会自己想办法去那黄泉路上找摩诃彼岸花。桓书是我们组织的兄弟,虽然现在我们都回到魔海之上,可那昔日的鬼域之情永不会断。”

    “首领放心,虽说我以往不出手是怕会有风险。可是这一次不同,为了桓书兄弟,我出手是义不容辞的!”

    桓因大喜,激动的说到:“如此,甚好!”

    刘建见到桓因高兴,自己却是面露忧色,说到:“去往黄泉路此事,我可以一力包办。可是首领想要找到那摩诃彼岸花,其难度却怕是堪比登天。”

    “关于那摩诃彼岸花,我也是有所耳闻,说其在整个彼岸花海中只有唯一的一株。而我也去过那黄泉路上数次,那彼岸花海之大,难以形容……”

    彼岸花海到底有多大,其实桓因是没有多少概念的。因为当初他只在被黑白无常拘住的时候走过一次黄泉路而已。而当时的他,心情极为复杂,又哪里仔细看过彼岸花海的大小?

    “再有,此次帮首领开启去往黄泉路之门,我最多只能支撑七日,这是我目前能够做到的极限。七日之内,首领无论成功与否,都必须要回来,不然……”刘建的声音再次传入了桓因的耳中。

    桓因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刘建的意思。其实他在来之前就想过了,阎王敌开启去往黄泉路的大门,其时间不可能无限。而七天这个时长,并未出乎桓因的意料之外。

    “首领,想要在七日之内找到摩诃彼岸花,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你此去,只能孤身一人,毕竟只有首领这等实力,才能保证在黄泉路旁寻找彼岸花而不被发现。去的人多了,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所以,我还是要事先提醒首领一句,这一次前往,不可报有太大的希望,更不可太过执着。寻找摩诃彼岸花之事,一次之内恐怕多半办不成。首领一定不要为了一时心切,把自己也搭进去了。若是那样的话,不但救不了桓书兄弟,首领自己也恐怕很难再回到修魔海上了。”再次叮嘱了几句,刘建的脸色也是极为凝重。

    然后,他终于站起了身来,说到:“首领,救桓书兄弟之事,不宜拖延。若是首领已经准备好的话,就随我来吧。”

    ……

    黄泉岛内岛,大殿之后的的一处宽大密室内。

    此刻,密室之中只有桓因和刘建两个人。而在他们的四周,有的只是封死的天顶和围墙。不过在那天顶和围墙之上,都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奇异符。

    这样的场所,桓因从未踏足过。不过从周遭那些符之上,他能够隐隐感受到颇为神秘而深邃的传送力量。所以他知道,这一间密室,多半便是对刘建这个阎王敌最重要的一个地方。想要把魔修送到黄泉路上,恐怕刘建必须要借助这个密室之中的某些力量。

    目光从四周的奇异符之上移动开去,桓因很快又看向了整间密室的正中心。在那里,有着一个类似祭坛一样的存在,不过看那“祭坛”的模样,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搞不好这东西是从上古时候传下来的。

    “首领,我们这就开始吧。”刘建神色郑重,对着桓因说到。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om2hy.hunvc.cn/

北京赛车开奖历史官网www.cnkgl.com,  (作者系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涉案人员中,年龄最大的生于1986年,绝大部分为90后,甚至还有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时时彩一位必中口诀 幸运飞艇骗局 河南22选5开奖 一码中特是真的吗 时时彩庄闲玩法
葡京赌网址快乐十分 湖南快乐十分钟 天津十一选五的走势图解 秒速时时彩有规律吗 华夏彩票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