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无量真途>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主上!
    鬼域内环的饿鬼耳目众多,所以桓因并不敢大肆凌空飞行。 不过,以他目前的修为和手段来,哪怕只是如现在这般的贴在地面附近飞行,不断于建筑和林木之间穿梭,那度也是极快的。而且,这样的行进方式配合着他掩藏气息的能力,使得他几乎不可能被周遭的饿鬼现。

    所以,在桓因的奋力赶路之下,他仅仅用掉了不到一个半时辰的时间,便是成功踏入了狰怖山东侧的密林之中。

    桓因脚尖轻轻一点,如同鬼魅一般的落到了附近的一棵大树树干之上,暂时沉寂了下来。而在他隐藏好后不久,一队衣着服饰统一,一看就是正在执行巡逻任务的饿鬼从他的下方快走过。

    “他妈的,那些魔修真能找事儿,把我们好好的鬼域搅得这么不清静。老子现在本来该在家里喝茶的,这倒好,现在还要跑到这里来搜他们。他们要是真让老子给抓住了,瞧老子不把他们一个个都送到斗魔场里去!”巡逻队伍之中,一名颇为壮硕的饿鬼开口骂到。

    “嘘,声点儿,鬼二也在这附近巡逻呢。他的大哥上个月就是当真截住了一名魔修。结果……结果他大哥那一队一共有十几个好手呢,全都让那个受了重伤的魔修给杀了。现在鬼二只要听到‘魔修’这两个字就会狂,谁提就干谁。”另一名同队的饿鬼压低了声音,提醒到。

    “当真这么厉害,受了重伤还这么能打?”那名壮实的饿鬼明显被吓了一跳,声音也瞬间就了许多。

    “哼,可不是吗?他们连装鬼侯的胆子都有,还能是等闲之辈吗?要我来的话,若真让我们撞见了魔修,那还是求饶的好。你还想干人家,你干得过吗?”

    桓因跟着这一队魔修走了一段路,现他们议论的事情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帮助,便是调转了方向,继续朝着狰怖山前进。

    路途之中,桓因遇到过不少饿鬼组成的巡逻队。其中有弱的,也有颇为强悍的。不过,他们所议论的东西都是桓因已经知道了的,或者是一些夸张的胡扯言语。所以,桓因哪怕都像之前那样跟踪了他们一阵,却始终都没有得到任何有意义的消息。

    又往密林深处前进了一段距离,桓因和狰怖山之间恐怕也只有不到十来里的距离了。飞着飞着,桓因的双眼突然一亮,顿时停了下来,落到了地面之上。

    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四周,在确保没有任何问题以后,桓因心翼翼的蹲下了身子,伸手将地面上的几片枯叶给扫了开去。

    枯叶被扫开以后,在其原本遮盖的土地之上,一个血色的“辶”浮现而出,与地面之上的黄土混杂在一起,有些若隐若现的样子。

    “是组织的记号,他们果然逃到这里来了!”桓因面露喜色,看着那个毫不起眼儿的“辶”,知道这个写得有些歪歪扭扭,就像偶然形成的符号所代表的意义。

    “不知道还有哪些同道还活着,不知道张涛那老奴怎么样了。”桓因抬起了脸来,神色几番变幻,再次飞夺而出,朝着狰怖山的方向前进。

    十几里的距离对于桓因这样的修士来很短很短,不过桓因却是由于仔细寻找组织记号的缘故,于这么短的距离里却走了足足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在这一个时辰之中,桓因一共找到了四个“辶”,几乎是每隔三四里地便会找到一个。而他找到的最后一个,则正是在狰怖山的山脚之下。

    避开了一队巡逻的饿鬼,桓因眯起眼睛忘了忘身侧的高山,笃定的自语到:“他们定然就在这里了。”

    完这句话,桓因身形一晃,便是再次冲进了丛林之中,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暂时隐藏了起来。

    桓因知道,现在时间还太早了,正是众饿鬼搜寻最频繁的时候。狰怖山上光秃秃的一片,他若贸然冲上山去,难保不被饿鬼现。

    现在桓因要等,等到众多饿鬼都收了工,他便可以趁机上山寻找更多的线索了。

    时间便是在藏匿于等待之中快的流过。桓因隐藏在密林之中,看着自己近前一次次走过巡逻的饿鬼,直到四个时辰以后,他遇到的第四十八队饿鬼走了过去,带着骂骂咧咧的声音,还有高声的议论。

    “收工了收工了!他妈的,这差事儿也太苦了,傻不拉几的找了一个月了,什么收获也没有,真是无聊!”

    “可不是吗,真是没事儿找事儿干。难不成这搜寻的事情以后还会变成例行的工作了?我真是恨死那帮魔修了!”

    嘴角浮现一抹阴冷的笑意,桓因自语到:“收工了吗?太好了。”

    桓因知道,晚些时候自然也会有负责搜寻的饿鬼来回巡逻的。不过那时候的巡逻饿鬼数量要少了许多,他们的巡逻频率也会大大降低,几乎都是随便看看,马虎了事。所以,到那个时候桓因再行动就不会出什么乱子了。

    又等了半个时辰,当桓因确定周围的巡逻饿鬼都散去了大半以后,他望了望不远处的狰怖山,身形闪动,便是瞬间就冲了过去。

    桓因道法高明,又有无面护身,所以他的身影便是如同林间鬼魅一般,很快就来到了山脚,更是毫不迟疑的往山上而去。

    没一会儿的功夫,桓因便是来到了山腰的位置,躲在了一块大石的后面。刚想要四处张望组织的记号,桓因无意低头间却是再次看到了一个“辶”写在地面。

    微微一笑,桓因心想这留下暗号的同伴倒是细心,连组织成员上山以后很可能会躲到这块巨石后面都猜到了。

    回头望了望,桓因把目光放到了山巅。他知道,这里还不是终点,因为终点的记号还没有出现。

    从大石之后观察了一下山下的状况,桓因再次确认了一遍山下的饿鬼不会现自己,然后便从大石之后闪了出来,如同一股清风一般往山顶飘去。

    这一路上,桓因搜索得极为仔细。因为他知道,“辶”字记号出现在山腰代表的是组织成员藏身的位置就在山腰以上。山腰以上的区域并不大,所以他随时都有可能会来到真正的终点旁边,也随时都有可能会错过终点。

    不知不觉间,桓因已经来到了山巅。当他愕然的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尽头时,顿时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该不会是留下信号的同伴被追杀至此,最终都陨落了吧?”桓因这样想到,然后他开始用手轻轻拂动山顶的碎石和尘土,寸寸寻找。

    好一阵以后,在山顶左侧的地方,一个极为微的“盾”字被桓因给刨了出来,出现在了混杂的泥土之中。

    眼前一亮,桓因知道这里就是组织成员藏身的地方没错了。只是他反复观察,却没有在此地找出任何有人藏身的端倪来。

    桓因知道,组织的成员都擅长隐匿、变幻和掩盖气息的法门,他们个个都能伪装成饿鬼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现在桓因在神识不外放的情况下找不出丝毫端倪也属正常。而且,哪怕桓因放出了神识,恐怕多半也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毕竟饿鬼们应该也搜寻过这里多次了,一直都毫无收获。

    “希望张涛也在。”桓因这样想到,然后他极为谨慎的将神识放出了一缕,却不是用以查探,而是用来与张涛建立联系。

    桓因与张涛之间的关系特殊,是能够通过缚魂诀来进行相互之间的感应的。尤其因为桓因乃是主,在三个月前离开内环时又加强了张涛身上缚魂诀的效力,所以哪怕是他想要在心岛感应到张涛,甚至操控张涛也都不难。

    只是,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桓因早在进入心岛的时候就已经完全龟息,不敢放出丝毫神识以作感应。所以,一直到了刚才,其实桓因都已经与张涛断开联系足有三个月了。现在的他,根本不知道张涛在自己离开期间到底做过些什么,在大难临头的时候又做了怎样的选择,是不是还活着,又是不是与组织的成员还呆在一起。

    只是,对于现在的桓因来,若能够在这组织留下终点记号的地方直接感应到张涛的话,那恐怕是他目前能够用以寻找到同伴最直接也最保险的办法了。若感应不到张涛,那他无奈之下恐怕也不得不大胆的放出更多神识,以尽量感应藏身在此地的其他组织成员了。

    神识微微放出以后,桓因便是将缚魂诀道法伴随着运转了起来。对于桓因来,这并不是一件难事。尤其是因为他想要探寻的目标位置就在眼下,这对于他来就更不难了。

    几乎是在桓因将神识配合着缚魂诀放出的瞬间,那股如同本能一般铭刻在桓因心间的感应便是如期而至。然后,一个惊喜的老者声音便是在桓因的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主上!”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rmv26.uvnvc.cn/

北京赛车系统吃钱www.cnkgl.com,位于辽宁省凌源市的“华人一手养生堂”在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就擅自开展针灸诊疗活动,近日被辽宁省卫生计生监督部门处罚。VannessWuemergesfromtheBeijingofficeofhisrecordcompany,UniversalMusicGroup,atnoon,shakeshandspolitelyandsitsdownquietly.Thenightbefore,heperformsliveattheTangoClub,apopularvenueinBeijing,insupportofhislatestalbum,MWHYB,hisfirstintwoyears.Performingaround15songsinfrontof100screamingcrowds,Wudanceslikethereisnotomorrow."Iwenttobedaround4am.Iwasdecompressing,"saysWu."Aftertheshow,Ihaddinner,hungoutwithfriends.WhenIgotbacktothehotel,Istarteddoingotherstufftoforgetaboutwhathadhappened.Ijustzonedout."IthasbeenfiveyearssinceIdidashowlikeyesterday.Ireallyenjoyedtheintimacyandinteractionwiththefans,"headds."IwasnervousbecauseIdidnotknowwhattoexpect.Chineseaudiencesaremostlyveryquietbutattheendofthenight,webothhadfun."TheChinese-Americansinger-actor,whoisbasedinTaiwan,rosetofamein2001whenhebecamepartofF4,aboygroupcomprisingTVstarsJerryYen,VicChou,andKenChu,whotriggeredafrenzythroughoutAsiawiththedramaseriesMeteorGarden,basedonthewildlypopularJapanesecomicHanaYoriDango.Thehitseriesanditssequelmadeovernightsuperstarsofthegroupmembers,andledtonotjustmoredramaroles,butalsoproductendorsementsandastringofsuccessfulalbumsandconcerttours.Now,16yearslater,WuisoneofthemostpopularstarsinTaiwan,HongKongandtheChinesemainland.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福利彩票排列7 红双喜三肖中特 快三压大小单双技巧
十一选五怎么玩法规则 福建11选5预测 11选5稳中两个算法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黑龙江6加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