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无量真途> 第一百章 狻猊之鼎
    失重的感觉让原本从容的桓因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慌,桓因毕竟乃是修士,飞天遁地本是家常便饭,身体不受控制的情况他可是好久好久都没体会到过了。

    “二祖,你的修为被压制了?”薛不平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桓因的异样,声音中带着几分焦急询问到。

    看着满是黑暗的四周,桓因感觉自己的背上有冷汗悄悄留下。努力的定了定神,桓因的声音却依然带有几分慌乱的说到:“不是,我的修为都还在。可我就是不能操控自己的身体,只能下落,也不知要落到哪里去。”

    桓因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解释清楚了,因为现在他的感受实在是奇怪,明明修为之力毫无问题,却连最基本的飞行都做不到。

    “他奶奶的,这一次的小畜生又在玩儿什么花样?”薛不平没好气的骂到。

    未知的世界如同无尽深渊,桓因就这么不受控制的一直下落了足有小半刻时间,却依然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最关键的是,四周的世界始终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这让此地更多出了几分诡异恐怖的感觉。若是再不停下来,恐怕真的会把人逼疯。

    “他奶奶的,小畜生你给爷爷我出来,爷爷我要教训教训你!”薛不平破口大骂,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却连回音都没有,很快就被黑暗完全吞噬了。

    莫说桓因,薛不平都快要受不了了,这么一直没尽头的落下去,简直是一种难以忍受的酷刑。

    “小畜生你有本事的就一辈子躲在黑暗里,永远也不要出来!若是你出来了,爷爷我会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小畜生,我你是薛爷爷,你这个没孝心的东西,不来跪拜,躲在暗处,真是个窝囊废!”

    此刻,桓因的心中除了有些不安以外,还有一些无奈。薛不平从开始一直骂到了现在,就没停过,而且竟然每一句脏话都不重复,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到的这番本事。

    不过,桓因倒是对薛不平的骂声并不抵触,甚至还感到有些喜欢。若是换了平时,这自然是不可能的,桓因怕是没听两句就把薛不平给压回去了。可是现在,在这一片漆黑的深渊中,有人一直叫骂倒是让人觉得不孤单,心情也会好很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薛不平实在太能骂,以至于让一直都没有露面的狻猊终于是按捺不住了。当桓因又在黑暗之中持续下落了约莫半刻时间以后,他突然感觉到一股热浪从自己的下方冲了上来,拂过身体,让他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暖意,还有一丝惊讶。

    变数,在一层不变的折磨当中,能有变数产生,哪怕是极其轻微的,也能够让此刻的桓因精神为之一振。

    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桓因心中“砰砰”跳动之下,连忙低下头去看,便见到在不知道多远的地方,竟然有一个红色的小点出现。那小点是那么的渺小,就像是天上的一颗星星一般。可是,那小点又是那么的明亮,哪怕它如此的小,却能让你在低头的瞬间就抓住它,不可能将之忽略。

    “我就知道,你总会有目的的。”桓因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久违的笑意,只是这笑容当中却蕴含的是无尽阴冷,仿若此刻狻猊真的出现在他面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动手杀戮。

    桓因很清楚,每一个世界之中的龙子残念都会带有一定的目的。虽然此刻还不清楚狻猊到底想要做什么,但狻猊断然不可能就让桓因就这么永远的掉落下去。之前的下落,无非是一种精神的摧残手段,想让桓因变得更脆弱。而现在,或许是狻猊觉得时机已经成熟,所以它恐怕终于要展显露自己真正的意图了。

    薛不平也很快就发现了刚刚出现的变化,一直不断咒骂的声音突然一滞,沉默了好一阵,然后才对着桓因说到:“二祖你没事吧,这小畜生怕是要来了!”

    桓因冷冷的笑着,说到:“既然它不让我们好过,我也不会让它好过!如此程度,未免也太小看了我桓因!”

    下落依然还在继续,不过桓因再没有了之前的慌乱和紧张,而是一直死死盯着下面的红色小点,不断调整着自身的状态。

    现在还不清楚那小点代表的是什么,所以桓因要做好面对任何可能性的准备。或许下去以后直接就是一场恶战,也可能会遇到让自己一时难以看破的诡计,不管是什么,桓因都会在心中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要被区区的残念打败。

    目中的红点越来越大,之前偶尔出现一次的热浪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频繁,而且带来的温度也越来越高。下意识的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桓因觉得那红点似乎是一团温度极高的火焰,甚至是一座满含熔岩的火山口。

    “二祖,还隔着这么远就到这个温度了,要是真的掉到下面那团东西里,怕是不会比调到阿鼻地狱里好受啊。”薛不平的声音带着一丝担忧,传入了桓因的脑中。

    薛不平可不怕阿鼻地狱的酷刑,不过那是因为他在那时候本就没有获得自由,死了也会即刻于原处复生。可若是现在被烧死了,那已经获得的自由就会立马烟消云散,再次复活睁眼时,就不是在这里了。

    桓因没有说话,薛不平想要表达的意思他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只是,他现在死活不能飞行,在这个高度无法做出更多的判断,只能紧紧握拳,等把下面的事物看得更清楚再做打算。

    “时机还不成熟,只要再近一些,只要让我在下面找到一个可供支撑的东西,哪怕是很小的东西,我也能用引力术反震自己,让自己腾空不下。”桓因躯体绷得笔直,暗暗想到。

    如此,桓因又继续下落了约莫三十息的时间,在完全自由掉落的恐怖速度中,他移动了一段相当长的距离,以至于在他的目中,原本那红色的小点已经不再是点,而是化作了一个比他还要大很多很多的红色巨坑。

    火坑!若是到了现在这个距离桓因还看不出来下面的事物到底是什么的话,那他就妄为修士了。可是,桓因的眉头却一直紧皱,满脸都是疑惑的表情。

    桓因现在可是命涅修士了,哪怕他身上带伤,但在两次龙之精华的滋养下已经恢复了不少。他是实在想不到,到底有什么样的火焰能够让自己在这个距离就感觉极为难耐,不得不施展修为来抵抗其炎力。

    都说狻猊喜欢烟火,难道这下面的坑中之火便是狻猊的修为之火?若是那样的话,那这狻猊残念的修为恐怕已经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境地,桓因想要与之一战,怕是困难重重。

    就在桓因一脸凝重,猜测不断的时候,他再次的朝着下方掉落了一段距离。突然,在他的目中出现了一抹新的色彩古铜色。

    在红色火焰的照耀下,古朴而厚重的金属颜色若隐若现,仿若已沉寂了千万年,深邃而神秘。

    “好大的一口鼎!”薛不平惊呼,声音之中满含不可置信。

    桓因的神色不断变幻,一直努力保持冷静的心在这一刻又不自觉的加速了起来。是的,好大的一口古鼎,虽然桓因并不能看清其全貌,可据桓因的初步估计,这口鼎的大小怕是不下于一座山岳!

    所以,桓因一直看到的大片红色火焰其实是装在这才刚刚显露的巨鼎之中。整体想来,这就仿若是某个巨灵用来炼器造物的火鼎一般,让人不得不为之骇然变色。

    “狻猊,龙之第五子,喜静好坐,又喜烟火,故而常常会坐于香炉之上,闭目静气,一入定就是千年。”桓因在发现巨鼎的瞬间,脑中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了典籍上关于狻猊的记载。

    若是桓因猜得没有错,恐怕此刻这巨鼎就是当年狻猊用来打坐的东西。不过,这鼎都如此巨大,当年那狻猊到底有多大,不得不让联想之人为之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一来,其实刚才桓因从进入到这个世界以后就开始不断下落便已经有了合理的解释。桓因进入的地方,恐怕就是当年处于巅峰时期的狻猊进入此地时的地方。狻猊巨大,所以恐怕进入以后直接就可以轻易坐到鼎上,而桓因与狻猊相比实在太过渺小,才会不断的下落。

    如此说起来,桓因之前倒是误会了狻猊残念的意思。不过,那至今都没有出现的狻猊残念到底在哪里呢?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kxlub.hcnvc.cn/

北京赛车助赢免费软件www.cnkgl.com,2016年9月30日晚间至10月6日,短短7天时间,南京、厦门、深圳、苏州、合肥等19个城市先后发布新楼市调控政策,重启限购限贷等政策。但自行车若要完成真正意义的复兴,需要人们将中短距离代步的更多空间放在步行和自行车上,城市才能慢下来,拥堵、污染这些城市病也会多一条破解之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广西十一选五软件 004期曾道人说 三分计划软件吗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结果 安徽快3在线开奖直播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现场直播 北京赛车pk10公式 彩客网完整比分直播 时时彩后一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