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无量真途> 第二百六十章 神秘通道
    “这罪山,恐怕不像我们所知道的那么简单。”桓因看着眼前的阵法,也是一脸凝重。他突然觉得这罪山用来关押罪修只是表面上的事实,而将这古阵压在山下,才是它的真正使命。

    “桓师兄,姝姝听你的。”阮姝姝站在桓因身侧,开口说到。

    桓因沉吟了一会,然后他说到:“我先进,然后是师妹你,白奎殿后。”

    桓因想得很清楚,如果什么都不做,只是在外等候,也许能获得一时的安全,也许过个十天半月宗门那边发现自己和阮姝姝迟迟未归会再次派人前来查探情况。可是,他保证不了在这等待的时间里不会出什么乱子。而且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里随时都会有危机爆发,若是什么都不做,不但会陷入被动当中,而且多半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白奎的虎躯往前移了两步,显然是不赞同桓因的安排,它想要自己先进。

    桓因拦住了白奎,开口到:“若我进去之后直接与你断开了联系,那你们就不要再进了。若是我进去之后无碍,会以神念唤你,你再进来,就做如此安排,不要再与我争了。”

    说完,桓因也不管白奎和阮姝姝再说什么,当先身形一晃,就踏入了那古拙的传送阵中,激发出了阵法的传送之力。

    下一刻,就在桓因身上有一股吸扯之力传来的时候,阮姝姝动了,她踏前一步,身影骤然消失,再出现时,竟然是站在了桓因的身侧,就像她这一路一直与桓因这般靠近站立一样。

    桓因一脸惊异,没想明白阮姝姝这是意欲何为。可是,阮姝姝却露出了她温柔而美丽的笑容,开口说到:“我与师兄一起。”

    “嗡!”下一刻,阵法的传送之力骤然展开,桓因和阮姝姝也一齐消失在了白奎的面前。

    桓因和阮姝姝的眼前都是一花,不过眨眼的功夫,他们就再次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他们似乎出现在了一个石室之内,而在这不大的石室当中,在桓因和阮姝姝出现的阵法旁边,有三名修士站立,都是化英后期的修为。

    当桓因和阮姝姝出现的时候,这三名修士都是愣了一下,似乎是觉得眼前的阵法出现了不认识的人,有些诧异。看他们的样子,恐怕以为出现的应该是被桓因他们灭掉的那四人才对。

    阮姝姝也是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一现身旁边就有人出现。

    唯一没有愣住的是桓因,他经历的厮杀太多,经历的异变也太多,他知道现在自己再不出手,自己和阮姝姝的行踪就要暴露了。

    下一瞬,站在阵法周围的三人中有一人反应了过来,就要神念传出以做警示,可是,桓因快他一瞬,他就做不到这一点。

    桓因修为瞬间散开,在他身边的三人哪里经得住他的修为碾压,顿时齐齐喷出鲜血,倒地而亡。

    阮姝姝这才反应了过来,她呼出了一口气到:“还是桓师兄反应快。”

    桓因没有说什么,他此刻神念依然能与白奎相通,所以把白奎唤了进来。

    二人一兽在这边齐聚以后,他们都收敛了气息,朝着石室的外面走了出去。

    暗紫色的光芒进入了他们的眼中,这光不知是从何而来,却成为了这里唯一的颜色。

    在暗紫色的光芒下,照映出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通道,通道的四周与刚才的石室一样,全是以大块的砖石堆砌成为了墙、地面和顶部。

    这些砖石一看就很古老了,不过竟然是极为耐用,至今除了颜色有些褪去的迹象以外,并没有松动或者被侵蚀过的感觉。

    “走吧,只能往前了。”桓因看了看前方深不见底的漆黑,开口说到。

    “等等。”阮姝姝的声音传入了桓因的耳中,桓因朝她看去,便发现她正蹲在墙脚看着墙面上的砖石。

    “怎么了?”桓因有些诧异,他已经用神识扫动过了,这附近什么都没有。而且,白奎和他的查探结果也是一样。

    阮姝姝转过了头,对着桓因说到:“桓师兄,你过来看看。”

    桓因走了过去,然后一样蹲下了身,与阮姝姝并排在一起,而白奎的虎头也凑了过来。

    他们都看到了,在不少墙体下侧的砖石上都有一幅幅奇异的图案刻画,可是这些近在眼前的图案他们却根本不能用神识察觉出来,哪怕他们现在明知眼前有图案,也依然不能。

    这些图案很奇异,有的画着无数奇奇怪怪桓因从未见过的飞虫,那些飞虫的样貌一个比一个看起来让人感到脊背发凉,一个比一个的外形更加可怖,哪怕桓因经历了这么多,也竟然有种不愿意面对图案上那些飞虫的感觉。

    还有的图案,刻画的则是一些服装奇异的人,正在行那祭祀或者施法之类的事情。而在他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旁边总是有飞虫环绕,虽然这些飞虫刻画得很小,看不清样貌,可是桓因不用想都知道,这些飞虫就是他刚才看到的那些样子狰狞可怖的飞虫。

    “桓师兄,你知道这上面画的是什么人吗?”阮姝姝的脸色有些发白,恐怕是看到那些飞虫以后有些发怵。

    桓因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这图案上刻画的人物穿着除了奇异,还有些原始,有可能是久远以前的一个族群,可是这样的族群,桓因从未在哪本典籍上见到过。

    “咦,这又是什么?”阮姝姝转头看向了另一侧,惊声开口到。

    桓因移动了过去,看向了阮姝姝目光所在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图案,是由九块砖石上的图案共同组成的。那画的是一个娃娃,不过那娃娃的背上竟然全是一根一根的尖刺倒扎,而娃娃的脸也是如同厉鬼,看起来极为恐怖,比刚才那些飞虫还要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这画的似乎是一具傀儡。”桓因脸色极为凝重,他觉得这里可能是一个上古异族的遗迹,而这上古异族的术法,恐怕不是他们能理解的。

    阮姝姝站了起来,她不想再看了。她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显然是心中已经有了一些阴霾。

    “阮师妹,你还好吧?”桓因知道阮姝姝可能是被吓到了,因为随着他们越走越深,事情也越来越诡异了。

    阮姝姝摇了摇头,有些苍白的脸上强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桓师兄不必担心,姝姝没事的。”

    在这危机四伏,阴暗而封闭的通道里,桓因突然觉得还能看到如此美丽的容颜真是一件幸事。尤其是眼前的女子,当真是极为可爱的,哪怕她再柔弱,也会努力表现出自己坚强的一面,给你信心和动力。

    桓因也笑了起来,开玩笑的说到:“我的命很硬的,你跟我在一起,肯定是不会有事的。”

    桓因实在是不擅长开玩笑,他说的话不但一点不好笑,而且还很牵强。可是,阮姝姝原本有些勉强的笑容却在这一刻变得自然了起来,更是开口说到:“桓师兄的命数自然是三界之首,无人可比。”

    桓因愕然,他觉得阮姝姝这样恬静的女子应该是不会如此捧人的吧。

    “走吧,阮师妹,白奎,我们不会有事的。”说罢,白奎走到了桓因的前方,他们一行二人一灵再次望着深处的黑暗中移动了过去。

    这一条通道极长,哪怕桓因神识一直外散,还走了整整小半个时辰的时间,竟然也没有探查到这通道的尽头。

    所幸的是,他们这一路走来倒也没有遇到什么异变,仿佛这里早已是荒废了。

    不过,随着他们越往深处走,在他们身侧砖石上刻画的图案也就越来越多,越来越让人看了之后感到发寒。若不是他们有彼此陪伴,心中一定会比现在感到压抑了太多。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白奎停了下来,而在后面的桓因和阮姝姝也停住了。

    “怎么了白奎。”桓因开口问到,白奎的神识比他强,它应该是查探到了什么东西。

    “前面有人。”话是阮姝姝说的,她也发现了前方的异样。

    “应该是罪修,我能查探到的范围以内,一共有八人,看样子是在把守前方的一道门。他们的修为都不高,最厉害的也不过是两名天冲后期。桓师兄,你再随我们走一段以后就先停一停吧,我和白奎应该能悄无声息的解决他们。”阮姝姝继续说到。

    桓因点了点头:“好,看来我们快要到达关键的位置了,你们一定要小心,只要不被发现,我们人在暗处,危险就不大。”

    阮姝姝和白奎都点了点头,然后他们朝着自己的前方再次走了上去,而在他们行径的道路上,已经有火把出现,应该是那些罪修放置的。(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yancheng.58.com/

北京赛车人工计划www.cnkgl.com,  延伸:  国外不再倡导“左行右立”  其实,国外很多地方也已不再倡导“左行右立”。业内人士分析,一方面,银行资金价格的快速上行导致利润空间的压缩,个人房贷虽是银行的优质资产,但银行也不愿赔本赚吆喝;另一方面,调控政策也是此轮房贷利率上调的重要因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11选5赚钱方法 征婚网香港赛马会 深圳风采玩法介绍 北京pk10怎么分解牛牛 香港赛马会主页
湖北11选五 白小姐玄机图期期中奖 湖北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双色球香港六合彩 摇号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