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无量真途> 第二十章 出发
    桓因昨天一夜没睡,他既兴奋又紧张。虽然他总是说对会武的结果并不在意,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好的表现,但其实他心里还是希望自己能给师傅和师门争口气的。

    桓因很讲究的把自己打理了一番,然后穿了一身水蓝色的道袍走出门去。段云已经在平台上等着他了,桓因见师傅送他,上前一拜到:“师傅,弟子去了,师傅多保重。”

    “因儿,你此去主在锻炼自己,千万不可争气斗狠,也不要有过多的求胜之心,只求不困于心,你记下了么?”段云见桓因精神抖擞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到。

    “是,师傅,弟子谨记!”桓因很认真的答道。

    段云点了点头,拿出一个袋子递给桓因到:“这储物袋里装的是我剑阁遗留下来的一些仙家用品,好好利用。”

    桓因接过袋子,对段云再次深深一拜,然后离开了。

    宗门的集合地点是在主峰山巅无量殿外的道台上,桓因到时,这里已经来了不少的同门弟子,三五成群的聊着天,很是热闹的样子。

    桓因走了过去,然后恭恭敬敬的站在道台上。没有谁与桓因打招呼,他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那里。桓因是同门弟子眼中的“废物”,谁会与一个废物有交情呢。

    “嘿,你看,那个废物居然也要去会武,真是好笑,他有修为吗?”

    “哟,凝气一层,真是不可思议。不过凝气一层也有勇气去参加会武吗?”

    桓因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嘲讽,也习惯了自己在宗门中的落魄境地,对这些毫不在意。他以灵力探入储物袋,发现那里有不少的灵石、法器和修士常用的物品。

    突然,一把放在储物袋角落的剑引起了桓因的注意。这把剑通体乳白之色,在剑身上刻有一个“绝”字。剑如玉器一般,周身尽是温润圆滑之感,若不是成剑形,桓因一定不会把它当作一把剑的。

    桓因有些好奇,但是此时不是细看的时候,他也没再多想。

    “各位,请安静!”过了一会,宗主和几位宗老从无量殿内走了出来。

    热闹的道台突然安静了下来,宗主站在殿前朗声说到:“今日,是诸位去一剑峰会武之日。各位苦修一年,现在终于到了检验成果之时。外人都说我无量门是末流小派,术法粗浅。此去一剑峰,就是要各位用这些‘粗浅’的术法去战其他四派的所谓高手。若各位不希望自己所学被人践踏,被人藐视,那就拿出自己的血性,全力应战。希望各位不负宗门所望,扬我无量门威!”

    “扬我门威!”道台上的弟子被宗主的话所感染,大声喝道。

    “好,请诸位随叶宗老出发!”宗主再次大声说到。

    只见宗主旁边的一名身穿白色道袍,面相约莫三十余岁的女修走了出来,袍袖一挥,一艘青色的舟船迎风见长。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一艘巨船横浮于无量殿前的云雾之上,竟与无量殿一般高矮。一众新进弟子还是头一次看见如此仙法,屏住呼吸,惊愕万分。

    只见叶清幽脚下轻轻一点,飘身而起,在空中画出一道美丽的白色弧线,然后就站在了船头之上。

    “上船!”叶清幽的的声音与她的名字一样清冷。

    “原来,这才是仙。”桓因眼中放出强烈的光芒,喃喃的到。

    弟子们听见叶清幽的招呼,一个个兴奋的登上了船去,还是那样三五成群的聚集着。桓因一个人盘膝坐在船尾,闭眼默默打坐,他要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不一会,桓因耳边传来呼啸之声,其中偶尔还夹杂着四周弟子的惊叹。桓因睁开了眼,只见自己所在的巨船乘风御空,疾驰而行。在巨船下面是厚厚的白云,这巨船就似浮在云上一般,引得一众弟子兴奋不已。

    “叶宗老修为深不可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若是能做她的弟子该多好。”

    “听说叶清幽是宗门唯一的女性宗老,为人清冷,孤身一人,是不收弟子的。”

    “啊,叶宗老竟然如此性格?真是可惜。”

    桓因听见自己旁边几个弟子的悄声议论,突然对叶清幽有些好奇。他转头望向船头的叶清幽,却见她刚好把视线从自己的方向转了开去。

    “他刚才难道是在看我?”桓因有些诧异的想到。

    半晌,叶清幽也没再转过头来,只是在船头静静的站着。

    “怎么可能。”桓因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又闭上了眼。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的样子,桓因听见周围的弟子开始沸腾了起来。

    “哇,那就是一剑峰么?真是难以用语言形容!”

    “难怪是我扬州第一大派,不可思议。”

    桓因睁开眼时,他们的巨船已经降到了云层下方。只见远处一座巨峰雄立于大地之上,高耸入云。山峰的底部微细,自下而上直插入云,似一把剑的剑身;在云下方的山体又突然变粗,恰似剑格一般;整个一剑峰如同一把天地巨剑倒插于大地之上,尽显霸道之意。

    “听说,这一剑峰高不见顶,在云层以下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若是凡人攀爬此峰,穷其一生也不能爬完。”

    “我听师傅说一剑峰云层以上的部分住的都是宗门大修,普通宗门弟子大都只在云层以下的山峰活动。”

    “难怪我无量门是扬州最弱门派,今日到此,才见仙门正宗。”

    “师弟,祸从口出!”

    “还没到,你们就已经被敌人山峰气势所摄,还比什么?”叶清幽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打散了众弟子的议论。

    众弟子听到此话,都沉默了下来。只是,不少弟子虽然嘴上不说,但当初从宗门出发时的锐气却退去了不少。

    桓因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默默的看着远方的雄峰,胸中慢慢的燃起一股火焰。

    “战!”这个字似被远处的巨峰气势激发出来一般,久久的回荡在桓因的心中。

    叶清幽诧异的看了一眼桓因,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又转过了头去。

    终于,舟船缓缓落在了一剑峰的山脚之下。

    一剑峰山门设于山脚悬崖之下,从山门处往上看,巨岩盖顶,若悬于半空之中,给人一种压迫之感。在山门前,一条碧泉幽幽的顺流而过,泉水甚是清澈。在碧泉的旁边立有一块石碑,上书“浣剑溪”三个大字。

    一剑峰的山门据说是由采自山巅的岩石打造而成,看不出是什么石质,门体墨绿之中带有些许青灰之色,呈一柄破土而出的长剑形状。在山门的左右侧分别写着:一山,一宗,占得扬州四分道统;一人,一剑,荡尽神州九分天下。字里行间睥睨天下之意尽出,谁与争锋之势尽显。在扬州,也唯一剑峰有此气魄了。

    在叶清幽的带领下,无量门弟子下了舟船。一剑峰山门前站着一队身穿白色道袍,袖口印有一把灰色剑状图案的弟子。这些弟子的背后都背有一把长剑,除此之外周身上下再不见有它物,当真如山门上所写的“一人,一剑”,很是潇洒的样子。这一队弟子见无量门舟船停下,迎了上来。当首的是一位俊朗青年,约莫二十岁,他快步走到叶清幽面前一拜,彬彬有礼的到:“见过叶师叔,弟子许剑,奉宗门之命在此迎接叶师叔和各位无量门同道。”

    “你门中长辈呢?”叶清幽见只是一个后辈出来迎接,神色有些不悦。

    这位青年听叶清幽如此一问,面露尴尬之色,再次欠身一拜到:“门中师叔正在与其他四派的同道交流,叶师叔,怠慢了。”

    这名青年弟子的话很是中听,礼数也十分周到,但是不由宗老一级的人物亲自出门迎接会武客派同道叶清幽还是头一次遇见。要知道历次新人会武都是由宗老一级的人物带队,而东道门派也自然都是让门中宗老之类的人物出门迎接,这样才合乎礼数。此次无量门到来竟然是一名年轻弟子带队迎接,一剑峰摆明了是欺无量门势弱,有意怠慢。

    叶清幽本来有些恼怒,但她回头看见自己门中弟子在一剑峰山下诚惶诚恐的样子,无奈的暗自叹了一口气。

    “走吧,带我进去。”叶清幽的语气恢复了平静。

    “请!”那叫许剑的弟子见叶清幽没再多说,舒了一口气。

    桓因下了舟船以后,远远的听见了叶清幽与许剑的对话。虽然桓因并不知道各派之间的关系,但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心中也微微一叹。他早已听说自己所在的无量门乃是扬州之末,但他终日在宗门之内,倒也没有什么体会。今日出门一观,才知果然如此。

    都说无量门杂术颇多,却无一所长,难道自己所学的当真是末流术法,入不得其他门派之眼么?不知道在会武中斗起法来,会是如何。

    桓因握了握拳,跟着队伍走进了一剑峰的山门。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gfzr.com.cn/

北京赛车微信群大全www.cnkgl.com,面对当今男孩子不够阳刚的现状,它的出...[]第571期以前经常能听人说,要想长寿,不抽烟,不喝酒。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到,邹某因涉嫌冒充警察招摇撞骗被依法拘留,等待他的将是法律严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十一选五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2012全年六肖中特 深圳风采几点开奖
2018平特肖计算公式 福彩3d正版藏机图 平特一肖公式怎么算 内蒙古11选5 任三 吉林快三大小单双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