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仙侠 > 一渡升仙> 906.古潇手札
    不过既然选择了放下,程隅就不再深究季芸的所作所为了。一切随风,就此忘却吧。说到底,季芸她的确是被天魔吓得入了魔障。

    “小隅。”程品翼出声。

    程隅转头,就见他盯着她手里的传音符:“你可不可以把它给我,我想芸儿的时候可以看看。”

    “好。”程隅重新取出一块玉简,将传音符里的影像移至玉简中,随后道:“你贴在额头试试。”这玉简比传音符要留存更久。

    程品翼颤着手接过,贴额,顿时满脸欣喜,渐渐的浮现的又是无尽的哀思。缓缓转身,步入木屋,背影看上去萧瑟而孤寂。

    程隅收回目光,没有去打扰他,而是将神识探入剩下那枚玉简之中。

    里面的内容让程隅猛然睁大了双眼。

    而最开头的那句话,让程隅的心猛然一抽。

    ‘剑舞幽雷,察觉有人窥视,当下不动声色转身,以剑相刺,却不想入眼的是一张永生难忘的脸。只是那时那个女孩晕厥,她究竟是谁?为何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原来,古潇一直都记得她,程隅捂着心口,只觉心头快速的跳跃,脑海中浮现出记忆深处的那一幕,那个紫衣少女舞剑转身,一张精致的脸变得清晰起来。古潇的脸!

    这真的不只是程隅脑海中的记忆,而是真实发生的,古潇也在那时就知道有一个和自己长一模一样的女孩存在。

    她是知道程隅的存在的!

    可是为何,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提及?初见她时也装作素不相识,如果是她是假装的,那未免演的也太好了。

    程隅满腹疑惑,接着看了下去。

    玉简上记录的是古潇入道以后的许多事迹,更多的应该说这是古潇的一本手札。

    ‘……魔气入体,却能引为己用,实乃匪夷所思。’

    原来,在练气时,古潇就在一次外出时遇见了魔修偷袭,不小心受了引了魔气入体,原本以为她在劫难逃,却不想她还能引魔气为己用,反败为胜,击杀了魔修,也在那时,她就留心了自己的异常。

    古潇察觉到自己进阶迅猛毫无阻滞,本以为是雷灵根属性之故。可没有想到她就连心魔都不曾有过。

    这修仙界没有心魔的人有,却少之又少,无不是天赋异禀,心思通透之人。

    可修士就算再清心淡然,进阶筑基时,难免都会出现心境漏洞,她自问还不是那等心境大成的女修。

    除此之外,魔修倒是没有心魔之说!这个念头当时只是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就被摒弃,她怎么可能是魔!

    是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她多年。

    直到古潇回到程家,从季芸口中得知当年的真相,才惊觉自己或许有可能就是那股魔气。

    ‘如娘亲之言,那个女孩是妖孽化身,莫非她在母体受了她的魔气侵蚀……’

    从此,古潇多次前往西极寻找线索,与西极魔相处更能让她了解魔修的脾性,那个时候结识的凌弑天,让她在西极之行收益良多。

    程隅恍然,原来那个时候古潇不顾那些流言蜚语,和凌弑天闯荡西极,原是为了寻找真相。

    古潇自述,程隅的存在就是时时刻刻提醒她,自己可能是个魔物这件事。是以潜意识中,她选择忘却此事。直到在天雍秘境之外见到成为修士的程隅。这记忆的阀门才再次被打开。

    程隅的存在对于古潇来说,是提醒着她即将成为一个魔修,她的一切努力不过是在做无用功。是以古潇对程隅真的是厌恶之极。

    之后便是很多程隅在门派中的事情,还有在外历练的点滴。却原来古潇竟然时刻在关注她,程隅甚是震惊。古潇记载的点点滴滴都让程隅清楚的感觉到她的矛盾。

    古潇既讨厌她,却又控制不住自己不去关注程隅,可她们每一次见面又因为她的厌恶,两人总是冷嘲热讽,大打出手。

    而上面写到,从顾长廉那里得知程隅不辞万里去北渊寻了那海天丝,为其续脉,她在那一刻是震撼的。只不过海天丝根本就没有用,反而证实了她们两人并无血缘关系,证实了季芸所说那魔气入体的真实存在。

    她们之中,必有一人是那天魔。

    在得知程隅天魔体的事情时,古潇是兴奋和欣喜的,这样就说明程隅才是那个魔物,可是她渐渐发现,不管程隅是不是天魔,她都摆脱不了日渐吸纳更多魔气的事实。

    可是古潇的灵脉根本受不了魔气的侵蚀,魔气入体的每一刻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折磨。

    程隅完全能体会那些痛苦,原来不止她一个人承受着非人的折磨,古潇也是如此。

    突然间,程隅生出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除了程隅之外,玉简上剩下的都是有关于顾长廉的,程隅自觉没有细看下去。

    程隅收起玉简,越是了解这些往事,她心中就越是沉重。她宁可永远只是将古潇当做一个从来都看不惯自己的女修。

    也比现在知道她看似清冷的外表下,实则藏着那么多的事情来的好。

    程隅想到过往和古潇的每一次相处,记忆中她们还真的没有一次好好的说过话。有好几次,她们也是出手也真的是毫不留情,下了死手。

    看了这些,程隅觉得自己无法再不管不顾的出手了。

    古潇啊,古潇!

    你还真是个霸道无耻的女修,谁愿意去了解你的过去。我们不是井水不犯河水么!程隅有些莫名的恼怒。

    回望了一眼季芸的墓碑,程隅转身离去。

    再次回到之前那间木屋,程隅看到程品翼手握玉简靠在一张软塌上睡着了,面容祥和安然。

    程隅没有吵醒他,径直出了木屋。

    古潇让她来此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看一眼季芸临终的遗言。她这样的一个平时清冷的女修,为何要将自己的手札留在这里给她?

    程隅觉得若是一向不对付的两人,其中一人莫名的掏肝掏肺,这就像是变相的示弱。她难道以为程隅看了这些之后,对古潇会改观?

    不,古潇这样的人,有她的骄傲,她不会轻易的剖开内心让人观看。

    可事实却又摆在眼前,让程隅一时间无法猜透古潇这么做的目的。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gaoyao.zhongkao.cjcx.cn/

北京赛车搜狐号www.cnkgl.com,正确的做法是先把药物用凉开水浸泡一段时间后(30分钟左右)再煎,这样有利于中药材所含有效成分的浸润、溶解、浸出。以人为中心的恒动疾病观,处处将疾病置于活的人的身上,随着时间、空间的演变去考察,决定了为医者必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 幸运农场怎么才能稳赢 福建31选7开奖时间 捕鱼之海底捞
斯诺克中国锦标赛直播 浙江福彩12选五走势图 广西福彩快3 百分百快乐彩 新疆福彩35选7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