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希望与图腾> 第五五七章 田理麦的第三梦(一)
    蒋雯雯赶紧倒了一杯水,端上喂近田理麦轻声说道:

    “麦,来喝水!”

    田理麦翻了一个身,连眼晴都没睁,就着蒋雯雯端着的水杯喝水。

    田理麦好象渴得非常严重,一口气便喝完了水。

    田理麦喝完水之后,又呼呼地睡了过去。

    蒋雯雯将水杯子放好之后,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躺着的田理麦,她突然感觉醉酒的要是自己便好了。

    蒋雯雯笑了笑,笑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蒋雯雯这样一笑,先前有的睏意便一扫而光,她的头脑里便又胡思乱想起来。

    蒋雯雯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婚礼,还是在刚刚情窦初开之时,她对自己的婚礼有过千般种想法和设计。她和田理麦确立恋爱关系后,又有过无数次美好的遐想!

    “明年‘五一’举行婚礼!”蒋雯雯又嘀咕了一句。

    明年“五一”的婚礼还是在这晨溪大寨的古树下举行,那棵古老的杉苞树已经见证了她和田理麦的订婚礼仪,那么仍然让这棵古老而吉祥的杉苞树见她与田理麦的婚礼!

    蒋雯雯想到她和田理麦的婚礼,当然也想到了妹妹田理玉和杨错的婚礼,让他们两人象举行订亲仪式一样一起举行结婚典礼!

    蒋雯雯想到这里,又在心里笑了一下……

    寨子上的公鸡们又开始打鸣,这已经是第三遍,按照晨溪大寨寨子上的人们说的,鸡叫三遍,天就快亮了!

    蒋雯雯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明天还有事,还是要躺一躺!”蒋雯雯在心里说道。

    突然,田理麦断断续续地大声叫道:

    “雯雯,亲爱的雯雯,你不要去,你不能丢下我——”

    蒋雯雯被田理麦的叫声吓了一大跳,她立即叫道:

    “麦,你这是怎么啦?你在做梦吗?”

    田理麦醒了过来。

    “雯雯,你怎么还没有去睡?”田理麦问道。

    蒋雯雯将灯开开,她说道:

    “亲爱的麦,我去睡?也没看看你醉成什么样子了,人家担心死了……”

    “亲爱的雯雯,我已经吐了,没有事的,好了,你快去睡吧,天也许快亮了吧?!”

    田理麦说着看了一下手表,真是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他又说道:

    “雯雯,已经凌晨三点了,你睡吧?!”

    田理麦说完,不待蒋雯雯说话,立即接着说道:

    “外面黑灯瞎火的,我送你!”

    田里麦立即翻身起床。

    田理麦下床后,摇了摇头说道:

    “头有些胀,胃也很不舒服!”

    “亲爱的麦,你吐了三次,你知道吗?”蒋雯雯说道。

    “酒醉心明白,我记得。”田理麦说道。

    “亲爱的麦,今后少喝点,喝醉了难受。明天早晨让食堂熬点稀饭给你!”蒋雯雯说道。

    “亲爱的雯雯,没事的,明天早晨吃点东西就恢复了。只是让你守了我一整夜,耽误了你睡眠。”田理麦说道。

    田理麦送蒋雯雯回她房间,在半途,蒋雯雯问道:

    “亲爱的麦,先前你是不是做什么恶梦了?”

    经蒋雯雯这样一提醒,田明麦又想起了自己刚才所做的恶梦。

    这个恶梦与蒋雯雯有关,这是田理麦第三次做这样的恶梦了。

    在梦里,蒋雯雯要远行,而且是一次说走就走的运行,一去永不回。蒋雯雯也极不愿意,哭着拉着田理麦的手不愿放手,但据说是一种不可抗拒的无形力量非要让蒋雯雯成行不可……

    田理麦也大声地呼喊着:雯雯,你不要去,你不要丢下我……

    但无论蒋雯雯如何拉紧田理麦的手,无论田理麦怎样的呼喊,蒋雯雯还是被那个不可抗拒的无形力量攥着走了……

    即将离去的蒋雯雯,眼角挂着泪水,恋恋不舍地看着田理麦,是那样的忧伤和不情愿……

    田理麦的心如刀绞般疼痛,望着即将离去的蒋雯雯,他只有绝望地大声呼喊……

    ……

    田理麦不知道怎样回答蒋雯雯,这么忧伤的恶梦怎么能够如实告诉蒋雯雯呢?

    “亲爱的雯雯,你是不是听见我在梦里说什么了?”田理麦问道。

    “亲爱的麦,我听见你在喊‘亲爱的雯雯,你不要去,你不能丢下我’!”蒋雯雯如实说道。

    田理麦心里一怔:看来自己在梦里的喊声自己叫了出来,让蒋雯雯听见了。

    田理麦笑了笑说道:

    “亲爱的雯雯,那是我太爱你了,怕你离开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在梦里我就喊了。”

    田理麦脸上的笑容蒋雯雯没有见着,因为田理麦走在后面,蒋雯雯在前,再者,拂晓前的黑暗即使蒋雯雯转身看,也是看不见的。

    听了田理麦的话,一种幸福感涌遍蒋雯雯的全身,她感觉自己守护田理麦几乎整夜,真值!

    “是吗?亲爱的麦,你没有骗我?!”

    即使蒋雯雯再矜持,也还是脱不了所有女生的那种俗性,她问道。

    “是的,亲爱的雯雯,我就是怕你离开我!我……”

    田理麦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果真有一份莫名的疼痛。

    蒋雯雯突地回转身来,双手抱住田理麦的颈脖子,亲吻了一下田理麦的嘴唇,然后,在暗中看着田理麦说道:

    “亲爱的麦,你雯雯永远是你的,永永远远跟你在一起,就是死了,魂魄也跟你在一起!”

    听了蒋雯雯的话,田理麦的心里又是突地一阵悸动:雯雯怎么说出这样的话,这可是从来没有的!

    “亲爱的雯雯,你这是说什么呢?我们要一起活到老,一起活一百岁!”田理麦双手揽住蒋雯雯的腰。

    “亲爱的麦,我知道,你那是理想主义,我们再怎么相爱,不可能一起活到一百岁,你我两人总有人会先死的!”蒋雯雯又设道。

    也许蒋雯雯说的是实话,但在田理麦听来,却是那般地不得劲。

    “亲爱的雯雯,你这是怎么啦?”田理麦又说道。

    “我没怎么?亲爱的麦,我说的是大实话!”蒋雯雯说道。

    田理麦心疼蒋雯雯一夜没睡觉,便说道:

    “好了,亲爱的雯雯,你回去睡吧,明天早晨多睡一会儿,接二叔他们让金玉去,镇上的领导我来陪,你尽管多睡会儿。”

    “嗯哼,不,我明早晨早起给你熬稀饭喝,喝了那么多的酒,又吐了三次。”蒋雯雯说道。

    “亲爱的雯雯,我是男生,没有事的,你听我的,好吗?”田理麦轻声劝道。

    蒋雯雯仍然双手吊着田理麦的脖子,撒娇着说道:

    “亲爱的麦,我还很少这样母性过呢,你就让我一回行吗?”

    “可是,亲爱的雯雯,你一直没睡,这——,你不疲倦嘛?”田理麦仍然想让蒋雯雯多睡一会儿。

    “我还可以睡几个小时的,亲爱的麦。”蒋雯雯说道。

    “那好吧,如果起不来就算了。我早晨吃面条,也很好的。”田理麦说道。

    田理麦将蒋雯雯送到蒋雯雯的房间门口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田理麦回到自己房间里,想着自己做的梦,心里感觉特别不愉快,象这样与蒋雯雯“离别”的梦已经是第三回了,难道在预示着什么?

    田理麦这样一想,心里不寒而栗……

    田理麦不敢再想,他感觉自己很疲乏,他倒到床上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田理麦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接通手机,电话是火龙坪镇副镇长谭太清打来的,谭太清告诉田理麦:谭逢国和王军大约上午十点至十一点到晨溪大寨。

    田理麦接完电话,再一看时间,糟糕:八点过了。

    昨晚酒真是喝多了!

    田理麦赶快穿衣起床洗漱,他刚完成起床后的“六个一”即:

    下床伸一个懒腰、上一次卫生间、刷一次牙、洗一把脸、梳一次头、喝一杯温开水。

    门外就响起了蒋雯雯的敲门声。

    田理麦将门开开,见了蒋雯雯站在门外,将她让进门,柔声问道:

    “雯雯,没多睡一会儿?”

    蒋雯雯笑着说道:

    “亲爱的麦,我没有那么娇气,算起来我都睡了好几个小时了。我先前来了一次,见门关着,想来你肯定没醒,便没叫你,后来金玉又来了一次。”

    “亲爱的雯雯,昨晚我是真喝多了,我多睡了一会儿,好多了。”田理麦说道。

    “昨晚喝酒的事就不说了,亲爱的麦,宋勤勤和金玉两人已经出发了。”蒋雯雯说道。

    “嗯,好,我去食堂吃点东西,然后去办公室,上午十点以后,镇里的谭书记和王镇长他们要来,得陪他们去看看。”田理麦说道。

    “还去什么食堂?我给你熬的稀饭,我已经端到我寝室里去了。走,去我那里吃!”蒋雯雯说道。

    两人关好房间门,便向蒋雯雯的房间里走去。

    到了蒋雯雯的房间里,蒋雯雯将一大钵稀饭端出来,用小碗盛好后,问道:

    “亲爱的麦,你要咸菜还是白糖?”

    “我今天吃咸菜,醉酒后伤了味口。”田理麦说道。

    蒋雯雯给田理麦开了一小包榨菜,又冲了一杯牛奶,外加两块蛋糕,这些都是蒋金平的功劳,是蒋金平给蒋雯雯准备的,还给蒋雯雯的房间里买了冰箱。

    当时买的时候蒋雯雯就曾经想,妹妹蒋金平到底是给自己买的,还是为了方便妹妹蒋金平她自己!没想到,真正还有用得着的时候!

    田理麦坐下吃起来,边吃边说道:

    “没想到,还比平时在食堂吃得好一些。”

    蒋雯雯盯着田理麦的脸看了一会儿说道:

    “还说?!你看你脸色都有一点泛黄,今后要少喝酒!”

    田理麦喝了一小碗稀饭之后,才慢慢地喝牛奶,吃蛋糕,他问道:

    “亲爱的雯雯,宋勤勤和金玉走多长时间了?二叔、三叔他们要下午才会到,去这么早干什么?”

    “亲爱的麦,宋勤勤说她在街上有事要办,早就催着要走。”蒋雯雯说道。

    “亲爱的雯雯,没问问她是什么事?”

    “没有,现在她不主动说,还真不好问!”

    田理麦点了点头。

    “亲爱的雯雯,下午你要去街上,又让金玉开车来接你?”田理麦又问。

    “不,你不是说谭书记他们要来吗?等会我们两人挤他们的车。”蒋雯雯说道。

    “亲爱的雯雯,我也要去吗?谭书记他们的车能挤我们两个人?”田理麦说道。

    “亲爱的麦,二叔和三叔他们这么重要的事,你能不去吗?谭书记他们的车如果挤不下的话,我们再找车或者让金玉来接我们。”蒋雯雯说道。

    田理麦想了想说道:

    “是的,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边说话,田理麦边吃着。

    田理麦吃完,蒋雯雯又将碗筷收拾整理好之后,两人才往办公室而去。

    到了办公室,事情一下子多而繁杂起来。

    罗思思来到田理麦的办公室,拿出一个笔记本来准备汇报,田理麦笑了笑说道:

    “罗总,你给我汇报的事情里,你觉得哪些是非让我定的,你就说,如果是你能够决定的,就不要说了,你决定吧!”

    “哥,你比以往好象洒脱些了,那好,我没话说了,我汇报的事全是我可以作主的,我走了。”罗思思笑着说。

    “罗总,你等等,你说你汇报的事全是你能作主的,那你为什么还要来烦我?”田理麦问道。

    正向门外走去的罗思思,停下来转身往回走两步看着田理麦说道:

    “哥,我以为你跟有的人一样,什么事都要拿在手上亲自管,好用权力,把副职当成跑腿的,所以我就——”

    罗思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所以,你就来烦我!”田理麦说道。

    “哥,既然你不是这样的人,那今后有许多的事情我就决定着办了,待办理完毕,把结果报给你就行了!”罗思思两眼看着田理麦。

    “罗总,我告诉你,我这个总经理就是给你们副职在董事长和董事们那里给你们创造一个好的工作环境和氛围,然后给你出主意当参谋,具体的工作就由你们根据分管和约束的权力行为作决定,把事情办好!”田理麦说道。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ehpds.uvnvc.cn/

北京赛车网站送体验金www.cnkgl.com,同时,在全市推行厕所所长制。学针灸第一步就是给自己扎对于云南中医学院学生自己给自己扎针灸提神应考的事情,北京中医大学东直门医院针灸科副主任医师张章表示,只要是学习针灸专业的学生,学习专业课开始,第一步就是给自己扎针,考试的时候也是扎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三 贵州11选5前3走势图 北京快乐8开奖视频直播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 黑龙江11选5计划
欧洲娱乐城 广东11选5下载 三地开机号和试机号 贵州快3开奖直播 山西11选5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