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七零娇娇女[穿书]> 104.104.改革开放
爱你哟订阅的大宝贝们~  大队长闻言反倒是消了点气, 知道不能拖人后腿就好,虽然活干得不成,有这态度也可以了, 又看了眼她手上的伤口,语气缓和了点, “先去老方那儿处理好,晚点我让哪个婶子来教你怎么干活。”老方是村里赤脚大夫, 爷爷辈的人了, 平时不用下地,给村里看病就成, 工分照给。

“我把活干完再去吧。”一去一回得耽搁多长时间啊,到时候她肯定又要干不完了。

“等你处理完再说, 别净添乱!”大队长吼完又想起他堂哥村支书平时的教导, 顿觉不妥, 又补充了道,“姜知青觉悟高是好事,但咱也不是那地主老爷, 伤了还带剥削人的,快去处理吧。”

这话说的还真没水平,把集体干活的事都说成剥削了, 难怪他爹娘让他平时跟他堂哥村支书多学学,要是村支书在这, 那肯定说的更圆滑正义。

“那好吧。”都这么说了, 姜可可也不能坚持下去, 放下镰刀顺手用手背摸了下脸颊,这才离开地里头。

不过没往赤脚大夫那,赤脚大夫那里都是土方子,消毒手段也没,直接是把黑乎乎的草药敷上去,姜可可不习惯,她还是回去自己处理吧,一下子治愈也不行,大队长都看见伤口了,只能等自动治愈,再缠着纱布蒙混今天,估摸着正常天数愈合再拿下来。

幸好她当时多买了纱布,不然这金手指的秘密可能就藏不住了。

回到宿舍先消毒再撒上药粉缠起来,姜可可从前在大学上过几节红十字会社团的课,简单地包扎不在话下,还很爱美地打了个蝴蝶结,看着也挺顺眼的。弄完后自己又吃了点零嘴垫垫肚子,之前在地里头使用过几次金手指都把肚里存货消耗了,不补充也没体力。

等她吃完准备再去地里头,路上却撞见了村支书,他看了眼她包扎的手,最后让她回去休息,“地里的活小江给干了,那一半工分就记在他头上,你趁这些天好好休息,等手好了,地里土豆差不多也收完了,到时候那些婶子也有空教你怎么干活,你再认真好好学学,成不成?”

“江寄余同志不是拿满公分麽?他有空接手我的活麽?”姜可可其实不在乎那点儿工分,就是怕这事让江寄余对她反感,觉得她是事精麻烦精。

“小江是能干的小伙,这事还是他主动提的,不然我也不能强加给他不是。”

江寄余主动提及的麽?姜可可放心了。至于他这样做的出发点,她猜想大概还是因为感谢之前的帮助或者是想多挣点工分,不管怎么样,结果是好的,姜可可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消息,手疼也没什么了,起码有了假期啊,能光明正大偷懒到收土豆结束呢。

真是幸福生活。

跟村支书告别,姜可可转头重回宿舍,想着是不是也要给江寄余什么谢礼,一来他今天确实帮了她大忙,二来她想对江寄余好些,让他尽快忘记从前原身带给他的不愉快,好冰释前嫌。

然而想来想去姜可可都没有好的主意,她没有多少送谢礼的经验,尤其是送给异性,而且这个年代物质如此匮乏,姜可可都觉得没什么拿得出手的。

而在她考虑送什么这段时间里,田地里关于她的消息却传的沸沸扬扬,农村人就是这样,地方越小娱乐越少,八卦传播速度就越快。不少人都在说姜可可这是转性了,手受伤了还坚持干活,其实也没他们当初想的那么娇气。

“听说手都划了好几十道口子啊,血流的那么厉害,还坚持要继续干活啊,这是知道收土豆不能耽搁啊,还是挺懂事的。”

“是啊,也不是说的那么娇气,挺能吃苦的,听说大队长要她去处理她还坚持要先干完活呢,不是大队长发脾气,还不走呢。”

“是吗?这样看确实不是个娇气的,以前估计是刚下乡不习惯,头几批知青刚下乡不也折腾很久么,都还没姜知青这觉悟劲呢。”

一时间,村民们对姜可可的印象倒是扭转了过来,虽然他们脑补的不是姜可可的真实想法,但是结果对姜可可来说是好的。

只是听了这话的林思然倒不觉得姜可可是个好的,反倒是觉得她有心机,狠得下心弄伤自己博关注博同情,上辈子也是,明明什么活都不会干,最懒的就是她,反倒在大家心里她都是个好的,勤劳的勇敢的。她费了那么多心思扒出姜可可的真面目,到头来还是被她轻而易举给掩盖了,得了便宜,还叫大家伙都认为她是个勤快懂事的,林思然简直是要呕死。

尤其是一同劳作的李婶她闺女方晓红还说“思然姐,看来我以前是误会你表妹呢,原来她和你一样能吃苦还能干呢。”

“……”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来,“哪里,她在家受宠惯了,割个小口子都要上医院处理的,晚点我回去看看,要是只是道小口子还是得干活才行,大家都忙着收土豆,多少也要让她帮点忙出点力,可不能像平时那样躲懒。”

方晓红瞪眼,“割道小口子也要上医院处理?那她家可真有钱。”

林思然:这是重点吗?

果然方晓红就是个钻钱眼子里的,不然上辈子也不会那样捧着姜可可。要不是看在她哥的面上,她真是半点不想跟她打交道。

而更让她怄气的还是下工的时候经过姜可可那块地,竟然见到江寄余在帮她干活收尾。明明他们的关系已经恶化了才对,怎么江寄余又会这么帮着姜可可?难道在她忙活黑市买卖和照顾腿伤李婶的时候一时没注意又让姜可可对他使了什么手段?

“江同志,这下工了怎么还不走?”林思然没忍住,主动停下来攀谈。

江寄余看了她一眼,“活没干完。”

简洁明了,话不多说,一如既往的冷淡风格。林思然看得出他不想搭理人,可是心里却七抓八挠的,迫切地想知道江寄余现在对姜可可是个什么态度,要是他也扭转了对姜可可的印象,是不是证明这辈子又会跟上辈子一样,哪怕最后姜可可嫁给了别人,还是照样对她好,让她生活富庶滋润。

“可这不是可可负责的地麽?哦我知道了,难怪中午可可去趟地里回来后和我说她下午不用干活,原来是早知道会有人帮着干活呀。”林思然意味深长,眼神看着江寄余都不一样了。

偏偏江寄余神色不变,半点没受挑拨,只是很自然地说道,“活是大队长安排的。”说完就不再搭理她,低头用镰刀一茬一茬地割掉土豆苗,速度又快又利索。

林思然暗恨,江寄余果然不是个简单的,哪怕她重生回来都很难猜透他心里想法,也不知道他这态度究竟算什么,但是到底不再纠缠着,免得他对自己印象降低。林思然是知道江寄余后来成就的,这么厉害的人,她只想交好不想得罪,可惜江寄余油盐不进,她的示好他都不在意,不然林思然也能提前早早抱上这条大腿了。至于得罪?这更是不敢,除非直接利益冲突,否则她是不会生这心思的,她是很想折了姜可可未来的靠山没错,但是自己亲自去做暂时没那胆量,一击不毙命,就会有无穷麻烦,最好还是让姜可可出手。

可是姜可可也没那么好忽悠,将他和老莫夫妇的关系告诉她这么久也没见半点风声传出来。

看来她得回去再找姜可可打探下,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推波助澜,最好恶化两人关系,老死不相往来。然而回到女知青宿舍却没看见姜可可的身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林思然只觉今天处处是不如意之事。

而被惦记着的姜可可其实是跟她错身而过了,她回来的时候她刚好走另一条道往田里去了。

劳作了一下午,大多数人都是在下工时间赶紧回去冲个凉水澡凉快下,再吃顿饭填补肚子,就是小娃子也不会逗留太久,大多是浸泡在河水里,在这夏天畅快地露天游。

很快,方才热闹的田地里就寂寥下来,姜可可走到田埂上的时候,四周基本没什么人了,只有江寄余,还在埋头奋力地劳作着,额头上的汗水跟小孩玩的塑料珠子一样大了,一滴滴溅下来,看着是热的不行了,但是却依旧没跟其他农村汉子一样把上衣脱了,光着膀子干活。

下乡这么多年,哪怕力气大了皮肤也黑了些,但是一些生活习惯是没法改变的,那是刻在骨子里的得体,坚持又克制,薄唇抿直,凤眼坚毅,俊美的相貌在汗水的浸润下多了丝阳刚之气,手臂鼓起的肌肉慢慢都是男性力量美,荷尔蒙的气息似乎格外强烈。

姜可可不自觉有些看呆,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好看,可是好看的男人认真干活时,哪怕是干农活,都杀伤力十足。

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呢?姜可可浮现了第一次见到江寄余时的想法。

“看够没?”

大壮闻言却只想继续驱使老牛走的快些,免得那廖志明追上来。这村里要说谁让他看不过去,就数这廖志明了,谁叫他和姜可可最谈得来。

然而小心思没得逞,姜知青果然让他停下来。

“大壮同志,就在这儿停吧。”从这里回女知青宿舍是近的。

江寄余神色不动,心里却闪过一丝烦躁和不快,半道上让人一喊就停下来,真是半点矜持都没有。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反正划清界限了。

姜可可不知道他们多想了,实际上她压根没听见廖志明的喊话,廖志明的嗓音又不大,还远远站在大树下,她脑袋昏昏沉沉的,对廖志明印象也不深刻,人家喊姜同志她哪里反应过来是叫她。

等牛车停下,姜可可不等大壮过来帮扶就跳下来,简单道谢便抬步离开,方向却不是冲着廖志明那儿去,而是直接往女知青宿舍走。

在原地站了会目送她的大壮见状笑了笑,这样才好嘛。

江寄余瞥了眼,他又猜错了?这个念头刚起来,就见原本站在树下想等人主动过去的廖志明抬步追了上去,一把喊住了姜可可,她停下回过头看廖志明,廖志明微低着头含笑看她,从这角度看画面异常和谐,就跟以往校园里那小情侣一样。

是,只有廖志明这样成分好有文化又有一双讨人欢心的嘴才会让那娇娇女耐下性子交流吧?

江寄余别开眼,“大壮,天快黑了,赶紧回去吧。”

却没看见在他别开眼那瞬廖志明要去抓姜可可的人却被她敏锐躲开那幕。

廖志明脸色一黯,但很快又恢复,眼里和语气都饱含担忧,“姜同志,你手这是受伤了吗?严重不严重?医生怎么说?”

“没事。”姜可可态度很差,连表面功夫都不肯维持了,“你以后不要突然来那一下,影响不好。”

说完不等他回答,转身就快步往前走。

廖志明哪里肯这么简单就放她走,他下午上工知道姜可可受伤去镇上时心里不知多担忧,下工就先绕到村口看看她回来没,见她没回来赶紧回去洗澡吃饭后又赶来这边等着,就是想要第一时间知道她消息,也是想表达自己对她的关心,好让她心里有所感动,最好关系能再亲近点,谁知道她反应这么大,还很不高兴的样子。

“姜同志,怎么会没事呢?都包成这样了?让我看看多严重。”廖志明快步追上去,视线又偷偷往四周瞥一下,见没人,又压低声音,“可可,怎么了?哪里不高兴了?是不是去镇上遇到什么不好的事了?说出来我听听,别憋在心里,闷坏了可不好。”

私底下,连称呼都改了,好似有多亲昵似的。

姜可可却觉得恶心,想发作却想起记忆里有时候在私底下廖志明确实会这样亲密喊原身,原身不介意,就是故意发了下脾气,更显娇气那种,很偶然也碰过手。一想到这,她更不舒服了,话都不想说,直接跑了起来。

“可可,可可,你跑什么啊?话还没说完呢?”廖志明意外于她的举动,小跑着想追,却又不好公然在大道上快跑,那样太毁损他读书人文化人形象了,喊也不敢大声喊,一来怕没形象,二来怕别人口舌,农村长舌妇最多,风言风语一传出去,还不知得成啥样呢,他是想跟姜可可好,但是在两人关系名正言顺前,言行举止就得处处小心,否则一个不好就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他这样追不敢快步追喊不敢大声喊,人一溜烟地,没一会拐个弯就不见了。

“可可!”正懊恼呢,后头就传来人的声音,差点没把他吓死。

“廖知青。”

猛地转身,原来是可可的表姐啊。廖志明松了口气,“林同志,是你啊。”

林思然脸上带着笑意,打趣地看着他道,“是我啊,咋一副做贼心虚样,不就是跟我表妹私下约会麽,有啥好怕的。”

“林同志说笑了。”廖志明却是默认了下来。

林思然脸上笑容不变,心里却是不屑和鄙夷,刚刚跑过去那人果然是姜可可,这刚从镇上回来呢就迫不及待跟人在大道上私会,真是半点脸皮都不要。对廖志明也是瞧不起,平时装着一副文化人的样子,跟农村泥腿子仿佛有天差地别,然而高考却依旧落榜,第二年再战再败,心灰意冷还是什么原因找了肯接受他的乡下人,靠婆娘养着,结果第三年狗屎运让他中了,一翻身却抛妻弃子,自己半夜里搜刮了钱财跑了,留下那女人一家在村里被人耻笑,抬不起头来。

“对了林同志,可可身体不好,你回去帮忙多照顾着,替我转告下我很担心她,让她有事尽管说出来,别憋在心里难受。”廖志明好几次遇到林思然,她似乎对他印象不错,又是可可的表姐,所以私底下又就不遮掩自己对姜可可的心意,更有助于通过她和姜可可联系,毕竟女知青宿舍他一人是不方便常常过去的,要是以后关系能更进一步了,也需要人打掩护。

八字还没一撇,他倒是很有远见。

林思然笑着答应,“行。那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好。”

——

女知青宿舍大院,林思然走进去没看见姜可可在外面,看了一圈便明白她是又跑回房间去了。

林思然本来不想搭理她的,但转念一想,脚步打了个转,便走到姜可可宿舍里去,这个时候大家洗澡的洗澡做饭的做饭打扫的打扫,基本不在宿舍里,就姜可可,不会做饭也不会打扫,轮到她就让人帮忙,用零食或者书籍阅读权来交换,才能这么轻松。

想到这林思然又觉得有些气不平了,两个人的妈妈是一母同胞姐妹,她们俩也是年龄相差不大的表姐妹,一样是下乡,她什么都得干,不会就学,哪有她这么轻松自在。

可这就是命,她真的能这样轻松自在,哪怕什么都不会做,哪怕娇气又任性,脾气不好,她就是能这么好命,父母疼爱朋友包围追求者捧着丈夫疼着宠着,顺心顺意过她想过的生活,没吃半点苦没受半点罪,一辈子好命。

而她呢?从小孝顺父母照顾弟弟妹妹,对朋友真心对丈夫忠诚,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努力生活换来的是什么?是人老珠黄抓小三反被丈夫推倒而死,葬送了自己一生,快乐顺意的日子却几乎没有。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m.xingxingbao.com/

北京赛车女郎不雅视百度云www.cnkgl.com,而“煎”的范围较广,凡煎煮黏稠度较高的药物,如蜜、酥、、滋腻药汁、枣膏、动物脂肪及皮骨等都可称为煎。风湿病的病因是无形的“寒”,在解剖刀和显微镜下无法发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深海捕鱼 湖北快三官网 陕西11选5app 网球场 广东快乐十分
秒速赛车彩票是哪国的 贵州11选5现场 福建31选7预测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2016特码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