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凰命天笙> 第七十九章 花斗主
二人刚在包间坐定,白殊起身给殷天笙倒了一杯茶,温热的雾气飘散,裹夹着香味徐徐上升,殷天笙刚准备看看是什么茶的时候,便被外面一声犹如雷霆落地的巨大响声,被惊了一下。

往包间窗户外看去,才发下那斗场旁边,有一个巨大的鼓,鼓旁边有一个大鼓槌,此时正有两个壮汉一起举起那鼓槌在那巨大的鼓上,狠狠的敲了敲。

轰!

又是一声巨响,让窃窃私语的所有人都震得没了声音。

这一声响过后,又敲了一响,一共三响。

殷天笙回过头来,见白殊已经喝了一杯茶了,竟是没有被那鼓声影响。

“那鼓有古怪。”殷天笙看了一眼,“应该四周布置了阵法,将鼓声加大,而且遍布整个斗场。”

“斗神殿的比斗场,一般天黑透了开始。每天固定五场,若是要参加,得提前预定。若是每日私人恩怨不足五场的,还有他们自己的人上。”

殷天笙好奇的看着白殊。

“也就是说,其实斗神殿最赚的是赌。赌哪方赢,这才是最大的进账。今日里,解决私人恩怨的只有一场,另外四场,都是斗神殿的赌斗。”

见殷天笙仔细的看着他,一副很有求知欲的模样,白殊觉得好玩,便轻笑着看着殷天笙。

“小师叔以前没见过?”

“没见过这种的。”殷天笙道,她只从书里看到过,亲身经历的也就是隐世山的那一次,那一次还没有看完也就走了。

“那鼓声代表着实力,鼓声越多的,越厉害。现在是三声响,所以应该相对来说低等一些的实力。而且三声响,最后一声是大响,不是小响,意味着,这就是我们要看到那一场。这是死人争斗,巨响意味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白殊话音刚落,包间外便传来了敲门声。白殊起身打开门,只见是那位引他们进来的小厮,此时手里拿着一本册子递了过来。

白殊道了一声谢,便将门关了。

“什么东西?”殷天笙问了一句。

白殊将东西递了过去。

像是某种兽皮做的封面,黑底红字,上书:斗者录。

翻开之后,一共五页,一样的黑底红字,介绍了每一组的双方的各种情况,详细到家族,还有做过一些什么事,以提供参考。书页最下面,是一处留白,殷天笙指着那地方看着白殊。

“下赌注的地方。”

“我们要赌吗?”殷天笙问道。

“小师叔缺钱吗?”

殷天笙摇头,她一点都不缺,婆婆就担心她没钱,给了一大笔,又从师父那里拿了许多。摩云山用到灵石的时候不多,大半部分都给了殷天笙,婆婆甚至还给了她许多灵药,说是没钱了,就卖灵药。她从摩云山一路到玄武宗,花的也不多,在宗门里更是不需要花钱。所以,殷天笙算是一个小富人了。

“这里来的每一个人,都是下了注的?”

白殊点头,“来这里,就是为了如此。下面的拿命换钱,上面的看戏花钱,各取所需。”见殷天笙表情似有不对,想了想,便加了一句道:“都是自愿的,有的是为了提升自己武力的,有的人就是享受,各种各样的原因来到这里。”

白殊拿过那册子,指着第一页道:“这就是那一场,这背面说了双方的一些约定。我刚刚跟那小厮打听过,这二人之所以立下这生死契约,为的……还真是一件太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什么事情?”殷天笙看着对战双方,这两家似乎没有世仇,平常也没存什么恩怨。

“刘奇,和这个汪赞为了买一盆稀有的花卉,一言不合,动起手来。”

“什么?这就要生死斗?”

白殊刚要说话,包间外又传来了敲门声。

白殊有些奇怪,蹙着眉头起身过去开了门。但是这次时间有点久,过了一会儿之后,白殊回来,身后还跟了一个人——一位容貌昳丽的女子。

女子看着四十岁上下,风韵犹存,纤腰盈盈一握,扭动着走过来的时候,殷天笙特别担心听到骨头断掉的声音。那女子原本是要坐下说的,但是白殊直接占据了大部分的位子,没给那女子留。这边,看着殷天笙,那女子也不愿意坐下,当下便站着说话了。

“我是这斗场的斗主。”

此话一出,殷天笙震惊了一下,没想到竟是眼前此人。

“花斗主是这里的斗主,别看着年轻,其实已经五十多了。”白殊淡淡开口道。

女子原本满面魅惑的笑容,在这一刻消失的干干净净,但却并没有发作,只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稳住表情。

“白公子真有趣。”花格勉强笑了笑,而后看着殷天笙道:“这位是白公子的小……”

“师叔。”

白殊接口道,“哦,对了,她是流华公子的弟子。花斗主注意点。”

花格立刻收敛神色,上下打量着殷天笙,表情严肃的像是变了一个人。

“说罢,花斗主来这里做什么?”白殊接着问道,语气有些冷然,显然是刚刚花格的表情让他有些不舒服了。

花格想起来正事,便清清嗓子,严肃的看着二人道:“这样的情况,最近发生太多次了,莫说城主担心请玄武宗的人来帮忙,就是我们斗神殿——上面也下达了命令,让我们抓出来幕后黑手。这对我们斗神殿还是有些影响的。”

“花斗主知道一些什么线索吗?”

花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殷天笙开口道:“起因已经够奇怪的了,生死斗更是奇怪,更奇怪的是,一上了这斗场,就跟疯魔了一般。仿佛,仿佛看的不是两个人,而是两个失去理智,失去神志的疯魔,非要狠狠的杀死对方,才能平静下来。”

“那卖花卉的地方,你们找人问过了吗?”殷天笙看着花格,那清清冷冷的双眼,明明没有耍狠的表情,却叫人不由得就想将事情和盘托出,不敢隐瞒。

“那一家在这邺城祖上三代都是卖花的,有自己的花圃,那花卉是新研究的品种。我们,我们甚至以为是那花朵有问题,特意拿过来看过了,发现没有任何问题,便还了人家。”

花格这么一说,二人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前几次的情况,麻烦花斗主一并将资料交给城主府李管家。另外城里面如果出现一些奇怪的事情,就算是和这件事本质上感觉没什么联系,也要告诉我们。”

花格看着殷天笙点点头,而后咬咬唇看着殷天笙道:“令师,还好么?”

“很好。”

花格施了一礼之后,便离开了。

“你们之间关系很奇怪。”花格离开后,殷天笙饶有兴趣的盯着白殊。

“咳咳,咳咳。”白殊轻咳两声,妄图掩盖过去,但是殷天笙直直盯着,便撇过头去。“把我错当了她的小情人,打了一架,要不是后面城主过来,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过去。”

“可是我看她今天分明是没死心。”

白殊忽的好笑的看着殷天笙。“所以我说了流华公子。”

“什么意思?”

“天下为流华公子痴情的女人有多少,等你到门派大比的时候,应该就能感受到了。所以眼下,流华公子再有消息现世,这些人,包括花斗主都会下意识的收敛一些。”

“原来是拿来当挡箭牌。”殷天笙笑出声,“没想到居然还有用。”

“有的人面前,若是你要办什么事情,说是流华公子的弟子,应该会得到很多帮助。但是有的人面前嘛……”

“不会帮忙,恶语相向?”

“比那可要严重的多了,而且你可还姓殷。”

殷天笙不以为意,往外看去,那斗场的大门已经打开了,人也开始走了进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yckk.globrand.com/

北京赛车开奖官方网www.cnkgl.com,”  TCL集团董事会秘书廖骞认为从业务层面角度来讲,乐视不存在问题,最大的问题仍然是在资本层面。但不少人有疑惑,都说中医是瑰宝,可究竟哪些疾病适合看中医呢  慢性疾病  中医擅长辩证论治,诊疗时特别注意脏腑间的相互关系,善于分析、综合和推理,长于调理人体功能平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浙江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北京赛车pk10 北京时时彩开奖直播 乐趣彩票跑路了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未出号 山东11选5 江南娱乐注册 刮刮乐中25万怎么领奖 快乐十分精准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