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凤凰小说网 > 科幻 > 无限全球战争> 第五十一章 不打不相识(第二更)
就在杨玄快要抓住对方之际,异变突起,不知何时,胸口处传来一阵的剧痛,而后是子弹呼啸空气时发出的声响传入耳朵。

杨玄本能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不知何时,一枚泛着蓝色光泽的子弹停在自己的强化战衣上,子弹头因为高速碰撞而开始变形,最终变成一团废铁嵌在上面。

方才的剧痛,就是来自那发子弹。

可问题是,那发子弹是何时打出来的?

杨玄根本没有看到对方开枪射击,甚至连扣下扳机的动作都没有,而且,那般极具科幻色彩的突击步枪如今枪口朝下,根本不是对准自己!

这就奇怪了!

而且,那一枪的威力并没有随着子弹变形而止歇,就在以为子弹动能耗尽的那一刻,突然一股磅礴的推力从胸口出来,将杨玄推出七八米远。

“特殊子弹?”杨玄倒是没料到对方还有这等后手。

如此一来,二人的距离再次拉开。

对枪手而言,距离就是生死,就是胜负的关键。

“2阶防御果然不同凡响!”对方也开口道,目光落在杨玄强化战衣上的金属子弹上,点点头。

看他那副模样,似乎早有预料一般。

“刚才那一枪你是怎么做到的?”杨玄突然开口问道。

“怎么做到?你还有心情谈这个?不怕我再开一枪?”对方没有直接回答。

“你还有那个机会吗?这等威力的子弹,悄无声息,注定不是寻常攻击方式,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那一枪应该动用了你的特殊技能使得它无声无息地命中我,那么注定你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再次使用它。”

那人没说什么,而是道:“之前让你乘机靠近,是我的失误,但我不会犯相同的错误,所以,当你我的距离再次拉开后,就算我不动用那一招,你也一样陷入麻烦。”

这等于是默认了杨玄先前的猜测:“是吗?若我告诉你,我已经找到破解你防御护盾的办法呢?”

那人先是一怔,然后释然道:“少唬人,如果你真有办法,那你为什么还不出手?”

“我若是告诉你,我已经出手了呢?”

杨玄此言一出,对方目光警惕起来,扣住突击步枪扳机的手指紧了不少,做出随时都会开枪的准备。

可是,杨玄分明一动不动,两双手都反在背后,并无动静。

“又想诈……”

“我”字还没出口,那人忽然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如虾般弓起,握住枪的手松懈下来,捂住自己的腹部,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可能!我明明一直盯着你,应该没有出手的机会!”

这下轮到他不敢相信了。

若是说之前他的子弹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杨玄胸前,那还能解释成某种特殊技能的话,那杨玄这位近战轮回者明明没有发招,又何时中招的?

那人百思不得其解!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都想不明白,那就不必多想!”

声音在那人耳畔响起,待他强忍着腹中的剧痛,抬起头时,却发现杨玄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五指如铁钳般探向那人的天灵盖,只要扣住发力,他的脑袋将变成一团血浆。

“住……住手!我没有恶意!”那人的声音变得焦急起来。

谁知,杨玄真的停下五指,距他的天灵盖只有一弹指的距离。

“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

“我不是你的敌人!”那人大叫道。

“说下去。”杨玄冷冷道。

“我是来寻求合作的!你看,我都没有动用那把无视防御的杀戮手枪。”

杨玄想了想,道:“这勉强算是个理由,还有呢?”

“你觉得我一个轮回者会狂妄到单枪匹马地去面对这个任务世界的BOSS吗?”

“嗯,这也算个理由,还有呢?”

这下难倒那人,他倒是有不少的理由,不过这些理由不应该是在自己被对方控制后说出来,那样的话反而成为笑柄。

可悬在头顶的五指发出咯咯咯的声响,只要他一个回答不上来,就有破颅之灾。

实在没办法,他索性将死马当活马医:“我……我可以告诉你那一枪的奥秘。”

“这才是我想要的。”

谁也没想到,杨玄听完这句话,真的把钢钳般的五指收了起来,这下倒是把那人看的目瞪口呆,直到杨玄把他扶起来,他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就这么信了他?开什么玩笑?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玄。”杨玄伸出友谊之手。

那人迟疑一下,确定不是对方拿自己开玩笑,这才握住道:“我叫凌锋,是一名枪手。之前那一枪是我的天赋能力,叫做空间之门。”

那人倒也说话算话,主动将自己天赋资料通过轮回腕表传递过去:

【空间之门:天赋能力,令非生命体进入一个道空间之门,在异空间中吸收独有的属性,然后在使用者的控制下,在射程范围内的任意位置出现。吸收不同的异空间属性,附带不同效果。冷却时间5分钟。】

这下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发子弹会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杨玄胸口。

待对方看完自己发送的空间之门资料,凌锋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你为什么突然信任我了?”

凌锋自己设身处地换位思考一下,觉得自己都不太可能这么坦然地相信一个攻击自己的人。

“信任?哦,你是指我轻易放过你吗?”杨玄笑着道。

“难道不是吗?不管怎么说,我终究是对你开枪了。”

“可你用了特殊子弹,而且还不是以攻击为主的特殊子弹。”

凌锋奇道:“就凭这个?”

他显然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杨玄知道对方不是傻子,也不再隐瞒:“因为我从你的攻击中感受不到杀气。”

其实还有一点没说,他对凌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直觉告诉他,眼前之人或可一信。

凌锋道:“你能感受到杀气?”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若是我不相信你的那番话,非要至你于死地,你会怎么办?”

杨玄可不相信对方傻到靠自己的几句话就说服一个此前还兵戎相见的轮回者。

凌锋笑道:“我自然有后手,先不说这个,你不觉得我突然找你很唐突吗?”

杨玄点点头,他虽然感受到对方没有杀意,而且终究是对自己开枪了,这件事情终究成为双方的芥蒂,除非他能给出一个让他非常信服的理由。

而凌锋笑道:“原因很简单,你我算是旧相识。”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kashi.168huoche.com/

北京赛车现场开奖直播www.cnkgl.com,“十九年间我在各种岗位上接受过5次巡视,这一次的强度力度和对工作的推动真是前所未有。从2011年到2013年,崔博文在天津治疗了3年后,病情得到了控制,父母带他回到了家乡泰安市东平县,在东平县人民医院内三科办理了住院手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1分钟极速时时彩走势图 首尔1.5分彩历史开奖 大地线上娱乐 三d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快3玩法
31选7开奖结果 河南快赢481直播 海南飞鱼投注 快三下期怎么推算 海南环岛赛车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