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你好,仲先生> 第85章 又去酒吧?
苏若如美眸一紧,秀颜立马沉了下来,莫非仲谦洵私下里解决了这件事?

“我不是不让你干涉这件事吗?”苏若如微皱着眉,诘问着眼前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我不干涉,整个公司上下都会认为是你抄袭她的。”仲谦洵的声音严厉,双眸中满是冷酷,他不懂,苏若如明明是被冤枉的那个人,为什么却不会为自己申冤。

“你干涉了,就进一步证实了公司上下对我的看法,他们觉得我只会靠着你,什么都不会做。”苏若如理直气壮地望着仲谦洵,她不需要他的帮忙,她只是想证明给公司里那些嘴碎的员工看——她不是一个只会靠着仲谦洵活的女人。

“靠着我很丢脸吗?”男人的声音蓦地凌厉了起来,双眸一紧,眼神冰冷,仿佛能放出利刃一般。

大手轻轻一抬,捏住了女人那张小巧的脸蛋,迫使着她的双眸看着他。

苏若如抬眸,男人冰冷如锋的双眸中满是诘问,心里一滞——仲谦洵生气了,也是,哪个男人会喜欢别人把他说的一文不值,男人是自尊心强的动物,更别提面前的仲谦洵了。

苏若如定了定神,淡然地开口了:“没有,我只是不喜欢被人说是吃软饭的。”

仲谦洵凝视着面前这个小女人,收回了眸中的凌厉,转而代之的是一声浅笑,她是个自立的女人,她也有自尊心。

男人邪魅地勾起了嘴角,慵懒地看着她:“若是要用什么来喻你,你就是猫——让人捉摸不透,却又让人爱不释手。”

苏若如背后一麻,死男人!哪来的那么多肉麻话?抬眸,嘴角轻轻一扬:“若是要用什么来喻你,你就是狗,一条赖皮狗——刁钻刻薄,死缠烂打。”

赖皮狗?仲谦洵双眸一亮,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说他,可他却一点也不觉得生气,倒反而很喜欢这个称号,没错,他就是只赖皮狗,就是喜欢死缠烂打,粘着这只猫。

“没错,我就是赖皮狗,死缠烂打。”仲谦洵毫不忌讳地承认了。

“臭不要脸!”苏若如一把推开了握着她下巴的大手,这男人是越来越肉麻了。

没想到男人竟再次靠近,手指轻轻撩过她的秀发,薄唇移到了她的耳边:“我迟早有一天会吃了你。”

仲谦洵邪魅地勾唇,抬手拖住了她的腰际,蓦地将她往自己这儿一贴,意味深长地对她笑了一笑。

苏若如双颊一红,双手抵在了仲谦洵的胸前,隐隐感觉到了他胸前那结实的肌肉。

男人温热的气息扑在了她的额上,使她一下子乱了神,大脑一热,本能地想要推开他。

谁料他抱得更紧了。

“仲谦洵,这里是公司……”苏若如抬眸,用着警告的眼神望着仲谦洵,抵在他胸前双手一紧,握成了两个小拳头。

指尖在握拳的那一霎轻轻挠过他的胸膛,就像是放了一道电流一般,顺着血管在他身体里蔓延了开来。

炯炯的目光一直落在面前的尤物身上,淡淡的芳香散入鼻中,男人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糟糕!他竟在这时……有反应了!

她的无意之举,却纵起了他身体里的那团火,是因为自己禁欲太久了吗?和她维持了婚姻关系这么久了,却从没有动过她,可那团火一直被压抑在内心,总有一天会一触即发。

他想得到她,可她不愿意,他便只好从着她。

两个人贴的很紧,苏若如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仲谦洵身上的反应,心中莫名一慌:“你……”

“苏若如,你欠我一次。”沉稳的男声在耳边悠悠地响起,低沉又富有磁性。

语毕,男人松开了手,热——不知她有什么魔力,总能挑起他身体中的那团火,脱下了外套,随手丢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独留着苏若如一人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地脸红着。

阳光透过那白色衬衫,隐隐能看到仲谦洵身上那肌肉的线条,转身,坐在了老板椅上,沉默着拿起了文件,仿佛又变了一个人似的。

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再不走,同事又要误会了。”男人的声音悠悠地传来。

苏若如这才回过了神:“我先去忙了。”语毕,转身匆忙地走了出去。

……

整个公司好几天的繁忙,为的便是周一的时装走秀,苏若如的那件事也平息了下来,从走秀那天后,她便再也没见到过Tinkle了,也许是离职了吧,闹了这么一出事,就算她想继续留在公司,仲谦洵也不会允许了。

一周的风平浪静,终于到了周五,可以好好休息一番了,晚饭过后,苏若如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睨眼看了一眼手机,是大琼,好家伙,这么久了终于想到给她打电话了!有异性没人性,自从有了程佑泽,她就没怎么联系过苏若如了。

“怎么啦?程太太~”苏若如接起了电话,慵懒地调侃了一句。

“-啊呀!什么嘛~”电话那头似乎有些害羞了。

“说吧,突然找我有什么事?”苏若如忍俊不禁,这丫头,谈了个恋爱居然变这么害羞了。

“-也没什么事嘛,好久不见了,一起出来聚聚呗!”

“哪里?”苏若如直起了身子,美眸中满是光芒,真的是好久没给自己好好地放风一下了,一听到出去玩,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

“-去我表姐的酒吧?”大琼试探地问了一句。

大琼表姐的酒吧……听到这几个词,心头不免一愣,她在那个酒吧被揩了不少油,也是那个酒吧,成为了她和仲谦洵那段孽缘的开始,要不是在酒吧里碰到了他,她现在也不必被一张契约捆住了自己的自由,可话又说回来,现在在仲谦洵身边,似乎也没有那么糟糕……

“好。”苏若如一口答应了。

两个人约好了时间后便挂断了电话。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苏若如略微做了些准备便起身向门口走去。

“去哪里?”男声悠悠地从背后传来。

“和大琼出去呗!”苏若如轻松地回应着,踏着轻快的步子打开了门。

“去哪里?”仲谦洵依旧不依不饶,现在天色已晚,两个女生独自在外也不安全。

苏若如心头一滞,不能让那男人知道她去之前打工的那家酒吧,不然他一定不让:“管那么多做什么?”

“喔~”仲谦洵睨视着她,语气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不言而喻地看着苏若如,俨然一副吃了醋的模样,“背着我出去钓凯子?”

苏若如小脸一涨:“才没有!反正你别跟着我就行了。”

说罢,便穿上了鞋走了出去。

仲谦洵目视着苏若如远去的背影,转身快步走向了车库,开着车追了出去。

不去跟?怎么可能!他的女人,他有权力保障她的安全。

仲谦洵开着车跟在苏若如的车的后面,这条路……竟有些熟悉......POPBar?!

emmmmm.....我昨天似乎又忘记更新了?没事,过会儿二更补上~喜欢的朋友记得投票票收藏哟~欢迎评论~~

(本章完)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ncupyh.edn.cn/

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www.cnkgl.com,  鲜姜:行驶途中将鲜姜片拿在手里,随时放在鼻孔下面闻,使辛辣味吸入鼻中。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以上,增长幅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公共服务主要领域指标接近全国平均水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江西快三计算机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体彩试机号 云南时时彩怎么回事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系统 福建快三推荐号码 燕赵风采20选5开奖 吉林时时彩开奖直播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