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重生之我要上头条> 第五十四章 井水不犯河水
苏昱这一睡,就从天亮睡到黑夜。

他起来时,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他不是睡够了才起来的,而是被饿醒了,才起来找吃的。

当苏昱从房间出来找吃的时候,还看到了江弦歌,而后者正在看曲谱。

苏昱也知道江弦歌最近准备出新专辑,这段时间都是为了这事忙碌,这也是她为什么十天半个月都不回来一次。

其实想想,他也觉得江弦歌挺不容易的,也觉得嫁给他,应该是很委屈的事情。

两人的婚姻,只是利益联姻,根本谈不上半点感情而言。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应该都想嫁给两情相悦,真正喜欢的人,而不是因为家族利益,就牺牲自己的幸福,嫁给了一个不喜欢的人,还是一个名声很不好的败家子,这对一个天之娇女来说,的确是很委屈的事情。

为此,江弦歌把自己的精力,都投入自己的歌唱事业,苏昱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有全身心投入自己的事业,或许才可以忘却生活中的不如意。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江弦歌,苏昱就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总是想和她吵,或许是她太过高傲,也或许是因为受到一些记忆的影响。

之前的他,其实是一个很敏感的人,看似是只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败家子,但应该也会渴望被认同,渴望被肯定,特别是在江弦歌面前,但后者从来都没有认同过,也没有肯定过他,这未免会让他积累了一些情绪,久而久之,就很容易爆发出来。

所以,苏昱就是受到这些情绪的影响,没有见到江弦歌还好,一见到她,这些负面情绪就会出来了。

正因如此,他虽然理解江弦歌,但心里总是会出现怨气,就忍不住一见面就吵。

或许,苏昱想要彻底摆脱这些情绪,那就需要得到江弦歌真正的认同和肯定,只有做出一番成就,不输于她的成就。

只有做到这一点,在她的面前,他才可以做回自我,保持理智,而不会有任何负面情绪。

这一点,苏昱相信自己是可以做到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苏昱是知道江弦歌现在是为新专辑而忙碌,但正因为他知道,才会因见到她还在家而意外。

原本,他以为江弦歌应该早就离开了,这次她回来,已经让他很意外。

按照往常的习惯,江弦歌这时早就出去工作了,特别是现在正在准备新专辑,应该就更不会在家待那么久。

苏昱还以为醒来后,就会看不到江弦歌了,但没有想到,她在还会在家。

在他出来后,江弦歌只是看了他一眼后,就继续看手中的曲谱,至于他也不会热脸贴冷屁股,自顾自的找吃就行了。

“阿姨刚才打电话过来,让我看好你,你不可以再出去。”

过了一会儿后,江弦歌突然说道。

听到这话,苏昱只是撇了撇嘴,也没有回应,他这么大的人,可不会想让人管,哪怕这人是自己的老婆,也是一样,毕竟也只是名义上的妻子。

江弦歌话里的阿姨,其实就是苏昱的妈妈白令月。

见苏昱不开口,江弦歌又说道:“如果你不听话,我就会停了你的零用钱。”

听言,苏昱不禁皱起眉头,这事让他很不爽,不是担心会没钱,而是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大男人,却是被人拿这事来威胁,让他相当不爽。

“我正想跟你说,以后我都不会用你的钱了,还有,你之前给我的钱,我都有记着,我会还的,你不用担心。”苏昱直接开口说道,他不会再用江弦歌的钱,哪怕是一分都不会用。

无他,只是因为他有些大男子主义,不想用女人的钱而已。

“你什么意思?”江弦歌放下曲谱,转过头来。

苏昱直接说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所以,以后你过你的生活,我过我的日子,我们两不互欠。”

这话,让江弦歌很是生气,同时也很疑惑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以往的他,绝对是不会说出这种话来的,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

“希望你不要后悔。”江弦歌只能这样说,她不想跟苏昱吵。

“不管你要不要零用钱都好,总之你不能出去,特别是今天晚上,好好的在家休息。”

其实,江弦歌是为了苏昱好,今天早上的时候,她就看他的脸色很不好,才会想限制他的出行,就是为了他的身体考虑。

如果不是出于关心的话,江弦歌又怎么会去管这些事情。

只不过,江弦歌也是一个比较嘴硬的人,更不会服软的人,哪怕是关心的话,说出来也会转变成态度非常强硬,就如命令一般。

本来,苏昱是无所谓的,他也不想出去。

只是在他要回房间的时候,佣人却是过来汇报,说有人来找少爷,而来人说是他的朋友。

“谁来了。”苏昱问道。

佣人回道:“他说他是庞光。”

“庞光?”听到这个名字后,苏昱顿时想到了一个人,一些记忆也随之出现。

“好,我都还没有去找你,你倒是先来了。”

接下来,苏昱立即说道:“你让他在外面等一会,我换套衣服就跟他出去。”

“你不可以出去。”江弦歌当即阻止道。

苏昱并没有改变主意,依旧是回房间换衣服了,同时说道:“我今天是一定要出去的。”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或许他就不会非要出去,但这人是庞光的话,他就一定要去,如果不去的话,心里就会很不舒服。

当然,苏昱会这么执着,可不是因为庞光是他的“朋友”这么简单,而是因为某个原因。

“我说你不可以出去。”江弦歌再次重复一遍。

苏昱一向是吃软不吃硬的,如果江弦歌好好说话,用好一点的语气,或许他就会考虑不出去了,但她的态度越是强硬,他就越不会听了。

“你似乎忘了,你虽然是我的老婆,但我们也只是字义上的夫妻,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应该很清楚,所以,你认为你有什么身份来管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就是最好的。”

“你……”

这些话,让江弦歌非常生气,这是苏昱以前从来都不可能会说的话。

最后,苏昱还是换了一套衣服出去,江弦歌也没有再阻止,只是冷着脸坐在一边,甚至都不去看他。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zhongshan.auto.sohu.com/

北京赛车pk10技微信群www.cnkgl.com,  在鄄城县七街村,70多岁的张新建因为脑血栓瘫痪了,一下子花去了4000块钱,这两个月来一直靠吃药维持着,而老伴李秋莲又患有骨质疏松。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咀嚼,对亲情、友谊的珍惜,在感性而细腻的心田汇成诗流,萃聚于字里行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11选5 直播 快三开奖结果上海 快赢481走势图 山东11选5预测 广东十一选五包赢公式
福建省体彩22选5开奖 內蒙古快3开奖结果 燕赵福利彩票网排列7 nba直播软件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