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盛世独宠之黎爷求妻> 第六十二章: 离开
两人乘坐于车中,除了前方开车的司机,气氛到也还算缓和。

“你……”

“先好好休息吧,一会儿回去还要坐飞机,路途遥远,难免会困倦。”

千晓北才刚说一个字就被黎潇给截断了话,张了张嘴,半天想不出接下来的话,只得作罢。

她身子右边靠着车窗,试着让自己入睡。

可现在天色尚早,而她又才刚刚起床不久,让她再次入睡,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只能睁着眼睛欣赏这难得的异国风情。

千晓北看着车窗外,而黎潇则时不时的把眼神飘到她身上。

她瘦了。

眉眼之间的烟火气息也更重,以前眼看什么都是淡漠的,不放在心中,现在倒像是有心了一般。

只是却为何要装作不认识他?

黎潇看了千晓北许久,而千晓北却是一直看着窗外。

他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突然就发起火来。

他以为千晓北只是故作姿态,不想与他相认,可两人重逢这么久,这女人除了给她开口说的那一个字之外,这么久了竟全程无言以对。

“千晓北,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哈?”装?装什么?

千晓北有些迷茫,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一脸和缓之色的黎潇会突然发难。

“我装什么了?”

“以我们之前的关系,我们相见应该是这样子的吗?”

明明之前那么要好,就算没做到最后一步怎么也算是当过一段时间的男女朋友,怎么可以这么冷漠的对他?

虽然现在知道两人的身份应该是兄妹,但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可不会随时间而泯灭。

“我们之前什么关系?”

千晓北看着恼怒的黎潇黑着一张脸,不由得有些奇怪,这么久了,她还真不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

虽然断断续续的都有听人提起过他的名字,但一个人语焉不详,而更多的人则是不愿议论他的。

“你……”

见到千晓北依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黎潇暗地里咬牙切齿,脸上的神色不由得更臭了。

“既然你不承认我们的以前那就算了,反正这次我也只是应了别人的请求来救你,回去之后你想怎样都与我无关,从今以后咱俩还是别有来往的好。”

“啊?”不是,这发展怎么不太对劲啊?

这男人口中的那副怨妇形象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的错觉?

该不会以前是一对儿吧?

天哪,以前的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不仅认识顾家的大小姐,听说是闺蜜也就算了,居然还认识奥德里奇这个a国的传奇将军,现在更惊愕的是,居然和黎潇是男女朋友关系,难道以前运气特别好,怎么就没买个彩票啥的,万一中了呢?

不过,听黎潇的意思似乎并不知道她失忆的状态,否则也不可能说出那样一些话来。

“那个,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以前和你是什么关系,但我只想说,我半年多以前失过忆,以前发生了些什么我都没有印象,听慕静姝说是你在帮我照顾妈妈,真是谢谢你了。”

“呵。”黎潇讽刺一笑,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离开他之后,脑子都变成浆糊了。

这女人竟然说她已经失忆,但却还和慕静姝有联系,而慕静姝虽然说是假的顾家大小姐,但对他来说,两人在明面上的关系还是兄妹,那女人极力想讨好他,为什么在知道千晓北的消息后没告诉他。

“我真没骗你,之前我一直生活在临山镇,有一天突然遇上她了,她才和我讲的,只是我俩到底什么关系,她当时也没说个明白。”

当时顾天一一心想带着她逃跑,慕静姝也说外面有人在找她,本着自己小命要紧的道理,千晓北才跑路的。

而黎潇这个不重要的因素就被她给忽略了,现在人出现在了眼前才又想起。

说起临山镇黎潇才反应过来,他那时就是得到关于千晓北的消息才去的,之后却扑了个空。

而且来求他去救千晓北的那个男人也说过,两人之前住在临山镇,就是得到了他来的消息后才仓皇逃走的。

而在那之后,他却遇到了说是在那边有事要做的慕静姝。

难道那个女人并不仅仅是单纯到那里去做事情的,是冲着千晓北去的?

“嘿,回神了,你想什么呢?我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

千晓北掀起自己的一双素手,使劲得在黎潇眼前晃悠着,示意他赶快回神。

黎潇看着在自己眼前晃悠者的那双手眼眸深了深。

他现在脑海中都还能想起第一次牵起千晓北手的感觉,柔若无骨,像高档的羊脂绒一般,带着温温的热气很是好摸。

可现在这样的一双手呢?上面有茧子,指尖更是些交错的伤痕,尽管已经痊愈,但却留下了不可挽回的伤疤。

在这半年中,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个顾天一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带人逃就逃嘛,还把人带去军营中,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

幸好还能从战场上活着出来,也幸好他还能得到她的消息,再次看着她这个人活着出现在自己眼前。

虽然知道两人是兄妹这件事情有些残忍,但既然她已经忘了自己,也没必要再次提起。

“我们的关系?兄妹吧。”

“兄妹?”

千晓北的心跳漏了一拍,听到他的这个回答有些不知所措,她料想的并不是这样一个状况啊。

她想从黎潇脸上看出一些端倪来,可这个男人一向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之前也是失态才黑着脸,现在想通了就回到了面无表情的状态。

千晓北努力很久,发现自己观察无果,只得放弃。

兄妹就兄妹吧,怎么的也能扯上个关系。

“可之前慕静姝怎么不说我是你妹妹?”

千晓北突然想起这一点,有些不对劲,都问了出来。

按理来说,慕静姝被认回了顾家后,就是黎潇名义上的表妹,而自己又从小和慕静姝一起长大,按理来说,那个女人应该会知道自己和黎潇之间的关系,和他怎么没有同自己说过?

而且慕静姝是黎潇的表妹就算了,那自己和他又是哪门子的兄妹,有血缘关系吗?

“而且我们俩有血缘关系吗?”

“她没告诉你,是因为她并不想让我认回你这个妹妹,毕竟她是想拉拢我的,要是多了个你,我的精力就会分到你那边去,不过是个被利益驱使的囚徒罢了。”

“是这样吗?但我感觉她不是这样的人。”

“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虽然她是我表妹但我却不得不说,那个女人的心眼并不少,你以后和她小心来往。”

“哦。”

千晓北并不反驳黎潇的话,顺势的应了下来,她并不想和眼前的这个人有所争论,只要自己心中明了就好。

车程很快,一路就到了飞机场。

他还以为以黎潇的身份会专程包机,再差一点的话,坐个头等舱还是没问题的。

只是看到那一飞机坐了满满荡荡的人之后,她才有所惊愕。

作为一个c国的地下帝王,居然要和一群平民老百姓挤在经济舱,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体验生活?

千晓北把头转向黎潇,眼神中带着赞赏,不奢靡浪费是个好习惯。

黎潇都是被她这个眼神盯得怪怪的,目视前方,好似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解释着。

“现在两国交战,双方也对外开放这么多年,各国多多少少都有些国人,自从开战以来,客机便停运了,他们想回到祖国也没了办法。”

“你以为我这次就是这么轻轻松松的入境吗?我是打着以接这些人回去的名义才被批准入境的。”

“这是最后一批转移回国的国人了,因为他们在这里呆的时间最久受到的欺辱更多,所以很多人都受了伤,轻伤的就安排在商务舱重伤的就安排在头等舱,毕竟那边宽敞,对于伤势有好处。”

千晓北听到他的话后,连连点头,心想着原来是这样,看向他的眼神,更加的炽烈了。

当飞机真正起飞后,千晓北才知道黎潇的那句好好休息是什么意思。

起飞后前十分钟还好,众人都安安静静的,等到那那个压抑的点过去以后,众人似乎就像打开了开关一般,哭闹不上得有,欢声大笑都有,更有些人还在乎痛。

千晓北被那些人的声音扰得心绪烦乱,戴上耳机后,虽然声音都听不见了,胸腔中却萦绕着一股烦意,怎样都挥散不开。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近乡情怯?

真是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还会有这样的情绪产生。

没了法子,也只得闭目养神,靠在椅背上一动不动。

黎潇看千晓北,似乎以前睡过去,脸上的表情却是皱成了一团。

他几经挣扎,手终还是附上了她的眉心处。

千晓北本就没睡着,感觉有人在摸自己,下意识的就睁开了眼睛。

恍惚一瞬间,她在黎潇的眼神中看到了难以遏制的心痛。

当他想再去寻个真芡实,一切都像没有发生一般黎潇的手,淡定的在她脸上摸了一圈,然后丢下一句令她吐血不已的话。

“好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shop116524.2298.com/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裙2342888www.cnkgl.com,  近年来,“买卖空气的生意”——碳排放权交易逐渐走进公众视野。虽然无法预测云南空气的销售情况如何,但至少这是对云南净土的一种有效营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南快赢481开奖号码 三分彩开奖 福彩试机号今天 黑龙江时时彩网站 六合彩香港
河南快3基本二码遗漏 排列五玩法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前五后五技巧 山东群英会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