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谋杀手册> 第九十八章 玫瑰(二)
当然,这不过就是一个联想,但却是一个最可能接近现实的推测。

我们的工作,不正是让推测变成现实吗?

紧接着,孙菲羽一下就从床上坐起,指着我,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我嘴角间扬起的笑容,似是在告诉她,她穿帮了。

“怎么,听到萧封的死讯,你不再悲伤了?而是直接来问我,这是什么意思?真正的孙菲羽,不应该先质疑我所说的是真是假,然后再为萧封的死,而悲痛欲绝吗?”

人的情绪可以装,但第一反应却是装不出来的,即使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她想要跟我解释,辩驳着说她只是一时之间乱了方寸之类的话。

我靠在窗口边,手拿着一个香蕉,将皮拨开,直接就吃了下去,随后笑着说道:“好,就算一切你都解释的通,那么,在你家书房内放置的无名灵位和灵位上面的佛香,又该怎么解释呢?忘了告诉你,我市法医还在萧封的体内发现一袋佛香灰烬,想来,这应该是萧封离开东市的真正原因吧?”

萧封是一个聪明人,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不会突然一声不吭的就跑来找一个五六年没有见过的老同学,就算因他查出方宗阳是我的父亲,也会提前打一个电话通知我,但他没有,他身边的包里,只有几万块钱现金以及我爸的钱包,所以,他的出走是很匆忙的,像是遇到了什么*烦一样。

我想象不到,以萧封这种性格,怎么会遇事这么冲动,放下了一切,就来找我,唯一的解答,就是他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而这个秘密,很可能,还牵扯着我,所以,萧封才会将我这里当成了最后的庇护港。

这时,孙菲羽终于停止了哭泣,她咽了一口唾沫,那一双目光,也变得锐利了起来。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孙菲羽的声音变得沉稳,和之前的她,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我抿了抿嘴,笑着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是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么?恐怕,到了最后,萧封也发现了你的身份吧?所以,她才跟躲瘟神一样,躲开你。”

我玩味的看着孙菲羽,又笑了笑,说还有些事,她是希望我来说,还是她来说?

我见她默不作声,当即继续说道:“从一开始,你利用孙菲羽的这个身份接近萧封,就是有所目的的不是么?让人假扮你的父母,并向萧封提出一个他根本不可能赚取的礼金数额,然后一直吊着他,直到有一天,一个叫做玫瑰的人找到了他,并给出了三百万的数目,萧封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人,他这一辈子,都是不服输的性格,所以,你断定他在得知方宗阳这个人就连国家户籍处都没有资料后,反而会激起他的好奇心,再加上拿了这一笔钱,他就可以跟你结婚了,迫于这种压力下,他不接也得接,对吗?”

她忽然笑了起来,眼眶中依旧泛满了泪水,而后苦涩的说道:“是啊,他就是一个傻子,你说的都对,因为我要报仇,我急切的想要报仇,想要找到那个当年带着警察逼死我妈的那个男人,所以,在不得已之下,我只能寻求萧封的帮助,但却又不能让他知道我真正的身份,所以,我找了一个替身……”

我抿了抿嘴,继续问道:“为什么,要杀了他?就只是因为他知道了你的身份吗?”

其实在她时候出当时死的是她妈,并不是他爸的那一刻,我是惊讶的,因为我一直以为,玄*人,是个男的。

但为了不影响她此刻的情绪,我也没有再提及关于当年的事。

“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如果就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普通人,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嫁给萧封,他是一个聪明又温柔的男人,和他在一起的那一段时间里面,我很幸福,只是我不可能跟他结婚,当时我还充满着幻想,就算跟着方宗阳的这一条线索,萧封发现了我的身份,他还会毫不犹豫的来爱我,即使我们不结婚。”

我双眼微眯,顿时明白了她在说什么。

玄阴门,虽然被我们称之为邪教,但他却比佛教,基督教的规矩更严,身为圣女,她这辈子和结婚自然是无缘的,所以,她不可能结婚,就算她遇见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也不可以。

紧接着,玫瑰告诉我,她从一开始就不想伤害萧封,她想着,自己可以放过他,但是,当他突然提早下班,拿着自己的钥匙打开自家大门,见到自己正和五六个玄阴门的门众祭奠自己父亲时,一切,都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那时,他们将萧封捆绑了起来,是玫瑰,让那些人先行回去,而萧封,由她亲自处置,原本,她想着萧封如果可以悬崖勒马,跟着他们继续创建玄阴门,这一切,都不会是个问题。

可当萧封知道原来一直陪伴自己左右的,竟是这个女人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他表面上答应了玫瑰,会跟着他一起,但却在玫瑰出去买饭时,跳窗逃脱,在那一刻,她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2月10日,也就是萧封来到本市的第一天,玫瑰也坐上了来往本市的列车,并用徐晓霞的身份作为掩饰。

她告诉我,当她找到萧封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憔悴的不行,当时,她依旧没有想过要杀死他,直到萧封告诉她,她是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如果他是方宗阳,也会选择带队围剿玄阴门。

在两人激辩的时候,萧封祸从口出,告诉玫瑰,只要她放走他,他就会去当地派出所,举报玫瑰。

也正是这一句话,激起了玫瑰的杀心。

她将萧封用麻袋捆绑,带到了相近的一座教堂,并将其捆绑在十字架上。

“他不是信奉基督吗?我就要让他看看,他和耶稣近隔咫尺,他的耶稣,能救他么?”玫瑰泪眼婆娑的看着窗外那点点星空,眼中,却尽是对于萧封的不舍。

她说,她原本想让萧封痛快一点,可当萧封被架在十字架上,口中说的都是一些对于玄阴门不敬的话语,所以,她被激怒了,她将那些针头塞入了萧封的嘴巴里面,然后再用磁石,一下将这些绣花针直接射到了他的喉管内,看着萧封在煎熬中死去,这,对玫瑰那时来说,更是一种快感。

“我知道,萧封查出了一些什么,可我却在他身上没有找到,我知道,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将这些东西保留下来,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方宗阳,居然跟你有关系……”

玫瑰此时缓缓地从床上坐起,而后用一阵阴森恐怖的目光看着我,这时,她的左手间,竟顿时抽出一块刀片。

“好了,我该跟你说的一切,也都坦白了,阎老三是我杀的,季启民也是,所以,你想要知道的我都告诉了你,你也能安心的赴死了。”

说话间,一块薄如蝉翼的刀片顿时就朝着我飞了过来,我眉目微皱,直接伸手拽起了一旁的窗帘闪到了一旁,可我没有想到,这么厚的窗帘,那一块刀片,竟能像完全没有障碍一般,直从窗帘外侧飞出窗外。

等我再次拉开窗帘看见玫瑰时,她整个身子都站在了床上,那左手间,竟还拿着一把匕首,我顿时伸手摸了一下我的匕首,妈的,我匕首盒内竟是空的。

“方怵,你很聪明,说一句萧封听了会不高兴的话,他的聪明只是小聪明,而你,却能一眼看穿全局,说实话,杀了你,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如果你可以加入玄阴门,为我做事,我保证……”

听到这里,我顿时噗嗤了笑了起来,看着玫瑰,一脸玩味的笑道:“你能保证我什么?让害死你母亲的那个男人的儿子在你身边,你真就不怕我是卧底了?玫瑰啊玫瑰,有些时,你未免也太天真了一些吧?”

说话间,我突然抬腿,直将面前的椅子踢到半空,而后瞬间换腿,直将这椅子踹到了玫瑰的手边,这时,早已被我安排在门外的小混混听到这声巨响,也连忙冲了进来。

玫瑰手上的匕首,也随着椅子的落下而摔到了地上。

“现在,你还……我去……你他妈……”

我话刚说到一半,玫瑰赤着一双脚,顿时就朝我冲了过来,在不知道她身上还有没有其他武器的情况下,我只能闪身躲开,谁特么知道,她竟从窗户往外纵身一跃,整个人都飞到了窗外,等我半个身子冲到窗外的时候,玫瑰咧嘴朝我微笑着。

“等着我,我还会回来报仇的,用另外一个身份,很高兴认识你,方怵。”

说完这句话,玫瑰顿时收回了手,这时,我见她手上竟多出了一根细线,而下一刻,她整个身子,都开始往另外一栋楼旁靠去。

我立马转身,跟那些小混混大喊道:“快,去对面楼下堵她……”

而我,则站在这早已空无一人的窗内,看着对面的玫瑰只身越入对面三楼的窗内,情急之下,我狠狠地攥起拳头,就在一旁的墙壁上锤了一下。

小混混们没有堵截到玫瑰,但却也没有人在那栋楼内见过玫瑰,她,就好像突然从我们面前消失了一般。

第二天一早,我接到楼明礼的电话,说是已经收到我用邮箱传给他的录音了,现在,整个东市乃至全国的网络都在通缉这个化名孙菲羽的女人,而他在电话里,也开始破天荒的垮了我,还说等我回市内,要给我一个惊喜。

挂了电话之后,我躺在许冲家客房的床铺上,抬头看着天花板,脑子里面,满是玫瑰掉下楼的身影。

那一张脸和那个眼神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她一定会再来找我,这是不容置疑的。

至于当年的案件,东市的警方不想再去提及,其实我想想也能理解,他们已经将这个案件设定为悬案,而且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这一悬案一直悬在半空中,上不上,下不下的,没有人再会去提及,所以,昨天在警察局中录口供的时候,我也没有再去提及。

但我心里却清楚,当年的那个案件,凶手,很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咚咚咚……”

“方怵,我可以进来吗?”

这时,许冲突然敲响了我的房门,我喊了一个进字之后,他缓缓地打开了一个门缝,然后对我一阵嘿嘿嘿的笑着。

我白了他一眼,随后问道:“进门前还敲门,这倒也不像是你这个许大公子的作风啊,怎么,是有什么事要帮忙?”

在东市,说穿了,就是一个有钱人的天下,他许家那么有钱,他能有什么找我帮忙,所以,我也只是随口说了一下而已。

“嗨,说帮不帮忙的,你这不就见外了吗,你看,我帮了你那么多次,我有让你还什么吗?还不是依旧把你当成我的好兄弟?”

“闭嘴,有事说事,有屁就快放。”我闭着双眼,就听这死胖子在我耳边逼逼叨了,看来这逼逼叨工夫,也算是能遗传的啊。

胖子被我这么一说,倒也没有生气,依然贱笑的走到了我的床前,然后像个玻璃一样,摸了摸我的手,我顿时就警觉了起来,一个翻身,就把这死胖子压在了身下。

“嘿,我说你个胖子,最近性取向不对了是不?想着拿好兄弟下手?”我单手握着许冲的手,一下就骑在了他的身上,大声的说道。

胖子被我这么一抓,顿时痛到求饶,马上说道:“哎哎哎,我错了,我错了哥,我是想说,你能不能一起把我带回去啊,最近我爹一直吵吵着要给我相亲,你也知道,我这么有钱,那些姑娘总是贴上来,我能少女人嘛,我想找的是喜欢我人的,又不是喜欢我钱的,所以我想你给我爹说说去,把我带回去躲几,哦不,玩几天……”

我眉目一挑,顿时拍了一下这胖子的后背,道:“你说你,你想跟着我去,就去啊,谁会阻止你。”

紧接着,胖子一下就露出了一脸哀怨的状态,说他爹说,只要一离开东市,就把他的卡全停了,这不是我说话在他爹面前好使么。

我看了一眼胖子身上的伤痕,顿时叹了口气,转身就走出了房门,这刚跨出房门,就看到许冲他爹正一脸暧昧的看着我,尼玛,这一老一小,都特么有点毛病吧……

“小怵啊,在叔叔家住的习惯的话,这个房间就留给你了,哦对了,隔壁房间是给你妈妈的,叔叔听说,你妈妈最近来东市了?怎么不来见见我这个老朋友呢?”他一见到我,又开始问起了我妈的事。

我愣是挤出了一丝笑容,说我妈来这里公干的,早就回去了,然后直接切入正题,说想带着许冲回去玩几天,希望他能应允。

没想到,这一句话刚说出口,他爹立马点头,说道:“去,必须得去,他要不去我打死他这个小兔崽子,对了,你们如果要回去的话,多带点土特产回去,哦对了,我还有一套化妆品,是从美国带回来的,带叔叔跟你妈妈问好。”

我抿了抿嘴,见他说话的时候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并从房内拿出一大包东西,大多都是一些化妆品之类的东西,我咽了口唾沫,而后艰难的点了点头,紧接着,我就转身进入了房门。

胖子对于他爹的态度是十分不理解,我白了他一眼,说如果我要开口让他跟我们一起去,他一定会推掉所有事,跟着我们飞过去,只不过他不好意思开口,让他儿子先去探探风而已。

被我这么一说,胖子瞬间就恍然大悟了起来。

当天下午,我和许冲去医院接了苏眠就直接来到了东市机场,一路之上,苏眠一直莫不做甚,就好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不管许冲怎么逗她,她愣是不发一语。

我叹了口气,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后视镜中的苏眠说道:“苏眠,是为了你父亲吧?”

语毕,苏眠一下就抬起了头,用着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我。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tianjinhx.2011.teacher.com.cn/

北京赛车杀号规律www.cnkgl.com,’”⑨圣克莱尔顺理成章地要求会中修女继承圣方济各遗志,将神贫永远坚持下去:“我和姊妹,从来心念要护卫我们曾向上主和真福方济各宣誓的神圣贫穷,继承我担任院长的人以及所有姊妹一定要奉行,不可亵渎之,永远。你属于哪一种?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1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3.8%的受访者有制定年度计划的习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香港挂牌心水论坛 重庆时时彩组三组六杀号法 3d和值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012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北京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看号技巧 北京赛车彩票违法不 辽宁11选5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