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师母他每天都要思想汇报[重生]> 87.番外九(全文完结):舒望北和周犀
防盗章,小天使的购买比例不够哦, 请将V章购买比例提高即可阅读

“哎我的妈呀, 你也太不关心我了吧, 怎么才想起来问?你天天看见我去你家晃悠,就没想过问问我哥吗?”周犀开车的间隙还转头用眼神鄙视他。

舒望北还真是心虚了一下,立刻进行了自我反思, 他好像是对这个年纪比自己还大一岁的弟弟不够关心。

“哎, 不是, 我特想问问,你平时跟我哥在一起都聊什么啊?”周犁还真挺好奇的,他很难想象像舒望北这么喜欢聊天的人跟他哥在一起私下都是怎么相处的。

舒望北“啊?”了一声,想了想,“他就每天检查我作业,我不明白的他给我讲,我做错事了他批评教育我......。”

周犁噗的一声笑出声了, “我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 你这样跟奋斗中学那些中学生有什么不同?亏得你能忍下来, 我同情你。”他转头看舒望北,点了点头, 强调道, “真的,特别同情。”

舒望北瘪了瘪嘴, “也不总是这样.......。”

周犁敷衍的点头, “行行, 我都懂,他还用鸡毛掸子打你对不对?这些,”他拍了拍胸脯,“那叫爱的鞭策,本少爷全都经历过,我哥这是拿你当弟弟养啊。”

舒望北张嘴想要反驳,想说周犀还亲他了,还说对自己有兴趣了,还拿火热的眼神看自己胸膛了,但是这话没法跟周犁说,只能憋着。

不过周犁这番话说得他还真是有些郁闷,他坐在副驾驶上仔细回想自己与周犀的交流过程,发现还真是像周犁说的那样,他们之间除了少有的几次亲昵,其他的时间都跟老师和学生差不多,或者形容得更亲近一些,就跟兄弟差不多。

舒望北越想越觉得是这样,周犀是大学生,学历高,知识量又丰富,跟他相比,舒望北觉得自己差得太多,说起来周犀基本没跟他说过自己的事情。

至于亲密的行为呢,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强迫来的,连一周一次的亲吻都是他厚着脸皮拿离婚要挟来的。周犀虽然也曾经主动过,但是舒望北明白,大家都是男人,都明白男人有多难对抗身体自身的需要,也许周犀只是一时没控制住自己而已。

本来经过周一的那个晚上,他认为周犀对他是有些情人之间的那种喜欢了呢,现在他又不敢肯定了,舒望北忍不住叹了口气。

周犁把车停供销社门口,熄了火,转头专注观察他神情,发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小心翼翼低声问道,“怎么了?多想了?”

舒望北摇头,神色有些为难的看他一眼,“我想问个有点不合适的问题。”

周犁很爽快,“我们是一家人,想问什么就问,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

舒望北还是犹豫了几秒钟才开口,“你哥和王晓鸥谈恋爱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周犁促狭的笑,“你吃醋了?”

舒望北摇头不吱声。

周犁没再为难他,“就还是那样呗,我哥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吗,他也就脸能看,和你结婚之前,他其实就是个极其枯燥乏味的老光棍儿,那时候他和王晓鸥名义上是谈恋爱,可个把月的也不见一回面,平时基本都各忙各的,见面了就在房间里听听音乐看看书,聊天的内容不是时政就是新闻,对了,还有书法小说什么的,没劲的很,而且更搞笑的是,我哥为了避嫌,每次还特意把房间门开的大大的,让房间外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们在干什么,我哥就是那种婚前牵个手都不行的怪胎。”

“他们两没在一个大学?”舒望北还以为两人那时候是朝夕相处的呢。

“没,他们两个是高中同学,我哥念的是师范大学,王晓鸥志不在此,就没在一起喽。”周犁解释道。

舒望北点点头,说了声,“知道了。”

周犁凑近了看他,“不是吧,你难过了?我没说清楚吗,他们两纯柏拉图,这样你还有什么醋可吃的。”

舒望北低着头撇嘴,心里想“我想柏拉图都柏不上,时政新闻、书法小说什么的,周犀可一次都没跟他聊过,可能周犀觉得跟自己根本没有共同语言吧”。

周犁看他表情不高兴,心里说“完”,这下坏事儿了,伸手扳着舒望北的脸,让他看着自己。

舒望北以为他要安慰自己,不料周犁盯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儿,说道,“还好没哭,要不然眼睛哭肿了,我哥看出来非得弄死我。”

“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周犁郑重其事道。

“啥事?”舒望北被他严肃的表情弄懵了。

“今天我说过的所有话,不要告诉我哥。”周犁的正经脸瞬间变成哭丧脸,哭唧唧道,“求你了。”

舒望北一把拍开他的手,气得想下车。

周犁拽他胳膊,“哥夫,你就怜惜我一次好不好?我给你下跪好不好?”

舒望北学周犀的样子拍了他头顶一下,“我没那个闲心跟自己老公讨论他前男友,放心吧。”

周犁这下高兴了,追着舒望北的后头往供销社走,蹭到舒望北旁边,用肩膀顶了顶他,他个子比舒望北高不少,还特意猴着腰好造成两人并肩齐行的效果。

“哎,你不想知道我是干嘛的了?”周犁问。

差点儿忘了这茬了,舒望北回头看他。

“我在上大学,今年本该上大二了,我哥受伤需要人照顾,我就休学一段时间过来了。”周犁这次没再卖关子。

舒望北非常惊讶,他还以为周犁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富家小少爷呢。

“哪个大学?”

“清华。”

舒望北呆呆的看了他好半天,轻轻点点头,好半天没说话。

原来就连看起来最不着调的周犁,都跟他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距离。

......

今天是周六,上班的上学的都是下午放假,供销社里人不少。

舒望北称了几样水果,又挑了两盒糕点,正犹豫要不要再买几瓶水果罐头,就听见身后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回头看过去,就见他大伯家的舒龙和舒丽兄妹两正站在他身后。

舒丽穿了件浅粉色的小夹袄,肤色是村里人少见的白,中等个头,身材匀称,眉眼清秀,在镇里也算得上出挑的。

她看见舒望北转头看过来,就露出个笑容来,看起来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舒龙则长得人高马大,浓眉大眼的,其实样貌不差,但是表情总是很凶狠,长期下来,脸上的肌肉定了型,从脑门儿到下巴,脸上像画了个大大的X,一副打架不要命的样子。

此时,他正双臂抱胸扬着下巴瞪着舒望北,眼神在舒望北手上的东西上扫了一眼,嗤笑了一声,“嫁个有钱的就是不一样,吃得起这么高档的东西了。”

舒丽在旁边用手肘撞了他哥一下,眼睛往舒望北身边的周犁扫了一眼,不好意思的笑笑,声音轻轻柔柔道,“望北,好久没见你了,你结婚那天好热闹啊,村子里的人都去了,我们听说了也想去的,可惜......。”舒丽皱紧了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这上一代的事我也弄不清楚,还把咱们做小辈的给连累了,望北,他们的恩怨是他们的事,咱们的关系可不能断了啊。”

话说得挺好听,可是当年舒望北挨舒龙欺负的时候,还有后来他大伯和舒龙一起暴打他的时候,这位舒丽姐姐可只是看着,根本没出面阻止的。

舒望北对这一家人厌恶到了极点,不提那欠了不还的一万块钱,就说他妈去世那段时间,他落魄到了极点,街坊邻居还知道可怜他,偶尔给他送个饭添件旧衣服,他大伯家呢,过来砸了两次牌位,连个米粒都没给过他。

舒望北冷淡的“嗯”了一声,转身叫售货员拿了四瓶罐头装进编织袋里,算账交了钱,转头跟周犁说,“咱们走吧。”

他转身时,余光看到舒龙脸上勃然变色,似乎想要上前找他麻烦,被舒丽抓着袖子拽住了。

“望北,”舒丽又开口叫他。

舒望北回头看他,“还有什么事吗?”

舒丽眼神又往周犁脸上瞟了一次,她弯起嘴角笑了笑,“这位就是周老师的弟弟吧,这以后就是亲戚了,望北,你给我们介绍一下啊。”

舒望北顺着她的目光瞄了眼在他身边的周犁一眼,意外的发现这小子面上紧绷着,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舒望北头一次发现周犁跟他哥其实长得挺像的,只是两人气质不同,表情不一样,所以不太容易被发现。

供销社本来就不大,说话别人都听得见,舒望北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闹不愉快给人看笑话,就随意的指了指面前两人,对周犁说道,“这是我家以前的亲戚。”

又指了指周犁道,“我丈夫的弟弟。”

,“我们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了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拽了周犁就走,“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两人上了车,周犁快速启动油门,大吉普冒了一股烟,蹭的一下蹿了出去。

舒望北回头看周犁,这小子脸还绷着呢,一副“我很冷酷无情”的样子。

“你干嘛?”舒望北不解问道。

周犁转头看他,“怎么样,我给你长脸了吧?”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z-wuchuan.hbrc.com/

北京赛车1396xcomwww.cnkgl.com,快速灵敏神机妙算光粒子是一定物理层面上速度最快的粒子,光波具有不同的波长、频率、偏振态和相位信息,可以用来代表不同数据。多么平凡的事,一旦加入紧张因素,自然也增加了惊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秒速时时彩有规律吗 吉林快3官网 体彩36选7开奖 吉林快3开奖走势图
澳门真人赌场网址 内蒙古快3开奖号 比分直播吧 福建时时彩走势图 百度 pk10技巧 稳赚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