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都市修仙无敌系统> 第80章 凉了
郝浪攥紧了拳头,心中暗道:“有意思,有意思,这次三分钟之内解决掉他吗?”

系统:“请初级的绅士不要重复问系统问题,系统很烦!”郝浪:“……”此时郝浪从失神之中回过来,时间继续流逝,看着眼前的魏冲,郝浪勾起脑袋,淡淡一笑,竟然是主动地挑衅了魏冲起来:“喂,你听着,我不管你这次跟我打目的是什么,我也劝你最好使出你全身的本事,我最多给你三分钟展示时间,之后我就要去跟贺兰特要拳王了。”周围突然就是一阵短促的寂静。

众人都是惊呆了,或者说,当场就是无话可说。“只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之后就跟贺兰特拿拳王?”这得是多么嚣张,或者说,对自己的实力多么有自信。众人重新看向了那个今年杀出来的黑马年轻人,只觉得似乎这个年轻人的身边烟雾缭绕,他,就像是一个屹立不倒的战神!

够狂,够装逼!郝浪的话音刚落,全场便是一阵短暂的安静。所有人都是被郝浪那极为嚣张的话给整蒙了,有些不敢相信,不过很快便是都反应了过来。却是没有几个人觉得这个家伙是单纯的嚣张跋扈。能站在这里,会没有实力吗?高手,向来是眼界高于顶,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全场人被郝浪这一句开场的挑衅,顿时就是给带动了起来情绪,一个个都是面色精彩,气势高涨。这兄弟,挑衅的,够嚣张。郝浪提及到三分钟解决这魏冲的时候,魏冲似乎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当郝浪提及到“要向贺兰特去拿自己的拳王”,这兄弟似乎明显就是不淡定了。

看来是个听话的狗。只见那魏冲瞬间就是气势大涨,嘴角更是抿起了一股阴冷的笑意,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接下来的话。“太极拳,魏冲,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既然在嘴皮子的争斗上自己占不了什么便宜,那么这样的话,便在接下来的对战中,把这个家伙给解决掉,为自己的主子省去一些麻烦。能动手的事情,一般不去碎碎叨,这是他魏冲一贯的行动原则。

魏冲既然是出自于玄真这种大门大派,自然是熟稔江湖规矩,即使是内心再为震怒,还是按照江湖比武规矩老老实实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号,接着只等收拾这个家伙。裁判看郝浪和魏冲这两边都是准备就绪了,也便不再拦阻,一声口哨,广播声音便是在所有人的耳畔乍起:“拳王争霸赛,天梯,决赛,魏冲对战郝浪,现在,开始!”

一声令下,郝浪当即大喝一声:“来吧,开战吧!”开战,说干就干!只听那一声提示音令下,魏冲的脚下就像是装了一个旋转陀螺一般,脚底一勾,直接就是犹如“北风卷地白草折”的气势,瞬间就是朝着郝浪攻来。郝浪一眼便是认出,这正是太极的步伐,而且,似乎比起左涛的那一手太极步伐,来得更为气势狠辣,一往无前。太极被这魏冲用在身上,似乎成了彻彻底底的杀人刀。

魏冲的确其实惊人,在出脚的那一刹那,便是引起了一阵惊呼。魏冲这双脚在地上摩擦之际,直接就是踏的那木质地板轰轰作响。郝浪一个晃神,便是已经看到魏冲那势如破竹的一记太极拳。

太极拳,大多是以推抓为核心要义,重在后发制人,但是郝浪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似乎反其道而行之,将太极的打法给融入到了先攻为主之中。郝浪冷冷一笑,当下便是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了自己那二十年的马步功底,脚下犹如铁树开花,不动如山!如果眼尖的人却可以注意到,郝浪硬硬的扛下了魏冲的这一拳,看似不动如山,但是身前的衣衫却是鼓荡的厉害,看得人那是胆战心惊。这两个人,不管是谁,出手便已经没有留手。

不,那个叫郝浪的家伙,他还没有出手!郝浪在挡下了这魏冲的一拳以后,似乎整个人都变得意气风发起来。的的确确,这样的对手,却是值得酣畅淋漓的打上一场。不错,贺兰特,你给我安排了一个不错的练手!

郝浪眼神一拧,朗声大笑:“哈哈,来吧,魏冲,借你的脑袋给我玩玩!”众人惊叹郝浪那嚣张无比的行径之余,便是看到那个家伙的身形犹如一点白虹,踏地的那一个刹那竟然比魏冲的气势更要高上足足数倍。那原木的擂台地板,竟然被直直踏碎!郝浪的身形一飞冲天,呼啸成风,拳光似乎伴随着隐隐的猛虎下山之势头,猎猎作响。气势暴涨的郝浪让魏冲退却一步之后“咦”了一声,接着便是再度跟着冲来。

在他魏冲眼里,太极拳,可以敌上天下之拳!他魏冲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韪去跟任何一个人对战!这就是其实,两人相对,无非结果就是一横一竖。只不过,这次,他魏冲,需要用命要让那个人躺下来。

魏冲一肘硬实抵住了郝浪那势大力沉的一记伏虎霸王拳,接着便是再度探出手臂,这次手掌倒是成了一个勾字状,如同一条吐信的青蛇一般。蛇出洞!魏冲自打对上郝浪,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托大,能让自家的少主都严肃对待的人物,绝对不是什么寻常之人,他自然不敢轻视。而更令他吃惊的是,那个叫郝浪的家伙,不禁出拳完全没有招式,更是一往无前,看似闲庭信步,但是在这两人贴身格斗的过程中,却是步步杀招,寸步不让。

魏冲一个抬肘,郝浪直接伸出手来格挡开去,便是再探出一条胳膊,体内的契机瞬间暴涨数倍,直接就是将两人震荡开来。魏冲倒退之际,正准备趁这个间隙换一口气再度冲上前去,但是下一秒,他的眼睛都瞪得合不拢了。那个叫郝浪的家伙,竟然在和自己对上了一拳之后,连换气的功夫都是直接放弃,狠狠的便是攻了过来!

一拳直接轰来,丝毫不留情面,出手即是死手。魏冲心中涌上无限的的诧异,但是并不算恐惧,毕竟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叫郝浪的家伙,到底为什么可以这么轻描淡写地就缓了一口气再度打来。难道这个家伙,就不知道累的吗?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痛感。“不是有你在吗?死神佣兵团的背景可不简单,在这社会上,我都没有听说过,要说为什么知道,那是小时候听家里面的人说过。”她淡定看着凉冰。

“你听说过死神佣兵团?我从一开始就以为你并不知道。”凉冰这时候说道。

“但是,恰恰相反。”她有聪明的逻辑,也有推测的能力:“刚才那个人和之前的杀手与众不同。因为一般的杀手,讲究一击必杀,所以在一颗子弹不中的时候,他们会选择离开,而那人却是拥有两颗子弹,不排除他的枪里面还有子弹。”

“他和杀手的确有些区别,我甚至知道的是,子弹从两个方向发射。”凉冰也说出了当时的情况。“两个地方?”她皱眉:“那不是最少有两个人在一起联手想要我们的命?”

“并不是。”凉冰回答,他没有告诉这个女人,枪支的正确方向,也没有告诉她,为什么有两个地方发射子弹过来。如果这样来说的话,另外一只枪,是那个人提前就布置好的,也就是说,让人无法捕捉目标。

而一个人想要掌控两把枪,这个并不难以解释,一个人如果提前把枪支布置好,然后发射只需要一根绳索就可以解决。

此等手法,有专业一。

等待总裁安全过后,凉冰一人却是小心的出门,在这里做找到两个地方,并且有发现一把丢弃的枪械,果然和自己预料的一模一样。

在另外一个方向,他看见有人蹲下过的痕迹,甚至在昼夜的杂草缭乱,更是让人失去追寻的方向。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凉冰舔着嘴唇,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受到这样的挑衅。

在拿出手机过后,拨通了九零的电话,也许,她知道了这些信息过后,大概可以帮助他了解一些什么。

“喔,弟弟,你又有什么事情找姐姐?咯咯,该不会是想女人了吧?”她调戏着问道。

“不会想姐姐你的女人就是。”凉冰不禁哑然失笑。

“你如果没什么事情,就明天再说吧,记住,还是暗夜酒吧134包厢,来这里找我。”她说着也不管凉冰怎么回答。

但是凉冰听见手机被她磕在柜台上的声音。

听得凉冰赶紧挂掉电话,这女人也真是靠不住。

为避免自己手机被监听,凉冰在市场上,又购买了一个流水账号,给家里面的人打了电话。“喂,你好,我是苏暖,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回答他的是一个甜蜜声音。

“暖儿,爷爷他们还好吗?”凉冰这时候问道。“啊,是凉冰哥哥啊,爷爷他们还好啊。”她回答道。

“还好就行,如果遇见什么问题,你就打我这个电话,另外,我也告诉你一下,在那张银行卡里面有十万块,你帮忙给爷爷他们用,不要管他们说什么,两个老人就要好好的享受。”凉冰加重了语气说。“我知道了。”她回答,然后娇滴滴的声音问:“那,凉冰哥哥你在哪里工作啊?”

“我?在雪兰经济公司工作。”凉冰回答说。

“雪兰经济公司啊,那里听说是这个城市最大的一家经济公司,就连他们的楼房,都有上百层啊,哥哥现在应该有很多的工资吧。”她很激动的说。“嗯,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喔。”凉冰小声说。“喔,哥哥,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她知道了以后,又说道。

“什么事情?”

“护士姐姐让我和她学习飞刀,我看她好厉害,真想学习,又问她为什么,她说以后你对我图谋不轨,就切了你的,切了你的什么意思啊,她还和我说,一刀就中呢。”她娇滴滴的说。

凉冰微笑的脸颊抽搐不止,这祸害祖国花朵的到底是谁啊!自己至于这么禽兽到对妹妹这样?“那,哥哥你什么时候工作回来。”她甜甜的问。

“我也不能够给你准确的时间。”凉冰回答说。现在如今身份已经暴露,肯定在以后,还有许多的人想要致自己于死地,至于什么时候会无缘无故的出现一把枪指着他的脑袋,他就不清楚。

更不要说回去了。

爷爷奶奶,妹妹更是她的软肋,他们不像李婉婷这样,有足够的背景,甚至还有一个很大的公司。

“喔,哥哥你快些回来,我怕自己会忍不住过来找你

“我也很想回来品尝。”凉冰很安心的说。至少,他们现在过得很安全,所以,也不会有人能够查到他们的头上,所以他也不用太过在意了。不过,一些事情,他依旧不会忘记叮嘱这个妹妹:“对了,我和你说一件事情,以后一定要记住,有人问我的情况,你们就要回答不知道,知道了吗?”

对面的她沉默了好一阵,才问道:“闲着爷爷奶奶丢脸了,是吗?哥哥你会是这样的人。”

凉冰哑口无言,如果是过去,这个女孩都不会说这些,现在却是知道了这些,也许,是她的思想不在单纯,她已经不会傻傻的不知道一些事情,这让他很开心。

“并不是,因为你知道哥哥我这离开的十年里面是怎样的经过。”凉冰缓缓叹息。

没错,离开的那十年之中,除了训练就是杀人。

“喔。”她很不开心的回答,说了一句:“哥哥小心。”也就挂掉了电话。

凉冰如何不明白小妮子的心意,其实她和护士之间,就足以让他难以选择,更何况,现在还有红云和女总裁。

一个俏皮可爱,一个又像冰山一样令人有征服**,和她在一起却又说不出的奇怪,竟然让凉冰非常喜欢上这种感觉,也有思考过,可能是情愫。没错,和女总裁之间的情愫,两人心底都明白,却是谁也没有拉下脸去祈求,有时候,两人已经很有默“你在和谁说什么?”女总裁穿着一身浴袍站立在凉冰身后。

“总裁,这是我的私人生活。”凉冰俨然的看着她。

“那女孩是谁?”她皱眉问。

“我妹妹。”凉冰这个时候,却是没有隐瞒。“你的妹妹肯定不止一个。”她这时神情严肃不少。

“并没有,只有这么一个,还有红云,我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比我大,可是,我也只能够把她当做妹妹,年纪什么的,已经可以不算了。”凉冰尴尬的说。

“那现在算来,已经有两个妹妹了,我也要做你妹妹?”她挽过耳边发丝。

“总裁,我告诉你别勾引我,我知道你快三十岁了,这不是折煞我吗?”凉冰说道。

她沉默不语,伸手摸了摸眼角的皱纹,才说,“也许,我真的老了,这你不止说了一次。”凉冰当然知道,这不就是想气气这个女人,谁知道她两次都没有反驳,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个女人的到底有多么的倾国倾城,貌美如花的年轻妹妹,也不会有她这样的成熟韵味。

告辞

凉冰转身出了大门,想要打车想想在附近租一个房子,也省得以后麻烦,却是没走几步,就有五六十人从马路跳出来。

他们蒙面着,手里面还有提着刀,一些手臂上还有纹身,他们一动不动站立。

马爷这时候从一辆十几万的路虎小车上面下来:“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你有什么想要说的,打架,我也随时奉陪到底。”凉冰淡淡的说,他今天是真的认栽了,不过,这一群人肯定也不敢乱来。

马爷都是经常进警察局的人,上一次肯定也因为上面的人才出来,这一次的报复,却是来得真不是时候。

“兄弟想错了,并不是我想要报复,只是有一人想要我带着你回去见见面。”马爷淡定的说:“兄弟你是自己走,还是我带人‘请’你走。”

“不用。”凉冰遗憾的叹息,就算是自己在厉害,也没法一个人对五十多个人,而且,还是手里拿着砍刀的那些人。

“既然你知道,那就上车吧。”马爷这时候反而松了一口气。

“但是我为什么要跟着你们走?”凉冰摇头。“兄弟别以为现在自己处境安全。”他脸色阴沉下来:“别让我为难,否则,就算是缺胳膊少腿,我也不敢保证什么。”

“那就走吧。”凉冰故作害怕的说。随即哈哈大笑,面对五十多人,纵然他有通天的本领,也定然不可能和他们硬拼,更别说逃跑了。

“带走!”马爷肥胖的脸上露出狰凉冰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他在这埋伏自己,并且在后面没有直接动手。足以说明,他们并不是代替马爷报仇。而且,马爷身后的那人这时候,却是说要见他,更让凉冰肯定,这一群人的目的,也就是他们的任务,只是带自己回去。

至于马爷身后那人的身份,肯定在他之上,他又是谁?他到底又有什么样的目的?马爷是他的手下,可是,凉冰能够猜测出来,他对马爷并不怎么待见。

而马爷和他的关系,也只是因为需要庇佑,所以才委屈在他身下,从两三次的见面中。凉冰就知道,马爷是一个大有报复的人,根本不可能委屈他人之下,不过,此人城府极深,以后所有自己的势力,定然也是一方豪杰。

长达半个小时的行车过后,凉冰看见车在一个酒店停下,随后,就被马爷带入其中一个房间中。“顾先生,你要的人,我带来了。”他弯腰抱拳的说。

“嗯。”顾先生淡淡点头,算作回应,他抬起头的动作甚至有些迫切,看着凉冰:“你叫凉冰?”“没错。”凉冰微笑着说:“就是你调查出我的身份吧?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呢?”

他笑着却是没有回答,挥手的时候,马爷带着他身后的人退出了房间,他却是站起身来,弯腰拿起一根雪茄:“抽不。

凉冰顿时摸不着头脑,他这是什么意思?“我想让你放点血,姓马的怎么说,也是我手下。”他淡定的说,走到凉冰的身边,抽出腰间匕首:“我没猜错的话这是死神佣兵团的语气,年轻人使用这种匕首的人,杀气不小啊。”

凉冰嘴角露出笑容,举起捆绑的手:“你是想邀请我加入你们?”

“你不会答应不是吗?”他反问道。

凉冰也不否认。

“这匕首名字叫獠牙是吧?”他把匕首拿在眼前仔细的观摩起来。

凉冰眯着眼睛,这姓顾的,感情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一切,獠牙的这个名字,这种匕首,在当初的死神部队中,也没有多少人知道,然而,他却是能够认识这种匕首!

他对死神的了解不可能不多!

“这样,我这人也是讲道理的人,现在你既然已经落到我手上,我也不想多说,给我一个面子,跪下来磕头认错,放你一马。”他嘴角露出了笑容。凉冰觉得好笑,这个人未免也太过自大了吧。然而,他后面的话,却是让他停住了刚准备反制。“也许,你在想怎么把我架住,好威胁外面的手下放你出去,不过,我也敬佩你能够单刀赴会。这样的人,社会上需要,也许未来,世界因为你而改变。”他淡定的说道,话音突然一转:“我也告诉你一句话,蝼蚁始终就是蝼蚁,不要想着反抗,或者无谓的受伤就当做牺牲,指望我付出一些什么代价。”他用匕首放在凉冰的脖子上,沧桑的双眼直视着他的瞳孔,随即失望的摇头:“我看不见畏惧“你们进去好好招待一下他,算作报仇,只要不打住院搞出事情,你们随便。”顾先生出门后,对门前的马爷说道。

“是。”马爷点头,他两个眼睛中,却是有明白的目光。

因为,他知道这个顾先生并不希望自己下重手。所以才这样叮嘱,只让他受一些皮肉之苦。

“喔,让他流点血,给我弄上一些。”顾先生这时候叫住了他。

马爷放在门上的手忍不住一动,随即叫上了两三个兄弟,进入房门。

凉冰转过头,看见马爷还有他的手下:“你们四个人?”

“四个人足够对付你!”马爷不禁面色沉下来。“不够。”凉冰摇头,他虽然被束缚双手,就是腿脚上的功夫,他也自信可以打倒他们。

“小子,死到临头,你还敢猖狂!”一小弟这时候跳出来说道,也已经抓住了板凳,照着凉冰的脑袋上就砸下。

凉冰却是先发制人,一脚提前踹飞了他,这小弟,倒在地上就再也没有起来。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脚,已经用上多大的力量。哪怕是沙袋,恐怕也会有九十的垂直弧度变化。

马爷脸皮抽动,没想到这斯被捆住了手,腿上的功夫也是这么厉。

(本章完)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elabor.co.chinayigui.com/

北京赛车公式图解www.cnkgl.com,  内马尔被黑,老大哥梅西不干了。”由此可见,明代紫禁城中就已建造有此设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004期白小姐杀肖 六合彩免费资料 陕西11选5公式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新曾道人内幕玄机图纸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图 河北11选5投注技巧 玩秒速赛车的技巧 华东15选5胆拖计算器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