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都市修仙无敌系统> 第22章
今天的郝彤出门并没有怎么刻意打扮,但是作为整个学校都公认的美女来说,这种正常的打扮走在人群中已经很不正常了。

是美的太不正常了,素颜的那种美丽,犹如出水芙蓉一般,不带一丝瑕疵的美。郝浪推着车子在后面默默地瞧了几眼姐姐的背影,平时虽说也有看过但是没有这般仔细。

一件黑板相间的格子衬衫,牛皮腰带露出一小段在外面,加上一条淡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将丰腴的大腿衬托的既有肉感却又不显胖。再搭配一双并不是名牌的白色板鞋,看上去青春靓丽,极为引人注目。

郝浪四下里随意瞟了瞟,这才注意到,姐姐的学校里面倒是充斥着不少那种带着厚厚的眼镜,抱着一本厚厚的书籍。

在裹着一层厚厚的大衣,然后露出贼小的眼睛,偷瞄着姐姐的**丝理工男。对于看到高大威猛的郝浪,便是难掩面色上的那份自卑,抱着自己的书跟个小媳妇儿一样快步离开了,还不忘再加个转身回眸一下梦中女神的背影。

估计这群**丝们,回了寝室不免痛心疾首一番自己的女神被一头看上去还算是不错的猪给拱了。而这种名牌大学里自然也不缺那种本身便是高富帅的妖孽,或是家里托关系掏钱或是靠学习成绩进入这所大学里面就读的,总之还是有不少人眼睛往自己和姐姐这边瞟。

这些自觉是“天之骄子”的家伙们,不免拿自己跟这个不认识的家伙比上一比,然后估计就是情不自禁地搓搓自己的发型,再仰天长叹一声:“天啊,这个家伙,既没有我高,又没有我富,而且没有我帅。

他是怎么泡上郝彤的?还有没有天理了?”至于自己的姐姐,郝彤倒是对这些或是明目张胆,或是畏畏缩缩的眼光,似乎早已习惯,熟视无睹一般地走了过去,直直走向教学楼。郝

浪只好吐了吐舌头,不由得感慨一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之后快步将车子扎好,然后就是噔噔噔地跟上郝彤的步伐。

既然姐姐懒得去解释,自己总不能在学校里面在嚎上几声:“我是郝彤的弟弟,你们别攻击我,我是无辜的?”郝彤所在的大学属于男女参半比例的大学,这在大学之中还是相对于比较难得的。一路上也不乏碰到一些看着郝浪眼睛发直的姑娘,估计有些心思歹毒的还不得回到寝室买个小木人偶扎上一扎。

反正,估计郝浪今天这么一来,郝彤得将一群本来就看她不顺眼的女生们再得罪上一遍,郝浪也绝不比郝彤好。在那群人的眼里,他郝浪可不知道是上辈子修了多大的福气,泡上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女神。

回到自习室以后,郝彤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郝浪自然而然地坐在了郝彤的旁边,毕竟这个学校里面他谁也不认识。就这样,二人在众人的眼光之下,尴尬地等着老师的到来。准确的说,是郝浪十分尴尬的等着老师的到来。

郝彤似乎是一点也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时而拿出书来翻上一翻,看的极为认真,又或者是提起笔来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左画右划的,一副十足的尖子生派头。

这就让连书都没有的郝浪十分尴尬了,想要一本管理系的书装个样子被郝彤拒绝以后,无奈的拿起了自己的小灵通手机玩起了自带的俄罗斯方块。教室里的人们看到了这一幕大多更是惊讶万分,纷纷向着这对“古怪”的情侣投来了不可思议的眼神。

难不成,这素颜女神在学校始终守身如玉,冷若冰山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早在老家那边就有个相好的穷小子?那这穷小子可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吧。郝浪自然多多少少能猜出来一些教室里那些坐不住的人心里头想的什么,只能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啊。毕竟是被姐姐给拉过来的。

终于,一名随着一阵铃声走进来的导师样子的人打破了此时教室里面微微尴尬加上窃窃私语的古怪气氛。郝浪细细留意了一下距离自己并不是很远的讲台上的教授,这家伙十分年轻。最多也只有个三十岁出头的样子,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将整个人映衬的颇有“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样子。这教授大概就是姐姐口中那个“年轻的教授”了。果不其然,长着一张娃娃脸,看着年龄并不大,如果不是拿着话筒和厚厚一摞书走到讲台上,估计郝浪都会觉得这个家伙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没过多久,郝浪便为这位年轻的教授定下了第一印象,水平,真高。即使是当初对于管理经济这方面并不了解的郝浪,这会儿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位据说是国外镀金的海归。上课方式不拘一格,上来就先给学生们朗诵了一段泰戈尔《飞鸟集》中的一段经典文字,让本来还算是有些沉寂的课堂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声音抑扬顿挫,铿锵有力,让郝浪一直认为这是个朗诵家。前几排坐着的美眉和一些伪娘看起来更是惊叫连连,惊为天人一般的看着这位年轻教授。不过郝浪却觉得这教授似乎是在找着些什么。这时候,郝浪觉得郝彤似乎把脑袋往他这里凑了凑,接着就听到郝彤轻声说道:“他叫申璐,是海外回来的高材生,不过在我们学校可是个绯闻不断的主儿。

反正我对这个老师没什么好印象。”姐姐这么一说,本来还对这个娃娃脸的老师报以好感的郝浪瞬间对他的印象蹭蹭蹭就往下降。别的不说,就冲听姐姐这方面,他郝浪敢称作第二,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姐姐虽说从初中开始就是一群人的追求对象,无数人想要拜倒在郝彤的石榴裙下,不过倒是没有几个成功的。

而郝彤,从小到大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谈恋爱的心思,与一切具有绯闻的人都会拉出一个很清晰的界线。果不其然,郝浪的预感很准确。

这个年轻的教授的目光终于扫到了郝彤的位置,并且就此停下。郝浪的眼睛经过绅士系统的升华以后变得清晰了许多,并不是指的视力问题,而是一种可以看出人的眼神之中隐藏的一些东西。而此时从申璐的眼神之中,郝浪看到了其中那眼神中含蓄所包围的,巧妙隐藏着的炽热。

这个时候的申璐大概看到了郝彤以后,便立即陷入了一种自己在郝彤面前表现自己深厚文化底蕴的满足感之中,倒是很快,他的心中就开始有了瑕疵。原因很简单,自觉是自己的真命天女的郝彤身边,似乎坐着一个不自量力的家伙。那是一个追求者?如果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追求者的话,他申璐完全可以使一种完全不失风度的方式让这些家伙知道知难而退。

倒是眼前这个家伙,虽说长得也算是不错。但是郝彤的追求者之中,比这家伙要帅气的也是大有人在,郝彤怎么会选择这个家伙。而且看他的穿着,也并不是什么富二代或者说是官二代级别的人物啊。申璐激情澎湃的声音中巧妙地隐藏了深深埋藏于内心之中的那份隐晦。

站在讲台之上,申璐有一种俯瞰一切的视角感,豪气顿生的他突然用着流畅的中文说道:“在经济方面,管理永远都是一大要务,而贯穿于很多个世纪,都没有出现过可以推倒这部堪称为管理界至理的学说,同学们,知道这部作品的可以写在你们的本子上面。

”这个时候,整个班里面都传来了哗啦啦的写字声。几乎同时,郝彤也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了《丹尼斯经济管理学概论》。

申璐满意地说道:“不错,正是这经济管理学中最高的一峰,经济管理学的元老级人物丹尼斯所着的《丹尼斯经济管理学概论》,它是一部永远不会流失的史诗级着作。那么现在,有没有哪位同学愿意上来简单地为大家介绍介绍这本书?”看着同学们对自己的崇拜,申璐沉浸在这种满足感之中。他经常喜欢以朗读的方式代入到自己的课题之中。

申璐并不是一个因循守旧、迂腐刻板的教授,相反他可以很亲昵地和男女同学们套近乎,所以说在学校里面除了那些永远都无法流失的绯闻,他倒是个很不错的年轻教授。再看看已经被自己划分到“情敌”范围之中的小子,他好好地衡量之下,还是轻笑了几下。

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耍赖可以跟自己日思夜寐的郝彤坐在一起,或许只是因为前面没有位置这个不开眼的小子厚着脸皮坐在这里的。不过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家伙,至少是在自己的课堂上,所以申璐可以断定这个家伙不属于这个班级。

在申璐看来,这个坚持不懈的小子大概就是所谓的追求者了吧。有毅力是好事,敢于追求美也是他所提倡的。不过,在错误的道路上越卖力用劲儿,就越会离题万里,得不偿失。这可是他自己曾经用血的教训参透的。

故此,现在他对于郝彤的追求,从来都是以一种温吞含蓄的方式,细火慢炖才是最好。虽说女主角郝彤对于自己一直处于一个保持一定距离,漫不经心且有些冷漠的态度,申璐倒是没有过多的在意。级”上的情敌,会是郝彤的男朋友。而接下来,他就要去给那个自不量力的家伙好好上上一堂课。来教教他一个最简单的道理,配与不配。

只见申璐在黑板之上,一下子流畅地写下了一大串的数字符号,然后缓缓放下了粉笔,接着拍拍手,以一副风华绝代的风采看向了四周的同学们,接着淡淡笑道:“丹尼斯经济学守恒定律,我现在找一位同学来简简单单地翻译讲述一下,没什么问题吧?”也就是这个时候,郝浪就觉得背后有些发冷,看来这家伙还真是看上自己了啊。红颜无罪,红颜祸水,这是罪。

最终,他申璐自然是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地就“发现”了那个坐在角落里面,和那位管理系中有名的素颜女神郝彤坐在一起的小子。申璐指了指,一股意味深长的微笑,淡淡道:“就由这位坐在边上的男同学,你来朗读一下吧。”

不管是郝浪或者是郝彤,都可以敏锐地感知到这股子来之不易的阴谋气息,郝彤转过头,轻声道:“要不要我解释一下你是我弟弟?要不这个教授可有的让你尴尬。”郝浪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接着就是以一股极为憨厚老实的姿态站起了身,挠了挠头,欲言又止。站在讲台之上的申璐,一口流利的英语,“友善”笑道:“请问这位同学,你可以将这黑板之上所写的东西翻译出来吗?并且给大家简单的讲解一下。”

外貌很俊朗但也谈不上多么帅气的男生用并不懦弱却也没有多理直气壮的声音回答道:“那个,老师,我不说这种怪话。”自然,郝浪是在用汉语解释此时自己面临的这种窘况。而申璐也就是不生气,继续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那你就随便……”说到这,申璐停了下来,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再表示自己的无奈,继续用中文说道:“既然这位同学听不懂,哦不。

不知道英语是何物。那么接下来,我就用中文给你进行说明,你只要将这个公式的解释简单说一下就好,应该不算是一个什么刁钻的要求吧。我并不排斥别的系,甚至说是别的学校的同学远赴而来听我讲的课,更可以说是很欢迎。”

但是,申璐的眼神冷冽几分,“但是,如果说你这位同学,只是为了试图找个地方去打瞌睡,或者说是追女神,泡妹子的话,我想你是找错教师、找错课堂了。

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让你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啊。”申璐的话颇副几分戏剧性,但是听起来确实有理有据十分可信。申璐看着无言以对的年轻人,心中冷笑不止,不过脸上依旧是静如止水,没有一丝一毫的异样。

似乎觉得郝浪跟自己这么僵下去消磨课堂时间不是很恰当,申璐自然而然地看向了郝浪身边的郝彤,说道:“既然这位同学说不出来,那么接下来就请郝彤同学为大家讲解一下吧。”班里传来一阵骚动,毕竟郝彤可是不少人的女神啊。

那些平日里对郝彤嫉妒万分的女孩儿们也是想看看郝彤出丑的样子。郝彤站起身来,简简单单地说了一番,简明扼要,只抓重点。

“说的非常好。”申璐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再次轻微转头看向了还站着发楞的郝浪,面无表情说道:“那么,下面,就请这位同学离开教室,不要在这里再耽误我们上课了。”这一次申璐用的还是中文,他不想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在课堂上却让这个弱小无比的情敌听不懂自己的意思。

郝浪并没有理睬刚刚“战胜”自己的申璐,而是有些面色复杂的看向了自己的姐姐郝彤,敢情是姐姐给自己设了一个套啊。

申璐挑了一下眉头,半信半疑道:“怎么,难不成你认识郝彤,还打算再此纠缠不成?那我就告诉你,我的课堂,不是有些同学借以**谈恋爱的地方!”“这位同学,请你不要在我的课堂上破坏秩序,请你出去!”郝浪苦笑了一下,当真是没文化,真可怕啊。估计姐姐想着让自己来以摆脱学校里男同学对他的骚扰和追逐,没成想还有个臭不要脸的教授。

正当郝浪苦于无力对抗这位教授的时候,却听到那个以前好像只会添乱的系统开始说话了。绅士系统正在插入……百分之十,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七十,百分之九十,百分之百。未来的绅士。

请选择: 1、好的老师,我现在就出去。(获得人力经济管理中级知识)

2、你的课也就那样,我只是来陪我女朋友,懒得听你的破课。(获得人力经济管理高级知识)

、尊敬的老师,请问,你,配我和谈管理吗?(获得英语书写能力以及人力经济管理高级知识)遇到这种情况,郝浪简直开心到爆炸了。这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福利啊。郝浪深呼吸一口,冷笑道:“那个,你叫什么来着,申老师是吧?你最开始讲的鸟语我也是知道的,不过你发音太难听了而且我对于英语的口语并不是很懂,一个单词都不懂。”

说到这,郝浪突然起身,一米八多的身高配上浑身的肌肉从角落站出以后格外有力量,看的瘦弱身板儿的申璐就是一愣,还以为这个小子要站出来抽自己,那就不好玩了。

郝浪丝毫不带拖泥带水,却并不是直接离开教室,而是走向了申璐,不等申璐后退几步,便拿走了他手中的粉笔。在四块小黑板组成的教室大黑板之中,郝浪挥动着双臂,将申璐写的东西全部擦去。接着,就看到郝浪似笑非笑道:“尊敬的老师,请问,你,配和我谈管理吗?”

申璐起先愣了一下,似乎是还没有缓过神来,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大笑道:“我从学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开始有十年了,你说我不配?你配吗?”郝浪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系统在自己的耳边蝉鸣。

恭喜您,未来的绅士,您获得了获得英语书写能力以及人力经济管理高级知识。就是这样。郝浪没有再搭理申璐那个自取搞笑的家伙,重新拿起粉笔,然后在整间教室包括自己的姐姐的目瞪口呆之下,开始用英文,行云流水地书写起了丹尼斯的经济学概论。流畅速度,远胜于申璐一倍两倍都不止,行云流水,速度极快,让这间教室的同学们陷入了一种眼花缭乱的境地之中。

惊讶声,赞叹声,不绝于耳。有好事者,还开始了解说状态:“天啊,这是《丹尼斯经济管理学概论》中的核心部分,而且是用全英的手法写出来的,我的天啊。而且最后一句,这是用英文写的什么?”“自以为是的人才是最可笑的人,他妈的?”一个拿起了手机,打开翻译功能的学生大声说道。

特别是翻译到“Fuck”这个单词的时候,就见到那年轻教授申璐的脸简直难看到了冰点。郝浪风驰电掣地写完了一整块大黑板,甚至推拉小黑板的动作中都没有阻止他的进程。洋洋洒洒,一气呵成,毫无凝滞!教室里面坐着的很多同学,都有这本名着《丹尼斯经济管理学概论》。

他们此时正疯狂地狂翻书页,试图去找到一丝一毫的纰漏,但是结局令他们很失望,他们遗憾的发现,眼前这个不露声色的小子竟然没有一点的书写漏洞。写满了整片黑板的郝浪在文中不乏写了很多连他申璐都觉得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更何况用的是英文,全英!

这位连一个英文单词都读不出来的郝浪兄弟,这个被申璐看起来是一个根本不配和他相提并论的可怜追求者,此时根本不给场下的“观众”以及他这个高高在上的“观众”一丁点儿的喘息机会。郝彤看着这个她自己都逐渐不认识的弟弟,紧紧地咬着嘴唇,娇躯疯狂颤抖,眼神中,却是神采奕奕。不过,郝浪似乎并不是一个点到即止的人。

他更不是一个能给你一分退路就给你留一分退路的人。睚眦必报。这是郝浪自己都自认为的应该有的基本素养。瞥了一眼讲桌上面的书物,郝浪留意到桌子上还有一本全英的书籍,随着大脑的一股股知识公式的涌入,以及源源不断地英文灌入,郝浪嘴角的微笑越来越甚。

他妈的,真是太爽了,现在让自己去考经济管理学专业,估计自己读个博士都不是多难的问题了吧。郝浪盯上的书不是别的,正是申璐书上标注最多的一本书,厚厚的笔记挤满了一整页。凭借脑子中疯狂涌出的知识和要点句子,再配合上英文的翻译注解,郝浪冒上来一个让这个家伙彻底爽翻天的想法。

你不是年轻教授吗?你不是天之骄子吗?你不是瞧不起我这种弱小卑微的“追求者”吗?那么,接下来,就请你这位学院里面最年轻的教授,申璐。接受来自弱小者,最疯狂的打脸吧!

郝浪将左上角的一块小黑板用力扯下,“轰隆”一声在所。

(本章完)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dominions.eastgame.org/

北京赛车pk10开奖历史www.cnkgl.com,他的足迹遍及世界著名歌剧院,1962年就应指挥家卡拉扬的邀请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执棒歌剧《随想曲》,而他在世界著名歌唱家玛利亚·卡拉斯晚年时与其成功合作也被传为佳话。特区尊重中央对政制发展的主导权、决定权,依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立足澳门实际情况,坚持“循序渐进、均衡参与”推进民主政制发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香港赛马会娱乐城轮盘打不开 2018最快开奖历史记录 海南环岛赛 新疆11选五开奖号 天津天气预报历史记录
2013特码生肖数字表 秒速赛车有多假 海南环岛赛公式 天津快三开奖走势图 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