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我在古代写小说> 128.第一百二十八章
此为防盗章  临江城几处码头上都是热火朝天, 脚夫们脱下了身上的短衫, 光着膀子卖力地将一艘艘船上的东西给搬了下来。从码头到城中, 一路上皆是熙熙攘攘, 人声鼎沸,足见城中繁华。

东市的关宁街却完全不同, 作为临江城的书画铺子一条街,这边要安静许多, 且来往的也多是些穿着长衫的书生。售卖的也都是书画笔墨、古董文玩一类的雅致玩意,这点从铺面的名字就能看得出来,似乎整条街都散发着墨香。

在街角一处小小的铺子,书铺的樊掌柜正在拨弄算盘。

一名面容清秀的少女抱着一个布包有些不太确定地踏进铺子,这声响惊动了樊掌柜, 他抬起头, 见到来人,露出温和又有些惊喜的笑容:“七娘有段日子没来了, 苏先生的病可好些了?”

少女似乎有些拘谨,只是将手里的布包往前递了递:“您看看,这个能当多少?”

樊掌柜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 才小心地打开书本,细细地看着书里头的内容。

趁着他看书的当口,苏清漪则打量着这间书铺,书铺的面积不太大, 布置也有些陈旧, 但收拾的很干净, 里头站着几个书生正在拿着书本看得如痴如醉。

过了好一会,樊掌柜才将书合上,放回盒子里,略带惋惜道:“苏先生真是可惜了。”

樊掌柜给了个优厚的价格,苏清漪也没有讲价,直接收在了荷包里。

随后,她才道:“樊叔,不知您这里还收人抄书吗?”

“哦?七娘想要抄书?”樊掌柜沉吟了一会,才道,“你写两个字来看看。”

苏清漪便走进书铺,端正坐在书桌前,在铺开的纸张上细细地写了一列漂亮的簪花小楷下来。

樊掌柜看了一遍,才道:“秀丽淡雅,倒是与苏先生一脉相承,虽则力量稍弱,但抄书却是足够了。”

苏清漪松了口气。

樊掌柜将要抄的书本和纸张给她,并将交稿的时间定在了十天后。除去笔墨的成本以外,苏清漪抄这一本书大概可以赚一钱半的银子,足够父女俩生活一个月了。

苏清漪将东西收好,才回家去。

回到家以后,苏清漪放下东西,第一时间就到了父亲苏燮的房间,苏燮虽然还是没有清醒,但也没有恶化。

她这才放下心来。

其实她并非这具身体的主人,她不过是千年后的一抹幽魂在这个与她同名的小姑娘的身体里复生。在这个不曾在历史中出现的时代,迎来她的新生。

可是,睁开眼睛面对的就是家徒四壁,母亲亡故,老父重病。

苏清漪在感慨了一会人生无常之后,就认命地背负起了这具身体的责任。

她不太熟练地煎药、做饭,服侍了苏燮吃过了,才顾得上自己。待到她几口将粗粝的豆饭扒完,都收拾好了,见外头还有光亮,这才去了书房。

比起破败的院落来说,书房的陈设明显要好很多。在书房里头有一个靠墙的大书架,上面原本满满当当摆满了书,如今已是空空如也。为了给苏燮治病,这上头的书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被当的差不多了。

而书桌上有两个盒子,一个打开的盒子空荡荡的,这里头原来装着的就是苏清漪今天当掉的两本书,而另一个盒子里装的是房契。

若是苏燮清醒过来,怕是宁肯当掉房子,也不会当掉这两本书。这是苏燮的师长崇明先生所赠与他的,里头的批注都是崇明先生手书。苏燮向来将这两本书当成命根子一般,若是原来的苏清漪,恐怕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可如今换了芯子的苏清漪却是管不了这么多,便是再贵重,也重不过生命,若是命都没了,这两本书的结局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是,苏燮的病要是再好不起来,恐怕这房子也保不住了。

苏清漪叹了口气,随后不再多想,而是将樊掌柜给她的书拿出来。

书并不算厚,苏清漪草草翻过了一遍,估算了一下自己每日的任务量,细细地磨了墨,随后才净了手,将纸摊开,用毛笔饱蘸了墨汁,开始抄下去。

抄书一事看着简单,其实要求也不少,首先字体一定要端正清楚,不能抄错一个字,不能有涂抹。一页纸只要错了一个字,或者有一点脏污,这一页纸便废了,要重新抄写。对于要参加科举的士子来说,这都是很基本的要求,苏清漪虽然没经过相关的训练,但她最大的优点就是专心,当她完全沉浸在一件事中的时候,专注力会变得十分惊人。

于是,当苏清漪抄完今日的任务量的时候,惊觉天竟然都黑了。她连忙将东西收好,这才觉得肩颈一块竟然都发僵,活动了一下才好受一点。

不过这也让她对自己的效率有了个概念,因为专注力足够,几乎没有废页,所以她的速度比起一般的抄书人来说,都快有两倍了。照这个速度来看,她竟不需要十天,只要五六天就能完成任务。

苏清漪有些惊喜,不过也知道,抄书终归不是长久之计,苏燮的病就像是一个无底洞,这些银子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苏清漪有些发怔。

在这个时代,她一个女孩子,究竟还有什么正当门路可以快速赚到钱呢?

东市的关宁街却完全不同,作为临江城的书画铺子一条街,这边要安静许多,且来往的也多是些穿着长衫的书生。售卖的也都是书画笔墨、古董文玩一类的雅致玩意,这点从铺面的名字就能看得出来,似乎整条街都散发着墨香。

在街角一处小小的铺子,书铺的樊掌柜正在拨弄算盘。

一名面容清秀的少女抱着一个布包有些不太确定地踏进铺子,这声响惊动了樊掌柜,他抬起头,见到来人,露出温和又有些惊喜的笑容:“七娘有段日子没来了,苏先生的病可好些了?”

少女似乎有些拘谨,只是将手里的布包往前递了递:“您看看,这个能当多少?”

樊掌柜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才小心地打开书本,细细地看着书里头的内容。

趁着他看书的当口,苏清漪则打量着这间书铺,书铺的面积不太大,布置也有些陈旧,但收拾的很干净,里头站着几个书生正在拿着书本看得如痴如醉。

过了好一会,樊掌柜才将书合上,放回盒子里,略带惋惜道:“苏先生真是可惜了。”

樊掌柜给了个优厚的价格,苏清漪也没有讲价,直接收在了荷包里。

随后,她才道:“樊叔,不知您这里还收人抄书吗?”

“哦?七娘想要抄书?”樊掌柜沉吟了一会,才道,“你写两个字来看看。”

苏清漪便走进书铺,端正坐在书桌前,在铺开的纸张上细细地写了一列漂亮的簪花小楷下来。

樊掌柜看了一遍,才道:“秀丽淡雅,倒是与苏先生一脉相承,虽则力量稍弱,但抄书却是足够了。”

苏清漪松了口气。

樊掌柜将要抄的书本和纸张给她,并将交稿的时间定在了十天后。除去笔墨的成本以外,苏清漪抄这一本书大概可以赚一钱半的银子,足够父女俩生活一个月了。

苏清漪将东西收好,才回家去。

回到家以后,苏清漪放下东西,第一时间就到了父亲苏燮的房间,苏燮虽然还是没有清醒,但也没有恶化。

她这才放下心来。

其实她并非这具身体的主人,她不过是千年后的一抹幽魂在这个与她同名的小姑娘的身体里复生。在这个不曾在历史中出现的时代,迎来她的新生。

可是,睁开眼睛面对的就是家徒四壁,母亲亡故,老父重病。

苏清漪在感慨了一会人生无常之后,就认命地背负起了这具身体的责任。

她不太熟练地煎药、做饭,服侍了苏燮吃过了,才顾得上自己。待到她几口将粗粝的豆饭扒完,都收拾好了,见外头还有光亮,这才去了书房。

比起破败的院落来说,书房的陈设明显要好很多。在书房里头有一个靠墙的大书架,上面原本满满当当摆满了书,如今已是空空如也。为了给苏燮治病,这上头的书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被当的差不多了。

而书桌上有两个盒子,一个打开的盒子空荡荡的,这里头原来装着的就是苏清漪今天当掉的两本书,而另一个盒子里装的是房契。

若是苏燮清醒过来,怕是宁肯当掉房子,也不会当掉这两本书。这是苏燮的师长崇明先生所赠与他的,里头的批注都是崇明先生手书。苏燮向来将这两本书当成命根子一般,若是原来的苏清漪,恐怕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可如今换了芯子的苏清漪却是管不了这么多,便是再贵重,也重不过生命,若是命都没了,这两本书的结局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是,苏燮的病要是再好不起来,恐怕这房子也保不住了。

苏清漪叹了口气,随后不再多想,而是将樊掌柜给她的书拿出来。

书并不算厚,苏清漪草草翻过了一遍,估算了一下自己每日的任务量,细细地磨了墨,随后才净了手,将纸摊开,用毛笔饱蘸了墨汁,开始抄下去。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cq.ntce.com/

北京赛车pk10官网开奖记录www.cnkgl.com,影视业发展需要更干净的舆论环境,希望大家不要以讹传讹。同年被国家文化部指派作为中国唯一评委,赴参加第六届亚洲之声国际流行音乐大奖赛;1996年在全国晚报文化记者协会举办的歌坛十年大型回顾活动中由群众投票评选为86——96全国十大词曲作家;1997年在出版个人书法集《陈小奇自书歌词选》并在展出;广东卫视专门为此拍摄了专题片《词坛墨客陈小奇》并在《艺术太空》栏目播出;1998年初任广州电视台二十集电视连续剧《姐妹》(《外来妹》第二部)制片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北11选5今天开奖结果 福彩3d分析预测 广东11选5论坛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大战皇家赌场
江苏十一选五直播 澳门赌场黄金城 河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山东十一选五杀号推荐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