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月老点将谁成我缘> 第一百五十八章 难以掌控的情绪
胡之玉一直在奔走着,一直在寻找着,那个如意的地方一直没有出现。直到有个高高的身影挡在她面前,胡之玉才停止了脚步,但是情绪却因抬眼望过去的一刹那而土崩瓦解。

那个人试图接住她的肩膀,可是胡之玉先于那个人蹲了下去。她现在也管不了是不是在路中央,也管不了是不是有人在看着她,反正,再也无法控制情绪的她,嚎啕着就出了声。

那个人想要拉起胡之玉,可是胡之玉蹲在那里,不吃那个人的力量。

那个人索性陪着她一起蹲下去,揪心地看着她伤心落泪悲痛欲绝,而无能为力。

直到哭够了,哭累了,胡之玉才缓缓地站起了身。酸麻的双腿趔趄着脚步不太稳,那个人试图扶住她,可是正在气头上的胡之玉粗暴地躲过了那个人伸出来的手。

哭得花容失色的胡之玉总算收回了一些理智,伸手就指向了那个人,“你走,你走,离我远远地,我不想见到你,就是不想见到你。”

看着从来都不曾如此失态的胡之玉,度原吾似乎猜出了事态的严重性。他没想到刘意媛说出的话做出的事都是真的,那个疯狂的女人,到底是做了不可理喻令人气愤的事情。你说你刘意媛与我度原吾有纠葛,你倒是拿我度原吾试问,你拿胡之玉刹气算是什么本事啊?

是啊,没人能理解刘意媛这任性恣意的狂妄,也没有谁能阻挡得了她的不顾一切。天下为大的刘家大千金,拥有太多的底气,她不信她捏不死一个乡下来的小蚂蚁。

可是,大错特错的刘意媛不知道,有的人宁愿为她赴汤蹈火而在所不辞,这是她刘意媛永远可望而不可及的,永远。

度原吾还想近前去安慰胡之玉,胡之玉又一闪身躲开了,“告诉你度原吾,这件事情尽管不是由你而起,但是这件事与你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我们俩是孽缘的话,那么到此为止。我不希望再次见到你,我只愿我的人生与你无关,你的人生也与我无关。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桥归桥,路归路。记住了,度原吾,记住了,我不想见到你。”

“之玉,如果你认为这件事与我有关的话,我愿承担全部责任。如果这你认为这件事与我无关的话,我的肩膀可以借你靠用。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你自己扛着,也不是所有的痛苦都要你一个人担着。愿意为你分担一切的我,你为什么就不能看过来靠过来呢?”

胡之玉又一次梨花带雨地哭出了声,“我就是一个低贱下贱不自重不量力的乡下来的女人,我就是配不上一个个优越的你们。所以,请你离我远远地,请你们都离我远远地。我不要见到你们,一个也不想见到。”

胡之玉挥舞着手,挥洒着泪,踉跄着步子走了出去。万念俱灰的她,不想见到任何人,也不想听任何人的劝说。

其实,这件事真的与度原吾无关,可是那个因刘意媛而起的事端,又怎么能与度原吾一点关系也没有呢?要说,是她胡之玉不该遇见度原吾,如果没有遇见,是不是也不会有如此的事端?

可是,度原吾也要说,是他不该遇见刘意媛。如果没有遇见,是不是他与心爱的她已经良辰在握?

反正这些假设都没有实际主导各人的喜好,那个颤抖的背影告诉度原吾,那个人的伤痛有多重。

度原吾多想上去抚平她的痛苦,可是,那个情绪不稳的胡之玉极端地怒吼着,听不得度原吾的一字半句。度原吾害怕她激动过度,只得作罢。既然她那样强烈地不愿见到他,那么他也只好暂时地避避她的情绪。

可是,度原吾心中的恨却在窜着高地上升,那个由刘意媛而起涌上心头的恨,前所未有地高涨。如果先前度原吾对刘意媛的感情是同情怜悯反感,那么现在的感情则升级为发自心底的恨。

这个恨,源于她刘意媛触动了他度原吾的心头爱。如果让他度原吾受困他尚且能容忍,但是让他的心头爱受困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他一定会让刘意媛得到她应得到的回报,也一定不能让她如此从容着为所欲为。

进得办公楼的程之贺不明白大家投来的关注目光,上电梯下电梯进办公室,一如既往地不多一步也不少一步。

在电脑前坐下还想从容地喝口水的人,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摸向了鼠标,不期然入目的就是满屏的污言秽语。

一下子处于紧张状态的程之贺,拿起电话就拔了出去。理智还算清醒的他得通知有关部门迅速作出处理。可是,网络的速度远比人的速度快。那份信息已经被人传播出去,也已经被人嚼上了舌头……

程之贺的下一个意识是去寻找胡之玉,他不知道遇到此事的胡之玉是个什么样子,潜意识告诉他,他应该去见见她。

可是,那个办公桌前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人不见了踪影。程之贺赶紧拨打手机,可是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一种不祥的感觉笼罩上了心头,当这崩盘的时刻真的来临时,程之贺竟然慌了。

尽管那些污言秽语对于程之贺来说是个打击,但是,胡之玉的反应也大大地超出了程之贺的意外。

或许此时,胡之玉找上门来向他求情求饶,或者来安慰安慰他程之贺,再或者来给他程之贺解释解释什么,这样才是事态该有的样子。可是,那个人竟然置他程之贺于不顾,擅自离开了。

程之贺来不及向程凯向顾贺作出解释,胸中的那团怒火使他不顾一切地奔向了那所房子。

打开房门,干净整洁的客厅映入眼帘。胡之玉是个干净利落的人,永远保持着每个角落的整洁明亮。他又来到了书房,那个读书写作的胡之玉不会在别的地方,总是在书桌前写写画画。

可是,今天是个例外,胡之玉不在书房。程之贺又转身去了卧室,这个卧室没有,那个也没有。

他忽然想起来,她搬走了!

没有找到人的程之贺心里空落落的,又急吼吼地。他迫切地想要见到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急切。

程之贺不知道留给他们的是怎样的一个未来,但是他要知道这结束的一切是出于什么目的动机心机。他想要求证一个答案。

可是,人不见了,向谁求证去?

又见愤怒的程之贺,满脑子被污言秽语刺激着,他在想,是不是在如此重大的事情面前,她还有得心思去寻找欢乐和慰藉?

所以,当信任失控,当流言袭来,左右思维的只剩猜忌和愤怒了。

猛然摔上门的程之贺,火速地奔向了那一所公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library.sinap.ac.cn/

北京赛车前后5码规律www.cnkgl.com,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我也不可能用文字把所有情况一一写清楚。  注释:  美国国家航空咨询委员会(NationalAdvisoryCommitteeforAeronautics,简称NACA),于1915年创立,主要负责美国的航空科学研究任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排列3012路直选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 新加坡时时彩怎么玩的 双色球开奖号码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安徽11选五任三遗漏 广西快3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开奖 上海今日快三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