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病娇权王撩妃成瘾> 240 毁尸灭迹(一更)
跟在后头赶过来的李显不由得一惊,没想到这些刺客会转头去对付豫王。

邵衍静静看着那道白练逼近,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秦召突然猛地跨前一步,高高抬起长腿,踢开了来势汹汹的刀锋。

那两人在半空中一个急翻身,也不对付豫王了,又朝着停尸房的方向掠去。

“秦大人,孤命你立马拿下那两名刺客,不得耽搁!”

豫王震怒,身边除了个秦召,便只有一众身手极弱的衙役,文弱的府尹李显,还有一个百无用处的女扮男装小厮,不使唤秦召去追,还能使唤谁。

秦召领命,追着那两名刺客直直没入漆黑的夜色中。

“李大人,你在这里等天风,其他人随孤过来。”

停尸房就在前方一段小路的距离,可赶到停尸房前的时候,是一片死寂。

房门紧闭,附近没有人,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就像从未有人来过这里。

“尸体就放在这里?”邵衍随口问一个衙役。

那衙役也不敢隐瞒,连忙回道:“回殿下,就是这里。”

“过去开门。”

“殿下,小人没法开,停尸房上了锁,有专门的守门人看管。”这样是为了避免有人能够随意进出停尸房,干扰府衙办案。

“看门的人呢?”

衙役正要回答,突然眼神一闪,错过邵衍的腰侧,看向了漆黑的一处。

“殿下,就是那个!”

循着他的话,回头望去,漆黑的夜色里陡然出现一点萤光,慢慢靠近,萤光也渐渐散开,变成一抹幽幽烛光,在寂静的夜色中恍若鬼魅点灯。

“是谁在那边?”一个苍老的声音传过来。

“吴老头,快过来开门!”

“大半夜的开什么门,府尹大人又要查案了?”

邵衍微微眯眼,看着夜色中,携着烛火渐渐出现的佝偻身影,一头银发扎成圆髻,皱纹爬满脸上,唯有一双豆大的小眼睛,轻轻眯起,看着出现在停尸房前的不速之客。

“这位是?”人老了,眼睛也不好使,看不清人脸。

“少废话,豫王殿下要进停尸房,你赶紧给开门,可别冒犯了殿下,否则有你苦头吃的。”衙役后半句已经是挤着牙齿说的。

“原来是豫王殿下。”吴老头的手微微一颤,连着灯火也剧烈抖动起来,“小人这就开,这就开。”

顾不得行礼,提着烛灯就走到停尸房的门前,弯着腰,从怀里掏出一串钥匙,开始翻找起来,许是天色太暗,他看不清哪只才是开这扇门的,只得一根根慢慢翻起来。

“慢着。”一个刻意被压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吴老头的身形一顿。

邵衍看向身边的小厮,微微扬起眉,“怎么了?”

沈碧月眼神紧紧盯着那吴老头,没说话,直接抬脚走了过去,伸手按上他的肩膀,低声道:“这边暗,过去殿下那边找吧,看得更清楚一些。”

吴老头说:“不用了,很快就能找出来。”

“你是不想开门,还是压根就不知道是哪根钥匙?”

“人老了,眼花也实属正常,等着,马上就能找到了。”

“过来找吧,孤帮你。”邵衍的声音从后头淡淡传来,吴老头的身影忽然一僵。

“好,既然殿下发话了,那小人……”吴老头佝偻着身子慢慢转过来,沈碧月正打算让开,却见吴老头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狠狠抓住她的胳膊,幽幽烛火被丢向老远的地方。

感觉到反手扭她的胳膊,意图钳制,沈碧月微微皱眉,整个身子下意识就跟着胳膊动,从吴老头的手臂下边绕过一圈,一下子就挣脱了他的掌控,反手一掌狠狠拍在他腰上。

吴老头一声闷哼,身子往后退,撞在了门板上。

衙役们被这样的变故吓得一愣,不明白吴老头为什么突然跟豫王的小厮起了冲突。

但无论怎么样,与豫王的小厮动手,就是吴老头不长眼。

“大胆!”领头的衙役一声喝下,其他衙役们也察觉到不对,蜂拥而上,将吴老头团团围住。

沈碧月揉着被捏疼的胳膊,朝着邵衍走过去,抬眸对上邵衍的瞬间,眼眸骤然一缩。

“小心!”她喊了一声,脚下一蹬,猛地冲了过去,速度极快,势头凶猛,还未等邵衍反应过来,她就已经扑着他往一边倒去,有什么东西划破空气,擦过她的发顶。

衙役们又是一吓,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沈碧月回头冲他们喝了一声,“愣着干什么,有人要刺杀殿下,还不快去抓!”

吴老头被围起来之后并未挣扎,便留下三个人看管他,其余人都去追刚刚隐藏在暗处对豫王动手的人了。

“为什么扑过来?”邵衍屈膝坐在地上,没有急着起来,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仪态有失,就这么大刺刺坐着。

“这是调虎离山之计,他们要杀你。”沈碧月摘下了头上的帽子,摸了摸头顶,分拨开发丝,轻触头皮的时候,隐约有些刺疼,应该是擦伤了。

“你若是出了事,我也不会好过。”

“没有你,孤也能躲开。”他顿了一下,“你以为孤蠢到察觉不出暗处有人?”

摸着头皮的手指一顿,她垂眸,开始摆弄起手里的布帽,发现帽子上没有任何痕迹,

“刚刚那是什么东西?”

“银针。”他从怀里拿出一方帕子,向她的头顶伸去,她要躲,被他一声轻喝,“别动。”

从她的发髻里拔出两根细长的银针,针尖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应该是擦过她头顶的时候就顺势卡在了发髻里头。

想到有两根长长的银针插在头顶,她就觉得膈应得慌,“有毒?”

“怕了?”他将银针收了起来,“放心,你要是死了,孤必定不会让你被人弃尸荒野,或是拿人去配阴婚的。”

这人说话一点都不好听。

沈碧月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那就算我刚才多事了。”

“有没有毒,还得送回去给玄衣看看。”邵衍看着她,眼神愈发深邃,淡漠。

“有时候保自己的命,比保别人的命更重要。况且孤还没有那么废物,需要一个女人来护着。”

她歪头看他,点点头,“以后我会等殿下还剩一口气的时候,再来考虑要不要对殿下施以援手,殿下说的可是这个意思?”

邵衍深深看她一眼,没说话。

风翻动衣角发出簌簌声,一个人从夜色里跃了出来,落在他们跟前。

即便隔着夜色,也能看出秦召的脸色不太好看。

“跟丢了?”

“他们的轻功极好,刚刚跟衙役的缠斗不过是他们故意演的一出戏,下官轻敌了。”

“轻敌还不是最主要的,只怕他们已经得手了。”

秦召看到了吴老头,眼神一凝,“他也是同党?”

“应该只是被利用的,他没有任何武功,顶多是身手矫健了一些。”

秦召没再多问,直接朝着吴老头走过去,一脚狠狠踹在他身后的门板上,不只是那三个衙役吓了一大跳,吴老头被吓得更狠,身体猛地一个哆嗦,抬头看秦召的眼神多了几分惶恐。

锁裂门开,一股难闻的气味飘了出来。

“看好他,别让他逃了,也别给他机会寻死。”秦召说完就抬步走进去。

里面一片漆黑,秦召从怀里掏出火折子,轻轻一吹,火光瞬间照亮了停尸房。

这里并不像义庄那样摆放着许多棺材,屋内空荡荡一片,只有中间并列排着三个木台子,及腰的高度,台面平整,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中间的木台子上留着一些浓稠的液体,味道十分怪异。

原本中间的台面上应该放着那个被毒死的女尸。

沈碧月跟在邵衍的身后进去,看到的那一瞬间,喉间突然泛起一股恶心,不着痕迹地捂了一下嘴,将那种恶心感给强行咽了回去。

“化尸水。”邵衍说,他也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切,嘴角泛起冰冷的笑,“好手段,当真是好手段!”

他们晚了一步,那具女尸被人用化尸水给融化得一干二净,只留下一滩恶心的液体,仿佛在嘲笑他们的无能。

------题外话------

关于最近更新不定时的问题,夜临在这里说声抱歉,因为工作的缘故,夏天是旺季,从六月底开始就每天加班,过着无双休的惨无人道的日子,每次回来的时候都已经要**点了,特别是这几天,经常卡着凌晨发文,亲们等更新的焦急心情,夜临能理解,能早发的话,会尽量早点更新的,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mj14n.gonvc.cn/

北京赛车pk10玩法介绍www.cnkgl.com,人工智能在某些领域超越人类,说到底还是人类突破了自己,如何让更多人从突破中受益,才是人们最应当考虑的问题。昨他笑说:“从来都不是我说的,说有,大家拍拍手,说泡汤,又说好可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也不认为是挫败:“不用担心那么多啦,那是大股东在担心,我打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重庄时时彩开奖记录 鸿丰国际有限公司 河北快三号码和值推荐 吉林快三开奖直播 W彩票网的网址
赛车现场直播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145一肖中特 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