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一纸暖婚:顾小姐请签字> 171.开荤之后
顾以薇扶着腰下楼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了。

周伯正在餐桌前忙活,一看她下来了,脸上顿时有了笑意,

“顾丫头,醒了?”

顾以薇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走路姿势看起来正常,

“周伯,我早就醒了~就是又睡了个回笼觉。”

“行了行了,折腾了一晚上,都正常。”

“……”

瞬间,顾以薇的脊背僵了僵,是现在的老年人都这么开放,还是自己会错了意思,折腾什么?什么正常?

“来来,都是补气血的东西,先尝尝。”

补气血?她为什么要补气血?

在周伯满脸的关爱之下,顾以薇还是走到桌前,象征性的喝了两口。

身上的手机一响,她顿时感觉到得救了,得到了周伯的恩准之后,她缓着步子走到了沙发旁边。

“喂?”

“啊啊啊~以薇你看见今天的新闻了吗,昨天的婚礼照片!我要美哭了~”

话音还没落就听见对面季芳菲抑制不住的激动的声音,顾以薇沧桑的窝在沙发上,今天一睁眼她的惊吓太多了,哪还有空看什么新闻啊。

听顾以薇这边没动静,季芳菲的声音压低了些,

“我这电话打的,应该没耽误什么事吧?”

听着对面季芳菲那阴阳怪气的语气,顾以薇叹了口气,

“能耽误什么啊。”

“这新婚大喜的……想想我也不信,竟然要和周岑滚床单了。”

她这话说的简单直白,顾以薇听了,面红耳赤。

找不着理由反驳她,顾以薇就开始习惯性逃避,

“什么新婚大喜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状况,别胡说……”

“那你昨天醉成那样……啥事都没有啊?”

季芳菲的话里好像隐隐带着失望,顾以薇深吸了一口气,

“你打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代表亲朋好友慰问一下嘛,就稍庆祝你结束单身生活。”

“……”

“说真的,我本来昨天想和你喝两杯的,连你人影都没看见人家就说你醉的不省人事了,你试喝了多少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酒量。”

“宿醉成那样,今天醒的倒是早。”

顾以薇看了看时间点,莫名的有些心虚。她昨天要是真的不省人事也就算了,偏偏还有意识,就做了那样的事。

“喂?你还在听吗?”

“额……那个,我还是有点头疼,睡不醒。”

“那你先好好休息吧,我也就是来骚扰骚扰你,没什么事。”

“行,那再打给你啊。”

挂了电话之后,顾以薇仰倒在沙发上,彻底过上了修身养性的静养状态。感受着浑身的骨架和组装过一样,她不由自主的觉得面颊犯热。

窝在沙发上追了一上午电视剧,其实啥也没看进去。

直到中午时分,看见周岑从外面进来。他心情似乎不错,平日里冷冽的脸上有了些柔和的神色,远远看着,他身形欣长高大,一举一动都利落精致。

一如往常的白色衬衫解着两颗扣子,露出了分明白皙的锁骨,袖口处挽至手肘,连手都是修长白皙的。西装裤下两条修长的腿在众人之中格外显眼。

顾以薇看着看着,竟然又些许的恍惚,她是真的,跟这样的周岑结婚了。

自打进门,周岑余光中就看见窝在沙发上的女人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门口这边,他目不斜视,也故意不去看她,但嘴角的笑意却越发藏不住了。

“少爷回来的正好,午饭这就好了。”

周伯是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周岑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径自往沙发旁走去。

顾以薇赤着脚,将腿放了下来,坐姿也莫名的规矩了许多。

“好些了吗?”

他还是在她面前俯下身,保持着与她平视的样子和合适的距离,顾以薇抱着抱枕,察觉到身边的几个仆人窃窃私语的样子,面对着周岑这样突兀的问题,她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指的什么,

“好,好了!”

她纳闷自己在他面前说话怎么总是这么不利索,话落之后就挪了个位置,蹭一下站了起来。

本来是想跟着周伯到餐桌前准备吃午饭了,可把自己还“负伤”这件事忘了,猛然间站起来,其他的还好,就是那个腰,断了一样。

她弯了弯身子,想要扶住旁边的沙发背,周岑自然察觉到她的动作,眉头几不可见的轻蹙。

承受着周岑落在她身上的视线,顾以薇努力表现的平静,努力表现的自己其实一点都不疼,站起身继续往餐桌旁边走。

可经过他身边,还没走两步,猛然间,就被周岑打横抱了起来。

一下失去了重心,顾以薇差点吼出声,惦记着大厅内这么多人在呢,她生生忍住了。

没有过多的停顿周岑抱着她往楼上走,脚步轻快。顾以薇看着满桌的饭菜正离她远去,眸色越发不舍。

“周伯,一会儿叫人把午饭送到楼上。”

“额……好,少爷!”

顾以薇彻底放弃了挣扎,不敢看厅内众人的视线与表情,就垂首在周岑胸前,默默闻着他身上的清凉味道。

主卧房内,周岑轻轻将顾以薇放在了床边,然后就站在她面前凝眉看着她。

顾以薇警惕的看着她,本来她并不知道周岑要干什么,只是上楼时看到厅内众人暧昧的眼神,她就能猜的差不多了。她现在很清醒,昨天的事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

“很疼吗?”

这句话轻轻落在耳边,令处于防备状态的顾以薇怔了怔神,他的语气不轻松,甚至带着莫名隐隐怒意。

顾以薇知道他在指什么,恍惚的摇了摇头。

周岑却并没信她,下一刻竟然半蹲下身,伸出双手抚了抚她的腰。

“周岑我……我没事。”

她突然觉得自己反应过激,所以这句话前快后慢,声音也小了下来。

周岑脸上,却没有任何轻松的神色。昨天晚上,他已经很小心了,甚至她的声音稍大一点他都会停下来看看她的神色。而且两人都是第一次,他当时注意到床上的血迹,前前后后也不过做了三次,她竟然痛成这样……

不由的,他开始有些自责。

“要不要去医院?”

“医院?不用不用!”

开玩笑,她要是因为这种事去了医院,那面子什么的还要不要了。

见她极力排斥,周岑也没有坚持,

“那这两天就先在家里休息。”

“嗯。”

顾以薇看着他,竟然觉得这样的叮嘱和唠叨不像周岑的性格,却不由的觉得开心,连身上的酸痛也觉得轻了不少。

周岑终于起身,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恍惚的视线一眼就落在了她脖颈间的红色吻痕上。

顾以薇又被他吓得不轻,在顺着他的视线追究本源的时候,终于知道了他到底在看什么。装作毫不在意的,装作不经意间的,顾以薇拢了拢衣服的领口,有意挡住那个痕迹。

周岑轻咳了两声,默默走近了她几步。

她眸色慌乱,显然想多了。周岑只是伸出左手将自己的衣领翻了翻,露出了白皙的脖颈。

顾以薇的视线只到他胸前,此时却一抬眸就能看见他锁骨旁边的那个红色咬痕,在白皙的肤色上,异常清晰。

显然周岑有意想要给她看,看完了之后,他还毫无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同款。”

“……”

轰一声,顾以薇感觉到什么崩塌了。他什么意思,这总不能是她干的吧?

好像知道某人想要推卸责任逃避现实,周岑柔声细语,说的话不急不缓。

“我自己,应该是办不到。”

“?”

这是她干的?她怎么不记得?

】】】

婚后“幸福”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但似乎只有顾以薇是幸福的,不过两个礼拜的时间,她就已经快要被养的白胖白胖的了。每天美其名曰在家里养气血,顾以薇觉得猪起码有杯端上桌的用处,这两个礼拜以来她过得就没什么追求了,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尤其是在腰上的疼痛彻底好了之后,越发的肆无忌惮。

而因为新婚那晚用力过猛,周岑已经有两个礼拜没碰过顾以薇了。只是不管每天工作多忙,回家多晚,他都会偷偷溜进主卧房,躺在顾以薇身边。

周岑自己都觉得这是在给自己找罪受,每天晚上在床上躺着躺着就要去浴室冲个凉水澡。偏偏顾以薇对此并不自知,在刚开始的几个晚上周岑没怎么样之后,她就彻底放宽了心。有的时候还会不自觉的靠近周岑,躺在床上睡的那叫一个香。

一旦开了荤,就很难控制自己,周岑这两个礼拜,可以说在不断的挑战着自己的极限。

公司上层都知道,周总这几天的心情很不好,要是一不小心出了差错,那可能就要和自己的饭碗说再见了,毕竟周岑一向利落干脆,骂肯定是不骂你,直接转交人事部。所以连带着公司上层在内,人人自危。

对于周岑来说唯一的安慰,可能只有顾以薇能和他正常交流的事了。她似乎彻底放飞自我,与周岑之间的相处模式,渐渐变得和小时候有些相似,和谐共处,顾以薇话多,周岑话少。

这天晚上,周岑照往常一样给顾以薇打了电话,说晚上有应酬,应该是会晚点回家。

顾以薇也并未在意,轻声说了句好。

其实周岑很享受每天的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报告一下自己几点回家,就像寻常夫妻之间一样,也让他一次次的确信,家里有她在等他。

这件事一度把办公室里的徐灿吓得不轻,自家老板都要和那个女人报备行程了,他突然觉得自己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

此时周岑却并未急着挂电话,而是轻笑出声,

“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看……韩剧。”

周岑无奈笑了笑,

“那,要不要过来一趟?”

“……”

“只是场酒会,来的人也不多。”

“你让我去凑热闹?”

“嗯。”

顾以薇垂头看了看还穿着睡衣,赤着脚窝在沙发里的形象,一阵自我嫌弃,

“我就,不去了。”

“你前两天不是说想出来玩吗?”

又是玩这个梗,顾以薇向外看了看,正是傍晚,空气清新。又看了看眼前的电视,男女主哭了有一整集了,这点事还掰扯不明白,她开始有些动了心。

“而且这的甜品……”

“在哪我去~”

对于她这样的回答,周岑并不意外。

“我让老陈回去接你,不远。”

“好,给我二十分钟。”

挂了电话,顾以薇蹿下了沙发,直奔二楼的衣帽间。

有的时候在家窝久了,一说去哪玩,可能会激动的不能自已。就比如家养的二哈秋田,都是这样的。

二十分钟之后,顾以薇准时装备完毕,及腰的长发简单的梳了梳,随意的散至腰间。一身黑色及膝的短裙低调内敛,因为温度有些低,她又加了长款的女士西装外套,跟裙子的长度差不多。

一切准备就绪,跟周伯说了一声不用做她的晚饭之后,顾以薇拎包就走。

那边挂了电话的周岑嘴角的笑意还未彻底消散,这一幕让在旁边的徐灿看了,内心更加忐忑。心里纳闷这日子……顾以薇还这能跟自家老板这样的人过下去。

而他们旁边的几个家族企业的代表一看周总脸上竟然有了笑意,开始准备趁着人家心情好,走过来说上两句。

顾以薇再次给他发信息说到了的时候,周岑让身边的徐灿去门口接人。

徐灿面色惨然,他这一天天的不仅要充当助理保镖兼各种钟点工,现在迎宾的任务都交给他了。可能以后,老板娘的跑腿也非他莫属了。

心里说着不要,嘴上却很诚实,接受到指令,徐灿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当顾以薇跟着徐灿进了门之后,才觉得电话里来的人少什么的都是周岑骗她的,直到看见不远处站在吧台前的周岑时,她才快走了几步到了他跟前。

还没来得及说话,周岑递了她一瓶鸡尾酒。

顾以薇随手拿了过来,才倚在吧台前和他说话,

“你没告诉我这么多人啊。”

“是没多少啊。”

周岑轻抿了一口酒,墨色的眼睛看着她,里面有着玩味。

已经是晚上了,顾以薇本来就是奔着吃的来的,所以现在饥肠辘辘的她,自然没注意到周岑的眼神。

他叫她来,只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能让她喝点酒,家里人多没机会,那他只能把她拐出来了。他承认这样的方式不太合适,但再让他忍下去,他自认为办不到了。

此时面对周岑的回答,顾以薇蹙了蹙眉。这么多人万一有谁看到她跟周岑在一块,说三道四倒是没什么,把周岑今天的应酬和行程搅黄了可就不太好了。

毕竟她只是一时兴起,想出来玩玩。

“那这样吧,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去吃一圈,你要走的时候叫我。”

莫名的,徐灿的笑点被“吃一圈”戳中,也没忍着笑,直接笑出了声音。

周岑的表情很平静,但脸上细微的变化还是格外有意思,他看着顾以薇抿了一口香槟酒,这怎么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呢……

偏偏面对她这样“高效率”的办法,周岑找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反驳,尤其是在看到她已经在开始搜寻食物的眼神,周岑似乎更没有把握留下她了。

“那你……早点回来。”

“嗯,走的时候叫我~”

顾以薇径直走向了前面摆满了甜点的桌子,轻快的脚步暴露了自己内心的激动。

站在原地的周岑看着她彻底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后,转头看向还在憋笑的徐灿,

“很高兴?”

徐灿轻咳了两声,挺直了脊背,

“也……没那么高兴。”

那边顾以薇脸上漾着笑意,喜欢吃甜食的毛病,并没有因为年岁和时间的叠加而变化。不过随着时间变化的,可能只是她现在不会像以前一样那么明显的捡食甜品了。

记得有一次在周家宴会上,还有两个女人因为她的举止说她是混进去的,难免招了太多人的白眼。现在她即使会吃,也开始附于世俗,开始在意他人的视线。

她手里一直拿着一杯香槟酒,一路上走走停停,吃的时候也是小口进食。

这样任她挑选的感觉,比打包买回去自己闷在家里吃,要好的多。

在国外的那段时间,杨子昂一度因为发现了她这个毛病而责备她太过变态。

这样想着,顾以薇嘴角笑了笑,又抿了一口香槟酒。

“顾,以薇?!”

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她回转过头,一眼看见的,是站在她眼前的杨子昂。这么长时间不见,他并没什么变化,可能唯一的变化就是他现在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站在他旁边的女人顾以薇倒觉得有点眼熟,人家跟她打了招呼,她总要认真回想一下,

“吴……吴小姐。”

忘了叫什么,干脆拿万能词代替,反正她和她也不算太熟。

只是她纳闷,杨子昂这货怎么会跟她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不跟她联系,难道是忙着去谈恋爱了?

吴依依面上并没有什么善意,看着顾以薇的神色也过于轻蔑。

“介绍一下,这位是周氏集团总裁的夫人,姓顾。”

这话是对杨子昂说的,闻言,他终于抬头看着顾以薇,眼里的意味不明。

顾以薇看着杨子昂,好笑他们两人之间应该用不着比人介绍。

杨子昂也不说话,单纯的觉得这样的介绍她的身份对于他来说过于讽刺。

吴依依发现两人只是互相看着,也不说话,脸上隐隐有了怒意,径直挡在了杨子昂面前。在她眼里,这个女人刚开始还自称是周岑的助理,后来摇身一变就换了身份,当时不仅什么都没说,甚至连她的电话号码都欣然接受。但凡顾以薇当时拒绝了她留号码这件事,吴依依都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气。

所以她认定顾以薇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比如现在都结婚了,还这么盯着别的男人。

心里再如何厌恶,吴依依面上都没有显露分毫,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助理,害我白期待了呢……”

笑着说完这句话,吴依依视线幽幽的看着顾以薇,

“我的电话号码,顾小姐想必是早就删了吧。”

顾以薇自然不会忘了这件事,不过吴依依要是现在不说,她确实忘了。那次宴会之后,她将把号码给周岑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不是她效率低,实在是形势所逼啊。

现在打一开始就看出了吴依依的恶意,顾以薇只能以柔克刚,能躲就躲,

“怎么会呢,我给了周岑,他打没打我就不知道了。”

等等……这不太对啊,这比被她删了还伤人吧~顾以薇后知后觉的感到自己好像说了句挑衅的话,不由暗自感叹。还真是许久不出家门了,不能好好说话吗……

“那个,可能他一直在忙,所以……”

越找补越不对劲,顾以薇干脆放弃了挣扎。

总的来说在吴依依这,嫁给周岑就是她不对。

“没关系,这世道骗子多的是,也不多一个。”

顾以薇哭笑不得,确实忘了电话号码这件事是她不对,即使她记得这也改变不了什么啊。

“我有什么可骗你的?”

“懒得再跟你这样的人说什么!”

吴依依显然被气得不轻,碍于场面也说不出什么过分的话,瞪了顾以薇一眼,就重新揽住了杨子昂的胳膊,动作亲昵而自然。

“走吧,子昂。”

“有些话,吴小姐还是说清了好。”

顿了顿语气,杨子昂转身看向顾以薇,

“我觉得跟她挺聊的来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xinxi18.com/

北京赛车pk10怎么做代理www.cnkgl.com,  其中,就风速而言,气象资料显示,自1961年以来,京津冀年平均风速呈逐年减小趋势,减小幅度达37%,而年平均小风日数增加了64%。学生举报遭遇报复,这是教书育人的学校是不该出现的行为,学生举报,只是一种维护权利的路径,现在正规的举报途径竟然遭遇“非常规手段”,这让学生感到失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天津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报码室 华东15选5开奖 河南11选五开奖结果 排列五开奖号码
极速赛车xiazai 山东群英会开奖时间 易富彩娱乐 主管66六26 pk10软件平刷王 江苏7位数最新预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