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网游 > 圣途职迹> 第二百三十七章:一头成精的驴
头部受到撞击的骑兵站在原地摇头,刘天山大喊:“被晕了。赶紧杀马!”

晕眩只有不到两秒的时长,战马的血量被打掉近半。

骑兵没有不爱马的,清醒过来的士兵眼见自己的坐骑处境不妙,大喝一声就向背对自己狂砍战马的天山奇侠冲过去。

条纹长袍的汉子此时已经收起自己的毛驴,见卡勒玛克骑兵冲向天山奇侠,这人若无其事的伸出一只脚,将想要从自己身边跑过去的骑兵绊了个跟头。

这一跤摔得极重。金刚猫和天山奇侠站位相对,正好看到骑兵被摔出一连串的伤害累计,血量足足下降了两成!抬眼望去,那大汉正促狭的向自己眨眼睛!

“我去!是阿凡提!”金刚猫口中大叫,手上不停,紫武狼爪不停的挠在战马的肋巴骨上。

凤舞九天:“什么阿凡提?”

“那头毛驴的主人!”

几人都齐刷刷的斜眼望去,只见那个条纹长袍的汉子果然顶着个金光奕奕的名字:纳斯鲁丁!和别人不同,这个传说中的人名后边还有一个后缀:V!

纳斯鲁丁的名字在西域流传的极为深广。他以才智过人,思维敏捷,说话幽默闻名于世。他在长达几个世纪的时间跨度里横跨亚欧非辽阔的奥斯曼帝国各地云游旅行。人们甚至在巴库和大不里士发现了以他的名字撰写的世界各国游记。他的故事发源于突厥语的各民族中,如土耳其和乌兹别克斯坦,在几个世纪中,从中亚传遍世界各地,如中东﹑北非﹑波斯语区域﹑华夏的西域以及欧洲巴尔干国家。他的故事所描绘的各种社会状况、事件贯穿突厥语系人民从公元一千年到一千八百年的历史。各国人民也把许多有趣的故事和有教育意义的哲理寓言以阿凡提为名记录,使阿凡提的名字达到广为流传、家喻户晓的地步。此外,各国、各族人民根据自己的习惯,对他的称呼也有所不同:阿拉伯人称他是“久哈”或“纳瑟”,波斯人称他是“达尔维斯”,土耳其人称他是“纳斯鲁丁?霍加”,希腊人称他是“科贾?纳斯鲁丁”,阿赛拜疆﹑阿富汗和伊朗人称他是“毛拉?纳斯鲁丁”,毛拉的意思是“阿訇”或伊教教长。联合国曾经在1996年纪念过他,把那一年定为“纳斯鲁丁?霍加年”。

网络游戏中,很多玩家都喜欢用历史传说中的风云人物为名。游戏公司也无意打击这一点点无伤大雅的乐趣,为了把玩家和游戏中的同名npc区分开了,他们采用了一种常见而又有效的方法:当某个历史人物出任npc时,名字的最后,会挂上一个‘V’字后缀。

“纳斯鲁丁是阿凡提?”一见飙血不太理解。

金刚猫鄙视之:“没文化!阿凡提的字面意思是‘先生’,不适合直接拿来命名一个高级npc,所以这个加‘V’的纳斯鲁丁,只能是传说中的阿凡提!哦,你这样的粗鲁陋夫,当然不晓得阿凡提的全名是纳斯鲁丁.阿凡提!”

“我是忘了行不?我小时候可是看过《阿凡提全集》动画的!”

没人笑话他,因为卡勒玛克士兵已经从晕眩中醒来,看见自己心爱的战马已经被打得半死,直接开始狂暴。可惜的是,失去战马,这个兵的步战技能除了普通攻击,就只剩下一个重击、一个二连击,在配备了超级中红和各色紫武的七剑诸人面前,他除了死没别的出路。

打死这个骑兵,阿凡提已经不见了踪影。大家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凤舞九天很郁闷:“两个残血,两个半血,人家还没有用大招!这样看来,要想挂掉一个骑在马上的卡勒玛克士兵,我们四个人最少要挂掉三个!通知橙哥没有?”

“通知了。”金刚猫接口:“我是觉得以目前的等级是没法完成任务的。骑兵加税丁,足有八十人,去掉执行任务的,最少还有三四十号!单从这个数据来分析,我们最少要拿出一百五十个三十五级以上的玩家才行!佣兵团人员上限才八十!”

他嘴里说的情况,苏老大不是没有考虑。但是任务还要继续,时间也有利于玩家。七人在王宫前面的小广场集合。苏橙打眼一扫,外来户只有八个,除了七剑的佣兵小队,还有一个魁梧的大胡子站在一边。几十号本地人打扮的npc围在周围扮演吃瓜群众。

此时此刻,大胡子正不怀好意的打量七剑佣兵。

“放心吧苏老大!”金刚猫道:“你看看这个人的名字,眼熟不?”

不熟!苏老大对阿凡提的传说也没多少了解。

凤舞九天不喜欢这种吊人胃口的谈话方式,直接捅破窗户纸:“这个纳斯鲁丁,猫猫说就是传说中的阿凡提!”

作为在西域长大的孩纸,苏橙就算是不了解,也不可能不知道阿凡提是谁。这可是智慧的化身、正义的使者!和大家一样,苏橙也估计这位大胡子不会出卖七剑。

卡勒玛克人死了一个士兵,骑兵和税丁都是全员出动,将这八个‘外乡人’围在中间开始轮流盘查。七剑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而且大家此刻出示的武器都是自己的备用武器。一番检查下来,卡勒玛克人没发现什么破绽。

令七剑吃惊的是,这些士兵对大胡子很尊敬,非常礼貌的询问这位连毛驴都没下来的外乡人。

盘查无果,一个十人长来到这群外来人的面前:“我想,凶手一定就掩藏在你们中间。我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份证据。你们就在此地等候,我派人搜索,看看城中是否有其他人藏匿。你们祈祷吧,希望能有人因为隐匿踪迹顶替你们接受处罚!”

苏橙呛声:“我觉得没必要。您自己看看,您觉得我们能是伟大的昆吾尔汗手下骑兵的对手吗?我们若是杀了您的兄弟,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吗?还有,据我所知,城外不远就有一支十多人的队伍,都是和我们一样的冒险者!您不能为了抓住凶手,在没看到真凶之前就给我们安插罪名!”

“你的胆子很大!”十人长冷冷的扫了暮光勋爵一眼:“或者,你只是死驴不怕狼啃!我会派人到城外寻找你所说的人马。等着!”

一个十人骑兵小队被派出追捕勋爵所说的人马。

未得首肯,七剑也不敢离开这里。苏橙还在思谋脱身的方法,一头驴走来他的面前,驴上的乘客背对着卡勒玛克士兵给苏橙发来一个红色边框的文字泡:“一群傻瓜怎么可能看透智者的计划?”

在你的面前,我可不敢自称‘智者’,暮光勋爵赶紧给驴背上的乘客行了个抚胸礼:“我可没有什么计划。您才是真正的智者!您……您觉得一位智者该怎么计划这件事儿?”

纳斯鲁丁捋着胡子点头:“小家伙态度还不错。如果是我,且不管我会有什么计划,这些骑兵都是最大的绊脚石。花费些力气来称量石头的重量,总是会减少被石头砸到脚面儿的机会!”

“我可不想被石头砸到脚趾头。您有什么办法吗?”

“呵呵,不搬石头!”

“路上的石头,你不搬,我不搬,总会有人被绊倒!就算我现在搬不动,我也要试试……今天不行,明天或者能行。明天不行,还有后天……”

纳斯鲁丁摇头:“小家伙,你的脾气比我的毛驴还倔!你们没有太多的明天!”

你妹啊,这真是问题的关键!我知道我们还有时间,但是这点时间够不够真的很难说。这是目前这个任务最大的不确定性!苏老大祭出马屁大fa:“看您的样子,该是一位仁慈、智慧的长者!您一定会告诉我你在这种情况下能有什么办法吧?”

“你这个笨蛋。我想想啊,我的毛驴也许能给你出个主意!”大胡子把嘴贴到驴耳朵上,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老伙计,我听说你的蹄子能踢碎狼头骨!你看看,你能踩碎这块地砖吗?”说着话,纳斯鲁丁抽出一根长拐,点了点地面上的一块铺地砖。

这块砖嵌在几块地砖中间,别说踩碎,就是想撬起来也得费点力气。

毛驴载着纳斯鲁丁走到砖头旁,先用蹄子踩踩那块砖头,然后转移目标,不停的用蹄子刨砖头边上的另一块砖头,这是一块处于边缘的地砖,一侧就是泥土的地面。驴子刨开这块地处边缘的砖头,这才开始刨纳斯鲁丁指定的那块地砖,几下刨送,一踩砖头边缘,将砖头踩得翻转起来,倒下时恰恰和旁边的地砖搭成一个斜角。毛驴一蹄子下去,就将这块原本镶嵌在群砖中间、貌似牢不可破的地砖踩成两半!

完成任务,毛驴昂头发出‘昂昂’的大叫,透出一股不可一世的王八之气。这简直就是一头成了精的驴!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168333.net/

北京赛车稳赚技巧www.cnkgl.com,据日本《每日新闻》12月17日社论称,通过今年5月的索契会谈以及9月的符拉迪沃斯托克会谈,安倍首相强调称已经感觉到打开领土问题局面的希望,对12月的历史性会谈寄予了很高的期待。而对职位颇有渴望的罗姆尼等人,最终还是被特朗普放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9虹app下载安装 时时彩软件计划手机版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8开奖网app 2018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香港彩票开奖结果 彩票控平台是真的吗 快乐8开奖直播 安徽十一选五最大遗漏数据 湖北快三当前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