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网游 > 圣途职迹> 第一百八十二章:血战到底(二)
来不及了。想要应对骑兵冲锋,除了就地结阵利用长枪或弓箭被动防御,就只有骑兵对冲一条路。努尔不会结阵,他想要发起对冲,也需要时间排出一个差不多的尖刀队形才行。怎么办?跑!先拉开距离,然后往右手一拐,就能和西面的吾拉孜拜汇合。努尔带头,一群马匪就调转马头就开始奔逃。几个来不及备鞍,骑着光背马的马匪被别克一一追上挑于马下。

众匪徒都看到了来人的凶残,当先的大个子,一个人就已经挑翻了好几个兄弟!这一队人马足有十几个啊,打不过,还是赶紧逃命吧!

马匪们不知道,这十几个巴图尔,只有当先的别克有骑战技能。他们更不知道,前方的狼群已经严阵以待,坐等血食上门。

在苏橙的呼喊声中,别克慢慢降低了速度——眼看土匪们一头扎进密密麻麻的狼群当中,他只觉得头皮发炸,勒转马头,见七剑丽人团的几位‘勇士’早就掉头往回跑了。

剩余的两伙儿马匪已经逼近烽火台,尚未合围,这边一十二骑人马践起漫天的黄土冲了进去。

七剑杂牌军出击战果不详,但已确定解除了土匪的合围战术。己方唯一的损失就是安琪拉的宠物飞鹰逃离主人鸿飞冥冥。

吾拉孜拜的猎鹰飞回,巡视之下也发现自己的一路人马被狼群吞噬。那三十个人原本就不是他的主力,所以他也不以为意:“乃孜尔,看来这群穷鬼有点战力,也不打算逃跑。你去把沙狼的人喊过来,咱们需要集中力量,才能减少伤亡。”

四十二个马匪在烽火台一箭之地列阵以待。

敌我力量的差距大幅缩小,苏橙仍不敢掉以轻心。玩家有装备的优势,现在逃跑难度不大,需要考量的是牧民的安全。

狼群的助攻被别克看在眼里,他对暮光.橙语勋爵的态度也由欣赏转变为尊崇:“勋爵,您能不能再次祈祷?狼群在外,我们在内,对马匪来个反包围?”

苏橙把望远镜递给别克:你看看狼群在干嘛!

马匪在绝望之下也爆发出相当的战斗力,给狼群造成不小的损失,至少有二十只余头狼被马匪击杀,还有不少带伤的。此时狼群正在大嚼马匪和战马的尸体。别克在望远镜里扫了一眼,差点吐了出来。他也知道,吃饱了的狼群是无法被利用的。

设施完备的烽火台易守难攻,就算是面对大批敌人撑不了太久,也能造成敌人数倍于己的损失。这就很容易对敌人形成鸡肋效果:打了不划算,不打掉又如鲠在喉。眼下这座,却是连门都没有的残破建筑,是否能扛得住马匪的攻打,只能看坚守门洞的人是不是拥有足够的防御力量。

吾拉孜拜一声令下,十几个马匪打开马鞍后的毡毯遮护自身,纵马向门洞冲来。

牧民的弓箭基本失效,只有凤舞九天的魔法攻击击落了两名马匪。所幸门洞窄小,只能容两名马匪同时展开攻击。苏橙和别克两人,一人一杆长枪就能守住。安琪拉、声声曼、IM寒冰三人站位稍后,一边用手nu射击,一边看护好两人的血量,治疗术、绷带、冰盾、水盾轮番施展,倒也周全。

烽火台上的人已经无法用弓箭射击处在门洞下方的马匪,除非探出身子从箭垛外发动。远处的马匪也不含糊,一箭就将一名探出身子的牧民射落烽火台下。余人不敢使用弓箭,就开始搬起早已备下的石块、土坷垃隔着矮墙向下投掷,一时间也砸翻了数名马匪,搅乱其攻击的队列。

吾拉孜拜看在眼里,握拳一挥,攻城马匪纷纷下马,集成一小团,簇拥在门洞入口,推挤着前方人员向内涌入。

苏橙和别克虽然斩杀了数名马匪,也挡不住这么多的人蜂拥而上的推挤,被瞬间挤出门洞。

IM寒冰叫到:“闪到一边!”挥手激发十几枚冰锥,全数射向门洞。门洞狭小,十余名马匪全部中招,血量齐齐下挫,就连走避不及的苏橙,也被一枚冰锥打掉数十点的血量。别克的冰盾尚未失效,倒帮他扛下了两三枚冰锥。阿飞、金刚猫、金刚芭比、一刀两断不敢怠慢,立时插到两人和马匪中间,连续斩杀数名残血马匪,将剩余的五名马匪赶出门洞。

吾拉孜拜见第一波攻击失败,撮唇一声唿哨,想将剩余的马匪召回,又被台上的凤舞九天点名射杀二人。

强攻不行,据点的鸡肋效果更加明显。只是手下死伤太多,吾拉孜拜已是骑虎难下。看着七剑丽人团将十来具马匪的尸体叠在门洞外围作为防护,就连这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老牌马匪,眼皮都跳了几下。以他的经验,牧民可没有这么‘残忍’!

有点意思暂时接替苏橙的职务展开布防,他才不管什么风俗习惯,一边把马匪的尸体摞的整齐结实,一边吼叫几个牧民:“挖点土来,沿着尸体堆成土墙。等会儿你们都要趴在这里射箭的!”

趴在土堆上和趴在尸体上的感觉绝对不同。牧民们互相看看,都加快速度,一会功夫就在门洞外堆起半人高的‘土、尸’混合结构防护墙。

Npc忙着搭建防护,玩家也没闲着,挨个摸尸,金银自己藏着,武器、护甲、箭支则统统交给牧民,叮嘱他们一一换上:“捡好的用!死了就回不去了!有了?拿着备用!”

马匪暂时按兵不动。七剑开始商量对策。

有点意思:我呢,是个退役军人。对打仗有点心得。我觉得马匪现在有三个选择,一是等待有利时机。二是等待援军。三是想困死我们。我们有两个选择:死守和突围。突围的话,牧民的战斗力不够,死伤会很多。死守的话,我也担心会有别的变数。大家觉得怎样?

当下的情况,马匪的战斗力依旧占据优势,最好的战术是坐等防守者出外野战;七剑和牧民则据有地利,最好是坚持防守。双方若是按照实际的战斗能力分析,坚持对自己有利的打法,则谁能坚持的更久,谁就会获得胜利。但是玩家进入秘境,是有自己的目的,若是在某处呆的时间过久,对自己在秘境中的实际收获会有不利影响。

苏橙道:“你是不是忘了咱们有援军的?狼群也同样很难攻入烽火台,袭扰在野外宿营的马贼则方便的多!我想,我们不用坚持的太久!”

金刚芭比也有自己的主意:“我们挂在这里,探索秘境的任务就无法完成。可以设法叫牧民在前面扛着,我们突破包围,继续前进!”这妹子粗心大意惯了,都没看到别克也来到左近,正在聆听大家的商议。

见别克的脸色发黑,苏橙笑道:“大个子不用担心。这支队伍,我说了算!我没有抛弃队友的习惯!大不了挂在这里!”

金刚芭比吐了下舌头:“别克大哥,我们是有任务的。对不住啊!既然队长坚持,我会和你们一起战斗到底的!”

别克脸色稍好:“你们远道而来,能对抗马匪,作为本地人,我们已经感激不尽。有为自己的任务保存实力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算不上自私。我也不想兄弟们去和别人拼命——可是,你不去拼命,我不去拼命,到最后大家都只能任由马匪宰割!难得我们现在有胜算,我不会勉强大家,也不会责怪谁。谁叫这里是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

“大家想过没有,如果马匪集中到烽火台的北方,等狼群消耗完这批马匪的尸首,就会把我们当做首先攻击的目标?”付诸东流提问道。

“且战且看吧!”苏橙对此也无能为力。

付诸东流一语成谶。黄昏时分,马贼开始向北方撤出约三五里的距离,狼群则向前逼近,将整个烽火台包围起来。

战死在马贼手里,牧民们或可接受,丧生狼吻却不是大家都能面对的。见牧民的信心摇动,别克也唉声叹气无所作为,苏橙提枪而起:“我来吧!大家安心休息!”他披上狼尾围脖,端坐在门洞下方,紫色长枪横于膝上,自顾自开始修炼生命之火。

狼群缓步逼近,到了离苏橙只有数十步的地方才停了下来。一头格外高大的雄狼自狼群中走出,歪着脑袋看着苏橙,对烽火台上十几把瞄着它的弓箭手nu视如不见。

这头雄狼不知何故,仅仅是蓝色品质的npc。以狼群近百头数量的规模,这个等阶似乎有点低了。见雄狼有点踌躇的样子,狼群中顿时响起三两声威胁的低啸。

苏橙抬眼望去,之间狼群中还有三狼头格外高大的雄狼,正紧紧的盯着狼王的一举一动。难道,这头雄狼是刚刚接任狼王的职位,地位还不够稳定?

一念及此,苏橙的眼睛眯了起来。

注:巴图尔,英雄。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dnmc5.sqlnvc.cn/

玩北京赛车的经历www.cnkgl.com,说自己已经感冒快一个月了,先去药店自己买了感康,吃了一个星期也没见效果,还是不停流鼻涕,打喷嚏。该剧讲述了清朝名臣于成龙为民做主、为民请命、为民除害、为民造福的一系列故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彩票走势图制作 电子游戏 议论文 北京pk10高手赌法 长期 双色球开奖号 时时彩如何规避长龙
上海福彩今天快三开奖 群英会开奖走势图今天i 领彩票被彩票员工杀害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 棒球卡特球怎么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