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十大魂魄>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眠之夜...
    五日眨眼便过去,光崖不负两位师傅的期望,一举突破到姻缘王!两位老人都露出欣慰。

    渐渐落下的红日,光崖熟悉又陌生。缓缓收敛的姻缘之力达到了前所有未的浓郁。

    “小子,时日虽短,喝...我们,要离开了。”月老叹息一声。

    “月老...”光崖上前,神色有些慌忙。

    “我知道你小子想问什么,放心,老头子我还没活够,要死也不会拖上老明。”

    光崖一听,才松了口气。

    “小子,缘家一事,现在还不是你能对抗的,避而远之才是上策。等冲破不死境中阶,乃至高阶,你说的话,对远古世家,才有足够的分量!”明老笑了笑提醒。

    “弟子明白!”

    “至于缘家的时空月潭之秘,每逢丑时都有迹可循,相信噬千魂肯定知道。毕竟,万年前,那个叫灭天的,对缘家来说就是无尽梦魇。”月老传音告知。

    光崖牢记在心,点点头。

    “小子,快回去吧,不然,你那几个冤孽媳妇闹腾起来,可会有不少人遭殃。”明老戏说道。

    “两位师傅,多多保重!后会有期!”

    “行了,不要婆婆妈妈,快去吧。”月老笑道。

    “是,弟子告辞!”

    看着光崖渐远的身影,明老带着笑的脸慢慢沉下来,久久望着。好一会儿才开口:“我们也该动身了,老月。”

    “这份恩情,我怕是这辈子也还不了,老明...”月老语气低沉,苍老的面庞衰老几分。明老摇摇头,似乎不在意。

    随之,两大姻缘帝悄然消失,缘分城再没人知道他们的行踪...

    光崖姻缘境界有提升,实力自然更上一层楼,突破到姻缘王已经是进步神速!

    虽说没有学会两种新的因缘法,没有练成多少姻缘古术,心中明晰了“天涯牵心”的修炼之法!完整记下另外两大神术口诀,更重要的是,在两大姻缘帝牵引下,他对自己姻缘理解更精深。

    回到缘分城的楼阁,光崖深吸口气,缓缓推开门,试探般望了望。本以为要面对四女怒火中烧的可怕神色,没想到,三人现在聚在一桌,神色严肃地讨论着。

    “四位大小姐,我回来了!”光崖小心出声问道。

    “你终于回来了,快快坐下,正好都有要让办的事。”小噬千魂率先开口。

    “崖儿,听我说,‘一线牵’两日前传出消息要拍卖东西。”花奇儿神色慌张,拉他坐下。

    “有什么古怪吗?”

    “拍卖东西,在俗世中,借由抵物作换,来谋得钱财之法。当然,对修士来说,也是获取宝物,圣器的好方法。不过,此次居然要拍卖神彩花奇蛇的七彩古蛇皮,现在懂了吧。”瑶雪说完便撇过头,不再过问。

    “光崖...一线牵发来邀请函!”鬼魅儿递给光崖一封精美的书信。

    他看了看书信之外:请女皇大人亲启...

    冒昧来信,望您恕罪!

    吾等知晓,魅皇忙于两大势力事务,无心过问,故不便打扰。不料,神藏宝物丰厚,拍卖在即,贵客亲临,乃告之,呈上“帝”信,盛情相邀。

    随之,备上“帝”字雅间恭候大驾...

    一线牵

    书信后,便是一张紫红纸片,上面龙飞凤舞一个“帝”字!

    “如何发现你的行踪?”光崖看向身旁的鬼魅儿。

    鬼魅儿看了看他:“或许是之前,我们相遇,在场的客人传出去的。”

    想了想,光崖点头:“有可能。不过,单从他们描述,便能猜出你的身份,一线牵实在不简单。”

    “魂魄界最大的两个商会,情报当然广泛!”小噬千魂解释道。

    “对了,小花为何想拍下‘七彩古蛇皮’?”

    “我不想先辈遗物,作为他人谋取利益之物,联手夺过来,好不好?”花奇儿语气软弱下来。

    “这么说,古蛇皮很重要?”光崖问道。

    花奇儿连忙点点头。

    小噬千魂闭目不语,她对光崖了如指掌,也清楚他怎么想。

    “既然如此,便一起夺下来!”光崖思考。

    花奇儿高兴露出笑,鬼魅儿看着光崖,并未多话。

    “光崖,可要想清楚,一线牵号称‘到手不到手,缘分看你有’和‘万千坊’同样是遍布各地的大商会。一旦得罪了,发出追捕令,就是永无止境的追杀,为了张破蛇皮,值吗?”

    “我身上也没有多少魂源晶,更不用提魂源芯,要拍下来,肯定不可能。除了抢,就是偷!”光崖无奈回道。

    “魂源芯...我有。”鬼魅儿看向他,笑了笑。

    当即,鬼魅儿随意划开空间,取出两个透明“袋子”,一眼看去空无一物,实则和物储间相同,包含了空间。

    一个“魂渊袋”应该有五十万魂源芯吧。

    光崖瞪大眼,鬼魅儿随手就拿出一百万魂源芯。

    “不够?我再...”光崖拉住她手,鬼魅儿惊讶看着,他摇摇头:“魅儿你是十鬼皇,要掌握幻游海一部分兵力。该以大局为重,魂源芯都留着,如今和两大势力已经是针锋相对!”

    “光...崖...”鬼魅儿呆呆望着他。

    “尽管按照自己的意思行动,不必顾虑。虽说现在还自不量力,但我一样会保护好你!”光崖镇定看着她淡红的双目,实则心中冷汗直冒,不敢看三位姑奶奶的眼神。

    “嗯...”鬼魅儿乖乖点头,随手收起两个“魂渊袋”,红着脸轻笑。

    “喜新厌旧。”瑶雪冷冰冰看着他。

    光崖:“瑶雪,哪的话,我只是不想魅儿再为我...”

    “她为你,我就不是为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无奈苦笑。

    小噬千魂插话道:“只怕你们联手也没有这个实力。此次他们拍卖的可不止大花蛇的破烂蛇皮,还有很多至宝。听说都是各方势力,从殿亭山的神藏中千辛万苦找出来的。你觉得众人都垂涎的东西,护卫会少?就我猜测,不死境不会少于二十个,战王境更不知有几百。”

    “照此说来,确实要从长计议。”光崖思考着,突然看向小噬千魂,露出坏笑,慢慢靠向她,笑了笑道:“娘子一直在拐弯抹角,想必早就想好奇招了。”

    “不要问我,我不会帮她。”小噬千魂转过身。

    “对了,千魂,刚刚你不是也说有事,是什么?”光崖问道。

    小噬千魂转过身来,冷冷道:“我想让你杀一个人。”

    “噬千魂,果然暴露你的本性,想让光和你同流合污,我决不允许!”瑶雪接道。

    “同流合污?小光雪,这叫夫妻同心,大计攻心!”她调笑道。

    看着两人又要争吵,这五天鬼魅儿已经见怪不怪了,光崖无奈道:“怎么一回事,短短五日,又是暗算,又是要夺回七彩古蛇皮...”

    “还要想办法得到那株万年的‘幻星古茸’!”瑶雪连忙接话。

    光崖:“一个一个说!”只能静静等候她们的话。

    “哼!你以为我和这条蛇精一样,只顾自己什么一族先辈的古遗,那个人,现在不除,会对你产生大威胁,必须先下手为强。”小噬千魂冷哼道。

    “万年之久的幻星古茸早已具备灵性,修炼化形,要是能抓住,炼化成圣药,瞬间便可增长数倍魂魄之力,更快突破不死境。你也可以早日到极黑暗光冻天,我们早日团聚。”

    “这,这蛇皮是其中一味药,是最重要的药引...”花奇儿小声道。

    “原来如此,我早就听闻,神彩花奇蛇一生中都少有蜕皮,遗留下来就更是少之又少,原来都用到迷惑男人的媚药中去了,难怪。”

    瑶雪也一言不发看着光崖。

    “我便为你们打探消息。”鬼魅儿最后开口。

    “眼下之际,你们一个要暗算,一个要夺得七彩古蛇皮,一个要得到‘幻星古茸’。虽有魅儿相助,但高手众多,要一起完成,十分困难。”光崖沉默考虑,四女一直盯着他。

    “很简单,做出取舍,只要你开口,我们也不会反对。三件事,只做一样,有鬼魅儿在,把握更大!”小噬千魂看向另外两女。

    三女缓缓点头。

    光崖看了看她们有些失落地目光,便不再考虑:“小花不想先辈遗物沦为谋利的私物,是对先辈的尊敬;瑶雪想夺得幻星古茸是为了我。千魂,你还没说,到底让我暗算谁?”

    “冤家路窄,古琴阁主——仙羽。”小噬千魂冷冷道。

    “是你之前提过的。”瑶雪淡淡道。

    “不错,天的事,她的祖上多少应该有遗留,难免她看到你会想起,这个女人阴狠毒辣,不免利益驱使。率先出手,敌人在明,我们在暗,正是大好时机。而且,你是十大魂魄,这个女人肯定会用见不得人地手段拉拢利用。”

    “我看是你耿耿于怀,小肚鸡肠。”花奇儿不善道。

    光崖不语,露出淡笑。

    “光,还是你来选,完成一件。我们也更有把握全身而退。”瑶雪提醒道。

    沉默瞬息,

    “既然如此,我就选都完成!”他语气自然回答。

    四女愣了愣,神色相似不相同。

    “十大魂魄正是打破一次又一次的不可能才造就永世英名,何况这点困难。既然你们想去做,我定会全力以赴辅佐。”他无所畏惧地笑了,“现在我们先商议,如何夺得七彩古蛇皮和幻星古茸。趁逃走之际,暗算仙羽。”

    四女对视一眼,默默点头赞同...

    夜深人静,总算计划周密。随之,问题来了,光崖在谁房间打坐,照此情况,他也没了倦意。

    “我们都只是小孩子,肯定守着我们!”瑶雪理所应当回答。

    “谁会对小孩子起恻隐之心,反倒我可以和崖儿共同参悟!”花奇儿连忙打断。

    “我怕你参悟出其他的事!怎能让你如愿!”小噬千魂不悦回道。

    “我境界高,可以陪光崖,教他参悟!”鬼魅儿也接话。三女突然愣了愣,同时想起一件事。

    “糟了,她没有发誓立约!”三女心中同时大叫。

    “鬼魅儿你境界最高,不...不用光崖保护!”

    “对,你已经达到不死境高阶了...”

    光崖模样死气沉沉,喃喃自语:“大哥,我错了。当年不该把你拒之门外的。现在老弟逃也逃不掉,哭也没法哭。”

    “反正雅间旁的厢房够大,你们一起睡,我守着不就得了?”话毕,光崖目光扫视四女,皆是惊讶、怪异的目光。

    “怎么?”

    四女异口同声道:“做梦!”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panghonggang.b2b.huangye88.com/

北京赛车开奖号码图www.cnkgl.com,同时,注重用前瞻的、世界的、高端的视野,创办《主题阅读》《本刊调查》《高端访谈》等品牌栏目。全书全面系统地刊载了唐山市2015年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方面的情况和资料,为社会各界和广大读者宣传唐山、认识唐山、研究唐山、建设唐山提供全面、系统、准确的资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四肖中特三期必开一期 赛车在线彩票5分钟开奖 湖北11选5 天津11选5app下载 时时彩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客服端 福建快3 湖北十一选五玩法 地图导航我的位置在线 香港赛马会直播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