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十大魂魄> 第一百零二章 没缘便连线
    “姻缘红线,乃是每个人情感的导向。好比人与人的关系,错综复杂,有血亲,有恋人,有朋友,有仇敌...血亲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改变的最牢固的姻缘,一生一世注定是相缠不相连;朋友则是姻缘红线之间相遇,并无关联的擦肩而过,我们常说的多年不见,形同陌路,正是姻缘红线淡化疏远所致;至于婚恋,就是最复杂也最神妙的关系了...”光崖认真给两人解释,他们似懂非懂,神色怪异。

    “那,小女没有姻缘的意思是?”叶庄主猜测道。

    光崖有些无奈:“恕晚辈直言...叶姑娘,一生也遇不到与她相连、缠绕的姻缘红线。”

    “怎么会这样!”叶夫人大惊失色,有昏阙的征兆。

    叶庄主赶忙扶着她,大声道:“快,快扶夫人休息!”

    叶夫人立马醒神,挥手阻止,“等,我要听陈公子说完。”

    光崖点点头,接道:“叶庄主,叶夫人,世人的姻缘,血亲不可变,不必深究;而朋友可能有远大影响,却也只源于后天自我品性、气度的修养,以及个人为人处事,也不必强求;而姻缘却关系到自己一生或是下一代,甚至就算结合,并非就可一帆风顺,相连不断,变数太大。所以远古圣贤都非常重视,而且,从古至今,凡间就有“媒婆”一职,想必两位都很清楚。”

    两人点头认同,他们不知道找了多少次媒婆为女儿做媒了。

    “她们就负责简单的‘联姻牵线’,单纯靠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两家,创造契机,让两人见面,其实结果往往不尽人意。得其下,则是一拍而散,再无关联;得其中,则是一方看对眼,苦苦追寻,始终不成,最终可能各方压力,无奈在一起,终日闷闷不乐;得其上,一见钟情,彼此相识,相伴到老,但这种结果,可谓少之又少。‘媒婆’并未修得姻缘之术,只是让暂时不得姻缘的两人,随意组合而已,至于姻缘红线是否真心相连,不得而知,实则未起到真正的‘牵线搭桥’作用。”光崖一口气将月老交给他的道理说了一遍,重新体会到,若是两人无缘无份,迫于家族或是联姻压力,将是郁郁寡欢的结局,终生苦闷,甚至化为一扑黄土也哀怨不得其愿。

    “那,姻缘术可以改变?”叶庄主听完,沉思片刻问道。

    “这便是姻缘术的神奇之处!”光崖笑了笑。其实他心里没底,看不见摸不着的“姻缘红线”,如何才能正确相连,不过,光崖相信月老绝对有这个本事。

    便在这时,月老和叶柔纤走进来,她低着头,神色略带哀伤,月老则是平淡如常。

    叶柔纤缓缓走到叶庄主夫妇面前,下定决心道:“爹,娘,女儿要重学礼仪!”

    两人瞪大眼,平常大大咧咧的女儿,对这些丝毫不上心,甚至厌烦,怎么关心起这个。

    “叶庄主,叶夫人,一月之后,自然会有人来迎娶令千金。”月老笑了笑道。

    “月老前辈出手了!”叶夫人满脸笑意,掩饰不住地喜悦。

    “请问是哪家的大少爷?”叶庄主赶忙问道。

    叶夫人用手肘推了推他,月老之前说女儿没姻缘,现在有就不错了,还诸多要求。

    “这个...我也和令千金说了,她愿意改变自己。虽说不是什么大家少爷那般英俊潇洒,但也尚未娶妻...只要改过自新,算得上门当户对。柔纤,药我让陈光过两天给你送来。”月老笑了笑。

    “多谢月老前辈,陈公子。”叶柔纤鞠躬谢道。

    叶庄主夫妇赶忙鞠躬拜谢月老,拿出数千魂源石、金银珠宝答谢,月老笑笑摇头拒绝,叶家主尴尬苦笑,无奈连连施礼,目送两人。

    ...不多时,月老和光崖便离开了叶家。

    光崖很好奇,月老到底如何说服叶柔纤的,便开口询问。

    月老早知道光崖会问,便回答:“世人醒悟之时,无一不是对往昔的悔恨。你以为她天生就那副模样吗?”

    光崖摇摇头,不明白月老的意思。

    “她也从双十年华过来,联姻至今,无一成功,自然越来越失望,加上本来容貌、声音不同于一般女子,身心早就疲惫不堪,自暴自弃。不过,我相信她始终会为父母考虑,不希望见叶家后继无人,父母晚年忧伤的郁郁而终,光这一点足以。何况,世间哪个女子不愿找到如意郎君?”月老笑了笑。

    “原来如此。”光崖恍然大悟,笑了笑点头。

    “小子,看事不要看得太表面,很多时候,十有**不顺心,换个角度去考虑,才可能豁然开朗,突破局势。做事如此,做人也一样。”月老笑着提醒道。

    “是,弟子谨记!”光崖鞠躬道。

    “好了,不必拘束!只要把黄三的姻缘与叶柔纤牵连上,让叶柔纤把药服下去,自然水到渠成...”

    “药,什么药?”光崖茫然问道。

    “叶柔纤模样算不上丑,但她的声音你不觉得有问题?方才看了看,果不其然,她受到一股瘴气侵扰,说话粗矿难听。她说几年前,出去游玩时遇到了妖兽,侥幸逃脱,回来却遗落下这个毛病。城里大夫知道病因,开了很多药也治不好,久而久之,就放弃了。老头子有不少不错的药草,合理搭配熬制,多喝几次就没事了。”月老解释。

    光崖点点头,两人便迈向黄家大院。

    不多时,便到了。黄家院子比起叶家大了不少,家族四周不少护卫,周围人都靠得远远地。偶尔有认出月老的人,知道月老要去黄家也没有打扰。

    “黄三,老头子我来了。”月老突然说道。

    “啊?”光崖惊道。

    “啊什么啊?我身份都暴露了,他还不乖乖出来迎接。”月老不悦道。

    “可,要是欧阳家的人为难...”光崖想起月老昨天的话。

    “靠你对付欧阳家肯定不行,他们还不敢开罪老头子我,这个面子还是有的。”月老笑了笑。

    月老用的正是光崖昨天说的法子,只是他实力薄弱,而且一旦暴露身份,将会引来杀身之祸。而月老身为姻缘师已是登峰造极,连超级世家都不得不重视,不敢轻易得罪,解决起来,效果自然不同。光崖恍然大悟,唯有不断磨砺实力,不断强大,才能做到某些事!

    “咯吱...”大门立马大开,黄三等人恭敬地站在门口,笑呵呵地看着月老。

    “月前辈,黄三恭候多时,您老...”黄三赶忙奉承。

    “阿谀之言就不必了,听得怪恶心。”月老毫不客气回道,“是是是。”黄三笑嘻嘻回道,跟着进去。

    “陈公子不要介怀,我昨日喝醉酒,不清醒,希望您不要往心里去,呵呵...”黄三赶忙给光崖赔不是,说完使了使眼神,昨晚两个家仆也赶忙上前来下跪道歉,又呈上不少宝物,和一些年份不错的药草。

    “不必了,两位请起吧。”光崖看也不看,平淡道。

    月老点了点头,看向另一处,冷笑道:“黄军,不必躲了,出来吧。”

    黄家主猥琐在墙柱后面,被这么一叫,尴尬走出来,惊慌之际才说道:“黄军见过月老前辈,昨日我三弟不懂事,望您...”

    “废话一大堆,先把绿家人放了。”月老不耐烦道。

    “是是是!”赶紧命令道,“还不快去把绿家主他们请出来!”几个下人便飞快跑去,黄三见状立马一同前去。

    “嘿嘿嘿,月老前辈还有什么尽管吩咐!”黄家主陪笑道。

    “下次再让我见到你们在熙攘城肆意枉为,就换个家族。”月老不悦道。

    “是是是!晚辈必定严加管教。”黄军汗流浃背。

    “谁!”光崖感到魂魄之气的波动,月老不动声色。

    顿时,几个身着灰衣的中年人从屋顶下来,带着敬畏之色,恭敬道:“晚辈见过月前辈。”

    光崖感到,这几人都已经达到了还灵境,难怪黄家轻易就铲平了绿家。

    “果然昨日通知了欧阳家。也罢,回去告诉你们主人,熙攘城我罩着!”月老冷哼,不等几人答复,拂袖间,几个灰衣人便被吹飞出去。

    黄军吓得满头大汗,低头不语,几位强大的还灵境高人,被月老轻描淡写就扫出门外。

    “雕虫小技,可还有啊?”月老也不怒。

    “不敢,不敢,晚辈知错!”说着,他便跪下。

    “我这次来,你可知为何!”月老审问般,吓得黄军不敢抬头。

    “晚辈愚昧,还望月老前辈明示。”他赶忙回话。

    说话间,黄三正带着绿家人出来。

    见他们没有受伤,月老也没有过问。

    “其一,欧阳家出于什么原因辅佐你们,打压了绿家,相信你或多或少清楚,如实交代,决不能纵容他们。绿家也必须恢复,你可有意见?”月老直接道。

    “没有,没有。”黄军连连点头。

    绿家人眼中放出光芒,露出喜色。

    光崖感到奇怪,月老之前只说成全绿夕姻缘,现在为何多此一举?

    “其二,自从黄家独大,熙攘城不少姻缘发生变故,不少人的姻缘都被打散,这点你可知道?”月老露出厉色,问道。

    黄军低头沉默不语,月老冷哼一声。

    “其三,我帮你三弟选个姻缘,他现在姻缘红线混乱,若是不趁早解决,以后不得善终。”

    黄三大惊,不得不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确实与纨绔子弟无异。

    “多谢,月老前辈!月老前辈恩同再造!”黄三磕起头来。

    “有因必有果,你的所作所为,自有轮回,现在诚心改过还来得及,否则不光殃及自己,更会给黄家带来毁灭性打击。”月老严肃教训道。

    “是是是,晚辈受教了。”黄军磕头道谢。

    “恩,起来吧!”月老满意点了点头,见他面带欣喜起来,才接话:“已经帮你把姻缘定下了,以后好好守住熙攘城,不要再出入青楼了。”

    “啊!”黄三愣了愣。

    “怎么,不愿意?”月老皱了皱眉。

    “不不不,我这是...高兴,是...兴奋,是...欣喜若狂。”越说脸色越是煞白。

    “那就好,坐下,我帮你牵连姻缘...”月老便开始施展神通。

    光崖看着月老施法,感受到他运转的姻缘之力,回忆月老传授的“天涯牵心”。

    蓦然,绿家的小女儿,少年向光崖、月老磕头道谢。

    “多谢公子,月老前辈出手相救!大恩无以为报。”

    光崖赶忙扶起两人,笑道:“两位快快请起。”

    “多谢公子了,救了我们绿家。”一个相貌英俊,略显消瘦,年龄约莫二十的年轻男子磕得头破血流。

    “绿公子,叫我陈光便是,起来说话。”光崖赶忙拉他起来。

    “不敢当,在下绿文慕,陈公子,还有一事相求。我有一个大姐,一年前...”绿公子着急道。

    光崖笑了笑,打断道:“文慕兄,大可放心,此次正是绿夕姑娘托师傅来帮忙!”

    “夕儿没事!”绿家主紧邹的愁眉,舒缓不少...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jm.58fenlei.com/

北京赛车pk10技巧755518稳赚www.cnkgl.com,治暑热烦渴、泻痢:取鲜蔷薇花10朵,与绿豆、各100克煮粥,待粥熟后,下鲜蔷薇花10朵,白糖100克,稍沸即可食之。蔓荆子的祛痰作用优于牡荆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海南飞鱼怎么玩 3d开奖 贵州快3直播 032期特码资料 极速飞艇平台
pk10冠军五码走势规律 网球比分捷报网 历史记录 网易时时彩开奖号码 天津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