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魔幻 > 大修天>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追逃
“圣魔殿?”项禹神色一动,下意识的瞥了那乌云一眼,朝中年灵修问道:“你认得这名魔修?”

中年灵修撇了撇嘴,哼道:“在下仅知道此人唤作任彦,乃是圣魔殿锻灵境魔修,与本族倒有些来往。”

“是他。”项禹心头一跳,怪不得自己觉得那气息有些熟悉,原来竟是此人。

项禹自然没有忘记,当年在荀岳峰煅兵室中,他曾亲手斩杀了那任辉。而这一切,也全部被任彦看在眼里,若非那时有朱天鹏与高子鹤等人将他拦住,自己早已丧命多时。

想到这里,项禹的脸色立时便沉了下来。虽说他不知道任彦为何会来到弥罗族,可一旦对方发现自己,绝对会是他施以杀手。

只心念一动,项禹便当即遁光一卷,遁速陡然猛增了数倍,直往殇仲等人所在的煅兵室化光而去。

中年灵修只是一晃身,项禹就已经遁出了十几丈远。他不禁奇怪,这项禹适才还好端端的,为何突然似逃命般的远遁起来。

就在这时,那远处的黑云也急速逼近,而其中突然传出一声厉喝,然后呼啸声大作,携卷着浓浓黑云,往项禹遁走方向急速追去。

“不好,难道这位项道友与那任彦有何过节?”中年灵修这才明白项禹为何要遁走了,他心脏剧烈跳动,脸色阴沉,暗道:“若这项道友被任彦所杀,自己便是失职之罪,到时也绝对没有活路。”

他犹豫了一下,又瞅了瞅已经渐渐逼近项禹的黑云,当时便做出决定,忙从袖中取出一枚玉符,放于嘴边低语了几句后,赶紧一抖手,玉符化作一道流光破空飞去。

然后中年灵修牙关一咬,同样纵起遁光,在后紧紧追赶了上去。

那黑云速度奇快无比,须臾间便接近了项禹,且从中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名中年男子的身影,正是那圣魔殿的任彦。

图氏族曾差人前去相请,邀他相助煅造大鼎。可任彦一直对项禹,以及高子鹤等人怀恨在心。

但却因对方乃是煅神宗中人,大派的威严他也难以抗衡,而无论是项禹,亦或是高子鹤,在煅神宗均地位不凡,更是难以下手。

当时图氏族使者前往圣魔殿,他满心的烦闷,根本无心理会,是以连面都懒得见,便直接将其打发走了。

但前不久,他却听到消息,图氏族居然邀请了煅神宗玄修,前往图氏族驻地相助煅造神兵,而随性之人中,居然正好有那斩杀任辉的项禹。

当日项禹在他眼前将任辉头颅斩下,可以说让他恨之入骨,方一听到这个消息,任彦便立即前来了此地。

而他刚路过这里,就恰巧遇到项禹从雷山区域返回。

任彦心头冷笑,眼中充满了杀意,今日势要报弑子之仇。

他瞅了瞅十几丈远处,正急速飞遁的项禹,面色一狠,蓦然袍服一抖,一股黑色玄光当即飞卷而出。

那玄光好似黑炭,至一个盘旋,须臾间变作了一头数丈长黑色大蟒,只把脊背一弓,“嗖”的一声,眨眼间就出现在项禹头顶上空,然后张开血口獠牙,恶狠狠的凶猛咬下。

“砰”的一声,项禹上边身子一下被黑蟒咬中,然后一甩头,竟直接将其身躯扯成了两半。

只是那被扯断的身躯,并没有泼洒出一滴鲜血,反而一个模糊后,居然彷如泡沫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幻影!”

任彦神色一怔,一转首,只见在七八丈外,项禹又再次的浮现出来,且他将肩膀一晃,背后竟凭空冒出一对乌黑羽翅来。

那羽翅只是猛地一扇,项禹便一下出现在了二十余丈外,且速度骤然激增,居然几个呼吸间,便已遁出百丈有余。

任彦虽知晓项禹有些战力,但却没料到他竟还有这般神通,当时惊怒不已,将黑云一卷,将遁术全力施展起来,对项禹穷追不舍。

中年灵修原本还想追上前来,只是二人的遁速远不是他能够相比,不多时,便被甩掉了影子。

他跺了跺脚,一脸的焦急之色,眼珠一转后,当即方向一变的飞去。

……

项禹瞥了一眼身后紧追不放的任彦,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

这任彦进入锻灵境多年,当年连高子鹤与那冯天齐二人共同出手,也能够平分秋色,可见战力颇为强悍了。

一旦真被追击上来,项禹能够活命的机会却是不多的。

不过,项禹虽脸色难看,但心中却并没有丝毫慌乱。

这玄光翼极是玄奥,纵是那任彦遁速惊人,短时间想追击上来,也并非那么容易的。

只要他能够在此期间内,赶至殇仲那里,有殇仲这位战力强大的师兄保护,任彦这个魔头也不敢如何。

念头一定,项禹当时运转体内元气,疯狂的往玄光翼中灌入。

那玄光翼立刻光芒大盛,展开数丈之广,呼扇之下,项禹身形好似鬼魅一般,于虚空中时隐时现,穿梭不定,速度奇快无比,即便是紧追在身后的任彦,也不由得惊愕连连。

他已然将遁速提升到了极限,但也只是渐渐的追击上一些,可若真想赶上的话,却不睡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不过,任彦心中杀意有增无减,今日势必要将项禹斩于剑下,是以发起狠来,体内魔气狂涌而出,化作一头数丈长魔蛟,紧紧的在后追赶不下。

二人一追一逃,很快便遁出了数十里之远,而项禹则眼睛一亮,因为殇仲等人所在的煅兵室已经就在眼前了。

他刚要一提遁光,往煅兵室所在的崖壁上落去,却忽觉脑后恶风袭来,心头一跳,赶忙遁光一闪,往旁侧挪移出数丈远去。

“嗤啦”的一声破空声响,一道黑色剑芒在项禹适才所处虚空劈斩而过。

然后那黑色剑芒一个兜转,复又化作一道黑芒激射而回,悬浮在任彦身前。

项禹单手掐诀,背后玄光翼当即收敛起来,然后面色凝重的瞅向了任彦。

他认得任彦身前那把黑色飞剑,正是那对魔蛟剑中的一把。这任彦为了对付他一个筑灵境玄修,居然将本命神兵都放了出来,看来是非杀他不可了。

“看你还往哪里逃?”任彦目光凛冽的瞅了项禹一眼,冰冷笑道:“今日任某便取你项上首级,祭奠我那惨死的侄儿。”

说罢,他摒指往身前一点,“刷”的一声,那魔蛟剑当即劈斩而出,速度犹似电闪,须臾间横跨了十数丈距离,往项禹头顶疾速劈落下来。

项禹感受到那魔蛟剑上的披靡剑气,心头不禁一跳。但他双眉一挑,却没有丝毫畏惧,大喝一声,天惊剑胚当时便由他顶门中跳跃而出,一个盘旋,化作一道金色剑芒,径直往那魔蛟剑上冲杀过去。

顿时,半空中响起两声金铁交击的铿锵之音。

那天惊剑胚只是初入天级品阶,而魔蛟剑则为天级上品之列,相较之下,自是能够分出高低来。

不过,天惊剑胚中蕴藏的惊龙之气,却正好克制魔修。

那魔蛟剑乃是魔道神兵,魔气浓郁,两把飞剑方一拼杀在一处,天惊剑胚中的惊龙之气便被立时引动。

随着一声高亢的龙吟,天惊剑胚竟陡然间变作了丈许长蛟龙之形,只尾巴一个搅动,魔蛟剑便被登时击飞出二十余丈远去。

任彦吃了一惊,忙将魔蛟剑召回,有些难以置信的瞅向天惊剑胚所化的蛟龙之形。

“神兵化形?”任彦难以置信的惊呼道:“只有圣级神兵才有可能幻化出形体。况且,以此人仅仅筑灵境层次,根本不可能有这个能力。”

但他此时已经杀红了眼,袍服一抖,又放出一把飞剑。两把魔蛟剑当时便齐齐破空飞出,直奔半空中那淡金色蛟龙劈去。

而在那蛟龙之形出现的同时,项禹亦感到极大的压力。

他体内元气彷如奔腾的洪水一般,急速的消耗着,只这些许时间,便几乎已消失了近半之多,即便有灵元之晶提供灵气,却仍旧无法支撑。

若再这样下去,恐怕他尚未被任彦所杀,便已被剑胚吸成人干了。

虽说这天惊剑胚化作龙形后,威力陡然狂增了数倍,但也不能继续催动了。

想到这里,项禹心念一动,那蛟龙之形便又恢复了剑胚之体,然后一个兜转的没入了他顶门之中。

紧接着,项禹袍服一抖,星魂剑冲杀而出,只是一个模糊,当时化作九把星魂飞剑,似黑色惊虹一般,分作不同方位,奔任彦凶猛的劈下。

“剑势!”任彦见汹汹劈下的星魂剑,先是一惊,但马上冷哼一声,肩膀一抖,体内玄光飞卷而出,只是往四周一个涌荡,便将九把星魂剑全部格飞出去。

然后他嘿嘿一笑,手掌虚空一挥,黑色玄光骤然分裂,化作了九只玄光大手,分别抓向一把星魂剑。

项禹心头一惊,就要催动法决将星魂剑收回。

可那玄光大手却奇快无比,“砰砰”的一阵闷响,居然将九把星魂剑全部掌锢起来,任凭他如何催动,却根本无法从中逃脱。

任彦冷笑道:“原来只是蕴含了剑势的飞剑罢了,在任某面前,根本上不了台面。”说着,他一招手,就要将九把星魂剑夺下。

但就在这时,却传来一阵破空之音,一片剑气毫无征兆的劈落下来,且直接将九只玄光大手绞了个粉碎。

“什么人!”

任彦脸色一沉,脸上尽是冷冽之色,往旁侧一处虚空瞅去。

只见那里正站定着一名中年男子,他神色冷峻,双手抱于胸前,眼睛微眯的望着任彦,眼底充满了冰寒之色。

此人正是发现外间变故,及时出手相救的殇仲。

项禹见殇仲赶到,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忙手中法决一掐,将星魂剑摄于手中。

虽说适才星魂剑被任彦捕获,但并没有受到损伤,便收入了灵种袋,然后朝殇仲拱手道:“殇师兄,此人便是任彦。”

“任彦。”殇仲闻言,瞥了任彦一眼,冷声道:“你便是那个夺取本宗赤火弩,更是将荀跃峰上品煅兵炉毁掉的那名魔门玄修?”

“然也。”到了这个时候,任彦也没有再作分辨的心思,不过他看向殇仲时,心里却不禁打鼓起来。

当日于神兵认主大会之上,任彦便见过殇仲一面。虽只是远远的瞅过几眼,但同为剑修,他自是能够察觉到对方身上剑气凌人,战力定然在他之上,是以此时相见,让他感到极大的压力。

“你是何人?”

殇仲脸上看不出喜怒,淡然道:“李老祖门下弟子,殇仲。”

任彦神色一凛,似有些惊愕,道:“你就是殇仲。”

他似是听过殇仲的名头,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

“不错。”殇仲仍神色冷淡,哼道:“任道友乃是本宗老祖下令需抓获之人,且今日又欲对殇某师弟不利,殇某却是不能留你。”

任彦面目一狞,厉声道:“这项禹杀了任某侄儿,与任某乃是死敌,难道殇道友非要与任某作对不成?”

“笑话。”殇仲冷笑道:“项禹乃是殇某同门师弟,你若欲对他下手,便是藐视殇某,更是对我煅神宗挑衅,而结果只有一个,那便是‘死’!”

说罢,殇仲体表剑气外涌,更是于头顶之上凝聚出一把丈许长剑锋,似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刃,让人心中发毛,只远远望去,便为之胆寒不已。

任彦自是感受到了殇仲浓浓的杀意,而他心念一转,如交起手来,自己的确没有多少获胜的把握。

但此时杀害亲儿的项禹就在眼前,心中愤慨,是以犹豫不决起来。

正当任彦难以抉择之时,远处虚空却飞来一道遁光,且很快便来至一行人近前,随即遁光一敛,从中显出一名老者来,正是图氏族族长图天海。

适才图天海接到那中年灵修传讯,待得知其中内情后,不由得惊愕不已,生怕会引起打乱,是以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虽说他不清楚任彦与项禹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怨。但项禹一行人尚在自己族中,且正在煅造大鼎,是决计不能出现任何差池的。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0599.qeo.cn/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怎么看www.cnkgl.com,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机关共处理38人,其中立案查处17人、组织调整21人,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7200余人、谈话函询4500余人次、组织处理2100余人。学术研究和学术话语体系的建设中,不能“药方只贩洋人丹”,也不能“药方只贩古时丹”,而是要勇于用实践的炉火,炼出时代新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吉林快三跨度 九州彩票手机客户端 足球比分直播500 辽宁十一选五历史记录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利澳国际登录网址 一定牛甘肃快三下载app 新疆喜乐彩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值选 双色球选号聪明组合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