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江笠(重生)> 52.莫道人生有重来
本章为防盗章, 晚点会更新正文,刷新可看,如有不便, 请谅解!  晨光熹微,窗外北风飒然,枯草簌簌。在这一亮一响之间,江笠已在木床上辗转了好几个来回。他正跟三年缠绵病榻养成的赖床习性做斗争。

今时不同往日, 现在自己可不是那个能睡到日上三竿的江大少爷, 而只是竞陵城边境小村落中一个落拓茕茕的教书先生。

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等奇事,自己居然死而复生。

此时距离他离世已有一年之久。

这身子的原主人名叫江轻舟,江笠搜寻记忆,只知其自小身体不好,患有心悸之症,故而性情孤僻阴郁, 只与一个老妪相依为命,不与他人往来,老妪去世后便独自一人生活。

此地地处偏僻, 前有山匪马贼,后有走兽怪禽, 民风更是淳朴彪悍。对读书人倒是敬重。因此江轻舟能够独自拥有一处屋舍不被打扰,平日则是靠着教村中少年郎读书维持生计。因为他少与人往来,课业授毕便夹书走人, 以致前些日子半夜猝然心悸病逝, 换了江笠这个假蕊子都没有人发现。

说到江轻舟的相貌, 江笠第一次看的时候真是吓了好大一跳!

铜镜中的男子年方十七,生的格外清俊,头戴礼冠,穿一袭青衿对襟湖色儒袍,望之便是谦谦君子——跟少年时的自己竟有六七分神似!

江笠有种重返弱冠的错觉,但他查看了现在这副身躯,胸口并没有昔日的胎记。

江轻舟只是一介儒生,体内连一丝玄气都没有,也是让江笠大呼郁闷。

江笠原来生于南方四城之一的银雁城,过往对于北方竞陵城皆是耳闻,只道北方因黄沙漫天,草木枯肃,有北漠之称。

北方有三城,其首便是竞陵城。竞陵城内盘踞有四大势力,皆是刀口饮血之徒。在追求温良恭谦让的南方人看来,北漠人实在过于好勇斗狠了。其玄气多以刚猛威武着称。每年南北方斗武便可见一斑。

挣扎半天,做了无数心里建设后,江笠终于成功起了身。重获新生已有三日,他以身体不适为由拖着没去上课。今日已是期限,避无可避。虽然没做过教书先生的活,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认真细致地给自己梳洗了一番,他套上层层叠叠的袄襦,把几本旧书往腋下一夹,便举步出了温暖的屋舍,垂头丧气地赶往学堂,准备好好忽悠一下那群少年郎。

前边是一处露天院落,门前栽了几丛沙地柏作为护栏,里头地面都是铺了泥石的,摆上几只木桌,便也算个简易学堂了。

少年学子都是十三四岁的年纪,个个都生的虎头虎脑,体格强壮。**个少年郎本是笑嘻嘻地互相笔划拳脚,对问功课,一见江笠出现在门口,立刻纷纷噤声,有模有样地正襟危坐起来。

他们这先生向来最是最严厉,扰了他讲课便要挨手板子。板子是旱木藤条拧成的一股,抽在手心能让一个孔武有力的成年人犯哆嗦。被先生抽了还不能打回去,他们才不吃这个亏。虽然先生这课实在无聊,真不如让他们往沙地上舞刀弄棍来的快活。

江笠一抖前摆,盘腿坐在案前。众学子立刻屏气凝神,提防他突击检查功课。

江笠哗啦啦地翻了下那几本书,随口问道:“今天讲什么?”

没人回答。

江笠随手一点:“你说。”

被点名的少年名叫赵小虎,这孩子当场就吓白了脸,也不知先生对他有何仇恨,只能战战兢兢地回道:“南,南北,玄气凝结差,差,差差异!”

江笠惋惜地看了少年一眼。这孩子是口吃儿童吗?可惜了!

糟糕!答错了!赵小虎心中哀嚎一声。其他众少年纷纷面露不忍。

眼看一场抽手心大刑即将来临,坐在首座的江笠却毫无预兆地起了身。

“南北方因气候,环境,风土等不同,玄气凝结法自然也不同。”江笠好似全然没有察觉这群少年郎的心思,只自顾自地说道。

他少年时便是众人眼中修习玄气的奇才,在大部分同龄人还苦苦挣扎在玄士六七阶之际,他便已突破九阶桎梏,一举达到玄师之列,成了银雁城内高手榜上唯一一个不足十五岁的玄师。不仅如此,他在诗词歌赋,医学药理,机关谋略等方面亦有造诣。银雁城地下城防机关便是他的手笔。

自废玄功,卧病三年中,他无所事事,更是遍览群书。因为天资聪慧,往往能窥一斑而见全豹,所以百家功法之妙,亦能揣度体悟。如今的他,对玄力的掌控和玄魂的领悟早已远超常人。

可惜他自己现在这副身子,不知道为何总是无法成功凝聚玄力。气息运行中好似总要受到一股强大神秘的力量阻滞。

而且还时常忍不住的想要——

“咳咳咳!”

咳几声。

江笠一边掩嘴轻咳,一边暗暗翻了个白眼。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这个江轻舟也是个体虚病弱的啊!

难道要他以后当个理论大师吗?那不得被某个势力绑了关小黑屋被迫传经授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没有足够力量保护自己之前,太招摇可不是件好事。

想到此处,江笠便潦草地将南方玄力基本凝结法讲了一通。都是书里有的东西,他不过是照本宣科。

江笠到底没真正接触过北漠的玄力凝结运行方式。讲完南方玄力情况后,他便点了赵小虎的名:“你玄力几阶?”他一眼看出赵小虎气息凌然于其他少年之上。

赵小虎飞快道:“回先生话,小子玄士四阶!”

江笠点点头:“手递给我,然后运行玄力我瞧瞧。”

赵小虎不明所以,见先生面上淡淡的,也不知是喜是怒,只能照做。

他在众目睽睽下站起身,将手递给江笠,然后破釜沉舟似的一闭眼睛,在身体内运作起玄力。

江笠低头,全身心集中在手心。只觉一股细细水流如山泉冒出,泉眼逼仄而水流湍急,在那脉络中走得又急又锋利,颇有疾风骤雨之势,但很快削弱,显是后劲不足。

江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难怪人们常说北漠玄力霸道,一个四阶玄士尚且能迸发出此等锐意,若是一个玄师,玄王,玄皇,甚至大玄尊呢,岂不是一个照面便可一击制敌?

不过凡事皆有利弊。后劲不足就是北方玄功最大弱点。所以北方少有持久战。

可惜赵小虎毕竟只有玄士四阶。若能有个玄师让他研究一下就更好了。

江笠收回手,对赵小虎道:“不错,颇有建树。”

赵小虎本是惴惴不安地“揣摩圣意”,忽然听见先生表扬自己,简直不敢相信。一直到回到自己座位上,他还晕晕乎乎的。其他学子都向他投来惊讶羡慕的目光。

江笠最后总结道:“世间功法虽各有玄妙,终归是万变不离其宗!”

说完,见少年郎们都是似懂非懂,江笠心中莞尔,摆手道:“好了,大家开始练字吧。”

少年郎们便窸窸窣窣取出字帖,开始伏案临摹。

江笠百无聊赖,托腮望着白蒙蒙的天际叹了口气。

虽说前尘如旧梦,繁华转头空。恩怨与功过,留待后人说。但他本就是俗人一个,就喜欢体体面面,漂漂亮亮地活着。再者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他可不甘心一辈子当个庸碌苟活的弱者。所以他现在得好好想想,怎么冲破体内阻滞诡气,把自己的玄气修炼出来。在此之前,还得准备些必要的保命手段。还要去找找他家斩钰。也不知道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少主,这个书生当真就是江大侠的后人?”

这边江笠神游天外,还不知对边山头上,他的所作所为正被两个陌生人看在眼底。

两人皆是身材高大,腰配长刀。额头扎一条暗红长带,身着玄青色劲装,手腕脚踝处皆绑赭带,脚蹬长靴。这是竞陵城芜地堡特有的装束。

此二人隐藏气息身形观察江笠已有片刻。

说话的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他望着江笠暗暗点头,心道此子年纪轻轻,没想到还有这等气度。

只是江大侠当年何等威风人物,堂堂江玄王,在北漠可谓声震八荒,谁能想到其独子江轻舟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听说这个江轻舟是由江夫人的乳娘带大的。长于妇人之手,生于穷乡僻壤,难怪啊!

自家少主打小就是个桀骜不驯的主,如今被家主从千里之外火速召回,只为跟这么个书生成亲,也不知道此刻少主心中作何感想。他担心这文弱书生收不住自家少主那颗不羁的心。

大汉讨好道:“少主,我瞧书生也好,年纪小,没见过世面,性子静,听话,好管束嘛!”

如此一寻思,好像还有不少优点呢!

仿佛察觉到随从的心思,从方才就一直抱臂不言的青年稍微偏过脸,露出一副俊美得几乎邪气的完美侧颜,冷笑道:“尚不知秉性如何,不要妄下定论。”

而且,这小子长得也太像银雁城里头那个家伙了,看着就让人不爽!

别蜂起正掀起门帘准备出去,闻言硬邦邦地回道:“干嘛,关心我?”

江笠温和地笑了笑:“我关心你,不是应该的吗?”

别蜂起愣了愣,一甩门帘就出去了。

一会儿后,他端着碗米香浓郁的米粥钻进帐篷。

一把将瓷碗搁到江笠案前,他歪嘴斜眼地威胁江笠:“再挑三拣四的,我就——”

“你就怎么样,打我?”江笠眉宇一挑,似笑非笑。

别蜂起牙一咬:“老子睡了你!”

睡他?江笠微微眯起眼睛,缓缓颔首道:“好啊。”他的脸上,是一种堪称莫测高深的微笑。

别蜂起的耳尖霎时便红了起来。不肯去接江笠的话。

江笠碰了碰那瓷碗,温度居然恰到好处。吃到嘴里不觉烫嘴,咽进肺腑只觉周身舒适。

“二公子真是体贴呢……”

“知道就好!”

别蜂起气哼哼的,又忍不住悄悄勾起嘴角。

哪知江笠又来了一句:“客套之言,万勿当真。”

别蜂起跳起来!指着江笠半天,一迭声只咬牙切齿地说“好”。

忽然转身就往床褥走去。

他先是四肢大展霸占了整个床,想了想,又侧过身背对了江笠,把棉被整个抱在怀里,翻身时还故意弄出很大声响。

“小书生,我告诉你!你现在应该好好想想怎么求我,否则待会你就没有被子盖了!”

江笠笑吟吟地喝他的粥,喝完了便慢条斯理地看起书来,完全不搭理他。

见自己无论怎么翻江倒海瞎折腾,江笠连一个眼神都欠奉。别蜂起感到非常不高兴。

这时已经月上中天,夜幕清明辽远,明星稀疏,万籁俱寂。耳边只听到呼呼风声,侍卫巡夜走动声,和篝火烧得枯枝噼啪的响动。

别蜂起等了半天,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赢不了江笠手中那本书,顿时气得牙痒痒的。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此时的他已经是魂魄状态。他看了眼床上的自己,对江笠道:“小书生,虽然我已经进阶玄王,但为了保密,在家里一直忍着不敢试手,刚好现在出来了,不如你陪我出去,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试试手?”

“好。”江笠便阖上书。

别蜂起见江笠这么好说话,反倒狐疑了。

“我说出去,你就跟我出去?外边可还下着雪呢!”

江笠穿上自己的狐裘大衣,又戴上一顶白狐毡帽。回头温柔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你我之间,不必计较这些。”

别蜂起那颗心脏立刻不争气地狂跳起来。

“你……那我们走吧!”

帐篷有前后门,方才别蜂起布置巡逻时,有意把侍卫都安排在前边。这时两人就悄悄从帐篷后门钻出去,掩人耳目地往后边林子走去。

林子中也是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偶尔露出几点黑色树桩。一片片小雪花在夜风中零零飘落,宛如蝴蝶翩跹。还未落地,便已消融无声。

江笠置身其中,举目远眺,只觉万物枯肃,天地浩大,让人不自觉地心荡神驰。

他静静闭上眼睛,感受雪花落在脸上那点点针刺般的凉意。忽然忆起少年时桂臣雪送给他的那场花瓣雨,然而心中已再无初时那种悸动。

别蜂起跟江笠并肩站在一起,悄悄地侧过脸看江笠。

就见雪光映照得江笠雪白面颊艳若桃李,灼灼其华。一身素白长袍与山川同色,乍然望见,宛如谪仙。

别蜂起忍不住勾起嘴角,柔和了目光。

他在心中喃喃自语道:这才是真正好看的雪吧,小书生。你在我身边看雪,我在雪中看你,这样多好……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store.dili360.com/

pk10北京赛车大小技巧www.cnkgl.com,水煎服,每日1剂。茵陈的水浸液及精制浓缩浸液(去除及未去除挥发油的两种)对急性胆囊插管及慢性胆囊瘘管犬均有明显利胆作用,推测其有效成分可能是水及醇溶性物质,而挥发袖的作用则可疑或较弱;但也有报道,从南京茵陈中分离出的挥发油,对豚鼠有利胆作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养殖业什么最赚钱 广西快乐十分最后一码 吉林快3直播上银狐网 上海快3开奖号码今天 陕西11选5软件
河南快赢481网 广东11选5计划安卓 北京pc28预测软件 天津11选5遗漏任6 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