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陋俗之扎纸人> 第275章 无咒路《十八》
    站在两排干尸行列中央,笼罩在闷燥的环境里,这一次我运转体内的“气”,终于感应到“戈青山”体内微弱的生命脉动,不过时断时续,及其模糊,几乎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我确信这的确是一个有着一丝生气的老人,刚才他一定施展了戈家秘术,改变声音轨迹,让人辨不清他的方位,按理说,这种可以算是“成精”的老人,不应该这么防备我们?

    难道。

    他也有一个暗中的可怕敌人?

    收起扎纸刀,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和老人不足一丈距离处,与他对面而立,疑神疑鬼的老鬼,却是没有走过来,在身后几米停驻,他脸上的表情带着惊恐,不安地前后观望。

    戈青山道,“年轻人,我想此刻你心中一定充满了疑惑吧?”

    我点头说道:“是的,简直难以想象在无咒路深处,这片茫茫群山中会有这样一座恐怖的大殿,我可以问您一些问题吗?”

    瘦成皮包骨头,看着油尽灯枯的戈青山,沙哑道,“可以,你尽可提问。我已命不久矣,心中的秘密此时若不说出去,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道,“当年,就您一个人闯进无咒路?”

    戈青山谈了几口气,望着旁边一具具枯黄腐烂的干尸,道,“不是,我们一共三人!”

    我道,“戈老前辈,那他们是谁?”我指了指旁边的干尸,这些干尸穿的服饰,几乎都是近现代的,确切点说是建国后的服饰,不是古人。

    戈青山回道,“后来者,误入此处惨死的人。”

    啊?

    这一次,确实白女无常开口,“有这么多人进入无咒路?”

    戈青山道,“很多都不是正常人,大部分得了绝症,或者是病入膏肓的人,在临死之际,闯入此处,想要获得一些机缘造化然后强行续命,可惜,天不遂人愿,一个个还是在不甘心中死去了。”

    我道,“三个人开拓了无咒路出入口,除了您,还有谁?”

    戈青山道,“年轻人,你一路跌跌撞撞来到这里,已经遇到了他们两个。”

    我一头雾水道,“谁?”

    戈青山的脸上,出现一缕诡异笑容,道,“躯壳尸仙,还有无咒镇的鬼镇长。”

    身后,老鬼冒出一句,“戈老前辈,他们两位,在当年都不是宵小之辈吧?”

    戈青山道,“他们名声很大,一个是北方鲁家的鲁天涯,一个是南方毛家的毛复生,在当年,都是灵异行内数一数二,属于泰斗级别的人物。”

    又是鲁家的人。

    身后,老鬼又冒出一句,“那个恶贯满盈的鲁大,带领一支队伍,冒险进入无咒路,鲁大的目的计划,不会为了寻找他的爷爷鲁天涯吧?”

    戈青山道,“当年,我们三个在破塔附近,意外觉察到情况,发现了无咒路踪迹,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恩怨,最后联合起来,开辟了一条通道,我们三个一齐进入,无咒路上鬼怪离奇的景象,对于普通人来说忌讳莫深,对于我们而言,则相当于一个巨大宝藏,尤其是,在发现了卧龙、冢虎等两个庞然大物的踪迹,如果能收服其中一头,阴曹地府都能闯,意义重大,也就是从那天起,我们之间出现了裂痕,开始互相猜疑,然后相互咒骂,最后反目为仇……”

    按照戈青山的说法,他们三个进行了一场大战,足足持续数年的生死战。

    期间,三人都各自突破了“狱卒级”的道行。

    晋升到“狱将级”后,大战更是石破天惊,不死不休后,原本合作的三个高人,沦落到无比惨烈的结局。

    毛复生死了,化为厉鬼,聚拢无咒路上的孤魂野鬼,建立无咒镇。

    鲁天涯也死了,可是临死前,将自己的一魂一魄,强行封在腐烂的尸体,开始陷入无边无际的沉睡,直至被我唤醒,变为一个暴戾杀戮的人形凶器。

    戈青山道行更胜一筹,没有死,却也只能不生不死苟延残喘活着。

    听完后。

    白女无常带着一脸质疑道,“戈老前辈,按照年纪算来,现在的您,已经有百岁高龄了吧?而且之前受过很重的伤,您真能一直活下来?”

    戈青山道,“所以……我时间不多了。”

    白女无常又道,“这座殿,是你建造的?”

    “不是,本就存在无咒路上,我只不过一个匆匆过客。”戈青山也不隐瞒,继续说道,“女娃子,你不会以为,这些死尸都是我杀的吧?”

    白女无常道,“戈家的秘术,我也略知一二。”

    其实,我也听戈坟说过,他们家族有一门秘术,可以换血延命。

    望着两列触目惊心的干尸,恍然间,我生出一种不祥预感,这些死于非命的人,很有可能,是遭到坟头师戈青山的毒手?被吸干了血液?

    “哐!”

    阴森森的殿宇内,忽然响起一声颤动。

    戈青山望向后边的石门,那是唯一的出入口,道,“鲁天涯……他来了!”

    “吼吼吼……”

    古殿颤动,同时间,死气沉沉的山谷内,也骤然响起了巨人鬼奴愤怒的嗷叫,那些沉睡的巨人鬼奴,看着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也够灵敏的?..

    北方鲁家的鲁天涯,正是那个恐怖的躯壳尸仙。

    “咔咔咔……”石门外,响起一阵摩擦骨骸的寒音,不多时,一个苍老尸音断断续续传了进来,“戈青山……我知道你在里面……鸠占鹊巢……占了阴神巢穴……还有巨人鬼奴保护你……好大的本事……不过……你躲不了的……当年的恩怨……你要用命来还……”

    地面震颤,是那些巨人鬼奴出动。

    紧闭的石门外,没有了动静,鲁天涯应该被巨人鬼奴驱赶出了山谷。

    古殿里,气息无比压抑。

    骨瘦如柴的戈青山,如一个真真正正迟暮之年的“坟头师”,凸显万年的孤寂、落寞,“诶……鲁天涯的性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白女无常却是道,“戈老前辈,您现在的状态,赢不了鲁天涯?”

    戈青山道,“他临死前,自封一魂一魄,而且还运转了鲁家一门邪术,加上沉睡这么多年,道行不同往昔,对付不了。”

    我道,“要不这样,驱使那是几个巨人鬼奴,让他们当护卫,护送我们离开?”

    戈青山摇头,道,“他们是阴神的鬼奴,不会听我的号令。”

    我立即道,“阴神……是何方神圣?”

    戈青山道,“不知道名号,只是道阴神曾是地府里一个判官,因为某些缘故,离开了鬼门关,伺候就一直在这里隐居,不问世事……不过当年我们通过破塔入口闯进来,发现这片山谷时,阴神已经不知所踪,只留下古殿、鬼奴!”

    我道,“还有多余的判官?”

    戈青山解释道,“按照我知道的,应该是崔府君的前一任判官。”

    前一任判官。

    那来头可就大了。

    戈青山显出几分落寞神情,又道,“人分善恶,鬼神也有好坏,他既然离开阴曹地府,想必是犯了什么事吧!”

    此时,外边的山谷又惊现一轮巨大震动。

    驱赶鲁天涯的巨人鬼奴回来了。

    我说道,“戈老前辈,要不趁这个时机,我们立即离开无咒路吧?”

    戈青山确实摇头,“鲁天涯与毛复生,一个鬼,一个尸,不可能让我安然离开的!”

    我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戈青山却是道,“有,在这座古殿之下,据说封印着一头怨气滔天的鬼兽,如果能释放出来,或者是驯服,可以在无咒路横着走了。”

    不知为何,我嗅到一丝阴谋诡计的味道?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zhaobiao518.chn0769.com/

北京赛车官网注册www.cnkgl.com,    人工智能和人形机器人研究与开发的前沿公司优必选科技于CES2017展会上发布其新一代机器人产品Cruzr:一款基于云平台的为全球企业和公共领域提供服务的智能类人形机器人。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文明办主任、教育厅(局、教委)或有关负责同志参加会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 吉林快三开奖直播视频 天津11选5直播 福建时时彩开奖结果 湖北快3开奖结果l
四川快乐12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11选五广东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开奖 福利彩票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