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奇幻 > 你怎么可能是魔法师> 第300章 我看你是撸多了出现幻觉
在苏文记忆中,门外原本是一条开凿于树干间的走廊,地面铺有耐脏的灰色地毯,虽然算不上豪华,但干净整洁,十分符合维多利亚的朴素风格。

但现在这里却如同地狱,地面上残破的魔兽肢体堆积如山,黑红的血液染红了整条走廊,原木墙壁上更是遍布大大小小的穿刺或劈砍痕迹。而在这些魔兽尸体正中央的,则是一具早已不成人形的尸体,其身边还散落着不少或大或小的铠甲碎片,和墙上的痕迹一样是被生生斩断。

这具尸体显然属于某个冒险者,看上去是被一大群魔兽围攻致死,从那些死状同样惨烈的魔兽尸体上可以看出,它们应该是某种洞穴蜘蛛,不但个头如同狼狗般巨大,更有着比刀刃还要锋利的乌黑前足,而从尸体上多达数百处的锐器伤口来看,正是这些蜘蛛要了他的命。苏文着实吃了一惊,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就在自己的近在咫尺间,居然发生过如此惨烈的战斗。

一般来说,面对兽潮的时候,无论任何时候都必须成群行动,互相有所照应,而一旦落单就等于被围攻,被围攻就相当于会无比悲惨的死去,就像眼前看到的场景一样,活生生的典型反面教材。不过自己有恃无恐也就算了,怎么会有人蠢到独自跑来这种地方呢?

就在苏文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时,他忽然注意到这具早已被砍得血肉模糊、四肢分离、内脏横流、五官尽毁,连亲妈都认不出来的尸体,底下好像压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苏文心念一动,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用手扒开连他也不知道是头部还是臀部的部位,只见底下果然连着早已被血染的红透的大波浪长发,只有发根处的银色说明了这头发的颜色并非本身就是血红。

苏文当时就暗道一声卧槽,从这头特征极为明显的银发,他认出这尸体不是别人,正是歌莉斯坦。

然后下一句就是妈蛋这人是怎么活到快三十岁还没死于非命的。

好吧她其实已经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死了两次,这绝不是偶然,只能说多伦是世界上最安逸的国家,连这种没有自理能力的家伙都能够安身立命,真是老天无眼。

不过这样一来,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也就说得通了,恐怕是要在营地外围失守时把自己这个呼呼大睡的人喊起来,结果不小心被一群洞穴蜘蛛尾随,在敲门未果后惨遭轮【和谐】,而合金板的隔音效果好的惊人,外面这么惨烈的动静愣是没把自己吵醒。

苏文本想骂几句废物吐口吐沫再走的,但一想到这人横死的动机竟是为了自己,一时间却又干不出这种缺德事。然而他面对一地的尸块却也是一筹莫展,死到这种程度别说是高阶骑士了,就算是自己之前干掉的那个超凡骑士,若非有特殊的保命装备,也早已不活。除非有将身体元素化的能力,或许才能在变成这样之后还能免死,可要是那样的话根本就不会落到这步田地,这连脑浆子都出来了……苏文把脸扭了过去,过于血腥的死状就算是他看了久了也略微有点不适,至少吃早餐的胃口是没了大半。

总而言之,如果说昨天早上的歌莉斯坦是神仙难救,那么现在这堆马赛克让人看了根本就不会生成“救”的**,只想取得扫把和铲子开始洗地。

不过就在苏文打算为其准备一场火葬让逝者安息时,他忽然察觉到了一个十分惊悚的异常。

一根在尸块堆中露出来的小指头,微微动了动。

“?!”

……

苏文想起了昨天那管看起来和清水没任何区别的诡异药剂,又想起了当初车队遭到伏击,被刀斧手砍得遍体鳞伤却仍然活蹦乱跳的詹姆斯三兄弟,然后把目光回转到地面的马赛克上。

该不会,都成这个鬼样子了,这人还活着吧?!

苏文试探性和那枚小指拉了拉勾,发现小指竟然微微一动,仿佛落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用了用力,而底下被辗碎的手掌块之间,青筋却也紧紧绷起。

这特么就很惊悚了,苏文连忙丢开了这根指头,只是其力气不小,甩了好几下才险险甩开。

紧接着他认真思考了一番,终于还是唤出了坑爹系统。

面对着用死鱼眼盯着他看的道格拉斯,苏文面色平静地开口道:“今天天气不错,不如我们来玩个拼图吧,我提供原材料,你来拼。”

……

经过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卓绝奋斗,地面的尸块才终于被苏文和坑爹系统勉强拼成人形,这还是在坑爹系统的高效分析下完成的。而据后者观察后介绍,歌莉斯坦倒下之后还被活着的洞穴蜘蛛们鞭了好一会尸,其效果不亚于把猪肉切个好几遍剁成臊子,大大增加了拼图难度。

顺便一提,这是一种报复心理极强的魔兽,若是乖乖被他们杀死还好,可要是负隅顽抗,一般是不会留下全尸的,更别提还杀了他们好几个同伴。

当然了,复原工作几乎都是道格拉斯在处理,苏文只负责在旁边看着并出主意,他可不想亲自接触一团糟的肉块和内脏碎片,期间还不小心帮歌莉斯坦装上了几块洞穴蜘蛛的碎片,好在被坑爹系统一番分析后成功排除。然后便是简单的修复工作,是真的挺简单,也就是把骨头和碎裂的筋脉稍微对齐,再稍微做点美化,就跟遗体美容师的工作差不多,充其量让人走得更加安详。

不过放在歌莉斯坦身上,却似乎产生了奇特的效果,这具碎裂花瓶般的尸体在被拼凑成型后,竟然在短短的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内就主动黏合为了一体,虽然表面上还有着大量的裂纹以及不少破碎的皮肤,可谓触目惊心,但至少已经成为了一个整体。

可以看得出来,歌莉斯坦的确没死,不过这种状态下的她早也已经没了什么神志,一切肌肉的蠕动都是本能反应,但状况似乎在一点点变好。她的“尸体”被丢尽了营养仓中以辅助再生,在苏文和坑爹系统的观察下,由有着外力的协助,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出细嫩的肉芽。深不见底的山口开始被慢慢填充,尤其是被尽毁的五官也开始慢慢恢复,不多时便从面目狰狞,变得稍微能看起来。

“难以置信,这是奇迹。”

别说是苏文,就连观察着整个过程的坑爹系统都不禁发出轻叹。

苏文却是对坑爹系统的反应有些意外。

“你不是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吗,甚至许多没发生过的事情都存在于你的资料库中,为什么还会对这种事情感到惊讶呢?”

坑爹系统转过头来认真道:“你知道的,这是机密,我不能说。不过宿主,在我所掌握的资料中,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任何物质,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如果不介意的话,能让我分析一下那管试剂的残余物吗?”

“你不是早就分析过了?”

“我指的是采用任何手段的详细分析,包括且不限于量子级别的检测,之前的粗略分析让我只能得到这是纯净的水的结论,我认为这并不符合科学常理。”

苏文嘴角抽了抽:“得了吧,这可是个魔法的世界,扯什么科学。”

“一切魔法皆是未知的科学。”

“行吧,看在你拼的那么辛苦的份上,给你也无妨,”苏文想了想道,“不过要是能研究出什么花样,别藏着掖着,若是能量产一些那就再好不过。”

“一言为定。”

打发走了坑爹系统,苏文继续打量着营养仓中的歌莉斯坦,只见不过又过了短短几分钟时间,她的五官几乎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清秀中透着几分倔强。而她身体的大部分区域也已经恢复如初,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像活人一样光滑细腻,只有几处极为严重的致命伤还清晰可见,尤其是一条从肩膀一直开到小腹的开膛斩伤口,直到现在都还能看见惊人的巨大豁口。

苏文不禁又骂了一句白痴,只是脸上更多的却是无奈而非鄙夷。

这种不把自己性命当一回事的行为实在是有些令人哭笑不得,然而更麻烦的则是如何在这家伙醒来之后解释她为什么能从尸块状态满血复活。之前那次也就算了,苏文采用的是不解释就是最好的解释的办法,反正歌莉斯坦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属于早已凉透不可抢救的状态,在她的视角不过是眼睛一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死,自己怎么救活她的随她联想便是,总会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对号入座。但是这次却不一样,苏文认为她并不会忘记自己和魔兽们殊死搏斗的场景,也不会不知道自己死前的惨状,更不会觉得陷入这种绝境的自己还有生还的可能,所以当她醒来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完完整整的时候,还真不好糊弄过去。

这倒不是苏文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而是他不想为自己惹来麻烦,更不想让自己在这个麻烦人物的眼里落下什么太深刻的印象,若是他在醒来之后能够幡然醒悟并告辞离去那实在是再好不过,当然在真的离开之前,苏文还是会暗中观察她,以保证自己对他用的针剂没有太严重的后遗症,不过这些事情都是在暗中进行了,对于歌莉斯坦本人,她离自己越远就越好。

苏文回报她只是因为自己心中的亏欠,可不是为了赢得她的尊重或者感激的,这种事儿逼的感激想来只有坏处而没有好处。

那么……

苏文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心想又得花费一番功夫。

……

半小时后。

苏文不但把所有魔兽尸体和血污都打扫干净,更是将地摊洗好烘干铺回原地,墙壁和天花板上战斗的痕迹通通用纳米机器人以99%的相似度复原。同时,他还为歌莉斯坦的盔甲和打底内衣也做了拼图,这玩意比人好拼多了,仅仅是几分钟的功夫就大致恢复原样,不过由于没有自动修复功能,因此怎么也做不到百分百的还原,尤其是那条早已经和血肉混合起来的内【和谐】裤,怎么拼都看起来怪怪的,无奈之下只好临时仿制了一条给她穿上。除此之外,还有那把已经满是缺口的祖传佩剑,这把剑虽然是凡兵,但是在和这群洞穴蜘蛛的对砍中竟然没有断裂,反倒是砍断了几根蜘蛛的前足,也轻松砍穿了它们的骨甲,却也算是凡兵中的极品,对于普通的战士来说,的确是可以作为传家宝传下去的级别了。苏文同样用纳米机器人将其修复,然后插回了剑鞘,挂回歌莉斯坦的腰间。

此时,早已离开了培养仓的她,看起来已经和昨天白天时候没有什么区别,苏文把她丢在了床上,想了想又找来些魔兽血液和灰尘进行做旧处理。这一套搞下来也着实花了不少功夫,并且其实在做到一半的时候,歌莉斯坦的身体就已经彻底恢复,就连几条致命伤都已经消失不见,只是期间苏文一直让坑爹系统安排着让她不要过早醒来罢了。而待到大功告成,苏文竟发现自己出了不少汗。

造假可真累。

确认没什么毛病后,苏文端来一大盆水,浇在了歌莉斯坦头上。

“咳咳咳……”

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鼻子里灌进去不少水的歌莉斯坦顿时清醒过来,她从床上翻身而起,然后第一时间下意识扒出了自己的佩剑,脸上尽是一片狰狞。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脸漠然的苏文,整个人不禁呆愣住。

“做噩梦了?”

苏文把水盆扔下,面无表情地问道。

歌莉斯坦脸上的狰狞尚未消失,仿佛脑袋中还在承受极大的痛苦,缓了好一会才终于平复下来,紧接着她顾不上回答苏文,而是径直冲出门外。

直到看到了整洁的走廊,她才终于大舒了一口气。

“啊,是梦吗!!”

“我看你是睡傻了,要是我不泼醒你,你恐怕要中午才醒。”

随着身后传来一阵推力,早已收拾妥当的苏文把堵在门口的歌莉斯坦推开,越过她径直走出了房门,向树屋旅馆的外面远去。

“该出发前往龙山了,我们还得找到贝蒂,快跟上。”

他头也不回道。

歌莉斯坦这才如梦初醒般跟了上去。

(本章完)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rzbaike.cn/

北京赛车10开奖直播www.cnkgl.com,11月4日,滨海新区国美外滩店重装开业,这次以一个全新的身份亮相给所有滨海新区的消费者,增加了各大品牌家电的体验厅,让消费者切身的体验到把家电搬到自己家的感觉。  五、耐磨性能  标准规定外底耐磨性能磨痕长度应≤14.0㎜。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十一选五复试投注表 19点特码报 宁夏十一选五投注 明日之星北京快乐8 富贵心水论坛
幸运28官方投注app pk10九码一千期不错 福建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福彩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