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恐怖 > 超强小农民> 第43章 谁哭谁笑?
何赛雪反唇相讥:“我们不但要笑,还要笑到最后,而你们,到最后恐怕比哭都难受!”

“好吧,看到底谁能笑到最后!”孙兵阴笑一声。

便在这时,就听得一声呼喝。

却是治安队小分队长郭建标,也就是孙兵的表哥,带人已经上了山顶。

见表哥到来,孙兵如得了势一般,对李致远何赛雪二人露出一个得意的笑,道“等着瞧好吧!”

葛壮一伙小混混见治安队的人来了,而且是孙兵的表哥郭建标带队,便都是装模作样地哎哟痛呼,叫屈不已。纷纷指责李致远行凶伤人,并脱掉衣服把身上的伤展示给郭建标三个警察看。

在李致远的弹弓和鹰盟的攻击下他们的确都个个挂彩。

郭建标自然是知道青龙帮的底细,以前也没少替这伙人擦屁股,没来之前他就猜测一定又是表弟这伙人郭兵惹是生非,心中也明白这几人是在搬弄是非,只不过,孙兵是他表弟,青龙帮一伙人平时也知情识趣,没少请他吃饭,逢年过节地也没少孝敬东西,该擦屁股一样一擦的,不过看到一伙混混身上个个挂伤,而且不是伪装的时,郭建标还是惊了一大跳。

郭兵一伙壮汉,居然被一男的给打成这样,说什么都不太敢相信,再一看他们身上的伤口,心头更加的惊疑。

当问清了原因后,郭建标的目光就不由自主地盯在了李致远的身上。深深凝望一眼。

在他眼里,对方不过就是一个土气的乡下小伙子,身边却坐一美女,而且这俩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若无其事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几个警察放在眼里,心里也不由得犯嘀咕,当下指着李致远二人向葛壮问“他们什么来头?”

“郭哥,那小子就是一个乡巴佬儿,就是能打一点,没钱没势的,呃,对了,他有一个军官朋友,不过只是一个中校军衔……”

“切,有个军官朋友就牛逼了?”郭建标不屑地道“别说是一个中校,就是一个上校,也管不着治安大队……”

郭兵走过来,将疼痛得已经麻木的断臂伸到郭建标面前,叫屈道“表哥,我这胳膊都给人打拆了!”

“好了,别在这丢人现眼了,”郭建标轻蔑地瞟了表弟一眼,目光又转向李致远,脸上闪过一道狞恶“妈的,下手这么狠!”

郭建标倒也不是生气李致远打了表弟孙兵,而是看到他现在居然还若无其事地与身边的美女谈笑风声,根本就没有把他们三个警察放在眼里,那种被轻视的感觉让他火冒三丈,他带着两个警员怒气冲冲地走到李致远二人跟前,指着李致远喝道“小子,给站起来!”

李致远这才停止了与何赛雪说笑,转脸瞟了郭建标一眼,道“你叫我起来我就起来呀,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来呀,把他给我拉起来……”郭建标喝了一声,两个警员便扑上去扭住了李致远的胳膊,想要把他拉起来,只是这两名五大三粗的警员最后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却仍然没有把李致远拉起来,当下也好没面子。

郭建标意识到今天真的遇上练级家子了,便挥挥手示意两个手下放开李致远。

两个警员脸上悻悻然,心中也是犯嘀咕,这人看着不胖也不壮,怎么这样重,像块磐石一样!

“站起来,警察要问话!”郭建标掏出证件在李致远面前照了一下。作出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

何赛雪一把将李致远拉起,然后不无嘲讽地笑道“噫?一点都不重呀,怎么两个大男人拉不起来?”

听了这话,那两名警员包括郭建标这个小分队长脸上都是一阵羞惭。

“闭嘴!”郭建标瞪了何赛雪一眼。

何赛雪赶忙闭了嘴,脸上却还带着嘲讽的笑。

郭建标又瞪了她一眼,然后指着孙兵一伙人,问李致远“他们是不是你打伤的?”

“没错。”李致远干脆地道。

郭建标没想到对方这么利索地就承认了,不由得一讶,道“敢做敢当,是条汉子,既然你认罪伏法,那跟我们去治安大队一趟吧!”

“我说警察同志,我认什么罪?伏什么法?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会什么要打他们?”李致远目光一寒道。

“有什么话到治安大队再说吧。”郭建标擦了一把头上的汗,一脸不耐烦地道。

“走吧,去治安大队逛逛去。”何赛雪拉了拉李致远。

李致远见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罢休,便对何赛雪道“好吧,那就去逛逛。”

二人那样子就像是去治安大队游玩似的。说罢一起牵手下了山。

青龙帮一伙人都没顾着治伤,他们心里都憋了一股火,不看到李致远倒霉都不愿意离开。

见李致远和何赛雪下了山并钻进了警车,孙兵和葛壮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奸计得逞之色。

以前打架,遇上狠角色时,他们往往都是用这种方法,利用郭建标这个关系将人带到治安大队里狠整,再厉害的人,到了治安大队就怯了,哪里还敢动手,而且有郭建标撑腰他们也不怕,收拾不了的交给警察,反正对方不敢动警察动手,否则罪行就大了。

坐到警车上时,葛壮对李致远阴笑道“小子,到了治安大队,会有你好看的。”

“是吗,那咱们走着瞧。”李致远冷笑道。

孙兵也上了车,盯着李致远狞恶道“小子,今天我要不玩残你,我就随你姓。”

“像你这样人渣,随我姓我还丢人呢!”李致远冷笑说。

“你……”孙兵一怒之下正要动手,却陡然意识到,自已根本就是对手,伸出的左手又缩了回来。

李致远盯着他,轻蔑地冷笑一声。

孙兵不再挑衅李致远,一双目光盯在了何赛雪身上,准确地说是盯在了的丰胸上,眼神猥亵。

何赛雪瞪了他一眼,嘴上骂道“色?狼,回家看你妈去。”

“吵什么吵,都给我闭嘴!”郭建标钻到警车副驾座上,怒喝了一声。

孙兵却不闭嘴,压低声音道“**,你叔叔不是公安局长吗?你怎么不打电话让他救你?”

“你不提醒我还差点忘了呢!”何赛雪说着,掏出手机,正要给叔叔拔打电话时,手机却响了,一看是爷爷家里的座机号,就接听了“喂,爷爷。”

“饭做好了,你和致远回来吃饭吧!”是何永谦的声音。

“吃不成了,爷爷,我们现在被抓去治安大队了……”

“怎么回事?”何永谦讶然道。

“刚刚在公园有一帮流`氓意图对我不规,李致远和他们打了一架,结果这帮流`氓倒打一耙,报警把我们抓去治安大队……”

“什么,居然有这样的事!这警察也真是糊涂!”电话那端响起何永谦震怒的声音。何永谦虽然退下来了,但以前的关系网还在,别说是一个县治安队,就是县公安局也得看他几分脸色。

“是的爷爷。”

“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给你叔叔打电话,让他亲自过去一趟。”

(本章完)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yanbian.renrzx.com/

北京赛车10开奖直播www.cnkgl.com,临床上曾见到有的患者下肢高度水肿,水液能从大腿皮肤渗出。鼻孔的六大功能:  1、调节温度:鼻腔内有丰富的毛细血管,能分泌粘性液体,加温寒冷空气,湿润干燥空气,保护呼吸道健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江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辽宁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公司 极速赛车玩法
网球排名女子2018最新 十一选五安徽开奖号码 陕西快乐十分最新预测 群英会开奖走势图表 北京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