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恐怖 > 超强小农民> 第9章 山外来客
许小露话还没完,何赛雪就已经提醒似地喝道“小露,干什么呢?我这还疼着呢,你们却打起赌来了……”

许小露脾气上来,就义气用事,不管不顾了。

实际上她说出那句话就后悔了,李致远既然能看出来何赛雪是骨节错位,就应该会正骨。

李致远却是咬住不放,指着许小露道“这可是你说的,别后悔!”

许小露的脸,当即就变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回来可不容易。

“致远,你是不是男人,跟一个女孩也较真?”何赛雪嗔了李致远一眼道。

“算了,今天看在这么多人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李致远说着,目光转向林清远“清远爷爷,还是您来吧……”

李致远刚才表现出来的望诊功夫,让林清远惊奇不已,现在他倒真想看看李致远到底有没有料,于是装模作样地,用左手握住右手腕摇了一摇,扯谎道“正骨可不是小事,我这只手,最近老使不上劲,致远,还是你来吧……”

戴遮阳帽的楚姓老者一双眼也盯在李致远身上,两眼微微放出光彩,这时打了个哈哈,有意无意地道“呵呵,年轻人拌几句嘴很正常,不必当真的。”

正骨的确不是小事,见林清远老人看不了,李致远瞟了何赛雪一眼,意在征求她的意见。

“难道还要我求着你吗?”何赛雪没好气地凶了李致远一眼,气咻咻地道。

无奈之下,李致远只得蹲下身来,一只手握住了何赛雪的脚掌,一只手握住脚踝上面,神识再次探入到红肿的脚踝内,瞅准了骨节错位处,然后抬起头,对何赛雪提醒道,“你忍着些。”

何赛雪点点头,俏脸有些发白,看得出她有些恐慌。

正骨的确是很疼的,又何况何赛雪只是一个娇气的城里姑娘,平时没受个伤痛,李致远双手才一用力拔伸,还没有收骨,何赛雪就哎哟一声痛呼,然后小嘴像喝了辣椒水一样嘘溜起来。

李致过抬头一瞧,见她刚才还红扑扑的脸色现在却是一片煞白,便知道她真的忍受不住,赶紧又停下手来。

短短的接触,李致远带给何赛雪的印像就是对女人有定力,只是定力太过,显得有些冷血了,不过李致远刚才的动作却改变了她对他的印象。

嗯,看来他还是知道心疼人的!

深深地凝视了李致远一眼,深吸一口气,何赛雪绷起小嘴,闭上双眼道,咬牙道“来吧!”

李致远却仍然没有强行接骨,而是输入一些灵气给她止痛。

灵气入体,何赛雪只觉一股清凉如薄荷的气息进入火烧火燎的红肿脚踝,疼痛立即便消除了,而且,清凉一片,非常的惬意。

何赛雪惊奇地睁开了双眼,正要开口询问时,李致远双手抓住她的脚,快速地动作起来。

拔伸、收骨、捺正。正骨的三步骤,一气呵成。

只听轻微的咔嚓一声,错位的骨节,接续上了。

不过在正骨的一瞬间,何赛雪的娇躯还是猛地颤了一下,疼得眉头紧紧地拧在了一起,眼泪都出来了。

李致远见状,又输入了一些灵气到她的脚踝中。

清凉的感觉再次入体时,何赛雪惊疑之色更重,不自禁地道“噫?不疼了,还有一种凉凉的感觉……”

“少说话,闭上嘴休息一会。”李致远提醒似地说道。

何赛雪真的乖乖地闭了嘴,美眸凝视着李致远,生出一种异样的光彩。

只是何赛雪两眼放光,许小露却是一脸的黯败之色,李致远成功帮何赛雪续了骨,等于是打了她一个耳光,这多没面子呀!这时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她心里更加的恨李致远了。

哼,明明是一个医道高手,在这里装什么装嘛!

搞得本小姐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小伙子,好手法呀!”那楚姓老者鼓掌道“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医术,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敢问现在在哪所大学就读呀?”

这楚老爷子虽然年迈,眼睛却是不花,商界打拼一生的他,心思也活络,察言观色的本事自非等闲,刚才李致远给何赛雪正骨全过程,他全看在眼里。

首先,接骨成功,证明李致远是有真本事。

还有,他在对李致远和何赛雪的表情语言细细地揣摩后,尤其是何赛雪最后说的那句“噫?不疼了,还有一股清凉的感觉……”,让这楚老爷子心头一动。

他虽然不懂医,但早年当兵时曾也断过骨,正骨时的疼痛他亲自体会过,那疼痛感自不待言,而且正骨后还要疼上好一阵子,何赛雪的表现和话语,很是反常,却也说明李致远的正骨手法,非常的高明。不由得,他就高看了李致远一眼,也想趁机结交一番。

李致远见问,瞟了楚老爷子一眼,淡淡地道“我嘛,家里蹲大学!”

“加里顿大学,是美国的一所高校吧?”楚老爷子迷茫道。

何赛雪和许小露闻言掩嘴吃吃而笑。

楚老爷子身后的青年闻言却是向前踏出一步,站在了李致远的面前,直视着他,眼中闪出慑人的寒光,显出一脸的羞怒,用低沉的声音,瓮声瓮气地道“小子,快向我父亲道歉,否则我饶不了你……”

李致远只不过开了一个无关紧要的玩笑,这种玩笑在双庙村太稀疏平常了,没想到却还要向人道歉,他自然不答应。转目瞟了一眼比自已高了一头的大个青年,目光同样一寒“你想要怎样?”

剑拔弩张!

随着这二人目光一寒,卫生室里面的空气骤然冷了下来了一般,何赛雪和许小露,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何赛雪昨晚看到李致远将五大三粗的李金柱轻松放倒,所以没有太大的意外,许小露却有些震惊了,面对比自已高了一头粗了一圈的宠大家伙,李致远居然没有半分的惧色,这份胆魄让许小露小小地刮目相看了一回。

“阿彪,不得无礼,退下!”楚姓老者断喝一声道。

“爸,他戏弄您!”被称作阿彪的青年愤然道。目光转也不转,仍然紧紧地锁定住李致远,目放寒光,像一头择人而噬的豹子。

“他只是开了个玩笑罢了,谈不上戏弄……!”见李致远没有替自已辩解,何赛雪开口替他讲了一句话。

只是何赛雪话根本就起不了作用,那阿彪双眉一乍,陡然出手,咻地一下,右手锁住了李致远的咽喉。

动作快的根本就看不清。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快点道歉,否则掐断你的脖子!”阿彪平静而狞恶地道,一脸的杀气,看样子真的敢一把掐断李致远的脖子。

眼前这阵势,根本就不是街头小混混的小打小闹,动辄就是生死。许小露和何赛雪见状吓呆住了。

“致远,快道个歉,没什么大不了的。”林清远老人提醒着,目光转向楚老爷子。

楚老爷子知道儿子跋扈嚣张惯了,特种部队出身的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当即又再次断喝道“阿彪,撒手!”

对楚老爷子不敬,就是触了阿彪的逆鳞,所以一向最听父亲话的阿彪并不撒手,仍然骄横地道,“我数三声数,如果你还不道歉,别怪我没给你机会。一,二……”

(本章完)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xrbdc.uvnvc.cn/

北京赛车女郎资源百度云www.cnkgl.com,  一、对国外理论的建设性反思研究  (一)重要理论的反思和深化  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学的理论研究表明,学者们更加注重结合中国现实,对国外理论进行了反思和批判式建构,而不是一味地走“拿来主义”路线。30个语素以不同的方式构成亲属称谓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吉林快三走势图表今天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 甘肃快三今日开奖查询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 体育彩票大乐透玩法
青海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中奖金额 排列三开奖结果 羽毛球图片 云南11选五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