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吃鸡吃到了女神> 72.是什么!
两个人坐车回到市区,其实也不过十点不到, 并没有多晚。

正好是夜生活的开始, 到处都是闪烁的霓虹灯, 喧闹的人群。

S市的南城区有好几所大学紧临着,一到周末学生们都会跑出来玩,热闹的很。

今天正好是周六, 也是学生们玩的最疯的一天。

言臻本来想先送穆子游回学校, 但是没想到下了公交车却在公交站台边, 碰到了浓妆艳抹穿着露肩妆的徐蝉衣。

她正在和一个长相帅气高大的男生拉扯着吵架。

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他们着实太显眼了,一下车一眼就看到了他们。

言臻和穆子游的目光几乎是同时落在徐蝉衣和那个男生身上。

穆子游看见和男生像情侣一样打打闹闹的徐蝉衣,立马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言臻。

在她的认知里,徐蝉衣可是言臻的女朋友阿。

作为学姐的女朋友,当街跟一个男生拉拉扯扯,而且听他们吵架的内容, 分明就是一对闹别扭的小情侣阿。

言臻的反应有些出乎穆子游的意料, 她似乎没有一点意外, 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脸色一如既往的冷淡。

她静静的看了两眼, 然后转头看着穆子游问她。

“走吧我送你回去, 你是要回家还是回学校?”

言臻的反应太过冷淡了,她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 或者像看到陌生人吵架一样, 一点反应都没有。

穆子游默默的跟着言臻转身, 她惊魂未定的扭头看着还在吵架的两个人,轻声回答道。

“回家。”

也许有些人难过的反应就是冷淡?

也许学姐心里很难过,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穆子游小心翼翼的跟在言臻身后,偶尔偷偷的抬头看一眼言臻的脸色。

无论怎么说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跟别人这么亲密,再冷静也不会冷静成这样吧。

不过这也是学姐的私事,她也没什么立场资格,甚至理由去问。

走了有一段距离,言臻突然停住了步子,她扭头看着差点撞到她身上的穆子游,抱着手臂挑着唇角。

“你好像,想问我什么问题?”

言臻的表现太正常了,正常到穆子游觉得有点不正常,她连忙摇摇头。

“没,没什么。”

就算想问,也不能现在问。

穆子游还在发懵中,她刚刚跟学姐一起看到学姐被人绿了,而且表现的更加激动的人明显是她。

其实想到这,穆子游也开始有些怀疑了,怀疑徐蝉衣到底是不是言臻的女朋友。

还是只是骗她,借她摆脱表哥而已。

上次言臻心血来潮默许穆子游误会了她和小榕的关系,其实只为了能让穆子游告诉穆木慕。

但是现在她没什么兴趣再去骗穆子游了,尽管穆子游没问,她还是回答了。

“刚刚那个男生,是小榕的男朋友。”

听到这个回答,穆子游一时说不出自己心里的感觉,开心还是恍然大悟,还是失落气恼。

她点点头,咬着嘴唇轻声问。

“那学姐跟她是,朋友吗?”

能容许徐蝉衣对自己那么亲密,关系当然不一般,言臻点头。

“我跟小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从小一起长大,除了是邻居之外,还是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个班级的同学。

所以言臻早就习惯了徐蝉衣的亲近。

穆子游站在言臻面前,满脸复杂。

“学姐,我跟我表哥说了....你有恋人的事。”

言臻的双眸静静的看着穆子游。

“我知道,学长他写了一封信给我,他说他祝我幸福。”

虽然徐蝉衣不是学姐的女朋友,但是和表哥说过的话,她并不觉得后悔。

“我,我知道学姐不会喜欢表哥,我告诉他是想让他早点放弃。”

就像白徽说的,这样对表哥来说,是一件好事,让他早点放弃,再去找一个爱他的女朋友,而不是在言臻身上浪费感情浪费时间。

言臻点点头,转移了话题,问起了白徽。

“白徽还好吗?”

穆子游摸了摸脖子,说起来今天白徽好像没给她打电话。

“还好,她最近一直在忙。”

言清溯去了国外之后,没跟她提起过白徽了,但是她还是想问一句,忙就好,忙起来就会忘记去想一些事情。

“那就好。”

正当言臻准备招手叫一辆车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徐蝉衣打过来的。

“我跟我男朋友分手了,要不要跟我去酒吧喝酒。我刚刚看到你带着上次爬山露营碰到的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叫她一起来啊。”

徐蝉衣的语气轻快,一点都不像是刚刚失恋的人。

挂了电话之后,言臻有些犹豫的看着穆子游。

“小榕她刚刚看到我们了,她叫我们去酒吧,你去吗?”

穆子游愣了愣。

“啊,酒吧啊。”

看穆子游发愣的表情,言臻挑唇笑了笑。

“你是不是从来没去过。”

像穆子游这样的乖宝宝,应该从来没有去过酒吧。

只不过让言臻意外的是,穆子游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小声说。

“去过一次,跟表哥的朋友打赌输了,和表哥去过GAY吧玩过。”

。。。。

最后穆子游还是跟着言臻去找徐蝉衣了。

反正今天也是周六,而且,穆子游跟在言臻身侧,偷偷的看了言臻一眼。

而且她还想跟学姐待一会啊。

徐蝉衣约她们去的酒吧不算远,步行十来分钟就到了。

才到酒吧门口,徐蝉衣就已经等在那。

看到穆子游来了,徐蝉衣有些意外,走上前去就揽着穆子游的肩带她往里走。

“呀,小游游还真的来了啊,我还以为你这样的乖小孩不会来呢。”

徐蝉衣是酒吧的常客,里面的服务生认识她,一看到她就打趣了两句,还说给她们留了老位置。

虽然以前跟表哥去过GAY吧,但是因为紧张,还有周围那一群大胆搂抱拥吻的男人,穆子游一直提心吊胆,所以只是喝了两杯啤酒就急着出去了。

酒吧的氛围很好,装修也不错。

一楼是舞池,扭动的男女正挤在一起,入耳的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还有笑声欢呼声。

二楼的装修更精致,柔软的沙发用串联的晶莹剔透的水晶珠子隔开座位。

服务生带着徐禅衣她们上了二楼,在一个视野最好的位置坐下了。

徐禅衣叫了几瓶酒,然后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豪气的直接对着酒瓶往嘴灌酒,偶然停下喘气间,还往外蹦出几句脏话。

穆子游在一旁都看呆了。

长相娇小甜美的徐禅衣可是完全颠覆了她的形象。

知道徐蝉衣性格的言臻并没有阻止,只是在一边淡淡的说了句。

“你今天要是把自己灌的烂醉,我就把你丢在这。”

徐蝉衣扭头看着言臻,嘟着嘴一脸的委屈。

“你忍心吗?我今天可是失恋了。”

言臻招手叫来了服务生,给一边的穆子游点了一杯果汁。

“你三天失一次恋。”

徐蝉衣在一边啧啧的摇头。

“不是吧,你带她来酒吧,就让她喝果汁?”

“她酒量不好。”

穆子游在一旁乖乖的坐着端着半口没动的酒杯,听到言臻给她叫了果汁,低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放下了酒杯。

看着徐蝉衣一个人喝着闷酒,一瓶酒一瓶酒的往自己肚子里倒,穆子游终于忍不住,小声的提醒她。

“你不要喝那么急,这样容易醉。”

徐蝉衣拿着酒瓶,白嫩的脸蛋被酒意熏的红彤彤的,她伸手自然的搂过穆子游的脖子,然后在她耳边吐着酒气问道。

“小游子,你谈过恋爱吗。”

穆子游往旁边躲。

“没。”

徐蝉衣哈哈的笑着,满意的点点头。

“那就好,别谈什么狗屁感情。你要学你言臻学姐一样,□□不沾,活的像个苦行僧。”

灌了自己两瓶酒,徐蝉衣有些醉了,拉着穆子游不松手,给要跟她讲起了自己的前男友。

其实说来说去,都是前男友的好。

说什么讨厌感情,说什么讨厌那个人,却记得都是他的好。

不知道为什么,穆子游的心像是被触动了一般。

她偏头看向言臻,却发现言臻也正在看着她,那深邃潋滟的眸子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静静的凝望着她。

四目相对时,那一秒,耳边震耳欲聋的音乐仿佛消音了一般,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看向言臻那一瞬的心跳声。

言臻靠在沙发上,手慵懒的撑在额角,优雅安静。

她的脖颈修长白皙,精致的面容上表情始终淡淡的,当穆子游看向她时,她似乎有那么一瞬的失神,然后红唇微挑,深邃的眸子都是温柔的笑意。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lddy.rc114.com/

北京赛车pk10开奖www.cnkgl.com,还有强烈刺激性,接触皮肤能引起炎症,内服能引起口腔粘膜,咽部和胃肠粘膜肿胀充血,严重时致呼吸麻痹而死亡。(方解)本方岗菍血、益肝肾,、走马箭、千斤拔怯风湿而壮筋强骨,用于肝肾两虚而致的痺症患者,有怯邪补正之效(方歌)脚软山酸痛步履难,豆豉姜与岗菍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大发娱乐城 ck棋牌 新疆十一选五开结果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赛车系统 宁夏11选5技巧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号码 山西11选5走势图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