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炮灰集锦[综]> 257.化龙(12)
订阅比例≥40%即可正常阅读, 不然等12个小时或补足啦么么

楚留香素来温柔多情,也不怪红颜知己遍天下,只眼下他在面对着他好朋友,妙僧无花的未婚妻时, 感受到了不容忽视的违和感。

倒不是说司徒静不明媚可亲,而是她言谈间的姿态和楚留香从前遇到的女子都不同。

楚留香暗自沉吟着, 南宫灵却是按捺不住道:“就算如同你所说的,无花被你…救了,可他好端端的妙僧不做,又如何会选择入赘到神水宫?这不是愧对天峰大师对他的栽培吗?”天峰大师是无花的授业恩师。

楚留香不禁多看了南宫灵一眼, 不过南宫灵问出的问题, 也是他想要知道的,尽管这样问显得很冒犯人家姑娘, 楚留香便带着歉意去看林宁,却意外发觉她并无不悦。

“少帮主会有这样的疑问, 我可以理解。”林宁神情并不作伪, 语气里也带着显而易见的宽容。

南宫灵则迫不及待接口道:“那是为何?”

林宁波光潋滟,未语先笑了一声,或许是因为想到了无花, 这笑看起来格外动人:“大概是因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吧。”

南宫灵:“……”

楚留香眉心一动,他并不怀疑对面女子对无花的情谊, 到底她说起无花时的柔情做不了假, 只是他意识到那违和感在何处了。不过察觉到归觉察到, 楚留香也不是寻常人物,稍微愣怔后就自然而然接受了此事,毕竟人家情投意合,他张了张嘴正要说出更多恭喜的话,林宁先他开口,对着把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的南宫灵道:“少帮主,我知道你和无花是兄弟,你对我——”

南宫灵失声道:“他和你说的?”

楚留香:“!”

南宫灵完全没想到林宁竟然知道了他和无花的真实关系,一时间都没有意识到旁边还坐着个楚留香,又急又厉道:“是无花告诉你的?他还和你说了什么?”

林宁有点茫然道:“我还知道你们俩的父亲是东瀛的伊贺忍侠,名为天枫十四郎,以及你们的真名一个是天枫大郎,一个是天枫次郎。”

南宫灵:“……什么?”

楚留香:“……!”楚留香着实没想到无花和南宫灵会有这般身世,无花先前是出家人,俗世家人江湖中人多不会在意,但就南宫灵来讲,江湖中人都知道他是任老帮主收养的义子,是个孤儿,且从前可没有谁会将他们俩联系到一起去,更不会知道他们俩的亲生父亲,竟然会是东瀛的忍者,那这其中可深究之处就多了。

林宁仿若不知他们为何大惊失色的回应着南宫灵:“岳父他老人家是东瀛忍者。”

南宫灵:“……不,我是说你说的真名。”

楚留香:“……”

不等林宁再重复一遍,南宫灵就纠结无比道:“不不,这不重要,可他竟然连这种事都告诉了你,却没有告诉过我。”只南宫灵转念一想到“天枫次郎”,他宁愿不知道他原来叫这种名字。

林宁:“哎?”

猝不及防就知道了不得了事的楚留香不得不出声:“南宫兄?”

南宫灵:“!!”

南宫灵不假思索:“香帅怎么还在这儿?”

楚留香:“……”

南宫灵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脸色瞬息万变,最后难得端出了身为丐帮少帮主的气概:“有关我和无花的身世,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如今叫香帅知道了倒也没什么,只是竟让香帅知道了我和无花的真名,我实在是一时觉得有点羞耻,适才反应大了点,还望香帅不要和我一般计较。”

林宁插嘴道:“我倒觉得大郎这名字,十分可爱。”

南宫灵:“……”

楚留香:“……名字不过是称号,南宫兄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他不等南宫灵再说什么,识趣道:“既然南宫兄和司徒姑娘有家事要谈,那我就不叨扰了,我过来时瞧见一家酒馆有竹叶春在卖,正好去买几坛来,咱们晚间不醉不归。”

南宫灵立即道:“好说。”

林宁在心里直翻白眼,南宫灵难道不知道他越是这样越是可疑吗?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过转念想想,他这样倒是正中她的下怀,于是林宁便站起身来道:“香帅,且慢。”

南宫灵:“!”

楚留香:“?”

林宁直截了当道:“实不相瞒,我请香帅来,除了是希望香帅作为无花的朋友,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外,还有一事相求。”

楚留香微微一笑:“司徒姑娘何出此言?”话虽是如此说,可他也明白这事儿,必定是和无花以及南宫灵的身世脱不开干系。

南宫灵不知道她葫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只有按捺住心中忐忑,姑且听她继续往下说。

林宁娓娓道来:“自我和无花订下婚约后,我便想将此事办得尽善尽美,让无花心花怒放,于是在亲友这儿,我便想着请无花他俗家的亲人前来。只无花他告诉我的并不多,我也看得出来他对我有所隐瞒,我考虑再三后,决定私下查一查。”

南宫灵心想:‘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楚留香暗道:‘果然他们角色调换了个。’

“这一查便查到了二十余年前,岳父他老人家领着不过垂髫小儿的无花,和尚在襁褓中的少帮主渡海而来,先后挑战了当时中原数一数二的豪杰天峰大师,和丐帮帮主任慈任前辈,最后不敌身亡,其后无花和少帮主便分别被两位老前辈收养。”

南宫灵放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垂着头黯然道:“这等伤心事,你如今再提起又有什么意思?”他都没去关注“岳父”这个耐人寻味的词了。

楚留香目光闪动,这一番话所蕴含的消息实在不少,且不提神水宫明明避世不出,却还能将二十余年前江湖中发生的事,调查的一清二楚,个中能量不言而喻,单就说南宫灵这番表现,就证明了此言不假,这让楚留香不得不想到任慈近年来沉珂不愈。当然了,楚留香并不多愿意怀疑他的两个朋友,当即便收敛了心神,沉声道:“南宫兄还请节哀,可这和司徒姑娘有求于在下,又有什么关系呢?”

南宫灵把拳头握得更紧了。

林宁叹道:“我在知道这些时,一面觉得遗憾,一面却不禁疑惑,天枫十四郎当年渡海求战,为何要拖家带口?还接连挑战天峰大师和任慈老前辈?还有那时候无花的母亲又在哪儿?”

南宫灵猛然抬头,“你——”他本来想说“你不知道?”,可转念想想,该当是无花并没有告诉她这件事,只有忍下不言。但事已至此,南宫灵反而觉得无花不是自愿入赘神水宫的,他该当是在和眼前的司徒静虚以委蛇,只是没料到她当真是爱上了他,处处为他着想,还将当年的事儿查了出来!

楚留香轻轻叹了口气:“莫非天枫十四郎携子渡海而来,一开始并非是来挑战我中原豪杰的?”

林宁:“正是。”

“他是来寻他不告而别的妻子的,”林宁话锋一转,“本来我不该知道此事的,而天峰大师一开始也认为往事如云烟,他不愿提起往事,可事关无花的终身,他念及师徒情,便讲述了当年的来龙去脉。原来天枫十四郎携子来中原,是为了寻找不告而别的妻子,然而他苦苦找寻未果,就心灰意冷,这才向天峰大师求战,为此还不惜去放火烧藏经阁,逼得天峰大师答应。”林宁这么说,在某种程度上并非撒谎,毕竟这段往事,真的是天峰大师讲述的,只不过是在古龙所着的《楚留香传奇》里。

楚留香微微皱眉道:“那他岂不是无求胜之心,反似抱着必死之念?”

林宁还没来得及答话,南宫灵就暴跳如雷,指着她的鼻子怒道:“你胡说!”

林宁和楚留香齐齐看他。

南宫灵再一拍桌子:“这根本就是一派胡言!”

林宁蹙眉:“天峰大师作为德高望重的出家人,难不成他还会打诳语?”

南宫灵一哽,最终反驳了一句:“无花从前还喝酒呢!”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这倒是真的,我第一次见无花时,就和他喝了三天三夜的酒。”

林宁:“……他破戒定有他的理由,比如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者如今无花已还俗了,他日后想喝酒就喝酒,想吃肉就吃肉,不必再拘泥自己了。”

这看起来就像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可楚留香却是旁观者清,他看得出来南宫灵心中有鬼,也看得出来无花入赘神水宫,恐怕并非情不知所起,更看得出来当年天枫十四郎可能并非随意找上了天峰大师,和刚成为丐帮帮主不久的任慈任帮主……但南宫灵和无花都是他的朋友,楚留香却宁愿看不出这些蹊跷之处。

原来林宁离开基地,并非是像白皇后说的那样是因为人类是群居动物,而她去找幸存者,而是林宁想去一趟浣熊市,这一切灾难最开始的地方,看能不能有什么额外收获。

至于为什么林宁会说她会很快回来?

是因为在林宁看来,浣熊市在三年前T病毒扩散控制不住时,保-护-伞公司说动了政府,朝着浣熊市投放了一枚核弹,浣熊市因而被夷为平地,而保-护-伞公司在浣熊市地下的秘密基地,在红皇后的中央控制板被拆除后,防御系统随之崩溃,这样一座废墟里的一废弃基地该当是被保-护-伞公司彻底放弃,不是吗?

因而林宁不觉得她能在浣熊市有什么额外收获,该当很快就折返回来。

话说回来,林宁在和白皇后告别后,便轻车简从的离开了基地,朝着浣熊市驰去。这一基地位于昔日繁华无比的拉斯维加斯,而此时繁华早已不再,高楼大厦早就荒废,植物也遍寻不着,取而代之的是入目黄沙,连自由女神像都有半截埋入到了黄沙中。

林宁有一瞬间的不真实感,下一刻腥臭味从四面八方而来,争先恐后的钻到她的鼻子里,异常成功的把林宁拉回到现实中来——和G病毒融和,不仅大幅度提升了她的反应速度和力量,同时还高度强化了她的感官,让她能隔着数十米远外也能感应到丧尸的存在。

林宁无意和丧尸大军们纠缠,避开丧尸密度高的地方,照着被记在脑海中的地图开着保-护-伞公司出品的摩托车。林宁还顺手打开了经过改造的无线电对讲机,她可以借此和白皇后保持通讯。

只还没等林宁接通了回基地,对讲机中就收到了一段断断续续地求救声:

“有谁在吗?谁能来救救我们?上帝啊——”

说话的是个年轻女人,她声音里的惊恐和求助都几乎要透过对讲机溢了出来,林宁心中一凛,再一听对方提到的位置,便没有多少迟疑就改变了原本的行车方向,朝着对方的位置驶去。还不到对方说的位置,林宁就闻到了干燥空气中传来的新鲜血腥气,还有隐隐的枪声,伴随着极度压抑的哀嚎声。

是个陷阱的可能很低。

林宁这么想着,她这完全是条件反射,尔后思绪就恢复了清明,空气中传来了更浓烈的味道,林宁顿时意识到这次并非普通的丧尸。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那是有两米多高的怪物,头盖骨已消失不见,发达的脑部暴露在外面,且它四肢极为发达,并附有长长的利爪,和伸出来可长达半米的舌头,那舌头极为锐利,可瞬间钉穿一块结实的木板。又它已不再保持着站立,而是敏捷地攀爬在各处,从而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这就是所谓的“舔食者”,是被T病毒感染的丧尸在得到充足养分供应下进化的怪物。

它的数目虽然很少,可比普通丧尸远远难对付,更不用说这儿一下子就出现了四个。求救的车队还有战斗力的成员举着枪,却只能盲目四顾,一开始还能等着舔食者现身再有目的的开枪,可渐渐随着舔食者行动敏捷,周围队友一个个倒下,他们的恐惧更甚,就变成了盲目开枪,这样更多只是在浪费子弹。车队的妇孺躲在最里面,他们脸色灰白,只有紧紧地抱在一起,就连用对讲机求救的年轻女子也在颤颤发抖。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xeon9.flnvc.cn/

谁玩北京赛车输破产了www.cnkgl.com,陈全国要求,要加强领导,严肃执纪,为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提供坚强有力保障。  3、坚持一夫一妻的性关系,爱情专一是我国传统的性道德观念,也是预防在我国蔓延的重要手段之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七星鱼 重庆时时彩官网手机版 黑龙江6加1玩法 山东群英会群号 云南快乐十分胆拖
浙江11选5中奖新闻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 双色球4+1奖金多少钱 云南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pk10计划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