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动漫女主攻略系统> 第339章:剑神的加护
修罗刀是从雷姆身上获得的心动武器,是慕白在Re0世界中遭遇魔女教怠惰司教最脆弱也最无助时,雷姆通过献祭自己的生命挽救慕白后获得心动值解锁的心动武器。

虽然修罗刀是把强大的神兵利器,甚至还附带修罗化身、暴食这种逆天的神技,也是后来慕白在Re0世界中驰骋的依仗,但如果慕白当时有选择的权利,他宁愿不要修罗刀,也不要眼睁睁地看着深爱自己的雷姆死去。

修罗刀的背后承载了许多慕白不愿去回首的痛苦记忆,其中还有白鲸一战中,艾尔莎为了给慕白挡枪,用自己的身体为慕白挡掉了罗兹瓦尔的毁灭光束,而后为了能够永远地陪伴在慕白的身边,在临终前用修罗刀了结了自己的性命,因此化作修罗刀的刀灵永生永世陪伴着慕白。

所以修罗刀对于慕白而言,已经不止是一把武器了,而是他与雷姆以及艾尔莎爱情的见证与信物。

然而,他与心爱之人的信物居然落在了一个小女贼的手上,慕白怎么能不生气?

慕白甚至连杀掉面前这个女贼的想法都有了。

于是慕白当即抬腿一脚踢到了陈浩男握在修罗刀刀柄的手臂上,陈浩男也因为手臂吃痛下意识地松手了,修罗刀在空中打着旋转飞出去时,慕白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修罗刀。

慕白的右手握在刀柄上的瞬间,修罗刀背上蛰伏的恶龙忽然睁开了血色的双瞳,仿佛是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了一般,随后恶龙的嘴里吐出了血色的魔焰遍布刀身,血色的魔焰缓缓地摇曳着,恍如是凶神恶煞的魔鬼在张牙舞爪。

修罗刀依旧是熟悉的感觉,不过就在慕白握住修罗刀的瞬间,他的脑子里忽然响起了一把苍老的声音:

“主人,老奴已经等您很久了。”

“卧槽,你特么是谁啊?”慕白当即一惊。

“老奴是剑神的残魂,原本依附在龙剑雷德上,但龙剑雷德已在不久前被你的修罗刀所吞噬,所以老奴也跟着龙剑雷德成为了修罗刀的一部分,现在,老奴就是您的奴隶,如果能有幸得到您的许可,老奴愿意成为修罗刀的刀神。”

慕白听完了剑神的解释,这才回想起在Re0世界最后与莱茵哈鲁特的一战中,确实是发动了修罗刀“暴食”这个技能将莱茵哈鲁特这位剑圣所持的圣剑给吞噬掉了。

“不好意思啊,我这把刀已经有刀灵了。”

“好吧主人,很遗憾不能成为这把刀的守护神,如果那天您忽然改变想法了,请务必告诉老奴,等老奴成为了这把刀的刀神之后,定会给您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

“什么好处?你先说来听听,我再好好考虑考虑。”

“如果老奴有幸成为主人这把宝刀的守护神,那么老奴将会给您带来一个‘可以斩杀一切不死之物’的加护。”

“斩杀一切不死之物?是不是意味着连Re0里面的486,甚至是神啊魔啊亡灵啊这些都可以干掉?”

“虽然老奴不太理解主人您在说些什么,但主人您所提到的这些,只要老奴成为了刀神赐予您加护后,您都能杀掉。”

“老东西,你是不是在骗我,为啥非要你成为刀神之后才能给我加护,直接给我就不行么?”

“主人,倘若不成为刀神的话,那么刀本身就会排斥我的力量,而我的神力无法加持在这把刀上面,自然就不能给主人您施加上‘可以斩杀一切不死之物’的加护,当然了,老奴原本作为剑神,也可以直接给主人带来别的加护。”

“喔?什么加护啊?说来听听。”

“老奴可以赐予主人‘剑神的加护’,可以将主人的剑才引至极限,另外,这些是老奴成神之前使用的剑法,也将其一并赠与主人吧,以示老奴对主人您的忠诚。”

“那还等啥,赶紧的,麻溜的。”

“遵命,主人。”

剑神的话刚刚落下,慕白便察觉到脑子里涌入了海量的信息,都是一套接着一套的剑术,差点没把慕白的脑子给撑爆,而其中最让慕白在意的是两套剑法。

其中一套剑法名为情剑术,以情丝炼铸神剑,只要情不断,情剑就不会断,所以情剑在某种意义上是无坚不摧的。

而另一套剑法名为独孤十一剑,独孤十一剑是跟情剑术反着来的剑法,虽然每一式都有着毁天灭地之能,但施展每一式的方法都极为苛刻,特别是在读完施展独孤十一剑的代价后,慕白打心里希望,永远都没有用得上这套剑法的机会。

另外,慕白刚刚用意识查探了一下修罗刀里面的世界,发现修罗刀内部的世界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狭小的杀戮血池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杀戮血海。

连在Re0世界中被自己屠戮杀掉的那头三大传奇魔兽之一的白鲸,其亡灵也在杀戮血海中欢快地游荡着。

虽然白鲸的亡灵比起原装白鲸要稍微逊色一点,但亡灵的属性是不死不灭,而且完全免疫物理攻击,要知道,白鲸可是会分裂的,重新回到手上的老伙计修罗刀并没有让慕白失望,甚至还给慕白送上了剑神和白鲸亡灵这双重大礼。

如今修罗刀重新回到手上,慕白顿时有一种老天第一老子第二的感觉,哪怕现在身上的魔力已经见底了,而系统也毫无音讯,但只要有白鲸亡灵以及亡灵大军这两张王牌在手,即便再次碰到上回在圳城遇到的魔眼圣人,哪怕直接跟圣人以及坐下七大天使杠上了,慕白也都一点不怂。

“对了剑神,我刚刚用意识在修罗刀里的世界溜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艾尔莎,她不是刀灵么?你看到过她没有?她到底跑哪儿去了?”

“回禀主人,女主人现在并不在修罗刀里,但老奴可以感知到女主人现在的位置并不远,如果主人需要的话,老奴可以指引主人去找女主人。”

“赶紧的,带我去找艾尔莎,我已经等不及了,麻溜点!”

慕白正兴高采烈地转身准备离开去找艾尔莎时,身旁的明月琉花却忽然挽住了慕白的手,一脸懵逼地望着慕白问道:

“先先,你这是怎么了?刚刚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怎么转眼间就变得这么高兴了?”

明月琉花又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一旁准备趁机溜走的陈浩男,更加疑惑不解地问道:“还有,先先,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呀?这家伙难道不管了吗?”

“喔喔,对了。”慕白赶紧拍了拍脑门尴尬地笑了笑,随即将目光重新定格在正准备的陈浩男身上,目光霎时锐利了起来,冷冷地笑着说道:“呵呵,你这又是想跑哪儿去啊?我们的账还没算呢。”

话毕,慕白直接举起修罗刀架在了陈浩男白皙的脖子上,陈浩男顿时吓得蠕动着咽喉狂咽了数口口水,陈浩男当即诚惶诚恐地摆出了一张无辜的脸,并且好似乞求一样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慕白不断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这把刀你是从那里弄来的?”见陈浩男没有回应,慕白稍微给修罗刀上使了点劲,划破了陈浩男侧颈上的皮肤,并且凶道:“问你话呢!说!不说现在就弄死你!!”

“别别别……别杀我,我说,我都说!”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麻溜的,我赶时间,赶紧说!”

“这是我莎莎姐的刀……”

“放屁,这明明是我的刀!”慕白当即插话反驳了起来,随后忽然琢磨了一下陈浩男的话,愣了一愣,又问道: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莎莎姐?你认识艾尔莎么?”

陈浩男眼前一亮,望了望脖子上悬着的修罗刀,又打量了一下慕白,缓缓地开口问道:

“这……难道是你的刀吗?”

“你废啥话,有让你问问题了吗?赶紧回答我,你刚刚说的莎莎姐是谁?你认识艾尔莎不?”

“认识认识,当然认识啦!”陈浩男霎时收起了紧张的表情,转而嬉皮笑脸了起来,“诶,姐夫,您一定就是姐夫了,我记得莎莎姐说过,姐夫您叫慕白是吧?”

听到陈浩男叫出自己的名字,慕白当即意识到这个小女贼应该是认识艾尔莎的,不过先前她偷了明月琉花的刀,还拿着自己的修罗刀,自然不可能不计前嫌,所以慕白只好冷着脸道:

“少特么跟我套近乎,你跟艾尔莎很熟么?”

“哎哟姐夫,您这话就扎心了,您看……我都叫你姐夫了不是,艾尔莎可是我姐,比亲姐姐还亲呢,不信一会等莎莎姐来了,姐夫您大可问一下莎莎姐,到底是不是我说的这样。”

“得,少跟我套近乎,我们的账回头再跟你算,要是一会等我见着艾尔莎的时候,艾尔莎说不认识你的话,那我就用这刀把你给剁了。”

当得知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艾尔莎要找的慕白后,陈浩男自然就不再害怕慕白放出来的那些狠话了,并嬉笑着说道:

“哟,姐夫,您可真会开玩笑呢,莎莎姐可都不舍得剁了我这个妹妹呢。”

“别跟我扯这些虚的,你最好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为啥我的刀会在你手上?而你又是怎么认识艾尔莎的?”

“姐夫,这事说来话长呀,话说那天我出门的时候,身后忽然轰的一声巨响,我当时就回头瞧了一眼嘛,这一瞧不得了啊,姐夫您的刀就插在我身后的地上,于是我就琢磨着这刀肯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不过……说起这事我现在都还捏着一把冷汗呢,要是当时姐夫您的刀没砸好砸在了我的脸上,哎哟我的妈呀,那我还不得被劈成两半不可……”

陈浩男开始一边夸张地比划了起来,并一边给慕白讲述她与修罗刀以及艾尔莎相遇的来龙去脉,听完了陈浩男的讲述后,慕白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于是随口问道:

“也就是说,这三个月来,都是你在帮我照顾艾尔莎?”

“那可不是,不过姐夫您也不用太感激我,我早说过了,莎莎姐是我姐,比亲姐姐还亲的姐,我这个当妹妹的,照顾莎莎姐是天经地义的,再说了,莎莎姐还救过我一命不是?”

虽然陈浩男把不谐世事的艾尔莎当作了自己的摇钱树,但也无可厚非,这几个月确实是陈浩男在给艾尔莎当保姆,洗衣做饭什么的陈浩男也一件没有落下。

陈浩男和艾尔莎的关系,甚至可以这样直白地解释,艾尔莎是陈浩男的摇钱树,而陈浩男则是艾尔莎的衣食父母。

慕白点了点头,不计前嫌道:“那看在你这几个月给我照顾艾尔莎的份上,你偷琉花刀的这事我就不跟你算账了。”

“哎呀姐夫,咱们可是一家人,算啥账啊?有啥账好算的?我这不是不知道是您么?我要是早知道是姐夫您,我就不偷这位小姐的刀了。”陈浩男恬不知耻地笑了起来,“不过姐夫,依我看来,我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哈。”

“我倒不觉得咱们是不打不相识,我看你就是欠打。”慕白毫不留情地挖苦道。

“喔呵呵,姐夫,您可真是幽默呢!”陈浩男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接着说道:

“对了姐夫,还没跟您自我介绍呢,我叫陈浩男,我之前听莎莎姐提到过,姐夫您以前跟莎莎姐说过,您大哥是古惑仔电影里的陈浩南,不过我这男是男孩的男,你说我们是不是特别有缘呢?哈哈,你可以像莎莎姐一样叫我男男哟!”

介绍完了之后,陈浩男又自来熟地忽然小跑到明月琉花的身边,并挽起了明月琉花的手臂,嬉笑着说道:

“这位是花花姐对吧?实在不好意思啊花花姐,之前把你刀顺走了确实是我不对,看在我这么诚恳地跟你认错的份上,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也别让我姐夫切我的腹了,回头我给你弄几把上好的武士刀赔礼道歉,您意下如何啊?”

明月琉花其实很不喜欢陈浩男这个偷走自己亲儿子琉神丸的女贼,不过看在慕白的面子上,明月琉花也不好继续跟陈浩男计较,只好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喜欢偷来的东西。”

“呀——花花姐,您这是在嫌弃我么?您以为我真的想干这行么?我这不也是被生活所迫么?您可能是不知这些年来我过得有多苦啊?唉,别看我老跟你们说说笑笑的,我的过去都是一把辛酸一把泪啊!我从小就没有父母,在孤儿院长大的,七八岁的时候孤儿院就破产了,而我也流落街头,每天过着跟恶狗抢垃圾吃的生活,我容易么我?”

陈浩男忽然收起了嬉笑的表情,开始诉起苦来打感情牌,而后还竖起了三根手指,信誓旦旦地发誓道:

“好好好,既然花花姐你这么嫌弃我,那我改,我从今天开始就金盆洗手,我以后再也不偷东西了,今个儿开始我好好做人,脚踏实地的努力赚钱早日给花花姐您存钱买一把好的武士刀,我要是违背诺言,就天打五雷轰,花花姐你也可以直接用你的武士刀赐我一死!”

看着陈浩男这一副戏精上身的样子,明月琉花也是一阵无语,只好幽幽地望向慕白,而慕白也是哭笑不得。

可笑了没几秒后,慕白的笑容立马就僵住了,明月琉花也察觉到了慕白脸色突变,忧心忡忡地问道:

“先先,怎么啦?”

只见慕白把眉毛紧紧地攥在了一起,开口说道:

“瑶瑶她,出事了……”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xian.edulife.com.cn/

赌北京赛车有人死过吗www.cnkgl.com,因此,确定立法语言的规范,除了研究语言的构成和结构规则,更为重要的是紧密结合立法意图、立法语言的环境、使用语言的主体,研究语言在法律文本中落实的种种情况,特别是与通用语言不一样的地方;同时,预设法律适用时将会面临的语言理解和解释问题,提前加以处理。  风用手怎么抚也抚不展的黑色山礁(戈壁里的岛屿),像古希腊哲人或是西域的信使遗下的一疙瘩一疙瘩思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幸运农场走势图官方网 南国彩票七星彩论坛表 广东11选5任3杀号 pc28在线预测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上银狐网
pc蛋蛋输钱几年心得 361彩票 香港赛马会网站 福彩3d和值表 广西11选5的开奖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