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召唤我吧> 第414章 死亡或者臣服
谜语之森,是个有机的整体。

这里的每一颗小草,每一颗大树,都可以看成这个整体的一部分。

这是如何实现的。

自己的感知被莫名的干扰,是不是与之有着什么必然的联系!?

苏成小心的将手掌放在一颗大树的表面,抚摸它那凸凹不平的纹理,想着就是这是问题。

黑夜即将过去,依附的目标——云霄道人,已经入驻所谓的树蔓。

这所谓的树蔓,就是一个巨树的顶部。

这颗巨树无比巨大,树冠覆盖了一公里方圆,树顶简直就是阡陌交通的迷宫。

纠结的树干、树枝密密麻麻,再加上编织的藤茎,生生在离地几公里的空域构建出一个群落。

一座座不明用途的“自然”建筑就扎根在这树蔓上。

奇怪的是,这里没有特别浓郁的灵力,有的只是怪异到不正常的生命力。

云霄道人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什么修行,居住在树蔓上,就被这浓郁到怪异的生命力影响,每时每刻,自然的就调理的身体,增长了寿命。

苏成的探查并没有任何结果。

现在他不能离开云霄道人太远,也不能在不惊动这座森林的情况下,探测它的秘密。

遗憾的收回手掌,身形一轻,就缓缓的离地向树蔓飘去。

中途,接触到冰冷的云层,是以得知,今天将是个阴雨绵绵的天气。

果然。

天亮之后,阴暗的天空下,连绵不绝的小雨,就洒落在森林。

树蔓太高了,超过了雨云的高度,所以是没有雨的。

树蔓上的阳光明媚,呈现微微的金色,旭日东升之时,一股很奇怪的契机从森林中挥发,然后向上,自然累积在十几个巨大的树蔓周围。

于是,一层层翠绿的、晶莹的、闪烁的光点就凝结在枝蔓间,看上去,美轮美奂,宛如梦境。

云霄道人盘膝走在一个巨大的树杈上,按照一种很奇怪的频率调整自己的呼吸。

一呼一吸之间,这种的翠绿就有一丝丝的进入到他的身体。

原来是这么回事——苏成笑了。

“道君请看!”

苏成收回视线,随着玄月所指的方向看去。

半晌,有些动容的说道:“这是何物!?”

原来,树蔓周围的光点并不是虚幻的,而是一种凭空凝结在枝丫表面的“苔藓”!

这种“苔藓”是苏成从未见过的,自然、强大、和谐——孕育这勃勃生机。

单纯的生命力不足为奇,苏成就是这方面的大师。

但这种生机很难形容,就像天地精华的自然凝结,就像世界自然诞出的奇妙馈赠。

“最初的妖精就是从这里来!”,玄月淡淡的道出答案。

苏成这次是真的惊讶了。

“可以看成挣扎,在原住民被清扫一空后。”玄月如此说道。

“此为何物?”

“长生苔!”

“长生苔!?”

玄月点头,“在吾辈修士手中,它是无上的灵药材料。在妖族哪里,它是一切的来源,最重要的珍宝。在其他诸如神道、魔道眼里……总之,无论是谁,都想得到,都在争抢就对了。”

“通玄界为何没有!?”

玄月神秘一笑,说道:“会有的,等它开辟完全,等它停止生长,等一切定型固化,等荒兽、异兽都被扫尽……”

苏成张了张嘴,有些无语。

“有人猜测,长生苔似乎蕴含着世界的本源之力,不是灵力,不是单纯的生命力,很玄妙,即使最顶尖的炼丹大师也无法尽知它的药性和秘密。”

“正是有长生苔,妖精才得以诞生。但妖精并不是长生苔变得,最初的妖精就是在它的影响下,一代代变异也就是道君口中的进化而来。”

“直至成为现在的模样,生而为灵,就智慧而言,简直和人类毫无区别。”

“妖精中的修士呢?”苏成问。

这座森林这么大,妖族这么多,出产如此珍贵,却没有看到一个类似玉兔的修士。

这不等于开门迎盗嘛?

这座森林是如何保证自身安全的?

云霄道人的本领还算不错,相对这个世界来说,怎么就老老实实的?

三族(人族、妖族、神道)混居的局面,却没有战乱,以修士的尿性,平衡是如何达成的?

这些都是苏成的疑惑,也是观察和体验的重点。

“妖族中的修士?此界是不允许存在的,层次达到一定的程度,就不得不离开此界!”

苏成有些明白了,问道:“是不是有个和平契约或者协议什么的?”

玄月点头一笑,道:“不错,小世界可经不起大的折腾,为了避免鸡飞蛋打,早在数万年前,战乱就消融了。”

原来如此!

苏成恍然大悟。

对话间,树蔓上的金光逐渐恢复本色,一层层的翠绿光晕暗淡了,那些光点,孕育长生苔的光点也隐没下去,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种似有非有、似无非无的奇异状态,让苏成有些心痒难耐。

独特的法则,就像一本内容完全陌生的书籍,只等着他来翻开。

只是现在的时机不对。

作为外来者,还是有所追求、有所抱负的外来者,封印了绝大部分力量,绝没有随心所欲的资本。

具体如何,看通玄界的镇守大人就知道了。

既然要在这个世界扎根,第一步,就是完成相对本土化的过程。

想到这里,苏成的眼神变得幽深。

同时他也明白,这个摩罗界不过是玄月抛出来的一个“狗骨头”,目的是暂时安抚自己。

按照彼此之间的协议,仿照御兽门旧例,玄月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现在还远远不够。

树蔓上,云霄道人结束了吐纳,神清气爽的从枝蔓上站起,迎着雨云之上的太阳神了个懒腰,左右观察了一下,脸色一变,突然变得鬼鬼祟祟的起来。

这如何瞒得过苏成,即使他表面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只见他转身走向树屋,右手却隐蔽的伸进纳袋里,这时玄月就笑着说,“好了,该我们出场了!”

苏成笑了笑,问:“以什么模样!?”

“道君恕罪,就让玄月为你打扮一下!”

宛如游戏,就像微服出访,两人以儿戏的态度完成了伪装。

玄月变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托塔天神,而苏成变成了他身后的一个手持钢叉、身背两个火轮的少年。

看着玄月手上托举的宝塔,苏成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笑道:“这是天庭的那位神明?”

“我也不认识!”玄月笑道,“总之,是个讨厌又难缠的家伙!”

我认识!

苏成在心里说。

一种荒谬感在他心中升起。

托塔天王李靖和他的三太子哪吒!?

是巧合,还是有什么牵扯。

两个宇宙。

一个是物质的,一个是能量的。

彼此独立,却又有着神秘的联系。

这种联系不是第一次发现了。

苏成以前认为这只是一种巧合。

但巧合多了,就成了必然,就成了隐藏在背后、不为人知的秘密。

如今,他也不能够企及的秘密已经不多了。

这——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真是知道的越多,无知也越多啊!”苏成在心里这样感叹。

树屋内的云霄道人布置了一个结界,不断的从纳袋中掏出一些零碎。

桌案、香炉、令牌、符篆等等。

等他换上一身道袍,手持铃铛立在桌案之后,一副请神的画面就熟悉的展现出来。

苏成已经见怪不怪了,只等着看玄月的表演。

谁知道,意外就在此时发生。

一股强烈之极的旋风在狭小的树屋内发生,云霄道人布下的禁止宛如纸糊的一般,一闪之后就破灭了,然后一张老人的脸在树屋的墙壁上出现。

这人脸双眼紧闭,痛苦的无声哀嚎,然后整个森林都颤动起来。

刺耳的鸣声一下子就攀升到最高,震荡的频率含有莫大的威力,庞大树冠宛如被投入了到粉碎机理,漫天的枝叶在轰隆声中剥离,又在骤然掀起的狂澜中粉碎成最微小的颗粒。

整个森林都在痛苦的呻吟,所有的大树都在颤栗,视线一下混淆到伸手不见无指的地步,无数妖精掉落枝头,无数血雾在混沌的天地中渲染。

苏成看向玄月,难道这就是计划中的剧目!?

谁知道玄月也是一头雾水,对他摇了摇头。

两人已经装扮完毕,还等着云霄道人请神之后降临呢。

也行这才是玄月准备的剧目,说到底,此次陪同道君,只是初步的了解此界的风土人情,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变故。

再说,此界的战乱已经消融许久,到底是谁,在袭击这座森林!?

“咳咳咳!!”,云霄道人狼狈的从枝头的废墟中挣扎而起,刺耳的蜂鸣声已经减弱了许多,混沌的视线在震荡中向下方坠落,树蔓上的视线恢复清明。

连云层都被粉碎了,雨云已经不见踪影,天空一片空洞的蔚蓝,蔚蓝中,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森林的上空盘旋。

这是!?

玄月见了这黑影,脸色一变,咬牙对苏成说道:“鬼修余孽!”

这黑影却是一只巨大的骨龙!

骨龙上,骑着一个黑色斗篷的身影。

苏成打量着它,发现对方的质量和密度,刚好处于此界的上限!

换句话来说,就算是苏成现在出手,恐怕也奈何不了对方。

他初来乍到,对此界的法则并不熟悉,更谈不上掌握,在“技巧”上不能碾压对方,力量又相差不多……

鬼修!?

“道君不用猜了,这是个“偷渡者”!”

苏成的眼神闪了闪,问:“偷渡?”

“此界已经被反复清理过,这鬼修只能是后来闯入!”

“也许,他也有凭证呢?”苏成故意这么说。

玄月铁青着脸,断然说道:“这不可能,凭证都是有数的,小世界的凭证更是珍稀,一共就凝结不了多少。每一个都有记录在案,如何会落到鬼修手里。”

“那现在该如何?”

玄月也没有好的办法。

如果能灭杀,她早在第一时间就出手了。

这力量上限的制约就在这里,任你千般神通、万般变化,“房子”就这么大,施展的余地就这么多,除非将这“房子”拆了,否则——哼哼,大家都处于一个水平线上,谁强谁弱,看的是各自的经验与决心,想要不付出任何代价,就收拾一个接近力量上限的存在,那根本就不可能!

也许,处于那几个位置之上的人可以办到。

就像通玄界的三圣者,强入御兽门镇守,不也老老实实的自我囚禁在总山,从未听说踏出过一步。

但摩罗界特殊啊。

三族共享,战乱固然消融,相对,那几个位置一直都没有形成。

修士的道,神道,妖族,三者势均力敌,投鼠忌器之下,任何一种都不占据主流!

没有类似三圣者的存在,面对闯进来的强盗,就缺乏绝杀性的反制手段。

只是,这鬼修突袭谜语之森是为了什么!?

骨龙翱翔天际,鬼修的一记下马威是宣告自己的到来,没有继续出手。

森林逐渐恢复过来。

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凄惨的森林弥漫起翠绿的雾气,浓雾翻腾,所有的妖精都不见踪影。

树蔓上,云霄道人看着天上的骨龙愣了许久,他还算机灵,在浓雾升起的同时醒悟过来。

请神的现场破坏,一众物件早就不见踪影,云霄道人又是迟疑、又是恐惧、又是肉疼。

“界主准备怎么办!?”

玄月脸色凝重的摇头,“看看再说。”

苏成笑了笑,背手准备看后续的发展。

“不眠者啊,您想要什么!?”

浓雾聚合,一张苍老的人脸从中浮出,一双古朴、苍茫的魄子看着天空中的骨龙,如是说道。

“死亡,或者臣服!!”

骨龙咆哮,如此回应。

“不好!”玄月闻声惊道:“难道还不止……”

话音未落,无数黑点升上四面八方的天空,同时在地面上,无边无际的死亡大军也从地底爬出。

这是!?

眼见于此,苏成也大感意外,难道是鬼修要大举攻克此界?

“道君恕罪!”玄月神色大变,良久之后才苦笑道:“此事恐怕无法善了了。”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hzskl.huizhou.gov.cn/

北京赛车女郎38分钟www.cnkgl.com,  除了志愿者,惠阳还在同步引导企业、文艺类团体、培训机构参与到“百姓欢乐舞台”当中来。不但支持在线浏览查阅,还支持专家和读者的在线编纂,希望把专家编纂的权威性和大众参与的开放性结合在一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十一选五超级定一胆 大发快3稳赚技巧公式 快三开奖结果 香港神算子四肖中特 北京快车pk10历史记录
福建省彩票31选7走势图 上海快3直播app 彩民乐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福彩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