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林门娇> 269 穿小鞋
顾一慧闻言,面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狂喜,紧紧拽着他的衣袖,扬唇道:“二哥,你说的可是真的,不会骗我?”“惠儿,二哥何时骗过你,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顾一清轻弹了她的脑门几下,顾一慧灿烂的笑着,顺势依偎在他怀里。

接下来兄妹俩就想着要跟林相淇开口让他帮忙把顾明瑞调回京城。只要他宰相动动嘴皮子,下面一帮替他做事的人,何愁顾明瑞调不回京城。吕氏斜躺在榻上,穿着枣红色的褙子,头上梳着堕马髻,手腕上还带着赤金的镯子,丫鬟正跪在地上给她捶捶腿,只见她闭着眼养神。

没多久门外就传来熟悉的声音,“母亲。”吕氏慢慢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她的嫡女林若绣,只见她一身彩虹般七彩刻丝烟霞凌罗衣裙,色彩绚丽,轻薄柔软。宽大的水袖,飘然欲飞,展开时有如七彩的羽翼,巨大的裙摆逶迤于地,转动时如浮云飘动。腰侧系一丝带末端系着几个小巧精致的玉玲儿。

发上簪着三对碧玉簪,末端垂着珍珠串,玉是蓝田碧玉,青翠欲滴光泽和润,珍珠是南海明月珠,润白明华,流光盈动,更加衬托的人清雅绝尘,高贵雍容。轻移间,珍珠垂帘摇曳而动,风流乍现,舞动时飞旋而起,如银帘环绕。长长的珍珠链摇曳间轻触脸颊,温润光滑。

“母亲,绣儿给母亲请安。”林若绣乖巧的俯身给吕氏请安,吕氏笑着朝她伸手,“来,过来,坐到母亲身边来。”丫鬟很识趣的离开,每次林若绣到吕氏院子请安,她们都会离开,留下她们母女俩。

待丫鬟关门离开后,林若绣气呼呼道:“母亲,不是我说,你为什么要让顾家兄妹在府上住的那么舒服?父亲也是,顾氏都死了多少年,还记着她。母亲陪在父亲多年,难道还不如一个死人?”她这是在替吕氏不值得,想替她出口气,捉弄顾家兄妹,不过之前,她要跟吕氏通个气,不能莽撞行事。

吕氏飞快的看了她一眼,坐直身子,气恼的点着她的脑袋:“这些话你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若是被你父亲知晓,有你好受的。”“母亲,我还不是替你不值,这么多年在相府辛苦操劳。替父亲生儿育女不说,还要操持整个相府的事务,顾氏都死了那么多年,父亲为了面子,把他们留在府上就算了。

为什么还要天天去看他们,这不是往他们脸上添金吗?尤其管家那个见风使舵的人,不知道往他们院子跑了多少趟,每次都不是空手去的。母亲,你若是再不出手,好好管教管教他们,我看他们还真的把相府当成自己的家了。”林若绣噘嘴依偎在吕氏怀里,其实林若绣没说错,林相淇对他们兄妹俩实在不错,连她都有些看不下去。

所以她才会没在顾家兄妹俩面前露面,要是他们告到林相淇面前,她也有话堵他们。偏偏林相淇并没因此找上门来,不得不说她有些失望,对这兄妹俩要重新审视,看来不是没有头脑的草包。

“绣儿,你的好意,母亲心领了,只是你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这些事就跟着瞎掺和。”吕氏神情严肃道,娶妻当娶贤,她不是不知晓。林若绣是她的女儿,什么脾气秉性她很清楚,这样下去,不行。

之前她疏于对林若绣的管教,她的女红根本就拿不出手不说,琴棋书画更是没有一样精通,虽说娶妻回去不需要这些过日子。可夫妻俩若能有共同的爱好,话语就会变多,日子会过的和睦一些。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女婿夫妻和睦,琴瑟和鸣,还不是因为顾一慧对她的刺激。

顾一慧不过是个江南女子,说话的声音,走路的姿势,她虽说没有亲眼见到,可从身边嬷嬷对她的汇报看来,顾家对她的家教甚严。使得她开始反思对林若绣的调教,一直都是放养式。林若绣喜欢什么她都尽量满足她,不愿意做的事她更加不会逼迫她。

从短期来看,她这是疼爱林若绣,没错。可长长远角度来看,林若绣是姑娘家,总要出阁,嫁到婆家去,离开她身边。怎么她就没想到这些,眼下林若绣还未出阁,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母亲,这些事我怎么能不操心,你是我的母亲,谁若是欺负你了,我心里不好受。再说,母亲,你堂堂的相府当家主母还怕那对兄妹俩。要是传了出去,外人会怎么在背后议论母亲?绣儿可都是为了母亲着想,而且先前我并没有告诉母亲,弟弟他好像很喜欢顾一慧,经常跑去院子找他们兄妹俩说话。”林若绣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本来她不想让吕氏知晓。

她的亲弟弟,也就是林相淇和吕氏嫡子林若曦很喜欢往顾一慧的院子跑去不说。还对她说三道四,让她有空好好跟顾姑娘学学,你说林若绣能咽下这口气吗?顾一慧不过就是江浙知府的嫡女,她可就不一样,她是当朝宰相的嫡女不说,生母吕氏更是国子监祭酒的嫡女,她难道还比不过从江南来的顾一慧?

本想着让吕氏出手教训教训顾一慧兄妹俩,没想到她居然不让她多管闲事。那么就别怪她把林若曦喜欢顾一慧的事抖露出来,凡是牵扯到嫡子林若曦,吕氏都不会马虎大意。

听着林若绣的话,吕氏的一张脸慢慢冷下来,眉头紧蹙,望着她这副模样,林若绣不由的在心头得意道:顾一慧,这会看你还怎么逃脱,只要母亲一出手,有你好受的了。越想心中越是得意,面上还强忍着,不能让吕氏看出来,否则又要对她一通说教。

像她虽说是吕氏的亲生女儿,可从小在大宅门里长大的姑娘,心智成熟不说,有眼力见那是必须的,否则根本无法生存下来。从小在她印象中,吕氏对弟弟林若曦更加疼爱。她这个女儿在她心目中永远没有林若曦重要,所以她当着吕氏的面,对弟弟非常亲热。

可一转头,就变得非常冷漠,林若曦对此并没有怨言。加上先前有林冬娴在府上,就算林相淇不喜欢她,可她因为顾氏,占着嫡长女的位置,你说她怎么能甘心,让一个丧妇长女占着宰相府嫡长女的位置,把她死死的压在底下。

吕氏当着林若绣的面,并不想表现出来对顾家兄妹俩的嫌弃,只是没想到从她嘴里说出那番话来,“绣儿,看着母亲的眼睛再说一遍你刚才说的话。”眼中带着迟疑,林若绣立马坐直了身子,竖着手认真道:“母亲,您现在竟然连绣儿的话都不相信了,好,那绣儿就再说一遍就是。

弟弟经常往顾一慧的院子跑去,我看他八成是喜欢上顾一慧了。否则依照弟弟的脾气,他怎么可能京城去?再说,弟弟昨天跟我说漏嘴了,被我给试探出来,他让我有空多去陪陪顾姑娘。要是我林若绣刚才所说的话有半句假话,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她信誓旦旦的话语让吕氏不由的坐直了身子,眼中闪过一丝阴鸷,就顾一慧也想做她的儿媳妇,她还不够资格。顾氏死了,可她永远活在林相淇的心里,虽说面上别人看出不出什么,可她跟林相淇一起生活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可恨的就是顾氏是个死人,她辛辛苦苦的帮林相淇生儿育女,操持偌大的宰相府,到头来还争不过一个死人。现在顾氏的侄女想做她的女媳妇,门都没有。“好了,你的话我信便是,你这孩子日后不许再胡乱的发誓,听见没有?”吕氏温柔的伸手抚摸林若绣的脸蛋,林若绣忙不迭的点头道:“母亲,我记住了,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告退了,就不打扰母亲歇息。”

她该说的话都说了,相信吕氏会有所行动,她只要等着看热闹就是。吕氏眯着眼目送她离开,等到她一离开,就立马把嬷嬷叫过来,在她耳边嘀咕起来。嬷嬷得令后,很快就转身抬脚离开。吕氏把玩着手中的丝帕,在心头冷哼,她就不相信顾家兄妹俩还能继续在宰相府没脸没皮的待下去。

本想再过些日子再收拾他们,眼下看来不行。要是再怎么下去,林若曦的心都被顾一慧给勾走了。顾家兄妹俩丝毫不知道他们现在成了吕氏心头怨恨的人,还在想着找个合适的机会跟林相淇提,让他帮忙把顾明瑞调回京城一事。林若绣望着站在榕树下的林若曦,不由的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道:“弟弟,今天什么日子,你怎么有兴致来找我?”

他怕是还不知道,吕氏就要出手对付顾一慧了。林若曦穿着一件宝蓝色的直身长袍,腰间是米白色的宽封腰带,头发都被笼在一只金冠里,越发显得面若冠玉,鹤立鸡群。林若曦板着脸道:“姐姐,你这是什么话,我是你弟弟,怎么就不能来你院子?”

“曦儿,你怎么跟姐姐说话,我是你姐姐,长姐如母,难道你也这般跟母亲说话?”林若绣不悦道,林若曦不由的愣怔,他怎么不知道,林若曦的嘴皮子现在这么厉害,想着今日要求她办事,赶忙作揖道歉道:“姐姐,是曦儿的不是,曦儿知错,还请姐姐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生曦儿的气。”

哼,这还差不多,林若绣高傲的抬头瞪着他,林若曦自觉的上前缠着她的手臂,缓声道:“姐姐,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反驳姐姐的话,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曦儿以后会认真的听。”“这话可是你说的,不许忘记了。”林若绣厉声道,林若曦赶紧点点头道:“姐姐,我知道了,肯定会记在心上,绝对不会忘。”

接着讨好的把林若绣扶回屋,刚坐下喝了一杯茶,林若曦就着急的不行,他来是有正事求林若绣,偏偏林若曦板着一张脸,好像谁欠她一般。林若曦想要说的话,都堵在嗓子口,怎么都说不出来。

“好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林若绣缓缓的把手中的茶盏放在桌上,掏出衣袖中的丝帕擦拭嘴角,轻描淡写道。林若曦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快速的坐在林若绣身边,柔声道:“姐姐,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看近来天气不错,想着带你出去散散心,不知道姐姐肯不肯赏脸?”

有这么好的事,林若绣怎么那么不相信。林若绣抬高声音道:“真的?”“姐姐,当然是真的了,我还能骗你不成。只是姐姐,我看顾妹妹在府上也闷了,你说要不然我们也把她一起带上?”林若曦小心翼翼的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同时还不忘记观察林若绣的表情。

林若绣眸光微闪,挑眉道:“原来你是想让我替你去把顾一慧请出去散散心,你还真的想的美。”打的这个如意算盘,她真恨不得掐死林若曦,姐弟俩不一条心,一致对外。

“弟弟,不是我这个做姐姐的想要说你,你不是不知道顾一慧的姑姑曾经是父亲的妻子,虽说她不在了,对母亲构不成任何威胁。可她永远像一根刺一样插在母亲心里,我们身为母亲的儿女,要为她分忧,你就别去给她添堵了。”林若绣好言好语的相劝,希望林若曦能明白,不要再作出让吕氏伤心的事来。

林若曦闻言,眉头紧蹙,缓声道:“姐姐,你在胡说什么,母亲温柔贤淑,善良大度,岂会是这等斤斤计较之人,你可别胡说,我就知道你不喜欢顾姑娘,你别借口母亲来吓唬我。”在他心里,母亲吕氏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子,顾一慧在他眼里跟吕氏一样,都是知书达礼,温柔贤淑之人。

要是吕氏知道他的想法,肯定会笑疯了,林若曦这是什么眼神?“你要去请顾一慧出去散心,你就自己去,别指望我,我不会听你的话。行了,我累了,你走吧!”林若绣板着脸下了逐客令,林若曦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匆忙的抬脚离开。

林若绣嘴角忽的露出一抹冷笑,她正好希望顾一慧答应林若曦的请求,这样一来,吕氏对顾一慧的怨气就会越发的大。不知道为何林若绣总有一种错觉,在顾一慧的身上仿佛看到当初林冬娴的影子。她们是表姐妹,肯定有相似之处,她绝对不能让顾一慧舒坦的待在相府。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7n3ws.gonvc.cn/

攻破北京赛车pk10软件www.cnkgl.com,设立本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应当向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备案。新华社北京1月2日电题:为决胜全面小康凝聚强大正能量——2016年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综述新华社记者黄小希伟大的时代孕育伟大的精神,伟大的精神推动伟大的事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今天3D开奖结果 云鼎彩票 竞彩足球高手qq 开心8 娱乐城开户
香港六合彩马会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白小姐49288四不像彩图 广东11选5手机怎么玩 秒速时时彩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