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网游 > 勇敢者的世界> 第三百七十九章 平静之下的波涛
    【对抗模式】

    【玩家人数:4】

    【支线任务完成度:100%】

    【经验值:40000】

    【游戏币:2000】

    【技能点:2】

    从副本出来,系统也发来结算奖励。

    经验奖励还算可以,4万经验让安一指的经验条走了五分之一。

    乍一看好像是打对抗副本升级挺快,事实上没这么简单。他能拿到这么多的经验是因为自己成了最后的胜利者,所以经验奖励才会高。

    即使是安一指,他也不敢保证每次都能赢,若是败了,复活后的虚弱BUFF能令他难受很久,大大影响练级的效率,经验奖励也不会这么高。

    单单想升级的话,去打对抗副本还不如去无尽的地下城和其他广为玩家知晓的刷怪点练级,23~25,狂刷个两三天也就差不多了。

    也就是说,对抗副本经验高,但缺乏稳定性,去刷怪稳定性高,而且经验也不差。如果只想升级还是去刷怪更加稳妥。

    只不过安一指希望再多积累一点对抗玩家的经验,老实说这次副本给他好好的上了一课。

    别以为你进入排行榜前100就能横着走,玩家的实力根本不能用简单的数据来衡量,排行榜不过是个参考,到底怎么样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

    对付一般甚至是中下层的玩家,安一指可以利用死者之书形成碾压,但对付离离原上草他们那种中上阶层的玩家还是要更加的小心才是,鬼知道他们手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会吓你一跳。

    就拿吕温侯最后射向安一指的那一戟来说,直接贯穿了盾之书,圆光护盾和一系列防护法术,威力已经可以媲**级技能了,但从排行榜上的战斗力显示则完全看不出他拥有这么强的攻击,吕温侯排在4000多名,比离离原上草还不如。

    但如果是离离原上草跟安一指战斗,他连几个回合都撑不下来。

    系统没办法将玩家的战斗习惯和技巧进行数字量化,甚至连技能组合的威力都不能进行量化,它只是单纯的将玩家的技能和装备进行死板的数值演示,所以说,经常玩PK的玩家都知道排行榜只不过是个参考。

    好在最后关头还是赢了……

    安一指摸摸有胸,虽然除了副本以后伤势完全恢复,但他总觉得那里还有个大洞。

    一大堆防护法术加上龙鳞护身,这才让安一指没被吕温侯秒掉,最后用漆黑魔王之凝视干掉狂化结束乏力状态的瑞德,法师的防御力还是太薄弱了点。

    这一点很无解,属于法师型玩家的通病,他们过于追求法术攻击力带来的刷怪效率,但忽视了自身只能穿布袍的防御力缺陷,这一点在只玩PVE副本的安一指身上尤为明显。

    即便他早就意识到防御力很薄弱,但对这方面的加强依旧很有限。

    暗叹一声,自己需要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

    且不说与玩家之间的战斗技巧,但说防御手段就已经感到很不足了,如果他想在不久以后的巅峰争霸赛中夺得不错的名次,就必须抓紧时间改善。

    说起这点,安一指就忍不住埋怨尼古来。

    附魔再垃圾,秘银法袍好歹材质**,物理防御力牛逼到没朋友,但你直接给我搞成装饰品算几个意思。

    装饰品完全没有防御能力,即使穿上,秘银法袍也会像布制的袍子一样被轻易撕碎。

    ——修理费还不打折!

    这些问题都是亟待解决的,不过战斗经验方面急不来,大不了这几天多排对抗副本便是,而防御方面……

    安一指顺手打开官方论坛,也许是为了回应玩家们对于巅峰争夺战的热情,官方弄了个交易用的子版块,拥有拍卖和展示的机制,还能直接通过论坛账号进行交易。

    这一举措大为改观了城市内到处摆摊的市容,也方便了玩家间交易物品的流动性,虽然死要钱的官方居然要10%的高额抽成……

    死要钱的系统啊!

    他用筛选功能快速浏览了一遍关于防御的技能和装备,结果发现,价格好坑爹。

    一个E级的灵甲术,竟然被炒到接近百万游戏币,比起以前翻了两倍,简直可怕。

    安一指在怎么不差钱也不会当这个冤大头,至于其他的更好的技能和装备……

    还是不看了,心塞。

    购买这一提升实力的渠道安一指觉得坑爹,那么剩下的只有。

    ——看缘。

    虽说是看缘分,但其实安一指还是有些预案的。自己手里还有一把宝藏钥匙没有使用,到宝藏副本好好找找,应该能找到一些不错的防御手段。而且自己很快就该25级了,成长副本正在向自己招手。

    也就是说,最近几天的安排便是打对抗副本,然后去宝藏副本,最后打成长副本,接下来就等着巅峰争夺战开始。

    另外还有一件事,他打开自己的任务属性面板,看到阵营那一栏有点朝着‘善良’倾斜的指针再次恢复中立,甚至有点往邪恶方向跑偏。

    屠城的目的也在于此。也幸好没让离离原上草看见,不然他肯定不会给安一指好脸色看。

    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常对抗恶魔的关系,他的阵营朝着善良方向偏离了很多,屠城代表邪恶,两两相抵,他的阵营再次恢复到中立。

    中立阵营的好处比起善良和邪恶更多,想大多数写着,‘任何非邪恶阵营’或是‘任何非善良’阵营的装备中立阵营的玩家都可以用,反之则不行。

    所以安一指才小心维护着自己阵营的中立性。

    ——话说从这点就能看出为何混乱中立的家伙不受待见了……

    安一指随后安排好巅峰争霸赛前几天的行动方针,开开心心的下线了。

    没办法不开心,除了有拿到一件完美级奇物的原因外,还有林灵琳今早去上了暑假中的最后一堂课,下午就能跟自家老婆一起打对抗模式了。

    从游戏舱爬出来,二哈芬里尔赶紧凑上去求抱抱,这倒是很稀奇,因为每次中午安一指下线时,芬里尔总是顿在厨房门口表情成陶醉状,期待做饭的林灵琳能给它点好吃的。

    虽然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就是了。

    安一指也颇感奇怪,他看看表,现在已经是中午12点15了,每天这个时候林灵琳早就在厨房中忙活,今天怎么连饭菜的香味都没闻到?

    “你妈回来过没?”

    二哈竟然能听懂,疯狂的摇头,跟嗑了摇头丸似的。

    安一指从桌上拿到手机,他的联系人一栏只有寥寥数个名字,其中联系最多的就只有林灵琳。

    “奇怪,电话也打不通,没电了么?”

    这时他看到短信那一栏有新消息,打开后发现是林灵琳早上发来的,说是她们的老师请几个同样获得讲师资格的学生一起聚会,叫安一指自己弄点吃的。

    “好吧,你妈跑去吃大餐了,今天家里只有咱们爷俩”

    “汪!”

    二哈看向冰箱,它馋熏肉培根之类的美味好久了,可惜林灵琳始终不给它吃。

    “你还太小,只能吃狗粮”

    “汪……”

    随后二哈跑去门厅叼来狗绳,围着安一指直转圈。

    “你也想吃大餐?”

    想了想,他也懒得吃面包方便面什么的,便给芬里尔套上狗绳。

    “走,一起找你妈去”

    “汪!”

    二哈喜笑颜开,完美了诠释了什么叫乐成狗……

    –‐‐——–‐‐——

    跟安一指猜的完全一样,林灵琳确实在蜀乡园的包厢中,只不过,包厢里的其他人可不是短信中所说的同学和老师。

    那是个军人,虽然穿着便服,但仍然能从细微的动作上看出她曾经受到过良好的训练,正是清风巴祖卡。

    两个妹子隔着带有转盘的餐桌对视,互不相让。

    好半晌,当服务员第二次敲门问她们要不要点菜后,林灵琳才开口道:

    “我想,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立刻离开我家附近”

    “没有上级的命令,任何人都无权让我行动”

    清风巴祖卡也丝毫不让,她说:

    “国家有权利和义务监控危险,这一点你也清楚”

    “我们已经签了协议,任何官方背景的人不许监视我们”

    “但与你们签订协议的特搜一组已经名存实亡,早就随着国家融合成地球联邦时便解散了”

    “你的意思是,不想离开了?”

    林灵琳好看的眉毛一挑,很少有表情的林灵琳眉毛上挑就代表她生气了,若是安一指在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跑,不然就等着挨揍吧。

    “我是联邦的军人,我只服从上级的命令,林小姐,你虽然有一定的官方背景,但政府和军队完全是两回事,不要想用关系来压我,没用的”

    清风巴祖卡的双手一直在桌下,林灵琳知道她手里有武器,不然也不敢自己单刀赴会。

    “我的底线是,你们军方不许打他的注意”

    “作为真祖仅存的血脉,有不少人都在打他的主意,有军方的监视,最近窥探他的人少了很多吧”

    “这不能改变事实,你们军方明显也在打他的主意”

    “没错,安一指的遗传因子。军方派我来的目的想必林小姐你也清楚”

    “是么,就为了勾引他?”

    “这也是一部分理由”

    另一部分清风巴祖卡没说,那就是出现威胁到社会治安的情况时,第一时间排除掉。

    “你应该知道,那是我的男人”

    “可你们并没有结婚,不代表我没有机会”

    展颜一笑,清风巴祖卡又说道:

    “据我所知,守护者不能跟他们家的人结合,如果被隐居的那位知道……”

    林灵琳一惊,她连这种秘闻都知道?不过嘴上并不服气:

    “这件事我已经报告过了,她也同意我们的事,轮不到你插嘴”

    这回轮到清风巴祖卡惊讶了,以军方搜集到的情报完全没有提到过这一点,难道她真的能联系到那位?

    不知是虚张声势还是真有其事,清风巴祖卡正想说什么,耳机中消息,那是她埋伏在街道中监视周围的战友。于是咽下原本准备说的话,对林灵琳道:

    “安一指在门口跟服务员纠缠,他带着狗来的,你趁现在下去还来得及”

    “哼,不用你说”

    两人都知道她们谈的事不能让安一指知道,所以这场围绕着安一指的谈判只能不欢而散。

    “如果刚才动手……”

    清风巴祖卡看向林灵琳原本坐着的位置,那里有一对清晰可见的脚印,连瓷砖和水泥地面都被踩扁下去,更可怕的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看着楼下林灵琳拉走正在跟服务员纠缠的安一指,清风巴祖卡对自己刚刚跟人抢男人的举动感到好笑,她关注安一指只是因为任务。

    “也就你会把他当成宝贝”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gkcph.egnvc.cn/

北京赛车pk10基本玩法www.cnkgl.com,大会授予江西网信办、陕西网信办、人民网等15个单位“优秀组织奖”;授予新华网、中青在线等10个专题“优秀专题奖”;授予光明网《罗开富:徒步长征路是一次精神洗礼》、中国网信网《再出发:从长征开始的地方寻根追梦铸魂》等100篇(条)作品“优秀作品奖”。网络直播平台作为新兴业态,涉黄涉非问题多,查处治理难度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走近刮刮乐梦工厂 快3预测软件 现场报码聊天室 内蒙古11选5技巧 山东群英会投注
黑龙江时时彩20选8 河南快赢481 甘肃特岗现场确认 排列五单双 重庆快乐十分直播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