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网游 > 勇敢者的世界> 第一百八十四章 来自腐败世界的使者
    通过男仆马克断断续续的描述,二人总算搞明白了前因后果。

    几分钟前,正是老管家带安一指和屠宏宇去放置柴油发动机的地方时,剩余的三个仆人正在检查老宅的门窗是否全都锁好。

    即使主人已死,他们和老管家一样,打算继续执行尤金留下来的规矩。

    不过因为今天发生了不少事,他们检查门锁的时间比往日稍晚一些。

    厨娘奥利芙负责检查二楼,并在打过招呼后通过二楼与新宅连接的天桥返回了佣人房休息。而马克和玛丽因为一层的门锁较多,往日都是和老管家一起三人检查,这次检查起来多费了一点时间,就因为多耗费了一点时间,让他们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当餐厅的机械钟走到12点,就差厨房和地下储存食材的储物间没有检查的两人听到餐厅有动静,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因为好奇去查看。

    据马克描述,那是一种披着白色宽大衣服的幽灵,他们的嘴巴缝了起来,皮肤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眼球浑浊好像失明的白内障一样。

    两人吓坏了,不过他们知道所有的出口都从外面被反锁,只有通过厨房下面的食品储藏室可以去外面。

    可就当他们即将爬上梯子来到室外时,一双苍白的手将跟在马克后面的女仆玛丽拖了回去,随后马克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以及被腥臭的液体浇了一身。

    他不敢回头,拼命的爬出储藏室,用尽最后一点理智锁住储藏室外面的门,不让那些可怕的幽灵跑出来。

    “错觉么?我怎么听着这么想丧尸?”

    “巧了,我也这么觉得”

    虽然嘴被封起来这点略有奇怪,但听上去与其说想那些半虚体的幽灵,更像是丧尸一类活动的尸体。

    不过没有亲眼见到,单凭描述还是有些不能确定,安一指顺着老宅宽大的窗子看过去,想试着看看马克所说的幽灵到底啥样,但窗后都拉上了厚厚的窗帘,从这边什么都看不见。

    “不!我绝对不会再靠近哪里!”

    二人打算去马克遭遇‘幽灵’的地方看看,可当事人死活不愿意再去。

    也难怪,一个三观正常的普通人,又没有经过后世那种丧尸文化以及各种恐怖片的洗礼冲击,看到这么不科学的东西,更何况身边的同伴刚刚惨死,没被吓尿已经算是心理素质坚挺了。

    可两个玩家意志坚决,非要研究出个子丑寅卯来。

    来到进入地下储藏室的门前,马克还是不想下去,但屠宏宇硬是架着马克走的。

    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可不放心让马克自行离开,既然他不想下去,那就跟屠宏宇在外面守门吧,安一指担心有人会把他们锁在老宅里,所以留下屠宏宇守门。

    储藏室的锁使用的是那种类似自行车锁的挂锁,这种锁不需要钥匙也能锁上,但打开就必须要钥匙了。

    老管家那里有全套的钥匙,他打开门,随后一股冲天的血腥味扑了众人一脸。

    看来马克所言非虚,这么严重的血腥味可不是一两个伤口能造成的。

    安一指神色严峻的拔出手枪,老管家已经把手电交给了安一指,后者拿着它率先下了楼梯。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箱箱蔬菜和水果,大多都是耐储存的类型。

    目前为止很正常,但很快就不正常了。

    他发现那些蔬菜和水果上多多少少都残留了一些粘稠的血迹,这让他提高了警觉。

    再复行几步,随着一大滩内脏和血液混合物的出现,安一指和老管家看到了一具尸体。

    正是女仆玛丽。

    她的胸膛大开,真正意义上的大开。

    胸骨和胸部的皮肉像是被人扯开的塑料袋一样瘫软在一边,整个胸腔里面的东西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好在这个副本的系统没有出什么问题,如此恶心的场面在安一指眼里也只是一坨马赛克。

    “噢,可怜的玛丽”

    老管家脸色铁青,似乎有些想吐,但又忍住了,他悲伤的道了一句。

    安一指伸手摸了一下玛丽的创口,那部分非常的不整齐,不像是被利器划破的胸腔,而是被蛮力硬生生撕裂的。

    这一发现更让他觉得老宅里有丧尸,因为丧尸的一大特征便是力大无穷。

    这时老管家找到了电灯开关,三颗橘黄色的灯泡亮起来,使得储藏室内一览无余。

    “安先生!”

    他惊呼着:

    “水,水缸里好像什么东西!”

    这样一间洋馆当然没有自来水,他们所用的水都是通过抽水泵从不远处的河流里抽过来,并放到四只大水缸里储存的。

    安一指听到老管家的呼声,他绕过肠子散了一地的玛丽,走到拿出没有盖上盖子的水缸前。

    水缸里泡着一具尸体,而且是一具没有头的尸体,但他的身份很容易猜到。

    “尤金?”

    虽然没有头,无法辨别面容,但他身上的装扮和体型完全就是曾经失踪的尤金的尸体。

    这就很奇怪了。

    尤金的尸体失踪后,安一指等人曾经仔细探查过整个老宅,像储藏室里能藏下好几个人的大水缸当然没有放过,那时他们查看时水缸里除了清水外没有其他的东西。

    是什么人,处于什么样的目的?

    他先是搬走尤金的尸体,随后又将尤金的头部砍下,将剩余的尸体放到水缸里?

    “主人?”

    “你也认为这是尤金的尸体吗?”

    “呃……看服饰很像”

    加上老管家的肯定,想必是不会认错的。

    安一指在尸体的口袋里翻找了一会儿,从中取出一枚钥匙拴在钥匙圈上的钥匙,想必这是尤金保险柜的钥匙。

    他将找到的东西放入口袋,招呼老管家退回去。

    玛丽的惨状已经证实了男仆的话,仅凭人力是不可能的造成这样的伤口的,至少一两个人根本做不到。

    老宅里还游荡着数量不明‘丧尸’,安一指手中只有一把小手枪,而且以他的枪法,枪枪爆头实在太过为难了些。

    只有自己带着个年老体衰的老管家进入探索八成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他决定尽快离开这里。

    一般来说这时候都会出什么意外事故,所以安一指一直没敢放松警惕,不过这次系统贯彻了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返回途中没发生什么意外,两人很顺利的重新回到地面上。

    “怎么样?”

    看见安一指两人出来,屠宏宇上前一步问道。

    “找到点东西,而且马克没有说谎,那种伤口肯定不是人类能造成的,我不敢往更远处走,所以没见到他说的幽灵”

    “是诅咒!一定是诅咒!”

    马克仍然惊魂未定,他嘟囔的话被两个玩家听个正着。

    “什么诅咒?”

    “安先生,您有所不知”

    老管家接过话茬:“据说主人的先祖曾经是效命与皇室的巫师,不过后来在魔女审判中所有关于巫术的东西都被烧毁了,据说从那时开始,主人一族就遭到先祖的诅咒,每一名家族成员没有能活过50岁的,包括侍奉每一代主人的仆人也都死于非命,据说那些人的灵魂会被巫术控制,午夜后便会在老宅里游荡。当然,巫术什么的我是不相信的,在此之前所有人一直以为不过是个传说”

    “死于非命?传说有提到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呃,我记得是火灾”

    火灾……

    之前曾经提到过,这里曾经发生过一次火灾,那时除了尤金外其他的仆人都被烧死,而这次尤金也没能逃过去。

    但,如果说一切都是诅咒作祟的话,既然他的长辈们都死于火灾,为何尤金的死状不同?

    丧尸、火灾、受诅咒的一族、这些似乎和目前发生的案件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啊,啊啊!!那!在那!是幽灵!”

    正当安一指百思不得其解时,马克突然大声惨叫着指向老宅二楼的窗户,只有那里没有窗帘,所以这次两个玩家真切的看清了丧尸的全貌。

    那是只可能存在于常识之外,从噩梦中出现的使者。本应永远沉眠的亡灵用它那布满血丝又混沌的眼珠望向楼下的几人。

    身上披挂着很像病号服的宽大衣服,无血色的蓝白色皮肤,从被缝合到一起的嘴边滴落着恶心的唾液,充满了最为原始的恐怖和惊异。

    它低吼着,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透过玻璃传达过来,即使暴雨倾盆也无法彻底掩盖那种令人不快的声音,酷似黑夜中演奏的低沉噪音。

    这如同触碰常识底线的生物极大的刺激了正常人的神经,犹如来自**、残酷世界的低语。

    ——砰!砰!

    说的这么可怕,其实就是一只丧尸,或者说像是丧尸的东西。

    那两个NPC被吓到了,但安一指和屠宏宇并没有。

    比它恶心,可怕的怪物见得太多了,举个简单的例子,无尽地下城一层的食尸鬼都比这货恶心出10倍去。

    作为怪物界中出镜率最高的丧尸,两个玩家几乎可以免疫这玩意带来的精神冲击,跟其他那些足以吓哭成年人的怪物相比,这只丧尸实在是图样图森破。

    所以两人看到丧尸的第一反应不是愣住,而是拔出手枪淡定的开火。

    遭到打击的丧尸看上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它仅仅没有从楼上跳下来还击,也没有呆在原地不动当靶子。

    而是用和他那腐坏的身体不相称的敏捷迅速遁入老宅的黑暗之中……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lyok8.com/

北京赛车pk10微信机器人软件www.cnkgl.com,2009年,上三年级的崔博文查出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同时,完善高校、科研院所中层领导人员兼职管理,明确高校、科研院所所属的院系所及内设机构领导人员在社会团体、基金会、民办非企业单位和企业兼职,按干部管理权限由党委(党组)审批,适当控制兼职数量;个人按照有关规定在兼职单位获得的报酬,全额上缴本单位后,由单位根据实际情况给予适当奖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内蒙古十一选五一定牛 极速快乐十分计划 青海快三零三高楼 湖北11选5前三和值走势图 金750为啥不给换足金
甘肃省快三 五分彩下载 北京快乐8开奖和值走势图 信誉好的私彩平台 安徽体育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