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大千劫主> 第七百三十四章 欲生则先死
心中莫名不安,像是有人在内里敲打,发出叮咚之声,让辜雀随时处于一个紧绷的状态。

在这一刻,这个温馨而又宁静的小院,都显得如此浮躁。

他来回在院子里踱着步,额头的汗水依旧滴个不停,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溯雪在安慰自己,她声音很轻柔,他足以听到,却感觉愈发烦躁不安。

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像是没有任何缺点,刀枪不入,寒暑不侵,甚至吸风饮露,可不食五谷。

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定不会没有原因。

他知道自己忘记了很多事,他知道自己一定是感应到了什么东西,这个东西一定是自己最在意的,以至于达到了心灵相通的境界。

他豁然抬起头来,眼中已然是血红一片,喘着粗气,极速道:“溯雪,我是不是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曾经的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我迫切需要知道。”

溯雪淡淡一笑,低声道:“你曾经是个什么样的人,发生了哪些事,我也无法一一说尽,更无法表达出那些独特的思想感情。我无法准确的告诉你,就算我告诉你,那也只是画出来的,并不真实。”

辜雀道:“可是我有一种非常可怕的预感,我总觉得我要失去某些很重要的东西,这个东西可能比我生命还要重要。”

溯雪道:“所以你快醒来吧,夫君,我们真的很需要你。”

“可是我做不到!”

辜雀一拳打在身旁的石桌上,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其打碎,石块飞溅到四周,他长发乱舞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记起那些已经忘却的事!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是谁!我来自于哪里!我的责任,我的使命,我需要做什么,我全都不知道!”

他看着溯雪,整个人像是陷入癫狂,指着自己的额头,厉声道:“如果我有办法恢复记忆,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恢复,现在我的并不是真实的我,他只是我生命形态的一个插曲而已!”

溯雪闭眼摇头,眼角已然滑出了泪水,她何尝不急啊!但她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辜雀喘着粗气,双拳紧握,咬牙道:“我一定要恢复,否则我恐怕会后悔终生。”

溯雪道:“你要如何恢复?”

如何恢复?如何恢复?辜雀像是呆住,看着四周萧索的世界,一瞬间进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空灵。

整个世界都像是浮现在了脑中,小院花草,壮阔城池,寂寥的大地,凋零的古树,变幻的白云与空气,万事万物,皆在意念之中。

萧瑟的秋风吹起,黄叶挣扎片刻,终于从树上脱落而下,不知被卷向何处。

而时空像是变得很快,脑中瞬间又下起了大雪,寒冬凛冽,万物生机殒灭,只是来年日出,冰河融化之后,一根嫩芽出现在了树木的直透。

碧绿,细嫩,生机勃勃。

它是不是就是之前飘落的那片黄叶?

不重要了,飘落的黄叶会在归宿之地成长,而这里,也将长出新的生命。

原来所谓的生,是来自于死亡。

辜雀眼中忽然透出一道绚烂的绿光,直接破碎了虚空,恐怖的气势轰然朝四周席卷而去。

溯雪吓了一跳,连忙挥手一挡,却依旧倒退了数十丈方才稳住身影。

“好可怕的气势!”

她已然忍不住惊呼出声,心中惊骇无比,自己已然成就道君之境,却没想到连夫君自动外放的气势都无法挡住。..

看来这一次,他有折磨,但也有收获。

世间万事,莫不如此。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气势也自动消失,他沉声道:“我明白我要如何恢复了。”

“如何?”溯雪连忙问道。

而辜雀眼中寒光毕现,森然道:“去死!”

说着话,他已然大步走出了小院,他已然决定去死。

溯雪脸色一变,不禁惊声道:“夫君不要!”

她连忙跟了出去,而辜雀已然停下,他正直直的看着前方,前方是幽深的小巷,两个身影,正互相搀扶着踉跄走来。

一人身穿蓑衣,长发披散,身材高大,右手持刀,但全身布满伤口,胸骨凹陷,脊梁裂开,口中鼻中也满是鲜血。

重伤垂死!

辜雀一眼便看出了这青年男子的伤势。

而扶着他的,赫然是一个女人,一个身穿白衣的明媚女子。

自己见过她,在几个月前圣地会武的时候,她似乎是叫宁不悔。

他皱起了眉头,正静静看着前方,而溯雪已然变色道:“青山!”

她惊呼出声,连忙冲了过去,低头一看,脸色顿时白了起来,颤声道:“谁干的?是不是同辈之人?”

薛青山意识还算清醒,看到溯雪,连忙跪下身来,咬牙道:“请溯雪师母救命。”

溯雪一把抓起他来,澎湃的道韵顿时席卷而出,强大的元气源源不断灌注进他的体内,他身上的伤口正迅速恢复。

而就在此时,一声暴喝已然传出:“休走!”

伴随着声音,三道缥缈的身影忽然从小巷的上空极速而来,稳稳落在地上,冷眼如电,朝前看来。

一人直接狞笑道:“跑?跑的掉吗?”

溯雪豁然抬起头来,眼中杀意毕露,寒声道:“三大轮回之境,还是老辈人物!”

薛青山恢复了很多,喘着粗气抱拳道:“多谢溯雪师母。”

溯雪沉着脸点了点头,却是直接看向前方,缓缓道:“青山,说,到底什么情况。”

薛青山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沉声道:“他们在追杀宁姑娘,我只是恰巧碰见,还不知道情况。”

“不知道情况?”

溯雪的眉头皱起,而宁不悔连忙道:“我...都怪我,他是帮我才受伤的。”

溯雪道:“那你来说。”

宁不悔咬牙道:“圣地会武,我杀了他们少主,他们家族报复我,从神州一路追杀过来。我父亲挡住了两位命劫高手,我母亲挡住了一位轮回高手,我被冲散了,被这三个人追杀,还好遇到薛少侠,不然恐怕已然死在他们手里了。”

溯雪道:“圣地会武,你为何杀人?”

宁不悔眉毛一掀,瞪眼道:“他出言不逊,手段下作,该死!”

溯雪眯眼,朝薛青山看去,却是笑了起来。

薛青山连忙半跪而下,道:“青山莽撞,请师母责罚。”

溯雪叹了口气,笑道:“和你师父当年一样,认准了的事,哪怕丢了命也不退缩,很好。”

说到这里,她缓缓抬起头来,朝前看去,眼中已然有了杀意,寒声道:“若是同辈相争,哪怕有人杀了他,我也不多说一句,可你们偏偏是老辈人物,破坏规则,当真该杀!”

三人对视一眼,一人直接站了出来,冷笑道:“女人,不要多管闲事,看你这细皮嫩肉的,会点儿武功也不容易,我建议你立刻离开,否则连你也一起杀。”

另一人也不屑道:“你要为他们出头,不妨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他们当然看不透溯雪的实力,而溯雪却没有出手,只是缓缓道:“我不杀你们,只因这里还轮不到我出手。”

她朝后看去,轻轻道:“夫君。”

辜雀一步一步走来,还未说话,宁不悔已然惊叫道:“是你?无名?”

辜雀点了点头,却是看向溯雪。

溯雪看着薛青山,低声道:“青山,还不拜见师父。”

“师傅?”

薛青山一愣,而溯雪的手已然划过了辜雀的脸颊,他顿时便恢复了真实的容貌,轮廓分明,眼如电光,气势逼人。

薛青山看到这张熟悉的脸,眼眶顿时红了,那天晚上他被强者逼走,本以为师傅会出事,所以找遍殷都一直未曾离开,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又遇见了,而且他还恢复了年轻之姿。

一时之间,百感交集,轰然跪下,连磕三个响头,大声道:“弟子薛青山,拜见师傅!”

辜雀愣住了,事实上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但溯雪的话,他当然相信。

“你...你是...你......”

宁不悔瞪大了眼看着辜雀,震惊的已然说不出话来,这个人她当然没见过,但父亲书房之中的画像,却是看了无数次。

她太清楚这一张脸,也太清楚这个人的过往,这是她毕生的偶像。

罪孽森林至尊、神族男帝后、魔域魔君、厄运之子、天下第一魔神——辜雀!

他有太多的传说,想不到今日竟然得以相见了。

而薛青山,竟然是他的徒弟,难怪强到这种程度,尤其是在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他竟然挡住了三大轮回高手的围杀!

只因他们的精神,便是一样的。

“磨磨唧唧,一个元气都没有的年轻人,还能是你师傅!必然有妖,先杀了再说!”

追杀者已然忍不住喊出了声,三人对视一眼,直接朝前杀来。

溯雪没有出手,而辜雀心中本就烦躁,这一刺激,一股熟悉的感觉忽然涌在心头。

这是杀意!

他已然忘却了杀意,但此刻却像是开启了某道闸门,眼中顿时涌起滔滔血浪。

没有元气,也没有出手,只是大步朝前走去。

“你找死!”

三人持剑,极速朝他杀来,快如电光,皆刺在了他的身上,却发出金属碰撞般的铿锵之声!

剑,瞬间折断,人也倒飞了出去。

口中连连吐血,重重摔在地上,早已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而辜雀却是轻轻道:“不知为何,此刻只想杀人,便拜托你们一死好了。”

这句话说得很礼貌,差点没把这三人肺气炸了,但他们常年混迹江湖,却也不是蠢货,知道辜雀这厮不简单,对视一眼,毫不犹豫,转头便走。

只是一步踏出,却踩了个空,直接摔了个狗吃屎,身后的大地,竟然不知何时,裂开了一道恐怖的巨缝。

他们栽倒在巨缝之中,还未来得及爬起,巨缝却在瞬间缩小,两侧岩壁已然压住了他们的身体。

“这...这是......”

薛青山震惊无比,而溯雪则是表情淡漠,似乎这大地裂开并不稀奇。

“饶命!好汉饶命!”

三人已然忍不住惨叫出声,心中的恐惧无语言表。

而辜雀则是摇了摇头,大地裂缝愈合,将三人挤得粉身碎骨,彻底埋葬。

辜雀也不知道为何,就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可以控制大地,随心所欲。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mengma.hnr.cn/

福利北京赛车女郎38分www.cnkgl.com,焦炒慈菇片材料:慈菇,猪里脊肉,,清水适量,葱姜片适量,料酒适量,白糖适量,盐适量,适量,鸡精适量,胡椒粉水适量,淀粉适量。待把病人安排停当,华佗就起程回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东京快乐8投注 辽宁11选五走势图 北京时时彩赛车记录表 四川时时彩官网 搜索大盛时时彩
六肖中特期期准一 广西快3中奖助手 pk10技巧12358定位技巧 舟山体彩网飞鱼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