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大千劫主> 第三百二十四章 劫难提前 炼择之路
神州和西州并不接壤,中间隔着五行金海和罪孽森林,但在这二者之间确实有一条路可以通过,只是并不太好走。

不太好走当然是委婉的说法,事实上,这里可以说是步步危机。

左边是涌动的金属海浪,带着常人无法承受的放射性元素,有剧毒,根本无法呼吸,甚至必须用元气隔绝身体,否则必然被腐蚀。

右边是诡异的罪孽森林,这里有无数的魔兽纵横,能在这样剧毒的空气下生存下来的魔兽,都不是那么好惹的。

辜雀仅仅走了两天,便已然经历了六场厮杀,每一场都赢的并不轻松。

尤其是那些登陆上来的金属生灵,各种奇怪的属性让人捉摸不透。有的越杀越多,根本不可力敌,只能跑路;有的刀枪不入,元气不侵,只有圣洁的道韵才可以驱逐。

虽然艰难,但依旧要走,辜雀提着泣血刀,一连就走了十五天。魔兽实在太多,麻烦也实在太多,他大多时间都在战斗,赶路的速度一直提不上来,所以这区区一万多里的路,他才刚刚走到一半。

或许乌先生真的和乌鸦这个动物有什么关系吧,他的乌鸦嘴真的很准,临走之前让自己做好面对一切变化的准备,没想到变化真的来了。

当辜雀杀完一波魔兽的时候,身体的元气忽然出现了枯竭,这个现象把他自己也吓了一大跳。

不灭不坏之体水土交融,生机源源不断,怎么他妈可能元气枯竭?

而看着逐渐苍老的自己,辜雀不得不接受,自己的人劫提前了!

成神三劫,本来是轮回升入神阶必须承受的三道劫难,每一道劫难都足以要人性命,但自己远远未到人劫,甚至未到轮回,这劫难已然降临了。

狗屁一般的异数,变化让人防不胜防。

如当年天老所说,身体各方面都在衰老,元气枯竭,甚至连反应能力、记忆力、视觉、嗅觉等等能力都在开始下降了。

这远远比之前苍穹之怒还严重,至少苍穹之怒只是命数削减,却不会令元气枯竭。

于是真正艰难的时光来了,身体的枯萎让他面对魔兽时压力倍增,一些平时轻松可以解决的魔兽,在此刻却要费好大的力气。

他身体开始衰老,头发也开始白了起来,他感觉,若不是自己练成了不灭不坏之体,有后土天水源源不断提供生机,自己这样消耗元气,早就他妈枯竭而死了。

而不知为何,越到后面,魔兽的等级也越来越高,金属生灵也越来越强大,最开始极变、寂灭境界的魔兽,到最后已然是生死境、轮回境的魔兽了。

这种情况他每一战都像是拼命一般,但后来他终于想到了办法,每杀一个魔兽,都取出魔核吸收其中的力量,渐渐恢复己身,这样才让他咬牙坚持了下来。

唯有此刻,他才真的恨不得自己没有掩盖天机,这样的话,至少自己厄运之子的身份可以让那些魔兽望而生畏,不会有兴趣吞噬自己。

但事已至此,哪有什么办法,唯有提刀而杀。

一路杀过,也不知道杀了多少魔兽,多少金属生灵,有很多次元气枯竭,纯粹用**的力量走了下来。

一次又一次的透支,让他经脉整日剧痛,每走一步都极为吃力,他甚至在想,恐怕当初被轩辕辰追杀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倒霉过。

遇到能杀的魔兽就杀,遇到不能杀的魔兽就御空飞过,但现实总是给人一个狠狠的耳光——飞行魔兽出现了。

于是唯有拼命,甚至最后两次实在坚持不住了,黑白双环都帮了自己两次。

很快,人劫愈发恐怖了,手指开始出现了脱落,甚至没有长出。

连不灭不坏之体,也挡不住人劫的侵袭啊!

很快,整个右手都脱落了,干枯的血肉让他心头绝望,甚至都有想过放弃。

但毕竟要结束了,这一万多里路,已然要走完了。

于是单手作战,左手握刀,一路朝前杀去。

他终于不敢再拖延,他太害怕自己连腿都没有了,那一切都完了。

足足杀了两天两夜,元气不断枯竭,又在最后的时刻爆发出一股崭新的力量,源源不断自丹田中诞生。

当他以为人劫终于度过了的时候,现实又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魂劫来临了。

这是他最大的魔障!他所遇到的每一个敌人,都化作了他最在意的人。

眼前的魔兽化作了冰洛的模样,媚君的模样,甚至溯雪,甚至轻灵。

他握刀的手在颤抖,只因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场景化成了天州,似乎满天都在飘雪,冰洛不断吐着鲜血,如当年一般。

时而媚君露出微笑,溯雪撩起额头的长发,轩辕轻灵看着自己,眯眼笑着,露出两颗虎牙。

一切都是那么幸福,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怒了,他从未如此怒过,这是什么狗屁劫难,这分明是对人的感情最大折磨!

于是杀啊!冲啊!咬着牙,大吼着。

杀了无数个冰洛,斩了无数个媚君,他一直朝前走着。

一直有一股力量让他坚持下去,或许是媚君那一句“我等你”,或许是韩秋那两个字“坚持”,或许是冰洛临死之前那眷念不舍的笑容,或许是溯雪带着烦恼的叹息,或许是......轻灵还未实现她的理想,她曾说,她想要看整个世界的美景。

太多的羁绊,太多的夙愿,他泪流满面,他满头大汗,他全身浴血,他都坚持过来了。

而魂劫实在太让人痛苦,他看到了轩辕辰的狞笑;看到了溯雪走火入魔,身死道消;看到了轩辕轻灵彻底没救了,神族缟素,举国哀悼;看到了媚君听到自己消息,连连吐血,自刎于绝崖之巅;看到了韩秋未来的大劫,她被无数强者围攻至死。

对于辜雀来说,魂劫远远比人劫难渡,因为人劫,他有无数个理由坚持下去,他的心从来坚定,他的意志力早已不可摧毁,他可以忍受痛苦。

但魂劫,却是他心中最深的羁绊,关于感情,关于生命的意义。

于是,这一条路,竟然成了他整个生命的炼择之路。

走不下去,飞灰烟灭,一旦走下去,破茧而生。

但实在太艰难了,人劫和魂劫齐至,身体已然开始龟裂,他的左腿也没了,齐根断裂,他的眼前尽是自己最最在意,印象最为深刻的画面。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知道眼前全是长着血盆大口的魔兽,但力量限制着他,灵魂也限制着他。

整整一个月!

他又坚持了整整一个月!

如常人一般行走,如常人一般厮杀!

他终于走出了这一条路,他的意识已然模糊,他的双眼已然模糊。

这一个月,他几乎是处于一种浑浊的状态,完全靠着一个武者的本能,在用最后的生命力去屠杀。如果不是这样,魂劫可能会把他彻底逼疯,让他走火入魔,埋骨异乡。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只知道全身都没有了知觉,丹田早已干涸,全身没有了一丝力气。

或许人总会有一丝信念支撑着他的行为,哪怕他已然没有了思想。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不断朝前跌撞而行,与其说是行走,不如说是爬着走,只因他只有一条腿了。

当他看到了前方飘摇只在的蝴蝶时,他终于知道危险已过,于是终于撑不住了。

天旋地转,他躺在地上,看到了蔚蓝的天空,白云飘荡,偶有群鸟飞过,发出一声声惊鸣。

朝侧面看去,是一望无际的青草,葱葱茏茏,郁郁青青,其中夹杂着小虫的低鸣,夹杂着几株渺小的野花。

正是盛春之时啊!山花烂漫,白鸟清歌,一切都在绽放,都诠释着生命的意义。

这的确是一个美好的世界,或许在地球,已然没有了这般美好的风景,这般盎然的春意。

但自己或许真的坚持不住了。

很渴,也很饿。

他太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只因极变之后,人的身体所需的能量已然不需要完全靠食物和水来补充。

他像是找到了生命最初的感觉,一个凡人的体验。

于是他笑了起来,瘫在地上,彻底不动了。

他的脑中浮现起了太多东西,一幅幅美好的画面,一个个美丽的人儿。

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才可以让一个人坚持下去呢?

或许是冰洛,他看到了冰洛躺在铜棺之中,缓缓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是那么熟悉,那么温暖,她笑着,如当年一般。

或许也是媚君,她终于等到了自己回去,她哭了,并狠狠地压榨着自己,狂欢于草野天地之间。

或许是溯雪,她站在玉虚宫那个绝崖之上,当年分别的地方,吹着风,长发白裙飘扬。

或许是轻灵,她抱着自己的手臂,说终于可以环游世界啦!

或许是韩秋,嘴角微翘,想要板着脸,却又忍不住笑的表情。

还有义勇吧!傻大个缠着自己要酒喝。

意识终于模糊了,天地在变暗,明媚的阳光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一切的一切都在消失,或许这只是一场大梦。

但辜雀绝不后悔!

这一场梦太有意义,比之前的十八年都有意义,如果可以选择,他一定选择留下!

只因生命本就不是悲凉的,而是一种向上激昂的姿态!

如这春天一般!

美好的时光总是会比苦难的时光更多,自己尝够了苦头,接下来的是什么呢?

哈哈!或许,就是真正的快乐吧!

天地漆黑,终于,一片荒芜。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sc2013.b.px.teacher.com.cn/

北京赛车官网记录www.cnkgl.com,有毒蘑菇的伞柄上菇轮,且容易折断,下部有菇托根部生有囊胞,伞柄很难用手撕开。香菇汤材料:玉米两个,香菇六朵,排骨半斤,排骨半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现金为王 双色球118期开奖结果 中国彩票下载 快乐10分钟技巧 pk10计划软件安卓版
极速时时彩万能规律 新疆十一选五前直遗漏 特码开奖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现场 大乐透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