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大千劫主> 第二百九十一章 茫茫雪域有古村
重回天州,看着那茫茫白雪,一时之间,只觉亲切无比。

来到这个世界已然五年,但却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超过半年,除了天州雪域!

自己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一年,也经历了最绝望的变故,在这里得到了自己的爱人,也失去了自己的爱人。

出门在外,从未怀念这漫天白雪,但真正踏上这片土地,却又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前有风雪,后有猛虎,往事不堪回首,也不是感慨之时。

辜雀摇了摇头,拉着媚君的手飞速朝前。

进了雪域,路极不好走,若是凡人来此,就算不被冻成冰雕,也会陷在雪地之中,走不出去。

没有办法,雪实在太深,可以直接淹没整个大腿,当时背棺而行,之所以慢,便是如此!

仔细想想,以当时自己的实力,能够走出天州雪域,恐怕真的算是奇迹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坚持过来的。

风实在太大,如刀一般割在脸上,而漫天白雪也被狂风吹起,胡乱拍来,再加上寒冷的空气,辜雀和媚君已然不得不用元气罩住自己的身体了。

而如此一来,消耗便顿时大增,而迎着风雪奔袭,阻力极大,也愈加耗费元气。所以这一次,他们只坚持了十天,便已然受不了了。

疲倦不看,盘坐在冰冷的巨石之上恢复元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辜雀才睁开眼来。

媚君神色憔悴不堪,不停地咳嗽,脸上涌出一抹病态的嫣红。

她几乎已然坚持不住了,魔域位于大陆最南部,与黄州东西接壤,气候炎热,她从未来过雪域,也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低的温度。

一个生死之境的强者,已然可以辟谷,不食烟火,吸风饮露,当然也不惧严寒。但这天州毕竟是换了一片大地啊!又岂是严寒可以形容?

她很不适应,这并不是感冒,而是一种心态,一种无法表述的症结。

辜雀把她搂在怀里,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烫的可怕,轻声道:“你恐怕是中了寒毒了。”

媚君唇无血色,微微喘着粗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照理说这个温度完全不能奈何我,但我总觉得心里发慌,全身的气息都不顺畅。”

辜雀摸了摸她的脸,叹声道:“这是寒毒,适应了自然就没了,不适应恐怕会危及生命。媚君,或许你可以......”

话还没说完,媚君已然连忙捂住他的嘴巴,摇头道:“不要赶我走,我现在走还不如死了痛快。”

“别胡说。”

媚君叹了口气,道:“我说的是实话,要是现在走,想到你的处境,我会很不安。我不会走,你说过的,我们是夫妻,就该在一起啊!”

辜雀看着她病态嫣红的脸,心中脏像是被刀割一般,勉强强笑道:“那我们便一起。”

他说着话,顿时一把把她揽在怀中,然后背在背上,大步朝前走去。

风雪太大,看不清前方的路,辜雀每一步都走得极为艰难。

媚君叹了口气,想要下来,却发现身上冷得可怕,像是元气都要冻结一般,几乎提不起一丝力气。

她喃喃道:“本想着可以帮上一点忙的,却没想到反而拖累了你。”

辜雀拍了拍她的屁股,轻声道:“一家人说什么客气话。”

于是走吧!在这漫天风雪之中,在这雪白的世界里。

从遥远处看去,雪峰耸立,巨山巍峨,寒风白雪之下,两个人影显得是那么渺小。

但他们抱得很紧。

速度的确是慢了太多,而周围的场景却没有一点变化,依旧是茫茫白色,这对于一个人的心态,无疑是一种折磨。

一种孤寂而无止境的折磨。

而终于,前面巨山之下,风雪之中,隐隐约约竟然显现出一个小村出来。与其说是一个小村,倒不如说是几座小屋。

辜雀连忙走近,只见数百座小屋都是由白石堆砌,扎地极深,所以在风雪之中亦能不倒。

房屋在风雪中死气沉沉,似乎隐隐有杀意传来,其中甚至响起了几声短暂的惨叫。

辜雀脸色一变,不禁朝天眼虎看去。

天眼虎道:“风雪对云中之蜥未必没有影响,他们恐怕还很远,或许可以让媚君休息休息。”

辜雀眉头紧皱,缓缓道:“恐怕不是什么好去处,血腥味很重,而房屋也很古老了。”

“我先去看看吧!”

天眼虎说了一声,顿时飞进了房屋群中,窜进一个小院,忽然发出一声大叫。

辜雀脸色一变,背着媚君连忙冲了过去,他速度奇快,刹那间跨越数百丈距离,稳稳落在地上。

只见天眼虎飞在空中,大叫道:“卧槽!谁这么狠!连他妈小孩儿都杀!”

辜雀低头一看,只见地上胡乱摆着两具尸体,赫然是两个一丝不挂的小童,大约只有三四岁!

而他们的头颅已被斩下,脖子断口处鲜血未凝,正缓缓朝外流着。

辜雀顿时瞪大了眼,不禁深深吸了口凉气,尸体见过不少,自己也杀了不少人,却还真没有见到有谁竟然连这么小的孩子都杀!

而此刻,一声短暂的惨叫忽然又从另一个院落传来。

辜雀和天眼虎对视一眼,连忙冲过去,顿时有看到了地上刚刚死去的尸体。

而下一刻,只听一声声惨叫不断传来,又在顷刻之间戛然而止。

有人正在杀人!

辜雀眼中寒冷一片,天眼虎咬牙道:“妈的!老子再混蛋也看不过这种事!杀平民?还是小孩儿?干!”

他说着话,顿时朝一个方向飞去,而辜雀眉头紧皱,紧随其后,心中却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座小村,说不出的诡异森冷。

和天眼虎稳稳落在地上,顿时便看到风雪之中,一个瘦小的身影右手一挥,一个小孩儿的头颅便顿时飞起,重重落在地上。

天眼虎目眦欲裂,大叫道:“畜生!你、你他妈......老子干死你!”

他说着话,顿时伸出虎爪猛然朝那道隐约的身影而去。

很少见到天眼虎如此义愤填膺,只因这种事实在太过恶毒。

天眼虎打出的白色之光在接触到这个身影时,便直接莫名其妙消失,这个人缓缓转身,皱眉道:“你们干什么呢?”

而辜雀和天眼虎顿时瞪大了眼,不禁同时惊呼而出:“剑神绝夏!”

隔得近了,才终于看清楚,这人身穿黄衣,身材瘦小,表情淡然从容,不是那绝夏又是何人。

天眼虎愣了半晌,不禁道:“不行不行!妈的!就算是你也不行!杀平民?你吃饱了没事儿干啊!”

绝夏一愣,不禁笑道:“谁告诉你们这些是平民了?”

此话一出,辜雀的眉头顿时皱起,心头也总觉得有些不对,但就是没有抓住。

天眼虎大叫道:“那些小孩难道不是平民?”

绝夏道:“你小子,长了三个眼睛也看不清楚?这里冷么?”

“冷啊!”天眼虎下意识点头道。

绝夏看了辜雀一眼,道:“既然你都感觉到冷,那么凡人还不得直接冻成冰块啊!更何况,他们连衣服都没穿。”

辜雀脸色顿时微变,终于找到哪里不对了,这里的温度按照地球上摄氏度来说,恐怕已经零下五六十度了,但这些凡人竟然衣服都没穿却像是没事。

尸体都看到了,皮肤光洁,完全没有受冻的迹象,甚至,连血也没有凝固。

要知道,在这种温度之下,鲜血几乎会在瞬间凝固。

天眼虎喃喃道:“可是......可是他们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对啊!”

“是么?”

绝夏一笑,右手一挥,一道白光闪过,只见这些尸体顿时翻了个面,露出那恐怖的后背。

只见那一具具尸体后背之上,竟然都长满了一片片灰色的羽毛,密密麻麻扎根在皮肉之上,把表皮都弄出褶皱来了。

“哇!”

天眼虎大叫一声,身体一软,连忙趴在地上吐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这一幕实在太令人恶心了,一个人体,背后竟然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羽毛,恶心程度远远超过了尸体本身。

辜雀脸色一阵发白,媚君也浑身一震。

绝夏连忙右手一挥,又把这些尸体翻了过来,笑道:“恶心吧?嘿嘿!要不然我怎么会故意让他们面朝上?因为我也有些受不了。”

辜雀不禁道:“这、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

绝夏神秘一笑,道:“杂种。”

“杂种?”

绝夏淡淡道:“不错,当年大战的遗留物,你不要看着他们很弱,要是让你来,你恐怕都搞不定他们。这些东西生活在这里有食物吗?但他们能活下来,生命力顽强至极,不斩头都死不了的。”

辜雀不禁道:“大战遗留物?到底什么意思?”

绝夏嘿嘿一笑,道:“别问那么多,这种东西知道了对你没好处!事实上,你又不是没见过。”

“我见过?”辜雀一愣。

绝夏深深看了辜雀一眼,压着声音道:“据说你是杀龙英雄?”

辜雀摇头道:“谣传而已。”

绝夏缓缓道:“我当然知道是谣传,那条龙已然是无上龙君,你们都不够它一碟菜的,更别说杀了。但是......到底是谁杀了它呢?”

此话一出,辜雀眉头一皱,随即脸色顿时大变,惊呼道:“巨喙!”

绝夏双眼一凝,沉声道:“闭嘴,不要喊出来!这种东西,自己埋在心里就好。”

辜雀脸上已有汗水,来到这个世界五年多,若是问见过最恐怖的东西是什么,那绝不是什么噬空蝶王,什么无上龙君,而是那从虚空裂开之后的巨喙!

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辜雀从来没有认真想过,只因他认为自己完全接触不到。

而如今再次响起,却觉得全身发寒,这东西到底是什么?连无上龙君,在它的嘴里也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

他忽然又想到了神都天宫预言湖,那想要冲破封印的所谓异兽!

轩辕阔和众位帝皇圣主闭口不提,却是一个个害怕到极致,那一羽之力,便可以击退四件神宝!

那东西有羽毛,是不是何巨喙是同一个物种?

他豁然抬起头来,吞了吞口水,道:“那神族天宫的预言湖下......”

话没说完,绝夏已然摇了摇头,沉声道:“不要问了,能让天道子和人皇一起封印的东西,你自己也猜得出来。”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已然非常郑重,道:“我建议你忘记今天所发生的事,也忘记那个东西,千万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否则大祸上身,谁也救不了你!”

辜雀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始终平静不下来。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可以让各大帝皇闭口不谈,可以让无上龙君绝望自爆,可以让绝夏都如此郑重。

神魔大陆,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所谓的‘上面’又是什么?

无数的信息充斥,几乎要把辜雀的脑袋撑爆。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1503947.chinadxscy.com/

北京赛车计划号网页版www.cnkgl.com,  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月6日消息,特朗普的顾问凯莉安·康威(KellyanneConway)当日受访时表示,败选的希拉里·克林顿团队仍在散布俄罗斯希望特朗普当选的信息。  “上有老,下有小,身在外地一直心念家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新疆18选7连线走势图 河南福利22选5开奖公告 天博国际娱乐网址 北京快乐8单双骗局 章鱼彩票是正规的吗
甘肃快3遗漏号分布图 福建11选5计划 南粤风采好彩1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软件源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