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大千劫主> 第二百六十一章 血溅柱梁 老友现身
叶轩带着公羊明离开之后,大厅已然静到了极致,气氛一度凝固,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唯有天眼虎嚼着牛肉的声音。

接着,又有一个个天才青年大步走进,有的人成功入座,有的人只能灰头土脸出去。

天地客栈酒肉水果不断,众人打量着周围,把一个个人的表现记在心里,以判断自己的定位。

客栈之外,月已高悬,寒风未散,夜深,人依旧未走。

非但未走,反而越来越多,之前不知道天地客栈情况的修者也全部涌了过来,把数条大街全部堵住,甚至连隔壁商铺楼上也挤满了人。

当然也有很多不自量力的人想要进去,却被轩辕战一个接着一个打败,他当然有他的分寸,当然没有用全力。

而就在此时,只见三道身影忽然从远处房顶而来,领头的一位老者大喝道:“都给老夫让开!”

声音如雷,滚滚不绝,震得众人血气翻涌,三人御空而行,直朝天地客栈大门而去。

轩辕战眉头一皱,长枪一横,冷冷道:“要进天才堂,一个一个来!”

而这位老者则是满脸横怒,大声一挥,厉声道:“给我滚!”

他说话的同时,一掌顿时朝轩辕战拍去,那恐怖的掌力顿时刮起一股狂风,一路摧枯拉朽,席卷而去。

轩辕战脸色一变,长枪顿时一震,横扫而出,荡出一道环形金光,朝这道狂风袭去。

二者爆发出一股惊天巨响,元气炸裂,如巨浪一般朝四周席卷开去,直令周围众人不断后退。甚至有修为低的修者连连吐血,身受重伤。

轩辕战闷哼一声,连退数步,不禁惊道:“轮回之境!”

老者厉声道:“不想死就别拦着我!”

他说完话,直接带着后面两个年轻人朝天才堂冲去。

而轩辕战却是冷冷一笑,沉着脸没有说话。

一声大吼传遍了天地:“谁是辜雀!给老夫站出来!”

声音如雷,震得整个大厅都在颤抖,狂暴的音浪席卷,直令大地龟裂,三道身影,已然稳稳落在了地上。

而辜雀,则是豁然站起。

朝前一望,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须发花白,满脸横肉,全身散发着恐怖的气势,正冷冷地扫视着四周。

他的身后站着两个相似的身影,赫然便是那黄州第八和第九皇子,黄衣、黄杉。

赢风也顿时站了起来,不禁皱眉道:“公羊柯!你怎么进这天才堂?”

公羊柯看到赢风,沉声道:“原来是赢都七皇子,失敬了,可知谁是辜雀?”

没有人回答他,但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辜雀。

辜雀微微眯眼,淡淡道:“有何贵干?”

“你就是辜雀?”

公羊柯声音忽然提高,右手隔空指着辜雀的脸,厉声道:“可是你伤了我孙子?”

“呵!”

辜雀一笑,道:“我辜雀伤的人太多,谁知道你孙子是谁?”

“很好!”公羊柯冷冷道:“刚才从这里出去的公羊明,是你打伤的没错吧?”

辜雀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沉声道:“原来技不如人,还可以叫老辈人物帮忙啊!公羊世家不愧是大家族,真是让人耳目一新啊!”

公羊柯大声道:“小子!你也不必明嘲暗讽,老夫此来光明正大,就是要杀你性命,为我孙儿报仇!什么家族,什么圣地会武,都与老夫无关!”

辜雀大笑出声,刚要说话,忽然一个声音从后方传了出来:“嗨呀!怎么老辈人物也混进来啦!”

话音传遍大厅,只见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端着几盘牛肉急忙走出,一边为大家发放着,一边道:“这是天才堂啊!年轻人来的地方,老哥你怎么来了?”

他穿着普通的灰衣,腰上绑着一个大围裙,围裙之上污渍满满,显然还是一个厨师。但由于实在太胖,大肚子鼓鼓撑起,人也太矮,所以走起路来显得极为滑稽。

公羊柯听到这句话,顿时冷声道:“老夫来了又如何?哪里轮得到你这个下人多嘴?滚回你的后厨去!”

说完话,他右手指着辜雀,大声道:“你若是个男人,便出来受死!也免得我得罪天地客栈的后台!”

辜雀顿时笑出了声,道:“出来受死也算是个男人?从小家庭富裕是吃多了猪脑子吗?活了一大把年纪还说出这么幼稚的逻辑?”

公羊柯顿时气得肺炸,厉声道:“小子!你找死!”

胖厨师终于发完了手中的牛肉,急忙道:“别、别激动,大家都冷静,今天这个场子,暂时由我管,大家都和谐一点呀!那个老哥,你还是走吧!这里年轻人的地盘啊!”

公羊柯冷声道:“谁是你的老哥?一个下人,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否则别怪老夫连你一起杀!”

“要杀我?”

胖厨师顿时一愣,然后连忙跑进后厨,拿出一把菜刀,又跌跌撞撞跑了出来,大声道:“你、你敢不敢再说一句?”

他喘着粗气,满脸涨红,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拿着一把菜刀,显得滑稽无比。

而公羊柯直接猛一瞪眼,厉声道:“聒噪!”

他说话的同时,直接一掌朝胖厨师拍去,这里不让用元气,但他却是毫无顾忌,一掌而出,元气翻涌,直接把大厅地板震碎。

“嗨呀!竟然真是来砸我场子的!”

胖厨师怪叫一声,身影骤然消失在了原地,那动作之快,几乎骇人听闻。

而下一刻,只见一道凌厉的寒光已然在空中闪过,快若惊鸿,又如电光,快到无法想象。

“你!”

公羊柯刚惊呼出声,声音又忽然戛然而止!

只见他的头颅在瞬间脱离身体,飞上高天,断颈之处,鲜血激射而出,直接洒在了房梁之上!

一只胖手瞬间攥住空中头颅的长发,快到极致,稳稳落在了地上,由于惯性,他浑身的肥肉还在不断颤抖。

而公羊柯的身体,这才缓缓倒了下去!

胖厨师一把接住他的身体,脸上已有热汗,叹声道:“哎呀!你看你,让你走吧你还不听,这下后悔了吧!”

他拖着公羊柯的身体,缓步朝后厨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着众人笑道:“大家吃啊!别客气,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嘿嘿!哎呀我也不想打扰大家的,只是近百年来还没人敢找我麻烦,我稍微有些激动,所以让他飙出了血。”

他肥胖的脸笑着,肉已然把眼睛挤成了一条细缝,憨厚的笑着,道:“以前肯定是不会飙这么多血的,太久没杀人,手都生了。”

说话的同时,把那把染满了鲜血的菜刀插在腰上,然后一手提着头颅,一手拉着尸体,朝后厨走去。

一边走的同时,还喃喃道;“嘿!可惜太老了,肉质不会太好,利用不起来啊!”

声音消失在大厅,整个大厅一片死寂,众人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

唯有梁上猩浓的鲜血,似乎还散发着热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个人才重重出了口气,不停惊呼出声,太恐怖了!太快了!

一个轮回之境的强者,就被一招秒杀了?

天眼虎脸色极为难看,忽然趴在地上猛地吐了起来,大叫道:“他妈的!这到底是不是牛肉啊!老子心里好慌啊!”

此话一出,众人这才想起刚才胖厨师的最后一句话,于是纷纷变色,干呕了起来。

辜雀和媚君对视一眼,心中不禁有些骇然,刚才老者的身法,连他们也没有看懂!

太快了!那一刀也太凌厉了!

大厅依旧有血腥味,乱成了一团,辜雀深深吸了口气,冷眼忽然朝黄衣、黄杉看去,寒声道:“怎么?你们也要为公羊明报仇?”

两人早已吓得脸色苍白,刚才一句话也不敢说,此刻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勇气,吞了吞口水,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骇然。

黄衣终于沉了下来,咬牙道:“公羊世家是公羊世家,皇室是皇室。”

黄杉道:“但我依旧认为你不配坐首座!不妨出来一战!今日必斩你于剑下!”

辜雀冷笑道:“有元气的情况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何况现在?”

“狂妄!那天是我们状态不佳而已!我就不信,你单凭刀法,还能败了我们不成!”

黄衣冷冷出声之后,黄杉也淡淡道:“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让座,而是下来切磋一番!”

辜雀微微眯眼,刚要说话,忽然一声长笑传遍了天地!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武服的身影大步走进,大声道:“就凭你们,也配和我辜雀兄弟切磋?老子来收拾你们!”

声音传出的同时,人也走到了大厅之内,穿黑衣黑袍,长发飘散,胡渣满脸,带着无法形容的洒脱与铁血,那独特的气势顿时让众人身影一震。

辜雀顿时大笑道:“萧骨!萧兄!你终于来了!”

“哈哈哈哈!辜雀兄弟!半年未见,你风采更甚啊!”

萧骨狂笑出声,豪迈至极,右手一挥,直接一个酒壶已在手中,大声道:“话不多说!兄弟见面!我萧骨先干为敬!”

他说着话,顿时仰头喝了起来。

辜雀也激动不已,连忙站了起来,一把抓起身旁的酒壶,大吼道:“干!”

于是便喝!两人对饮!

那纯净的烈酒自嘴角流出,流过颈脖,洒满了整个衣襟,浸湿了胸膛。

那无法形容的烈辣与酸苦流入喉头,一路酣畅淋漓,直达心底。

于是胸口热了!血也热了!全身都在沸腾,仿佛有火在烧。

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客栈相逢,惊杀楚天楼,寻找卧底。激战长街,楚河苍龙吟啸,又前往东宫刺杀楚辞。

那一切的一切像是昨天才发生一般。

毕竟是经历过生死啊!那时候,远远比现在危险!

只是都过去了!自己终于得到了龙丹,并掩盖了天机,而萧骨也为萧家洗清了冤屈,扶持大皇子登基,成功成为地州最显赫的家族。

他的手臂已然长出,想必是大皇子给了衍生丹,他的境界也再次突破,达到了生死之境。

往事如烟,以酒祭奠!

而今相遇,依旧是生死之交!

两人一口喝尽壶中烈酒,抬起头来,目光交汇,像是都知道对方所想。

这便是朋友,无论多久没见,还是这般有默契!

辜雀大声道:“请入座!”

萧骨大笑出声,豁然朝黄衣、黄杉望去,豪迈道:“今次再见,我便替辜雀兄弟料理了这两个杂鱼!”

是的!他们!就是杂鱼!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6ts06.hunvc.cn/

北京赛车分析神器www.cnkgl.com,栏目开全国网络媒体深度调查报道之先河,2012年入围中国新闻奖定评,其中单篇报道《千年煤都的生死变轨》获第21届中国新闻奖网络专题三等奖。原郑州都市区布局结构图  政府主导大力开发一个新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郑新融城只能通过产业对接,慢慢融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今日快3开奖青海 五子棋大师官网网址 澳洲幸运10开奖统一么 黑龙江快乐10分 四川金7乐规则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开奖结果 新时时彩直播 北京11选五和值走势图 篮球比分网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