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凤凰小说网大千劫主> 第二十六章 温柔陷阱
夜很安静,轩辕轻灵的啜泣声隐隐。

辜雀没有心软,看着狼藉一片的屋子,缓缓道:“别哭了,起来,把寝室收拾一下。”

“我不!”

“你说什么?”辜雀眉头一皱。

“我不会!”

轩辕轻灵缓缓站了起来,双眼通红,俏脸梨花带雨,睫毛被泪水黏在脸上,显得极为可爱。

辜雀冷笑,缓缓坐在床上,又拿出一瓶酒出来,灌了两口,道:“有没有办法帮我解决无人为师的问题?”

轩辕轻灵看着他,嘟嘴道:“没有!”

“你不奇怪?”

“奇怪什么?”

“明明钟声响彻天地,诸位老师也出来了,但却没有一人愿意做我老师!”

轩辕轻灵张了张嘴,犹豫了片刻,道:“我也不知道......”

辜雀冷冷一笑,道:“不知道?呵!你又不是傻,你知道在学院有这么大影响力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院长,一个便是你的大哥,未来的神州之主。”

“不是他!”轩辕轻灵立刻道。

“哼!不管你如何认为,我只需要你做到一点,别给我惹麻烦!”辜雀缓缓道:“我这个人开得起玩笑,但谁要让我走,我便不会客气!”

“我......”

轩辕轻灵刚要开口,一个妩媚的声音忽然从屋外传来:“古缺同学,你在吗?”

声音不远,就在门外,语气之中透着柔弱娇媚,听起来让人心痒。

轩辕轻灵脸色一变,急忙道:“是秦依彩!不能让她知道我在这里!”

“为何?”

轩辕轻灵俏脸一红,低头道:“她...她嘴巴太大,什么事让她知道了,第二天准传遍学院!现在大晚上的,我们孤男寡女......”

她没有再说下去,但辜雀已然听懂,自己在学院已是众矢之的,这种绯闻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

他连忙道:“去厕所,我立刻让她走!”

“可是好臭......”

你可拉倒吧!元气一冲什么味道都没了,完全是你心理作用好不好?辜雀猛一瞪眼,轩辕轻灵立刻低头,连忙躲进厕所。

而此时,秦依彩已然走到了门口。

她穿着一身紫衣,极为贴身,把婀娜高挑的身材完全勾勒出来,那前凸后翘的曲线动人无比。

纵然辜雀已尝过鱼水之味,这一眼看去,也不禁丹田一热!

一定是酒精作祟!刚才毕竟喝了酒!辜雀很快为自己的纯洁找到借口,抬眼一看,只见秦依彩端着一个杯子,缓缓走进。

她生的极为妩媚,眉眼间顾盼有神,红唇如血,时而轻轻抿嘴,诱惑无比。

辜雀皱眉道:“你是?”

虽然已然知道名字,但装模作样总是很有必要的。

秦依彩微微低头,脸上露出一抹嫣红,眼神清澈,明眸善睐,盈盈如水,像是带着丝丝羞赧,小声道:“奴家姓秦,名依彩。”

一个长相、打扮极为妩媚的女子,却是如此羞赧,简直是极品啊!

辜雀吞了吞口水,道:“秦同学,你来找我干什么?”

秦依彩低声道:“奴家今天看到古缺同学被溯雪老师震伤,心头很是难过,所以熬了一杯蓝龙羹过来,希望对辜雀同学的伤势有帮助。”

蓝龙当然不是龙,而是一种极为罕见的蜥蜴,据说仅二指大小,极为大补,食之可迅速至于身体,补充元力。

好东西啊!辜雀眼睛一亮,看向她手中杯子,只见那蓝色的浓羹荡漾,闪出淡淡的蓝光,一股股纯粹的天地元力澎湃而出。

绝对不是赝品!辜雀瞬间判断出来,连忙道:“请坐!依彩同学客气了!”

轩辕轻灵在厕所气得不行,这混蛋!明明说好的立刻让她走!看到别人长得漂亮就说不出口了!

秦依彩低低一笑,环视一周,脸色有些尴尬,道:“古缺同学心情不是很好?”

“很好啊!”辜雀看了周围一圈,道:“喝了酒一时兴奋砍了两刀。”

“可...看样子明显是剑芒啊!”

轩辕轻灵闻言一震,连忙捂住自己嘴巴,祈祷千万别看出来我在这里,不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恶!都怪辜雀这个混蛋!

辜雀笑道:“剑法我未必不会,既然椅子没得坐,就坐床嘛!”

秦依彩心头冷笑,这人看似正经,没想到也是色坯,今日计划恐怕没什么挑战了。

她一脸低笑,缓缓坐在床边,微微拉低衣服领口,让胸前那对高耸更加暴露。

看着辜雀那呆呆的眼睛快要落进去,她心头一阵发热,递出杯子道:“古同学,你喝......”

“哦哦!好!”

辜雀一脸傻笑,恋恋不舍的把眼神收回,心中暗叹真大,拿起杯子一口饮尽。蓝龙羹化作一股热流,涌进体内,一股强大的热气顿时散发出来,充斥着各大经脉。

辜雀毛孔张开,长长舒了口气,只觉一股强大的能量化作元力,不断治愈着自己身体。

真是好宝贝啊!他不禁微微眯眼,享受这能量充斥的快感。

秦依彩心中暗骂草包,蓝龙羹味道如此鲜美,竟然一口饮尽,真是浪费。

她脸上的羞涩完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浓浓的妩媚,右手一拉,长袍已然落地,露出内里一层薄薄的内衫。那丰满的高耸把衣服鼓鼓撑起,仿佛不安于这狭小的空间,想要跳脱出来一般。

辜雀心中猛跳,吞了吞口水,眼睛仿佛要钻了进去。

轩辕轻灵透过木门缝隙看到这一幕,气得血气上涌,恨不得冲上去几剑把辜雀捅死!她相信,辜雀此刻已然完全忘了自己还在厕所。

早知道这么好色,就干脆用美人计好了!本姑娘不信就能比那姓秦的差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往自己胸口一看,嘟着嘴心里轻轻哼了一声。

秦依彩算了算时间,蓝龙羹里的药性也该发作了,她也不需要再伪装。

舔了舔嘴唇,露出一脸媚笑,小手已然抚上了自己胸前两团软肉,道:“想不想摸摸?”

“不想。”

“既然想,那便......”说到这里,秦依彩忽然停住,皱眉道:“什么?你不想?”

她抬眼一看,只见辜雀双眼死死盯着自己胸口,但那眼中,却是一片清明。

辜雀缓缓笑道:“是啊!不想。这东西虽然好,但也不知道沾了多少双手了,我可没接盘的习惯。”

“你...你怎么?”

“我怎么没中毒?”辜雀缓缓站起身来,戏谑道:“大概是因为你们买到假药了吧!”

秦依彩把手放了下来,道:“你知道我们下了药?”

“我以前中过不少毒,有没有药恐怕还是闻得出来的吧!”

辜雀冷笑,三年背棺走来,连御鬼之术都没法控制自己厄运之体,更何况这区区*?一个连尸毒散都敢往嘴里放的人,会害怕这点小东西?

秦依彩沉默片刻,忽然笑出了声,她眉眼间荡意一片,娇声道:“奴家好喜欢你说话的方式!”

干!拍马屁能不能有点水平?老子说话和普通人有何区别?辜雀咧嘴一笑,道:“反正......秦同学的关心我也收到了,夜深了,走吧!”

“干得漂亮!”厕所中,轩辕轻灵攥着小拳头,一脸痛快。

秦依彩摇了摇头,委屈道:“莫非奴家真的没有一点魅力吗?这么晚了你还要赶我走......”

这句话听得辜雀心头一荡,道:“你待如何?”

秦依彩暗暗冷笑,只需要再拖一刻钟,欧阳便已带着老师赶到了,那时候看你是不是还这么能说!

她娇声道:“奴家冷...不想走......”

你冷?极变中期的强者说自己冷?真当这里是天州雪域吗?靠!辜雀也不是不解风情,而是知道这女人不安好心。

他不是瞎子,他不止一次看到这个女人和轩辕默走得很近,当天院外如此,今日广场如此。

辜雀冷笑道:“既然冷,为何不把衣服穿上?”

秦依彩呼吸一滞,心头涌起一股怒意,刚要说话,忽然一个淡淡的声音从屋外传来:“睡了吗?”

声音很淡,语气平静,但这个声音在场之人都能听出来。

是溯雪老师!

辜雀的脸色顿时一变,而秦依彩的反应也非常快,右手一动,元力一涌,身上的衣衫便寸寸碎裂开来。

那雪白的身躯在屋中晃动,两团软肉高耸如云,其上嫣红如梅俏枝头......反正很好看就是了!辜雀此刻也没心情来形容。

因为秦依彩已然叫出了声:“啊!救命啊!古缺你这个王八蛋!”

辜雀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下一刻,一道白影已然闪进屋中!赫然是愤怒到极致的溯雪!

溯雪本来是心有内疚,觉得辜雀受到不公正待遇,一时之间做出失去理智的腥味也是情有可原。

她觉得自己出手过重了,想到辜雀可能受伤不轻,翻来覆去睡不着,所以决定过来看看,为他疗伤。哪里想到辜雀竟然做出如此禽兽之事。

“不是你想的那样......”

辜雀连忙说道,但溯雪的身影已然消失在了原地,接着,便是一声啪响!

“畜生!”

溯雪俏脸通红,看着辜雀,心中却是一阵心痛,明明是个好苗子,就这么毁了。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辜雀豁然抬头,眼中寒意一片!

他本可以躲!以他的速度并不是无法躲开,只是在他看来,溯雪是一个很冷静的人,是一个不那么冲动的人。

他没想到溯雪会直接出手!

辜雀死死咬牙,右手已不禁握紧拳头!两世为人,磨难受尽,也曾流血,但从未挨过耳光!

他心中怒火焚烧,忍不住喉咙一甜,一丝鲜血便顿时渗出嘴角!

漆黑如墨的鲜血!

于是下一刻,一道惊雷骤然响彻天地!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lanfcw.com/

北京赛车刷流水www.cnkgl.com,黑客特技在与时俱进,安全上网指南也需及时更新。高中阶段学习紧张,为了缓解玉素甫的压力,王振栋经常在休假时间,带他到阿克苏市的商场、超市等地游玩散心,给他买喜欢的衣服和鞋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广东11选5质合走势图 福彩3d2017年开奖全部 沈阳棋牌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带线
广东福彩36选7最新开奖 幸运农场有规律吗 欢乐升级辅助器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二星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