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魔幻 > 驭鹤英雄传> 第二百零七章 环环相扣(上)
    东方泓心无什么城府,哪里想得到父亲是想利用他去找薛灵。他回到自己的院子,收拾了包袱,只带了些银钱便悄悄出庄去了。他却不知东方白派了三路高手跟着他,一心想找到薛灵,以保她的安全。

    东方泓离开武夷山,便一路向北,他想薛灵既然在江湖中散布凤凰琴在御龙山庄的谣言,必定有人帮她,想来想去也只有端木燕了。

    他快马加鞭向千岛湖行去,恨不得插上翅膀,但仍是行了十来日,这才到了千岛湖。

    东方泓打听了五龙岛的所在,便雇了一艘船,在湖面上乱转,他在船舱中安睡,准备趁夜去五龙岛一探。

    到了晚上,他命船夫将船划到五龙岛的浅滩上,一个人悄悄上了岸。东方泓沿着岸边行了一段路,发现一条大路,便沿着大路小心前行。行了一里路,只见远处有一座岗哨。他悄声走近,突然纵身向岗哨内的守卫扑去,他这一扑之下快速无论,那个守卫一声闷叫便既被他点了穴道。

    东方泓绕过岗哨,向里面走去。只见岛内几处房舍都亮着灯,他心想端木燕是岛主,必定在最中心的屋子里。他便三绕两绕到了一处巨大房舍之前,里面灯火辉煌,似有人声。他悄悄来到窗前,透过窗缝向内望去,只见屋内摆着一桌宴席,正中坐着一四十来岁的男子,料想便是端木燕了。他向端木燕左下首看去,一个女子的侧脸映入他的眼睛,他一见之下,全身一震,那不是他日思夜想的薛灵是谁?

    他心中一喜,险些叫出声来。他见端木燕右手边还坐着两个男子,都是三四十岁年纪,不禁有些生气,心想:“薛姑娘怎么和这些人一桌子吃饭?”他见这四人虽是吃饭,却都是有些心不在焉,好似满腹的心事。

    只听端木燕说道:“薛姑娘,关泉等人怎么办?要不要杀了他们灭口。”

    东方泓听到关泉的名字,不禁一惊,心道:“关泉等人怎么会在五龙岛?”

    薛灵道:“他们可知道是谁下的手?”

    端木燕淡淡一笑,说道:“姑娘的**散十分厉害,再加上姑娘的妙计,他们至今还以为身在御龙山庄,每日大骂东方白假仁假义。我已吩咐看守他们的人,不可与他们说话,免得露出马脚。”

    端木燕右手边的汉子粗声说道:“杀了他们一了百了,何必如此小心翼翼?”

    薛灵道:“囚禁他们不过是为了挑起昆仑等派和御龙山庄的仇恨,何必多伤人命呢?先关着他们,反正也跑不了。用不了多久昆仑派就要大举来中原了!他们不敢直接与御龙山庄为敌,便会邀请少林、上清、峨眉等大派出手相助,三大派早已视御龙山庄为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他们一定会集合起来灭了东方白和御龙山庄。”

    东方泓听薛灵说话咬牙切齿,这才明白,薛灵设计并散布谣言,先领江湖中人纷纷上御龙山庄来抢琴,再将御龙山庄就放走抢琴之人悄悄抓起来,这样一来,御龙山庄变成了武林公敌。到时候整个武林众人,或是为了江湖同道主持公道,或是为了一己私利,便会联合起来与御龙山庄为敌,到时候父亲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无法与整个武林相抗。

    他心里想着,只觉脊背发凉。他不愿父亲伤害薛灵,自然也不愿别人伤害父亲。

    东方泓欲要将薛灵的计划告知父亲,可随即想到正是因为孙乾向父亲告密,林公玉才不幸惨死,若是自己去将薛灵的计划揭发,父亲盛怒之下必定会采取报复手段,到那时说不定薛灵也会因自己的告密而死,那自然也是他不愿看到的结果。

    若是去告密,薛灵便危险重重,若是不告密,父亲便会腹背受敌,东方泓好生为难,一时胸闷,心乱如麻。

    只听端木燕又道:“可惜盟主看不到御龙山庄和东方白覆灭的那一天了。都怪在下一时疏忽,才铸成大错。”

    薛灵冷冷的道:“林哥哥已经死了,你还说这些做什么?”

    东方泓见薛灵对林公玉的死仍旧耿耿于怀,自己似乎倒是将林公玉忘了,心中惭愧,不禁叹了口气。

    薛灵耳尖,这叹气声她听得清清楚楚,她向声音所发之处一看,只见窗户上有团黑影。她伸手入怀,随即三枚蜂尾针便如闪电般激射而出,透过窗纸,只听得啊的一声,有人摔倒在地。

    端木燕等人都是大惊,纷纷抓起兵刃冲到门外,只见窗下一人正在满地打滚。

    薛灵的蜂尾针淬了蜂毒,中毒后浑身麻痒难忍。东方泓将脖子上的银针拔了下来,但全身又疼又痒,忍不住边打滚便用手乱抓。

    薛灵越听这叫声越觉得熟悉,忙去过烛台来,凑近一看见是东方泓,吓了一跳,问道:“怎么是你?”

    东方泓疼的说不出话来,听见薛灵说话,强忍着说道:“是是”

    薛灵从怀中取出解药,塞到了东方泓的嘴里。说来也怪,那毒药发作起来身快,还没等他感觉到针刺的疼痛,浑身已经又麻又痒,谁知解药作用更快,刚一入腹,麻痒之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东方泓站起身,十分狼狈,咧着嘴向薛灵一笑,说道:“薛姑娘”

    薛灵冷冷的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东方泓见她态度冷淡,心中不禁灰冷,说道:“我我来找你。”

    薛灵仍旧是冷冷的说道:“什么事?”

    东方泓正想说明来意,薛灵突然又道:“进来说吧。”说着转身进了屋。

    东方泓见她请自己进门,心中一喜,忙跟了进去。薛灵指着自己下首的一个座位,说道:“做吧。”

    东方泓依言坐下,眼睛望着薛灵。薛灵看了一眼屏风前的烛台,说道:“端木庄主,该剪灯花了!”

    端木燕一愣,向烛台看了一眼,见烛光明亮,不知薛灵此言是何用意。但他早已对薛灵佩服的五体投地,料想她说这话必有深意,便叫了侍女过来剪灯花。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ganyunwang.com/

北京赛车外围黑庄骗局www.cnkgl.com,  有专业人士认为,12人中8人为女性、4人为男性,文化层次、职业大多为未受过高等教育的普通职员和工人。  “一定意义上说,高铁的建设水平是一个国家在铁路建设领域的综合科技能力、制造能力、经济实力的体现,因为它有着极其复杂的技术体系,需要高昂的建设成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北京极速赛车网站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 福彩3d正版藏机图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号 上海天天彩选4走
重庆时时彩专家计划软件 双色球预测neiba 今日福彩3d字谜总汇 北京赛车pk10有假 31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