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凤凰小说网大帝姬>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敬
    这个原因吗?

    秦潭公温和道:“你是误会了,并不是我要你杀她,我如果想要杀她,她现在就不会活到现在,现在只是到了天不容她的时候了,薛青,你在山路上也说了,你们两人只能存活一个,很显然,这个人必须是你。”

    他上前一步,看着手里的明黄卷轴。

    “想想你能活到现在,还能站到如此地位,谁又能挡你,薛青,这是天命所归。”

    趴在地上的薛青发出几分闷笑,手撑着地面,然后人一点点的起身,尘土碎石再次从她身上跌落,她抬起头看向秦潭公。

    “可去你大爷的吧。”她道。

    又是从未听过的词句,不过这一次听起来意思比先前隐藏的冷嘲热讽更明显,秦潭公没有说话,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女孩子。

    “我能活到现在,那是因为我。”薛青接着道,看着秦潭公,抬起手伸出一根中指向天,“跟天有个屁关系啊。”

    人从地上站起来,晃了晃身子,再次抖落尘土碎石。

    “还有,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是傻子啊?”

    “好吧,想一想这一路还真的有点傻。”

    秦潭公神情温和的看着她,道:“是我说的哪里不对吗?”

    薛青看着他,道:“你早知道我和宋婴两个人的存在?”

    秦潭公点头道:“是。”

    薛青道:“你知道我是替身?”

    秦潭公耐心道:“是。”

    薛青道:“宗周是不是在追杀我?”

    秦潭公看着她道声是。

    薛青道:“黑甲卫是不是在追杀我?”

    秦潭公笑了笑点头。

    薛青道:“所以你明知道我不是,明知道真的宝璋帝姬在哪里,但你还追杀我,然后说这是为了证明老天爷选中我,明明什么事都是你做的,老天爷和我都要谢谢你啊。”

    秦潭公道:“这个,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他的话没说完,薛青打断他。

    “降你妈比。”她说道。

    .....

    .....

    秦潭公活到现在,第一次被人这样骂,神情有些愕然,似乎不知怎么反应。

    但山顶并没有陷入尴尬的沉默。

    就像华丽的袍子被撕下,就像精美的面具被砸烂,沾满尘土碎石,脸上受伤擦痕血迹的女孩子再没有半点文雅羞涩,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嘲讽,粗鄙话像豆子一般蹦出来。

    “你当我是傻啊?”

    “十年前杀了皇帝,杀了皇后,烧死了黄沙道一城的人。”

    “别他妈的说火是宋元放的,就算他不放火,你也是要放的,只不过这傻比比你早了一步。”

    “哦这傻比按照你的说法也是你所谓的天意证明之一,可怜的天。”

    “你他妈的不救人反而围城看着一城人烧死,就为了造出什么天降恶灵雷火之类的狗屁谣言,天他妈的真谢谢你。”

    “十年间你明知真假帝姬,还惺惺作态的追杀我,死了多少百姓死了多少五蠹军多少大臣,才换来我的不死,到你嘴里成了天意了,天他妈再次谢谢你。”

    “证明天意,扯什么蛋,你要真想证明天意,你提着刀直接把宋婴砍死不就证明?你能把人家老子娘砍了证明他们不配为天子,多砍一个又有什么?”

    “你让大周十年腥风血雨,死了那么多人,朝廷搅成一锅粥,就为了天意证明?你是不是神经病?”

    “天和我还有死了人都谢谢你啊,我们真是三生有幸了。”

    “信你这种神经病的话,我也是神经病了!”

    ......

    ......

    状元才情,女孩子的衣衫,都无法阻止眼前的薛青展现另一个面貌。

    对于秦潭公来说是这个从未见过的面貌,不止是薛青,其他的时候其他人也从未有能在他面前展现这种。

    高高在上如他,这种粗鄙从来到不了他的眼前。

    秦潭公并没有因为这劈头盖脸的骂而暴怒。

    他道:“做事,总是要死人的。”

    神情说话依旧温和,但此时听来却让人觉得寒彻骨。

    死人对于他来说,是根本无足轻重的事。

    “去你大爷的吧。”薛青扬眉,“如果真是天意如此,秦公爷你也信奉我为天子,那你就自尽来证明一下我金口玉言吧。”

    秦潭公笑了,道:“这个证明不了。”

    薛青没有笑也没有再骂,道:“我想试试。”

    伴着这一声,站立不稳些许佝偻的身形陡然弹起,一道寒光向秦潭公而去。

    话音起人出手,话音落便是锵啷一声,又一块莲花石碎裂飞溅如雨。

    雨水散落中秦潭公手抚着腰带安然而立。

    薛青的手中多了一柄短刀。

    铁条在先前被秦潭公打飞时跌落,没想到她还有兵器。

    短刀脱手飞向秦潭公,薛青并没有停下动作而是手一扬....寒光尘土日光中细芒闪闪...她的人也随之扑来。

    先前扑身一击接近了秦潭公,此时距离更近,寒芒短刀出手,几乎已经到了秦潭公的眼前,三个方向将秦潭公笼罩。

    生死不过是眨眼间。

    秦潭公眨了眼,短刀落在他的手中,寒芒如同撞上铜墙跌落,薛青则恍若被一只手拍中,发出一声闷哼,砸在地上.....

    寒光闪动,短刀并不是刺向她,而是在秦潭公手里转了转。

    秦潭公又看地上一层密密麻麻的细芒,这些东西倒不是多锋利,而是闪着幽光,显然是淬毒。

    “你这孩子,怎么来见四大师竟然带了这么多暗器。”他道。

    薛青在地上道:“废话,来这种鬼地方,见这种鬼大师,不带暗器是傻比。”

    秦潭公皱眉道:“不要骂人。”

    薛青道:“我就骂人,怎么着?你的鬼天意还管得了我骂人吗?”

    这真是.....

    “好了,都停下。”沉默许久四大师的声音响起。

    “你让我停下我就停下啊,我挨打的时候你怎么不让停下?”薛青道,“我就不。”

    说罢啐了口。

    一口血水落在秦潭公的脚边。

    .....

    ......

    山顶沉默一刻,坐在山石上的四大师抬手一甩。

    趴在秦潭公脚边的薛青被大力拽起跌落在另一边,闷哼一声靠在山石上。

    四大师没有再看她,而是看向秦潭公。

    “潭公,把手书给宝璋。”他道,声音沉沉,“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手书给宝璋?

    一直坐在地上恍若呆傻的宋婴抬起头,秦潭公也看过来。

    “大师..”他有些惊讶。

    四大师道:“先帝杀我,不是他的错。”

    薛青也看过来。

    “当然,也不是我的错。”四大师接着道,神情怅然,“这件事无关对错。”

    .....

    .....

    (周末出门了,只写了一章的量,最后这一段建议大家攒着看,一口气顺下来比较清晰)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1800startover.com/

北京赛车规律漏洞www.cnkgl.com,1月6日当天,交通执法人员从早上7时开始,在拱北、南香里、南屏、北师大、吉林大学、湖心路口等重点区域进行集中整治。同时,将加强多层次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建设,进一步发挥资本市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作用,助力“三去一降一补”,显著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效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湖北快3综合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大数据分析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3d开机号今天查询 重庆百变王牌基本走势图
江苏七位数300期走势图 河南泳坛夺金中奖技巧 七星鱼 历史记录 江西快3走势图7月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