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世家庶女> 第二百三十七章
    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当天下午,韩氏、明菲各自打发了嬷嬷过来。请使用访问本站。

    到了洗三礼这天,明菲一早就到了。明玉才吃了早饭不久,也有了奶水,正在喂顺哥吃奶。可惜奶水不足,好在顺哥不择食,牛妈妈的奶水照吃不误。

    “小名儿是婆婆改的,寓意和顺祥乐,顺顺利利长大。大名等他父亲得闲给他取。”明玉笑着请明菲在床边的杌凳上坐下。

    落英倒了茶来:“没想到十姑奶奶这么早就到了。”

    明菲笑道:“也是我怕热,一早倒凉快些,也好早一点儿见见侄儿!”

    说着,便将目光落到吃了奶,被明玉放在枕头边,正精神抖擞,鼓着圆溜溜的眼睛张望的顺哥身上。明菲喜道:“这孩子又是个安静的,衍哥小时候也不爱哭闹。”

    才说到衍哥,衍哥欢喜的声音已传来:“姨妈,我又多了个弟弟!”

    落英不由笑道:“果然应了那句什么说曹操曹操到的话呢!”

    今儿顺哥洗三,衍哥也放了一天假,孙先生一早还请人送了一份礼进来。

    已跑到明菲的跟前的衍哥,一面擦汗一面问:“姨妈见到我弟弟没有?”

    明菲笑着点头:“和衍哥小时候一模一样呢!”

    “我也是从这么个小不点长大的?”衍哥十分惊奇,道,“是不是弟弟到了我这个年纪,就和我一样了?那怎么才认得出他是弟弟我是哥哥?”

    “你弟弟顺哥在长大,你也在长不是?你是哥哥,就永远是哥哥。”

    衍哥松了口气:“这样我就放心了。”围着顺哥“弟弟、弟弟”叫个不停。

    休息了两日,明玉已没什么异样的感觉,便和明菲说起闲话。

    “建房子的事怎么样了?”上次去赵家,赵老爷已请了师傅去瞧地形,将改建的图纸都画好了。不过赵家的宅子是御赐,这样大规模的改动还要等天子许可才能动工。

    明菲顿了顿,赵家改建宅子的事已经搁浅了,嘴里淡淡说道:“怕是还要再等等,大伯没了,大嫂如今寡居在园子里,从前他们住的院子早就封了。”

    明玉见明菲语气淡,才意识到自个儿提起了赵家的伤心事,歉然地笑了笑,正琢磨找个话题带过去,就瞧见宇文氏从外面进来。

    明菲晓得宇文氏在明玉这儿,从前又见过,只是时隔两三年,两人都有些变化。特别是宇文氏,变化很大,明菲愣了愣有些不敢认。

    宇文氏到先反应过来,上前来见了礼:“赵二奶奶好。”

    明菲忙起身还了一礼,端详着宇文氏,喜道:“真正女大十八变,七奶奶竟好似换了个人,变得明艳漂亮了。”

    宇文氏年纪虽比明玉略大,但和明菲差不多。人说相由心生,宇文氏身上总改不了那股子孩子气,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若将头发放下来做姑娘打扮,说她是姑娘不认识的也不会怀疑她早就嫁人了。

    宇文氏微微红了脸,不好意思地道:“赵二奶奶谬赞,其实赵二奶奶和四嫂才是真正漂亮好看。”

    寒暄几句,宇文氏又怕打搅明菲和明玉说话,说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秦氏忙的,便出去了。

    明菲目送她背影消失在耳房门口,方低声才明玉叹道:“直估楚家与你们有来往的就只这位七奶奶了。”

    说完又觉不妥,明玉却已释然,道:“七弟妹性子单纯,心底纯良厚实,虽比我年纪略大一点,大概因她叫我一声嫂子,总想疼疼她。”

    “可不是呢,瞧着你,我也总想疼一疼。”明菲笑着语气一转,打趣儿道,“可自从你嫁了人,我就没处去疼了,该疼的别人都替我疼了。”

    明玉嗔怪地瞪了明菲一眼,道:“谁叫你是我姐姐呢!一辈子都是姐姐,哪怕我也七老八十了,姐姐总会疼妹妹。”

    两人说话,却没留意衍哥,衍哥听到这儿,忽恍然大悟来了一句:“我是哥哥,是不是一直要疼弟弟呢?”

    正说着,忽见莲蓉笑着从外面进来,福福身见了礼,问过两人安,就朝明菲道:“我们夫人才刚听说赵二奶奶来了,想着时辰早,不晓得赵二奶奶可用了早饭没有?”

    明菲也才想起,来了这会子只顾着看妹妹和侄儿,却忘了去秦氏跟前请安问好,忙起身朝明玉道:“我去见见伯母。”

    明玉点头,明菲一面跟着莲蓉出去,一面道:“在家吃过了,让伯母费心想着……”

    到了秦氏屋里,行了礼,请了安,少不得寒暄几句。明菲素来晓得,自从明玉、楚云飞夫妻相聚,衍哥就养在秦氏身边。且一日三餐和赵家不同,一般情况下都是一家子在秦氏屋里用饭,她刚才见到衍哥,想必是已吃过早饭了。

    又因秦氏素来随和,与四太太交好,因此明菲在秦氏跟前也自然而然少了拘束。待丫头奉上茶来,便问秦氏:“不晓得衍哥他父亲回过城里没有?伯母怎么打算?”

    如今是上下里外皆瞒着明玉一人,明菲这般开门见山,秦氏也没觉得意外。且她也担心明菲不小心在明玉跟前说漏了什么。

    见明菲这样问,晓得她和自个儿想到一块,便也不避讳,道:“云哥前儿回来了一趟,营地里忙只怕再不得闲。我们已做好打算,倒是你们……”

    一想平阳侯赵家素来行事低调,且赵家的根基深,是极少数中开国功勋留下守住家业的侯门高户。不管外人如何看待赵家,但赵家的根基摆在那儿,根基越深,在老百姓心中才越有说服力。

    “老爷打算让我和婆婆跟着太太、老太太去一趟淮安。”

    只有明菲和赵夫人,倒也在秦氏预料之内,只是……秦氏蹙眉:“你大嫂,还有三个孩子也跟着去?”

    明菲目前只得一子,另外两个孩子都是赵家大爷留下的后人。但凡世乱,受害的也包括后宅妇人。

    “大嫂她……”

    正说着,外头传来莲蓉与门上婆子的对话,说是陈老太太、四太太、韩氏等人到了。明菲打住话,跟着秦氏一块去二门上迎接。

    等到了巳时,潘姨妈、徐夫人携儿媳等人也到了,洗三的预备事项妥当,牛妈妈抱着顺哥去正屋那边完成洗三礼,明玉在耳房,隐隐约约也听得正屋格外热闹。

    一时,菊影又进来喜道:“姑爷营地的也有人送来贺礼呢!还有一些不请自来的,奴婢都不晓得。”

    但大多数都是打发了家里体面嬷嬷来,营地里也是派了个代表将大伙的礼带来送到外院,再请在内院走动的婆子送进来。

    韩家来的是韩二奶奶,安家是一位体面的嬷嬷,虽和衍哥洗三比起来,来的夫人奶奶少一些,但总的人数却多。

    明玉无事,靠着软枕坐在床上,就洗耳恭敬正屋的动静,稳婆的吉祥话越说越响亮,越说越高兴时,突然间没了声音。

    明玉睁开眼,隔了片刻仍旧没有声音,明玉睁开眼。奈何在这间耳房也分了明暗两间,她在里间根本无法看到外头的动静,便扬声喊了香桃。

    半晌不见人进来,又叫了一声,却还没动静,心里没来由生起一股子不安,才下床穿了鞋子,就瞧见名唤碧霞的小丫头恭恭敬敬走进来。

    小丫头脸上带着不同寻常的大喜过望,因才卖来这里做丫头时日不长,只晓得家里老爷在京都做官。且她还跟着夫人、少夫人去过赵家,见过真正的高门大户,因此对皇亲国戚更是只闻其音不见其人,却是没想到王府今儿也派了人送贺礼!

    “……说是来了一位十分体面的姑姑,夫人去迎接了!”

    明玉却怔了怔,除了一个月前的事,顺亲王府再没人上门,却是没想到竟然晓得楚云飞的次子今儿洗三。

    楚家与顺亲王府根本没有来往,秦氏也不可能把喜得孙儿的好消息告诉王府,瞧今儿来得这些人,除了亲友之外,其他人都是与韩家或安家有些交情,上回韩夫人寿辰,明玉也去了。

    她肚子大了,一眼就能看出怀了身孕,言语之间说起她的产期其他人记住也不足为奇。官场上真要把交情做好做深,就要从一开始就打算。

    楚云飞目前身份地位都不怎么样,但谁也难保他以后会不会飞鸿腾达,不过一份孩子洗三的贺礼罢了。对于及大部分人来说,随便哪个地方挤一挤就能挤出来。

    因此,多出来的贺礼,以及多出来贺喜之人,明玉并不觉得十分怪异。但顺亲王府送来的贺礼,却和这些都不一样。

    小丫头碧霞还在津津乐道:“……不晓得王府的人和奴婢们有什么不同?”

    说了一会子才意识到明玉叫人,忙恭恭敬敬问:“少夫人有何事吩咐?”

    明玉摇头,想了想道:“你去看看香桃或落英忙不忙,若不忙叫一个人进来。”

    碧霞福福身退出去。

    明玉复又在床上坐下来,很不寻常,这股子味儿越来越重,搅得她心神不宁。

    就算她有个两榜进士出身的哥哥,又有个韩家出身的嫂子,再加上侯府少奶奶的姐姐,要拉拢这些人背后的势力,都不足以从她这里下手。

    而顺亲王府一开始想拉拢的就是楚云飞,为此还使出低下的挑拨手段。

    楚云飞在权贵云集的京都,不过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哪里用得着顺亲王费这么多心思,除非……

    耳边传来脚步声,进来的是香桃。

    明玉收起心思,语气平静:“顺亲王府派了什么人来?”

    香桃见明玉这样问,料想是已听说了,暗自理了理话,道:“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姑姑,瞧着气度不凡,奴婢听姨太太说,这位姑姑从前在宫里当差,原本是太后娘娘身边的宫女。”

    伺候过太后娘娘……明玉暗自琢磨片刻,才又问:“送来的贺礼是什么?”

    说到这贺礼,香桃也讶异不已,平常小孩儿洗三,大多金锞子、银锞子,金元宝、银元宝,长辈还有另赐,诸如金锁、手链、脚链等,上面刻着寓意吉祥的话。

    “今儿王府姑姑送来的也是金锁,不过金锁上面镶了一块拇指大小圆圆的镜子,和寻常见到的金锁不一样。”香桃似乎也察觉到不寻常的味儿,顿了顿谨慎地道,“奴婢也没看清楚还有没有别的特别之处。”

    顺亲王府姑姑的到来,打破之前洋溢着喜悦的热闹氛围,正屋那边安静了许多,明儿在耳房内听不到说话声,连外头忙碌的丫头婆子们似乎也特意放轻了步伐。

    明玉点点头,示意香桃下去做事。

    今儿是楚云飞当了京官后第一次宴客,家里下人真正见过世面的到底不多,秦氏要陪客人,外头的事几乎全权交给了香桃、莲蓉、莲月几个行事稳重年纪大的。

    特别是香桃,她从前在四太太跟前做事,是四太太一手调教出来,虽然是明玉的陪嫁丫头,但秦氏对她也多有器重。

    因此明玉让香桃下去,香桃也没争辩,出去后就叫了梅枝进来服侍听候差遣。里外都很安静,不晓得停在那颗树上的蝉,一声一声却叫得令人心烦。

    明玉吃了一口茶,慢慢使自己冷静下来,蝉鸣间歇,她开始梳理心思。包括前儿楚云飞回来后,对宇文氏一事的态度。

    圣上惊马一事有惊无险,而后她产期越来越近,外头的事除了韩氏偶尔来看她告诉她一些,她也没使人刻意去打听。

    不过,但凡有大事发生,无需吩咐,阿阳、阿寻也会让负责打扫外院书院的菊影带进来。

    而关于天子惊马,处置结果也算是合情合理,该罚的都罚了。对于这个结果,也没听到顺亲王持反对意见。

    不过,已经过去一个月了,顺亲王的两位世子仍旧在养伤。据说顺亲王本人也呆在王府,嫌少出门。没召见,不进宫。

    这样的宁静,就仿佛暴风雨来临之前。

    且明玉还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这是她真正心神不宁的缘故。

    顺亲王府派来送贺礼的姑姑,在顺哥洗三礼结束后,便婉拒了秦氏留客,上马车回去了。其他人怕吵着明玉静养,皆请去后面的花厅。花厅临水,又有树荫,因此倒比其他地方都凉快。

    乳娘抱着已经睡熟的顺哥进来交到明玉手里,就转身吩咐两个小丫头把顺哥收到的礼拿出来。

    按照时下的风俗,洗三礼时丢尽盆子里的金锞子、银锞子、元宝等物都要赏给稳婆。因此丢进去越多,稳婆越高兴,吉祥话儿就越说越多,越说越高兴。

    衍哥洗三时,明玉入乡随俗也是这般,今儿同样如此。

    明玉还没来得及看礼物,稳婆就乐开了花似的进来谢恩,又说了好些吉祥话儿,明玉也没打断,等她说完了,吩咐梅枝取了个荷包打赏。

    稳婆已得了许多东西,哪里还敢收,忙推辞笑道:“少夫人实在太大方了,老婆子就是脸皮厚,也不敢再收了。”

    “您客气,托您的福,我们母子平安,这是我谢您的。”

    稳婆见明玉这般客气,又是惯常出入大户,也就半推半就收了,少不得又跪下磕头谢赏,明玉便让碧霞带她下去歇歇,等会儿好吃午饭。

    稳婆从屋里出去,便忍不住和碧霞唠叨起来:“你们这些人真正跟对了主子,贵府少夫人为人和气不说,还这么大方,连生两个都是儿子,可见是有福气的。我一早还当……”

    后面的话到底打住,一早瞧见这门户,还当是极普通的人家,却是没想到今儿来了好些京都大户的夫人、奶奶们,更是连才回京不久的顺亲王府都派了人来。

    稳婆脸上的艳羡让碧霞也由不得抬起胸膛,笑道:“听府里年纪大的人说,我们家主子原本也是有根基的。”

    稳婆这个行当接触的人也杂,而与大户人家打交道就要说得出话,自然而然就会留意许多人和事。这家姓楚,也不晓得这个楚家,是不是当年名声大动的四大商贾中的楚,眼瞧着还有些距离,便问了一句。

    碧霞对此倒是略有耳闻,只是不大肯定,摇摇头道:“我才来不久,还不晓得这些,只晓得我们爷是考武举出来的。”

    稳婆却以为是自个儿说错了话,不管商户多有钱,身份总是差了不止一点儿。再加上她家情况不错,儿子从小也请了先生跟着读书,从儿子哪里总听到商户怎么怎么,因此忙笑道:“是我想差了,京都多少高门大户,也不见得人人都能得到顺亲王府高看。今儿顺亲王府送来的贺礼,和一般所见的就是不一样。”

    言外,大有恭维的意思,碧霞听着也由不得沾沾自喜,很有荣焉与共的感觉。

    顺亲王府送来的贺礼的确很不同,放在一推同样是金锁的贺礼里面,一眼就能看出特别来。

    明玉从铺了红色绒布的托盘里拿起来端详,不同之处不单单在于款式新颖,而且还是金镶玉。正面是金,背面是玉,拇指大小的小圆镜就镶在正面。

    玉石触感润滑,油脂感十分明显,成色剔透,不见杂色,是上等的羊脂玉,单这么小小一块就价值不菲,拿在手里的感觉沉甸甸的。

    两面都打磨的十分光滑,明玉手指慢慢儿摩挲,终于在正面感觉到一点儿不似镶镜子的突兀。细看时,才发觉镜子上端正中央刻着小小的隶书体“忠孝”两字。

    金锁上刻字并不奇怪,几乎所有金锁上面都会刻字,还会把孩子属相的图案做出来,再配以激励或期望的话语,比如岁岁平安、金榜题名、节节高升等,大多是对孩子的未来给予寄托。

    忠孝两字,当然也能看成对孩子的寄托,但这个寄托明显不是对顺哥,而是对楚云飞!

    本意也不在“孝”字上,而是忠,但“孝”字也不可能是为了搭配“忠”字才刻上去。

    这个“忠”,忠于谁?明玉蹙眉。

    而“孝”自然是孝顺父母长辈之意,明玉心里又止不住冷笑,这是胁迫的意思更多呢!

    顺亲王府还真是能人不少,居然在一个孩子的洗三礼上都能下这么多功夫,费这么巧妙的心思。

    也不晓得是一时想到的,还是顺亲王府拉拢人惯用的伎俩。

    明玉又看了看正反两面,恩威并施呢。

    梅枝见她一直拿着这枚金锁瞧,不由得好奇问道:“这金锁虽和平常看到的不同,不过金镶玉的首饰也多,难道这枚金锁还有其他特别之处?”

    在梅枝看来,不过样式新颖。但比起徐小爷偶尔带给衍哥的,有不少还是外国人的玩意儿,相比之下,这种金镶玉的金锁就算不得稀奇了。毕竟是本土工匠能做出来的,只要花得起钱,可外国的玩意儿本土能做出来的却不多。

    特别之处不在于金锁,而是金锁背后的人。

    明玉看了一眼梅枝,她年纪还小,还不明白物品的价值往往不在于物品本身价值的道理。若是天子打赏,哪怕是一张寻常的纸,也要仔细供奉起来呢。

    “把这些都收起来吧,顺哥小还用不着。”明玉吩咐道,“收拾好了去外院找一下阿阳,让他出趟城,金锁就不必带去了,仔细把模样说给阿阳,特别是上面的字。”

    梅枝识字,阿阳也识字,这样传话出错的可能就比较小。

    午时初刻,明玉的午饭就送来了。因明玉、秦氏身边大多数丫头都去招待客人,屋里只留了梅枝,送饭菜来的小丫头就帮着梅枝抬炕桌摆饭。

    大抵是因天儿热的缘故,明玉吃了两三天鸡汤一类油腻的饮食,略有些上火,天天在床上躺着,根本没饿。

    落在梅枝和小丫头眼里,就是没胃口。

    梅枝少不得劝了一番,那小丫头又想起一事来,笑道:“刚才奴婢过来的时候,听说赵二奶奶有喜讯了呢?!”

    明菲目前只生了元哥,小丫头这话立即引起明玉的关注,不过上午见明菲并没有什么反应。

    小丫头见了,就细细说起来:“刚才奴婢过来时候,见落翘姐姐急急忙忙去请稳婆。给咱们二少爷接生的这位稳婆,不是会把脉么?奴婢好奇,就问了落翘姐姐,落翘姐姐说可能是赵二奶奶有喜了。”

    才说着,就听到落翘假意抱怨的声音传来:“我才想着过来给姑奶奶报个喜讯,你这小蹄子竟捷足先登了!”

    说罢还瞪了小丫头一眼,小丫头倒也不怕,憨厚地笑了笑。

    明玉心里不由一喜,落翘上前见了礼,细细说道:“稳婆才给十姑奶奶把了脉象,千真万确是喜脉,这会子那边正高兴呢!奴婢想着姑奶奶这里冷清,就特意赶过来告诉姑奶奶,让姑奶奶也高兴高兴。”

    赵家大爷去岁因瘟疫没了,如今赵老爷、赵夫人虽慢慢儿走出丧子之痛,但赵家并不顺利,赵承熙被降了职。明菲这个时候传出添丁的喜讯,自然是好事一桩。

    只是,明玉已意识到,顺亲王府派了人暗中盯着她们,不晓得有没有盯着赵家!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www.kangdingqingge.net/

pk10北京赛车直播www.cnkgl.com,  据了解,江口沉银遗址自2013年以来,遭多次盗掘。关键词:推介;商报;家族;祖父;陈独秀作者简介:  ■受访人:葛亮(作家)□采访人:陈默(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特约记者)  在豆瓣网,作家葛亮用7年时间写成的新书《北鸢》,得到了8.9的高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新河南快赢481开奖视 幸运农场投注技巧 22选5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记录 四川快乐12遗漏
东臣卫浴 美佳美侬加盟 广西快乐十分现场 老快三技巧 千金波波六合心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