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世家庶女> 第一百八十九章
    址,请牢记!

    秦氏见他这般说了,也就不再劝了,又打发小丫头去外院把魏妈妈当家的叫来,少不得又叫他细说了一遍。请使用访问本站。

    楚云飞越听脸色越沉,他心里也明白,楚大夫人不是不敢闹去官府,处于弱势的人很容易的就能得到其他人的同情,就算她满口胡言一场官司输了,舆论的压力也不会针对她。楚云飞与他们早就撕破了脸,从他这里再难得到什么,但外人知道的并不多。

    而这一次,楚大夫人针对的不是他,而是明玉。

    楚云飞抬起头将目光落到明玉身上,倘或只让秦氏一人回去,谁也不能放心。

    明玉也发觉了楚云飞的目光,迎上来微微一笑。话说到快二更天,衍哥闹着要睡,秦氏也露出乏意,两口子方起身告退。

    倘或跟着徐家的管事一道,这一两日就要动身。而一两日后,楚云飞也就不能日日回来了,这里势必要留些可靠稳重的人守着。回到屋里,两口子洗漱后,明玉就和楚云飞商议起来。先说了留下那几个人守着京都的宅子,见楚云飞不言不语,明玉又絮絮叨叨说起些没要紧的事。

    “……二婶婶从前拨了个丫头惠香,这一次回去把她也带回去,她年纪大了,爹娘都在直估。以前是跟着魏妈妈在直估,后来到了我们身边,这几年做事也算是尽心尽力,等到了直估就放她家去。至于大夫人给的那个春蕊,她死活不肯回去,家里早没了爹娘,我留下她,她自愿去厨房做粗活,等过些日子,六嫂那边的厨子来了,就给她寻一门亲事。”

    说了半天的话,楚云飞还是那么个样子,明玉起身给自个儿到了一碗茶,坐下来平静地道:“我大抵晓得大夫人想做什么。”

    楚云飞这才抬起头来,明玉嘴角弯起,扭头看着楚云飞,道:“只要相公和娘信我,不管她做什么,都伤不了我半分。她也明白,就算太老爷子真有个好歹,你也回去不了,她就等着我和娘回去罢了。”

    虽然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也有七八分。至少现在是这样,当初三爷来京都,可能真的是太老爷子的身子骨不好。可打发了个管事回去,太老爷子的病偏偏又好转了,这期间楚大夫人并没有别的动作。紧接着便是那姓王的轮番打发人来,再后来收到吴氏和宇文氏催她回去的信儿……就是不晓得到底是明珍还是王夫人。

    抑或,楚大夫人她们自个儿察觉到了。

    “江夫人说她在京都也逗留不了几日,那日约我出去,见她身边跟着不少佩刀的将士,相公若实在不放心,我们也可以与她一道。算着时辰,江大人回京述职的期限也快到了,我们回来时说不得还能与江大人一道。再说,阿阳、阿寻也是有经验的。”明玉目光闪烁,道,“我定然会让娘、衍哥平安回来!”

    楚云飞吐了口气,让他心里不安的是明玉。

    明玉见他不说话,搁了茶碗起身:“早些休息吧,明儿你要早起,我也要去看看十姐姐。不晓得能不能赶在六嫂、六哥离京之前回来,你又不能日日来家,这里就请十姐姐帮着盯着。”

    一夜无话,隔天早起,落英、落翘等丫头就开始收拾行装,秦氏屋里,莲蓉也领着丫头开始收拾东西。

    早饭后,明玉把事儿交代给落翘、莲月,让阿阳去雇了马车,带着衍哥去赵家。

    到了垂花门下了马车,跟着赵家的婆子没走几步,就遇上出来迎接的苏氏。互相见了礼,苏氏给了衍哥一个装满糖的荷包,逗着衍哥说了几句话,就和明玉说起话来。旁敲左打询问王家的事:“……不晓得王大奶奶如今怎么样?二弟妹也不曾打发人去瞧瞧,说起来都是男人做了错事,却偏偏咱们女人也要跟着一道遭罪。”

    “不是说王家闭门谢客么?”明玉蹙着眉头。

    苏氏道:“就算谢客,你们也是王家大奶奶的娘家人,出了这样的事,总要一起想法子解决不是?”

    明玉有些不耐烦,岔开这个话题:“不晓得十姐姐怎么样了?”

    苏氏只当明玉不好意思说这些,瞧着转移话题,也就跟着转了,道:“这些日子总算养回了一些,她又怕婆母劳累,把元哥接回去养着了,楚少夫人也晓得元哥是个不安生的,这不才没几天,人又瘦了一圈,我瞧着都心疼……”

    赵夫人今儿出门,两人一路说着话到了明菲屋里,因事先并没有打发人来说,不巧明菲这会子不在屋里,苏氏忙打发院子里的丫头去找,她请明玉进了屋,坐着陪明玉说话。不知不觉又将话题转移到王家上面去了,不晓得是她这个人本来就爱说闲话,还是怎么着,明玉有一搭没一搭地偶尔回应一两句,她却说得十分起劲。

    明玉却越听越膈应,苏氏的意思她算是明白了。明菲连娘家姐姐家里出了事都不过问,可见其为人淡漠。

    好容易等到明菲抱着元哥回来,苏氏总算把话收住,站起身客气道:“楚少夫人今儿就留下吃了午饭再家去如何?”

    明玉摇头婉拒:“家里还有事儿,我来看看姐姐就回去。”

    苏氏也不强留,又有婆子寻来回事,她便趁机出去了。

    明菲让衍哥和元哥一道玩耍,留了丫头婆子盯着,领明玉去里间说话。明菲的气色看起来是好多了,人也真正瘦了一大圈,下巴尖尖的,那双眼睛愈发显得大。

    “受了一回伤,到底不同往日。”明玉越看越担忧,“太医如何说的?怎么瘦了这么多?”

    明菲倒一点儿也不在意,人虽瘦了,精神看起来还不错:“慢慢养吧,伤口早就结了疤,如今也没敷药了。”

    顿了顿,反问明玉:“怎么想起今儿来我这里?也不提前说一声,幸亏今儿我没出门。”

    “隔两日我要去一趟直估,以就想着来看看十姐姐。”

    “直估?”明菲蹙眉,“你们不是早就分了家,也搬了出来么?”

    “就因为以后都不打算回去,所以这一次回去把那边的事都解决了。”明玉不愿多说,想着苏氏那话里话外的意思,迟疑着问道,“王家出事后,她来找姐姐没有?”

    这个她自然是指明珍,明菲摇头:“晓得我受伤,倒打发杜嬷嬷来瞧了一回,后来只怕她也不得闲了。我又在养病,所以也没去她家瞧一瞧。再说,她如今这般,我去了还当看她的笑话。就是不晓得三伯父把消息送回淮安没有?五嫂倒是来寻过我,瞧着我身子骨不好,也没说什么。”

    明玉遂把苏氏话里话外的意思说了,明菲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道:“京都还有多少人不知,我与王家大奶奶不和?她从前来我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在众人前,也不怎么与我说话的。再说,这一次是那姓王的自个儿承认了,又遇上文大人,便是王大人的门生,也不见有人肯帮着周旋的。我不过后宅妇道人家,能做什么?”

    话说回来:“前儿我打发了赵嬷嬷去了一趟,并没有见着她,倒是听王家的下人议论,说她如今躺在床上,赵嬷嬷也只在二门处的厢房吃了一盏茶,连杜嬷嬷都没见着,只有二门上的三等婆子去里面回了话,她不方便见人,赵嬷嬷略坐坐就回来了。”

    她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明菲也半信半疑:“赵嬷嬷说,她出来时,恰好瞧见一位郎中模样的人提着药箱从里面出来。下午我又打发赵嬷嬷去,连门都没进的。”

    想到五奶奶昨儿来这里时满脸担忧,明菲的脸色也沉了下去:“听五嫂说,三伯父这一两日倒是去了王家一回,只见了王大人,也没见着她。你说,她会不会……”

    王夫人是早就容不得她了,如今王家闭门谢客,里头发生了什么,外头根本无法得知。何况但凡与王家有些来往的都晓得,明珍身子骨一直不好,那姓王的又出了事……

    明玉想到当年王夫人如何逼死那静悟师父的姐姐,心里也由不得一震,转念一想,王家人如今不好出面,还指望着三老爷在外头帮着周旋,就算王夫人容不得明珍,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生事……

    只是,三老爷虽是京官,却不是什么要紧的职务,手里并无多少权限,而王家是把希望寄托到王贵人身上。三老爷连刑狱司也去不了的,根本就无力助王家。可明珍到底是宪哥的亲娘,宪哥已到了记事的年纪,王夫人真把明珍怎么样了,宪哥难道不记恨?

    不管怎么想,明玉都觉得不大可能:“王大人请辞,只怕也是她的主意。”

    一旦掌握了权利,要放下很难,王大人官运昌隆做官做到尚书,已入内阁,若不是明珍想法子劝他,他哪里会那么轻易就放手?王夫人不喜明珍,不一定王大人也容不得明珍这个儿媳妇。

    明菲叹了一声道:“也难怪五嫂着急,外人都见不着她,谁知她现在怎么样?”

    “她素来心思多,主意也多。”何况,王夫人容不得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好几年都过来了。

    明菲不愿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讪讪笑道:“我比不得你,伯母和十三妹丈都晓得你们之前的事,就算不闻不问,也没人说什么。”

    秦氏倒是从来不说王家的事,明玉一笑道:“十姐姐这样说可就见外了,刚才听大奶奶那般说,我就想着,好歹打发人去看看她。”

    “我是打发了赵嬷嬷去,不知怎么的她的消息反而比我灵通。”明菲吐了一口气,苦笑道,“说起来我才是闲人一个,她每日里诸事缠身,还有这样的闲工夫,也不得不叫人佩服。”

    明玉笑不出来:“因姐姐与她不怎么来往,其他人才疑心姊妹关系不好,如今她出了事,姐姐又没怎么放在心上……”

    说白了,苏氏的意思还不单单是明菲为人淡漠,而且记仇。前儿元哥和荣哥玩耍落水,虽然没事,明菲难道不记恨在心里?荣哥若有个好歹,连赵夫人也会第一个疑心到明菲头上。

    明菲见明玉一脸担忧的样子,反而笑起来:“她的目的我一早就明白,十三妹妹不必为我担心。我自个儿会小心着,倒是王家的事,有几成在你们预料之内?”

    因静悟师父出场,一切都在预料之外。明玉如实说了,明菲一惊,有些不敢相信。

    在明菲跟前,明玉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屋里又没有外人在,就把一切都说了。明菲听完,好半晌才道:“竟然有这么巧的事!”

    与其说是巧合,不如说静悟师父一直在等机会。又或者,徐之谦偏偏没找其他人,就找了那位姑娘。根据徐之谦的判断,原来安排的那位姑娘虽身在烟花之地,却是个忠人之事的人,想必性子不错才收留了之前“又聋又哑”的静悟师父在自个儿身边充当丫头。

    又过了好半晌,明菲不由喃喃问道:“明珍她原本就晓得,你说她现在会不会后悔?”

    明玉摇头,她会不会后悔,也只有她本人晓得罢了。

    九月的京都,天高气爽,城里城外的绿意逐渐被金黄代替。这个时节,被称作丰收的时节,亦是万物开始萧条的时节。秋风吹动枝叶沙沙作响,有些经不起的脱离了枝干,飘飘荡荡,随风顺着敞开的窗户飘落进来,在半空中挣扎着,最终认命地落在猩红色的毯子上。

    明珍伸出手,尚未抓住那一片落叶,伴随脚步声,那落叶又动了起来,最终落在了黑色大理石地板上。

    明珍抬头望去,李姨娘款款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丫头,其中一位穿翠色衣裳的丫头手里捧着托盘。

    “才服侍夫人吃了药,又去厨房瞧了瞧,就顺道把姐姐的药也端来了。”说着示意丫头搁在靠近软榻的机子上,李姨娘浅浅行了一礼,自个儿在机子旁边的杌凳上坐下,看着明珍担忧地问,“姐姐今儿觉得如何了?我刚才还劝夫人,好歹请太医来瞧瞧,姐姐本来一直都是太医瞧的。”

    这话恰好被从外头进来杜嬷嬷听见,气得恨不能上前来打李姨娘一巴掌。王夫人前儿那么厉害,也未曾请太医来瞧。李姨娘这般说,明珍的身子岂不是比长辈还金贵?

    明珍淡淡一笑:“比起我来,夫人更应该请太医来瞧瞧,妹妹好歹是夫人的侄女,怎么关心我竟胜过夫人?倒好像心里只想着我,就没有为夫人想一想。”

    李姨娘被堵,暗暗咬牙,面上仍旧担忧的很:“夫人这两日到底好些了,何况请来的大夫虽不是太医,吃了他的药却十分见效。姐姐已吃了两剂,身上的疼好些了没有?若这位大夫不成,也好换个大夫,没得耽搁姐姐的病。”

    虽语气担忧,那眼底却半点儿担忧也没有,甚至还带着丝丝笑意。王家上下没有人不晓得少奶奶是如何病的,前天早上,少奶奶被人从王夫人屋里抬出来,昏迷到傍晚才醒过来,醒过来便当即就吐了一大口血。杜嬷嬷吓得半死,险些没晕过去,而王夫人屋里上下皆说,明珍是自个儿摔伤,若是摔伤,那胸口上的脚印子是如何来的?

    杜嬷嬷要去告诉三老爷,被明珍拦住,屋里到有忠心的丫头,可一转眼消息没送出去,竟被王夫人寻了个由头关起来。

    明珍在床上躺了一天,今儿早上才坐起来。胸口到现在还隐隐作疼,可这些身体上的痛疼又算得了什么?王志远入狱,王夫人便什么主意都拿不出来,还不是她在为这个家谋划,可结果呢?

    明珍冷冷盯着李姨娘,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夫人虽好了,我却不能够在身边服侍,就有劳妹妹帮我去夫人跟前尽尽孝道了。你是夫人的侄女,总比我亲近些。倘或我就这么没了,少不得事事靠你拿主意了。”

    “姐姐这话说的,倒好像妹妹盼着姐姐好不起来似的。只是妹妹也不方便出门,要不就去庙里替姐姐求支平安签来。姐姐可别说这样的丧气话,便是大爷不能回来,姐姐也不能丢下宪哥不管不是?”

    明珍几乎咬碎一口银牙,王夫人打得好主意,以为她死了,宪哥没了依靠就只能靠她?面上却不露,淡淡道:“妹妹有心了,这会子已快午时,夫人屋里也该摆饭了。”

    李姨娘又摆出一副担忧的模样:“夫人怕姐姐不相信外头的郎中不肯吃药,非要我盯着姐姐吃了她才放心。”

    若说之前王夫人用碗砸明珍让杜嬷嬷着急,前儿王夫人无缘无故踹明珍,已让杜嬷嬷完全看清了王夫人因宪哥不肯与她亲近就容不得明珍。眼前这个李姨娘,其心更是不言而喻。姑爷的名声已坏了,即便能从牢狱里出来,再娶妻的可能几乎没有。她身为姨娘,虽没能生出孩子,却是王夫人的侄女,一旦姑奶奶真没了,她就能稳坐王家大奶奶的位置。杜嬷嬷上前一步:“奴婢会服侍姑奶奶吃药,李姨娘还是先去夫人屋里吧!”

    李姨娘这才慢悠悠地福福身退出去,杜嬷嬷等她一走,就要端了那药去倒掉,明珍拦住她,示意杜嬷嬷端过来。

    杜嬷嬷不肯:“姑奶奶明知她们的打算,怎么还……”

    明珍冷笑:“这药没有问题,嬷嬷端来我吃了。”

    杜嬷嬷将信将疑,见明珍坚持,只得端回来。药已不滚烫,明珍仰头一饮而尽。杜嬷嬷却十分担心,叫了小丫头进来把药碗拿出去,自个儿不离脚地守在明珍身边。

    明珍见她这般紧张,反笑着安慰:“她们不过想气死我罢了,那文大人如今缠着我们家不肯放,她们不敢做什么手脚。”

    杜嬷嬷听得心里冰凉,又酸又痛:“姑爷出了事,姑奶奶就不曾好睡,日日想方设法心力憔悴,夫人为何还要这般?宪哥出生后,不肯抱一下的是夫人,如今怎么就怨起姑奶奶?外头被人盯着,白日里奴婢不好出去,等到天黑了,奴婢再试一试吧?老爷、五爷不知情,都在为姑爷的事奔波……”

    明珍猛地抬起头来,盯着杜嬷嬷道:“不必出去,等家里平顺下来,嬷嬷就回淮安养老去吧!”

    杜嬷嬷闻言愣住,回过神来忙道:“姑奶奶这么个样子,奴婢怎么能回去?虽然奴婢年纪大了,不能好好服侍姑奶奶,可……”

    明珍闭上眼打断杜嬷嬷的话,不容置疑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这之前嬷嬷不必想法子去告诉老爷我怎么样。我的命硬着呢!”

    “这如何叫奴婢安心去淮安?”杜嬷嬷试着说服明珍,“这府里有几个是真心实意待姑奶奶的?奴婢年纪大了,还不至于到大限之日,总能陪姑奶奶几年……”

    明珍吐了一口气,语气疲倦:“我累了,让我歇会儿。”

    杜嬷嬷这才住了口,明珍闭着眼,却半点儿睡意也无,脑海里一遍一遍徘徊着杜嬷嬷的话,她如何不知,这府里除了杜嬷嬷,根本就无人真心实意待她,因此,她更要好好好地对待自个儿!

    王夫人那一脚虽狠,可不管婆婆怎么对待她,身为晚辈身为儿媳,她只能把苦往肚子里吞。养了两天,明珍能下地走路便去王夫人屋里伺候,王夫人自是对她没好脸色,服侍她吃药,会把药泼得明珍一身,明珍的手被烫伤,用纱布包着仍旧去王夫人屋里伺候。宪哥愈发不敢靠近王夫人的正屋,即便跟着祖父一起去,也吓得浑身涩涩躲在王老爷身后不敢出来,王老爷再也不带宪哥回王夫人屋里,只在书房歇息。

    两日后,刑狱司那边传来消息,牢狱爆发瘟疫,已有几个人不治而亡。本来已渐好的王夫人闻得这话,唬得晕了过去。本来就急火攻心,足足昏迷到三更天才幽幽转醒,醒来后就直问有没有打发人去牢狱里看王志远,嬷嬷见她着急忙道:“已证实,那消息不真,夫人别着急。”

    王夫人如何不着急,牢狱那种地方,阴暗潮湿,关押的都是获了罪的人,即便病了也不见得会让大夫去医治,任由疾病蔓延……王夫人越想越心惊,明珍倒了茶送到她手里:“夫人一天滴水未进,先吃口茶润润喉,没得大爷好端端的回来了,却见不着夫人。”

    王夫人目光移过来,推开她端过来的茶水,声色俱厉地道:“滚出去!”

    明珍神色平静,搁下被打翻的茶碗,拿出娟子低着头惯熟地擦了擦衣服上的茶渍,用极低的声音道:“儿媳有法子让相公先从刑狱司出来。” 本文来源:http://www.cnkgl.com/a/te8v8.jtnvc.cn/

北京赛车pk10技巧公式或则漏洞www.cnkgl.com,而在2014年,数据曾显示有69.7%网民不愿意付费互联网内容。  在过去几个赛季,国安的套票一直销售火爆,认购人数总是超出预计销售人数,因此从2010年开始,每个赛季都需要通过摇号来决定购买者,但是今年情况出现了变化,北京青年报记者通过上网查询发现,在已经结束的2017赛季国安主场套票的申购中,850元、950元、1200元三档套票申购人数分别为3075人、8124人和8401人,而这三档年票原计划发售数量分别是4890张、12554张和10556张,每一档套票的认购人数都低于预计发售数量,再考虑到认购者中还可能会有资料审核不合格而失去资格的情况存在,实际购买的人数只会比认购数更低,因此新赛季国安套票将不再需要通过摇号来产生购买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天津11选5直播 吉林快三开奖直播视频 广东11选5单双大小稳赚 11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江苏7位数中奖五等奖 11选5助手 30选5中几个才算三等奖 广东26选5现场 香港赛马会六合信息网